•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六章 兵不厌诈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六章 兵不厌诈

    作品:《官路弯弯

        罗劲道:“毅少,这家会所虽然是我投的资,但法人代表并不是我,而是我的二哥。www.00ksw.org现在,他正在局子里啃窝窝头呢!”

        李毅哦了一声,心想难怪如此,这件案子动静整得很大,惊动了中央某个首长,首长下令要对巴黎夜语的涉黑涉黄人员进行严惩。李毅更加不耻这个罗劲的行为了,自己开的会所,却用二哥来当挡箭牌,出事之后,只想着把会所弄回去,却不想办法把二哥捞出来!这种掉进钱眼里的人,李毅是最瞧不起的。若不是想从罗劲嘴里套出点有利的情报,早就拂袖而起,不理这个人了。

        “哦,你有一个好哥哥啊!好到可以代替你去坐牢房!”李毅语含讽刺说道。

        “毅少,你就莫戳我的伤疤了,我现在正四下活动,想把二哥捞出来呢。”罗劲说道。

        李毅道:“罗总,我们做笔交易吧。”

        罗劲道:“什么交易?”

        李毅道:“我想办法把你二哥捞出来,你拿一些我感兴趣的情报来交换。”

        罗劲问:“什么情报?”

        李毅道:“你跟聂长征很熟吧?”

        “哦!”罗劲嘿嘿一笑,笑道:“这个嘛,可以有!”

        李毅道:“一些情报可以换来一个二哥,这买卖很划算。”

        罗劲却呲牙道:“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但我不想交换二哥,我想拿来换巴黎夜语!”

        李毅放下酒杯,看着他,发现他说得很认真,便道:“在你心里,巴黎放语比亲哥哥还重要?”

        罗劲道:“二哥在局子里,顶多就是吃一点小苦,待一段时间也能出来,但巴黎夜语不同啊,关系到那么多人的饭碗,我这是舍小家顾大家,这种精神,很值得发扬光大吧?”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可以,只要你提供的情报够有价值,我答应你的条件!”

        罗劲喜道:“毅少,你放心,我的情报你绝对感兴趣。我们到里间详谈吧。”

        西川第一楼就是不同,包厢还带里外两间。里面那间房很小,也就一个沙发一个茶几,供客人谈一些商务机密或是小憩使用。

        李毅和罗劲两个人进了里间,罗劲低声道:“毅少,你要查聂长征还不简单吗?我随便说几个案子,就够判他终身监禁了!像搞大女生肚子,逼生女跟楼这样的事情,够不够劲爆?”

        李毅摆摆手,说道:“如果只是这种小情报,我们纪委调查组自己就能搜查到。”

        罗劲眼珠子一转,问道:“毅少,这么说来,你们的目的,不只是查他违法这么简单吧?你们还想查他违纪的事情?”

        李毅嘿嘿笑道:“就看你罗总有没有这方面的情报了!”

        罗劲想了想,眼睛有一道亮光一闪而逝,说道:“我知道聂长征的一个秘密,他曾经挪用过几千万的巨款!”

        李毅不动声色地道:“罗总,办案都是要讲证据的,空口无凭啊!”

        罗劲道:“我有证据给你,但我有一个要求。”

        李毅道:“你且说来听听,太过无理的要求,我不会答应。”

        罗劲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聂长征挪用出来的这笔钱,投资在了巴黎夜语,他可以算是巴黎夜语的第二大股东。”

        李毅心想,这个聂长征,胆子真够肥啊!不但挪用这么大一笔钱,还敢投入到这个会所里面去,充当巴黎夜语的投资人和保护伞!

        “我的要求很简单,这笔钱,你们不能撤出去。”罗劲也是个鬼精灵,居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

        李毅沉吟道:“你有证据在手?”

        罗劲嘿嘿笑道:“当然!等你把巴黎夜语还给我时,我就会把相关的证据交给你。”

        李毅问道:“聂长征投资了几千万?”

        罗劲道:“前前后后,总共有两千多万吧!”

        李毅点点头,说道:“那好,你就回去等消息吧!”

        罗劲十分高兴,虽然历经曲折,但毕竟把事情办成了。说道:“毅少,我准备了两个妞,我叫她们进来,给你松松骨?这两个可是巴黎夜语的头牌,相貌身形都是一流的。按摩的手法更是了得,能让人欲仙欲死呢!”

        李毅来到西川这么久,还没有碰过女人呢!此刻听到罗劲说按摩的手法,就想起司婧那令人**蚀骨的滋味来,摆手道:“不了,我今天带了女人,不方便。”

        罗劲嘿嘿笑道:“毅少,你选的女人都是清纯高雅的那类型啊!”

