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三章 捉弄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三章 捉弄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冷冷说道:“既然你不配合,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吧,我们会尽全力保护你的安全,但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不可估计的事情,我也不知道。www.00ksw.org说不定你喝完一杯水,或是吊完一瓶针,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更见不到你的老婆和家人了。”

        聂长征眉毛一扬,虽然病态怏怏,但还是虎虎有威,他叫住转身往外走的李毅,说道:“李处长,你坦白跟我说,你们到底想查什么?”

        李毅微微一笑,转身说道:“我想查什么,想必你应该知晓。”

        聂长征道:“你想查的事情,很不简单,依你们的能力,只怕查不出来,就算你能查出一点东西,你也镇不住!”

        “镇不镇得住,那是我的问题。”李毅说道:“你觉得杀的人,会是谁?是怕你泄漏什么秘密?”

        聂长征道:“我知道的秘密很多,要杀我的也很多。”

        李毅笑道:“那你就更该配合我们的调查,现在,只有我可以保你一命!这一点,你一定要想清楚。”

        聂长征注视着李毅,他的一双眼睛深深的凹陷下去,整个人仿佛半日之间就瘦了十来斤。他说道:“李毅,你能保我?”

        李毅道:“如果你犯了法,自然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如果你违了党纪,自然要受到党纪的处分。但是,只要你的过错还不至死的话,我就能保全你的性命。就算你犯了死罪,我也一定会保全你到受到法律的公正裁判,而不会横遭毒手。”

        这番话说得很有威势,令聂长征相信,李毅的确有能力可以保住他的命。

        聂长征道:“我的命并不足惜,我做过的事情,足够枪毙几回了。但是我的家人是无辜的,我希望你们专案组的同志,能保护他们的周全。”

        李毅略带讥讽地说道:“你不是说,这是你的地盘吗?你有那么多的兄弟,还怕他们不能保全你家人的安全?”

        聂长征道:“兄弟?你指的是巴黎夜语那班人吧?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你就是兄弟,你要是没有了价值,就跟一条狗差不多。”

        李毅道:“你对他们的感情,又何尝不是如此?你利用他们的时候,当他们是兄弟,你不利用他们了,就当他们是狗。”

        “不,在我眼里,他们一直都是狗!”聂长征说道。

        李毅道:“给你找女生的狗?还是替你洗黑钱的狗?”

        “你!”聂长征对李毅的无理很是恼火,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恨声道:“你也来自京城,你可知道巴黎夜语的老板是谁?”

        李毅佯装不知,嘿嘿反问道:“不会是你吧?”

        聂长征道:“罗劲!你知道他吗?”

        “哦,罗大少爷,我听说过。”李毅道:“巴黎夜语原来是他的啊。这些茶叶也是他送给你的?”

        聂长征虽在病中,但他的反应能力很强,并不上李毅的套,嘿嘿说道:“李毅,你怎么就敢肯定,送茶叶给我的人,就是想害我的人?一个人能有那么长远的心思吗?那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李毅对他的顽固和抵赖十分的反感,冷声说道:“你想好了,随时可以找我。”

        当李毅走到门口时,听到聂长征喃喃自语了一句:“并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怕我一旦说出他的名字,我的家人就会有危险。”

        李毅霍然回头,说道:“你的家人,已经因为你而涉险了。你的一双儿女都参了工作,对吧?平常你在他们眼里,一直都是很正直和强大的存在,现在,你忽然一夜之间成了这样一个贪财恋色的人,你叫他们如何接受得了?据我所知,他们因受不了单位同事的耻笑和冷眼,都已经辞职了。现在,你们家里,老婆、儿子、女儿、还有你年迈的父母,加上你老婆年迈的父母,都处于无业状态。”

        李毅见聂长征处于认真聆听状态,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留一笔钱给他们用——我说的是干净的钱。我们专案组查过你们家所有亲人的所有银行户口,并没有发现有来历不明的巨额财产。由此可见,你在外面再贪再坏,也不会拖累到你的家人身上去。这一点固然保护了他们,但你同时也将他们害惨了。现在,他们基本上没有了生活来源。我现在对你们家里的财产状况一清二楚,那些钱不够那一大家子生活多久的。”

        聂长征忽然淡淡的说了一句:“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做马牛。”

