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四章 对不起,毅少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四章 对不起,毅少

    作品:《官路弯弯

        十几分钟后,罗劲再次打来电话,询问李毅到了何处。www.00ksw.org

        李毅道:“还在路上。”

        罗劲看看时间,问道:“李处长,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怎么要这么久?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吧。”

        李毅道:“不是西川大酒店吗?就快到了。”

        罗劲嘿了一声:“李处长,搞错了,不是西川大酒店啊,是西川第一楼,在文艺路这边,你跑到解放东路去了,差着好几条街呢!”

        李毅道:“哦,那我叫司机现在掉头。”

        又过了二十分钟,李毅的电话再次响起,罗劲问他到了哪里。李毅说路上堵车。

        这样一直搞到晚上九点,罗劲再打电话来时,李毅说司机绕晕了,送到医院急救去了,自己不会开车,正步行前往。

        挂了电话,李毅便合上书本,上床睡觉。

        罗劲,你就等去吧!

        想起在京城之时,罗劲对小叔等人的傲慢态度,再想想今天晚上的恶作剧,李毅忍不住哈哈大笑,想了想,便打电话给陈博明,说了这件事情。

        陈博明上次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心情正自郁闷,听到李毅说了这件事情的一,难得的哈哈大笑道:“李毅,我算是服了你,那么精明的罗劲,居然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上啊!”

        李毅道:“这家伙,一早就看他不顺眼!你现在怎么样?上班了没有?”

        “没有。搞不好银行的工作只怕要做不成了。”陈博明叹了一声。

        “你就知足吧,比起楚明岳,你算是幸运的了。”李毅道。

        “说起楚明岳,你帮他还了那么多的钱,但是他楚家母女怎么还你啊?就算把她们两人全卖了,也还不起你的债务啊。我去过楚家老家,但是没有见到楚家母女,她们会不会离开国内了?你这笔钱可就打了水漂了。”陈博明说道。

        李毅道:“瞎说,我相信她们。”

        陈博明道:“你相信她们也没有用啊,她们根本不可能还上你的钱。”

        李毅淡淡地道:“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她们还这笔钱。”

        陈博明牙痛得抽风:“你还真是大款啊!你怎么不借我三千万啊!我不但如期归还,还按银行利率算你的利息。”

        李毅道:“你没有向我开过口啊,只要你开口,三千万,小意思。”

        陈博明愣了愣,对李毅的慷慨十分感动。在京城太子圈里,陈博明算是极少数知道李毅身价的人之一。这也是李元逍告诉他的,单凭这份信任,就何止值三千万?陈博明哈哈大笑道:“现在还不需要,等我哪天真的没钱开饭了,我自然会去找你要饭吃。”

        李毅笑道:“陈少,凭你的条件和头脑,要赚钱并不难。我指条明路给你走吧。”

        陈博明经过泰国一役,早就对李毅佩服得五体投地,听到李毅说要帮自己,立即喜上眉梢,虚心聆听李毅的建议。

        这天晚上,西川第一楼前,罗劲白白等了两个多小时,再打李毅的电话时,却无法打通了。他这才醒悟过来,李毅这是在忽悠自己呢!他气得将手机狠狠往地上一掼,大骂了几句,一股无名邪火无处发泄。

        “姓李的,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处长,就敢这么玩我?终有一日,我要让你知道,我们罗家的厉害!姓李的?又认识我,还敢这么**,会不会是李家的人?”罗劲并不傻,缓过劲来后,马上就思索起来。就算明知对方是李家的人,还跟自己过不去,但自己有事情求着他,还得低声下气的装孙子。

        第二天上午,罗劲再次打通李毅的电话,说自己昨晚在外面等了一个晚上,也没有等到李毅,今天中午再次在西川第一楼摆下了宴席,请李处长务必赏脸光临。

        李毅本想随便找个借口推脱,转念一想,这个罗劲跟聂长征关系密切,有没有可能通过他来收集聂长征的罪证?

        想到此,李毅呵呵笑道:“罗总啊,昨天晚上真是不好意思,我本来都快到西川第一楼了,但忽然间接到我一个朋友的电话,说有急事找我,我只得赶了过去,忙着忙着就把你给忘了,实在不好意思啊。”

        罗劲道:“我也知道你可能是有事情忙去了,所以今天特地再次邀请你前来,中午十二半,还在西川第一楼,文艺路这边啊。”

        李毅道:“好,今天我一定准时到。”

        下班后,李毅叫来钱多,由他开车。罗劲这家伙,涉黄又涉黑,去跟这样的人见面,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车子开动后,李毅说道:“先去一趟音乐学院吧。”

        钱多嘿嘿笑道:“毅少,你真是处处留情啊!”