        李毅敷衍了几句,就告辞了。

        送苏婉儿到学校门口,李毅叫她下车。

        苏婉儿坐着不动,问道:“除了用我当挡箭牌,我在你眼里,就没别的用处了吗?”

        李毅笑道:“我只是请你帮忙,并没有利用你的意思。如果你不愿意,我下次就不找你了。”

        “李公子,我是女人啊,女人可以用来做什么,你难道不明白吗?”苏婉儿道。

        “咳,毅少,我下车去抽支烟。”钱多说道。

        “你什么意思?”李毅道:“你想到哪里去了?”

        钱多耸耸肩膀,拉门下车,笑道:“我没多想啊,女人还可以用来生孩子,可以用来煮饭菜,这都是很正常的想法吧?”

        苏婉儿看着李毅:“你的司机很懂事啊。”

        李毅道:“你想做什么?”

        苏婉儿道:“我想你尽快履行你的权利。”

        “权利?”李毅道:“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有什么权利?”

        苏婉儿道:“就是那个啊!你不是付了钱给我,和我那个嘛?”

        李毅呵呵笑道:“你还真的这么想跟我那个啊?”

        苏婉儿道:“这是你我之间的交易啊,你必须得完成啊!”

        李毅道:“对不起,我暂时对你还没有性趣。我对一个完全无爱的女人,是完成不了那种事情的。请下车吧。”

        苏婉儿含羞带嗔的撒了一下娇,然后很不甘心的下车走了。

        钱多看见苏婉儿走后,这才上车,笑道:“毅少,怎么不搞定她?”

        李毅冷冷的道:“你给我去查查这个苏婉儿的底细!”

        钱多吓了一跳:“毅少,查她?她不就是一个学生妹子嘛!有什么好查的?”

        李毅道:“我觉得她的举动有些不太正常,人在官道,不得不多长几个心眼。睡一个女人容易,甩一个包袱那就太难了。一个正常的女生,会求着要男人睡她吗?”

        钱多搔搔头,说道:“我只有桑榆这一个女人,不知道别的女人是怎么样的。反正我跟桑榆在一起时,都是她主动的,要完之后说还要啊,还要啊,我就只好满足她啦。”

        李毅无语凝咽!

        第二天,李毅跟聂长征进行了一次长谈。

        “聂长征同志,我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主动坦白交待问题!”李毅严肃的说道。

        莫利民和贾希奎坐在旁边,任如担任记录员。这是一次正式的审问。

        聂长征道:“我对专案组的审问,一直以来都十分配合,有问必答。但莫须有的东西,我是不会往自己身上揽的。你们也休想强加在我身上,我不会认罪。”

        李毅冷笑道:“好一个莫须有!我问你,你在巴黎夜语的三成干股,要花差不多三千万吧?你的钱从哪里来的?凭你的工资和福利,就算加上灰色收入,你也不可能存出一笔这么大的资金!”

        聂长征十分惊骇,眼神里写满了不相信,故作镇定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李毅道:“聂长征同志,这是你的最后机会,你若再不老实交待你的问题,我们就会按照程序对你进行判决处分了!”

        聂长征道:“你别吓我!你们根本就没有证据!”

        话一出口,聂长征就意识到不对,果然听到李毅嘿嘿笑道:“你终于肯承认你做过这件事情了吧?事实上,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犯罪的证据,你若是一味的抵赖耍滑,妄想逃脱法律和党纪的制裁,那你就想错了!”

        聂长征理智的闭上嘴巴,冷冷的注视李毅,似乎在分辩李毅话的真假。

        李毅也瞪着他看,缓缓说道:“罗劲已经把你出卖了!他为了换回巴黎夜语,以你的情报作为条件,和我进行了交换!”

        聂长征冷哼一声:“你又在诈我!”

        李毅叹道:“既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那我就放点东西给你听吧。”

        昨天晚上,李毅跟罗劲谈话时,用微型录音机把谈话内容给录了下来,当即放出来给聂长征听。

        聂长征虽然表面上装成一副不在乎的表情,但还是用心在听。当罗劲说出他在巴黎夜语占有股份,还说出他这笔钱是挪用出来时,再也无法淡定,站起身来,挥舞着双手,大喊大叫:“他诬赖我!他诬赖我!”

        李毅将录音机关了,沉声说道:“聂长征同志,今天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我们凭罗劲的证词和他提供的相关证据,就可以将你定罪!你想清楚吧!是负隅顽抗,还是坦白从宽,由得你来选择。”

        三分钟的沉默过后,聂长征跌坐在椅子上,说道:“我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