        李毅走出去,带上了病房的门。

        聂长征中毒事件,给专案组的同志们带来了巨大的震动,同时也给他们的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李毅制订了更加严格的规章制度。请来了医院那位老医生,对审讯组和生活组的同事进行了相关的培训,专门讲了一堂食物相克与预防食物中毒的课。专案组的同志从这堂课里受益菲浅,切实提高了食物方面的知识。

        聂长征在医院里的几天时间,专案组提高了警惕和防备,做好了可能被劫走或者被杀害的各种防范措施,安全的度过了住院观察期。

        回到双规地点,聂长征对专案组的态度又有了一些变化,问他问题时,不再简单的回答说不知道,而是有选择性的交待了一些问题。但当涉及到水利款的挪用问题时,他就三缄其口了。

        这天,李毅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这个电话是一个女人打过来的。女人先问李毅是不是中纪委的李处长,得到肯定答复后,又说,她的老板想见见你。

        李毅初以为,是哪个人要报料呢,听说是她老板要见他,便道:“对不起,工作时间不接受私人访谈。”

        “李处长,我们老板可不是一般人,相信你会有兴趣的。”女人说道。

        “不好意思,我对他没兴趣。”李毅断然道。

        “咯咯,李处长真幽默,那你对女人有兴趣吗?”

        “我还有事,再见。”

        “李处长,请稍等,我老板跟你说话。”

        李毅正想挂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有此熟悉的声音:“你好啊,李处长!何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一回生,二回熟嘛!”

        李毅听出对方的声音来,这个人是罗劲!

        看来,罗劲真的坐不住了,巴黎夜语被封,他的损失是巨大的。

        李毅淡淡地道:“原来是罗总啊!对不起,我没有时间。”

        “你认识我?”罗劲只知道中纪委这个调查组的领队姓李,是八室五处的处长,但不知道就是曾经见过一面的李毅。

        “罗劲嘛!”李毅嘿嘿一笑。

        “对对,我就是罗劲,呵呵,既然是老相识,那就更好说话了。哎呀,是我失职啊,李处长来到西川,我居然没能及时招待,这是我的过错。为了弥补我的过失,今天特在西川第一楼,摆下一桌宴席,邀请李处长赴会,请李处长万万赏脸。”罗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十分自然。

        “嘿嘿,罗劲,我派人封查了你的巴黎夜语,你居然还有心情请我吃饭?这餐饭,不会是鸿门宴吧?”李毅半真半假的笑道。

        “李处长说笑了,巴黎夜语算什么,既然碍了李处长的眼,封了也就封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罗劲在那边爽朗的笑道。

        李毅却听得出来,他内心都在滴血呢!你若真的不在乎,你还请我吃什么饭啊?你请吃的目的,还不是为了这座巴黎夜语?

        “李处长,今天晚上七点,西川第一楼,咱们不见不散!”罗劲呵呵笑着挂了电话。

        李毅冷笑一声。

        这天,李毅并没有如约而去。

        晚上七点一到,罗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啊哎,李处长,我已经在西川第一楼等候大驾,你老人家怎么还没有到哟?”

        “啊哈,我把这码子事情给忘记了,不好意思,实在是工作太忙了。你们开吃吧,我就算了。”李毅淡淡说道。

        “这怎么行哟,李处长,你可是我今天特意请来的贵宾,你如果不到席,这饭吃起来还有什么意思?李处长,这样吧,你在哪里,我派人来接你——不,我亲自前来接你!”

        “不啦,不啦,我还有工作要忙,就不去了。”李毅说。

        “李处长,李处长!”罗劲急忙道:“请一定赏光前来啊!”

        李毅忽然想捉弄一下这小子,便道:“既然你这么盛意拳拳,我也却之不恭,你现在已经到了地方?”

        “早就到了,已经点好了席面,就等李处长你一个人了。”罗劲一听李毅答应前来,欢天喜地。

        “嗯,好吧,我这就前来。罗总稍待。”李毅说完就挂了电话,继续读他的书。

        上次聂长征中毒事件,让李毅认识到山外有山、学无止境的重要意义,最近恶补各类课外书籍,不管什么知识,只要学进了脑海,那就是学问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大用场!

        半个小时后,罗劲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询问李毅到哪里了。

        李毅淡淡地道:“快到了吧!”然后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