        李毅拍了他后脑勺一下,说道:“在你眼里,所有跟我交往的女人,都是我情人?”

        钱多憨厚一笑:“可不是嘛?我听说过一句话,任何不以上床为目的的男女交往,都是不正常的,毅少,你应该很正常吧?”

        “我拷,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淫词艳语?没个正经!”李毅笑骂道:“跟你的桑榆说去啊,保证能搞定她了。”

        钱多说道:“对不起,毅少,有件事情没跟你通报。”

        “哟,你还有事情瞒着我啊?说来听听,我要视情节严重,看看是不是要定你的罪。”李毅板着脸孔说道。

        “毅少,我已经搞定了。”钱多脸上洋溢起幸福的笑容。

        “搞定什么了?学谁说话呢?说话只说一半!我可不姓‘猜’!”李毅道。

        “桑榆啊!”钱多郁闷道:“毅少,我们刚才不一直在讨论她吗?”

        李毅笑道:“是你心里一直在想着她吧?”忽然板着脸,说道:“不行,这事情十分严重。你小子未婚同居,这情节十分严重!要是搞大了人家肚子,把人家弄成未婚妈妈,你犯的罪就更大了!”

        钱多见李毅说得一本正经,吓了一跳,说道:“毅少,我没想这么多,这不是你教我的吗?叫我快点搞点她,免得夜长梦多。”

        李毅道:“我那是说着玩呢,你也当真?不行,你们两个必须结婚!”

        “结婚?”钱多懵了。

        “怎么了?你小子上了人家,现在想反悔了?我警告你,任何不结婚为目的的上床,都是耍流氓!罪过很重哦!”李毅唬他。

        “我没想不愿意啊,只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钱多嘿嘿一笑。

        “你要做哪门子准备?你没做好准备你搂着人家上床?”李毅笑骂道。

        钱多道:“毅少,这不合逻辑吧?上了床就得结婚的话,毅少你得结多少回婚了?”

        李毅伸脚去踢他,钱多屁股一扭,躲开了。李毅嘴里念着:“你居然还敢躲!”伸手去敲他的脑袋。

        钱多的脑袋,也就李毅敢敲打敲打!

        “马上结婚,这是命令!”李毅严肃的道:“要不要我叫爷爷亲自下道命令?”

        “别,毅少,这等小事,就不要惊动老首长了。”钱多连声说道:“我听毅少的安排就行了。”

        李毅道:“就在这几天吧,挑个好日子,把喜事给办了!”

        钱多一向沉稳的双手猛然一抖,那车子就向左边车道疾开过去。

        李毅大叫道:“小心!”

        钱多慌忙沉住心气,稳住方向盘,说道:“对不起,毅少。”

        “结婚有那么可怕吗?小心一点啊,一车两命呢!”李毅笑道:“就在锦城办吧,把你家里人接过来,你是男方,将就一点女方的亲朋嘛!”

        钱多道:“一切听毅少的!”

        “是好事你就听我的!”李毅摇摇头:“算了,懒得跟你计较,谁叫我跟你是过命交情的兄弟呢!”

        钱多道:“这过命交情还真说对了,我们两个常在一辆车子上,这命啊,很多时候是绑在一起的。不过,毅少你放心,万一出什么事故,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保护你的周全。”

        “刚说大喜事呢,你就整这么一出来寒碜我!”李毅道。

        “哈哈!”钱多开心的大笑。

        跟刚认识的钱多相比,现在的钱多开朗多了,更像一个现代年轻人了。而现在远在京城某地的钱少,则还停留在钱多过去的阶段。

        车子快到时,李毅打电话给苏婉儿。电话很快就被接起,仿佛对方一直就在等这个电话似的。

        李毅只说了一句:“到校门口来。”

        车到西川音乐学院时,苏婉儿已经等候在门口。

        李毅摇下车窗,招了招手,苏婉儿就蹦跳着走了过来,钻进车子,笑道:“李公子,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

        李毅不理她,吩咐钱多开车。苏婉儿便也沉默了。

        窗外有几个女生看到这一幕,又是艳羡又是嫉妒地道:“她一定是被有钱人包养了……”

        到达西川第一楼,看到罗劲领着几个人,站在大门口等着,不时的抬腕看表。

        罗劲看到李毅等人走过来时,他愣住了,这个不就是李家的那个私生子,李毅吗?李处长?莫非就是他?

        “啊哈哈,李处长,好久不见!”罗劲打着假哈哈,上前相见。

        李毅冷冷一笑,并不搭理他。

        罗劲眼珠一转,猛的拍了自己一个耳光,说道:“对不起,毅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