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一章 中毒事件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五十一章 中毒事件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早就把这件小事给忘了,呵呵笑道:“涨了就好哇。www.00ksw.org”

        “李毅,你现在在哪里?我上次去临沂,跟孙薇聊天,才知道你离开西州了。”沈歆瑶问道。

        “嗯,我现在京城工作,不过,我此刻人在西川省。”李毅听出她话语里的关心和牵挂,不由得想起她美妙的倩影。

        “京城啊?好遥远啊!”沈歆瑶轻轻发出一声叹息。

        李毅正要跟她说话,却见贾希奎连门都不敲,就闯了进来。

        李毅愕然抬看,微带怒气的看着他。

        李毅上任之后,用敲门这个细节,烧燃了第一把火,整了整谭哲浩,让全处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新任处长的规矩。贾希奎一向谨记这个规矩,一直没有违背过。今天恰恰恰是李毅在接一个重要电话的时候,他却失礼的冒冒失失闯了进来!

        贾希奎并不理睬李毅的怒火,大声道:“李处长,大事不好了!”

        李毅伸手压了压,示意他等下再说,然后对着电话说道:“沈小姐,抱歉,我有事情要谈,等会再打给你。”

        刚才贾希奎的声音很大,沈歆瑶在那边也听到了,知道李毅有事要忙,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李毅皱眉问贾希奎:“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贾希奎指着门外道:“李处长,聂长征他……死了!”

        “什么?”李毅再也无法淡定,拍案而起,指着贾希奎道:“你刚才说什么?”

        贾希奎道:“聂长征食物中毒了!”

        “嘭!”李毅猛的一掌击在桌面上,一股无形的怒火在胸腔里熊熊燃烧,怒道:“你说什么?哪里来的毒?”

        贾希奎道:“食物里的毒。聂长征最喜欢吃烧鹅,跟生活组的同志要求了许多次,都没有得到批准。今天实在受不了他的磨,就买了半边烧鹅回来给他吃。结果就中毒了。”

        李毅紧紧握拳,告诉自己,每临大事有静气,然后沉声道:“快去看看。”

        贾希奎说道:“烧鹅是现成的熟食,买回来后就直接给他吃了。没有经过我们这边厨师的手。”

        李毅只是听着,快步来到一楼。

        为了尽量减少意外的发生,只要条件允许,被双规的对象都会被安排住在一楼。

        陪护室里,聂长征倒在床上,半碗烧鹅散落在床单上,油水弄脏了床单。

        两个负责陪护的生活组的同志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脸色惨白。聂长征是在他们两个负责的时间段出的事故,他们两个将成为最主要的怀疑对象,就算最后排查出来,并不关他们的事,但责任还是有的,以后也休想在纪委这个部门里出头了!

        “李处长……”两个人轻轻喊了一声。

        李毅喊道:“你们两个蠢货!快喊医生过来!”

        专案组里配备了一个医护人员,以应付紧急情况。

        那两个人哦了一声,跑去喊人。

        贾希奎要去翻动聂长征,李毅拉住他,说道:“等医生来!”

        医生很快就来了,赶紧察看聂长征的体征和情况,几分钟后,大声喊道:“李处长,还没有断气,赶紧送医院抢救!”

        李毅一听还没有断气,背负的双手立时松了一松,沉声道:“快送医院,多去几个人,没事做的全部都去,千万别在医院出什么意外!”

        安全组的人负责护送聂长征去医院。

        李毅召开了一个小组会议。

        在会议上,李毅叫人彻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为了防止外面的人在食物上做手脚,生活组的人买菜做饭有一套很规范的制度。买菜和做饭的人会轮流值日,而且不会重复在某个菜贩那里买菜。

        双规地点附近都会有大型的菜市场和购物商场,买菜的时候,会优先考虑到购物商场里去买,以减少可能出现的潜在危险。

        事实上,生活保障组的同志每天都严格按照规定在执行。

        直到今天,因为超市里没有烧鹅卖,生活组的同志只好到附近的菜市场去买了来。

        李毅仔细的看过生活组的工作记录,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问道:“烧鹅在哪里买的?马上派人去控制住摊主!是谁买的?控制住他!烧鹅买回来后,有没有起锅加热?有?是谁?控制住此人!还有谁碰过这盘菜?是谁端给聂长征吃的?全部给我控制住!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这些人都有嫌疑。”

        李毅虎着脸,接连下令,连着控制住了几个接触过烧鹅的人。聂长征既然是吃了烧鹅后才中的毒,那跟这盘烧鹅有过接触的人,全部成了怀疑对象。

        紧接着,李毅再次来到陪护室,扫了一眼室内情况,问道:“谁把床单换了?够积极的啊?嗯,连垃圾也倒了?马上给我拿回来!”

        专案组有规定,垃圾必须先集中到一处地方,起码要三日以上才能集中处理。马上就有人去把相关的东西全部拿了回来。

        中纪委后来派来的一个副处长,名叫莫利民,李毅当初听到这个名字时,偷笑了好了阵子,莫利民?真不知道他父母亲人是怎么想的,居然给后代取这么一个“绝色”的名字!

        莫利民问道:“李处长,这么脏的东西,还拿回来做什么?这床单全是油花子,又碰了晦气,就算洗干净了也没有人敢用啊!”

        李毅皱眉道:“莫处,收拾房间的命令是你下达的?”

        莫利民道:“是啊,这么脏的东西,还不收拾了?”

        李毅轻哼一声,戴上胶手套,蹲下身子,仔细察看那些脏物,问道:“那半盘烧鹅呢?送去化验没有?”

        “李处长,已经随同聂长征一起送去了医院。”一个工作人员回复。

        李毅挑出几根聂长征吐出来的鹅骨头,拿一张纸包了,递给身边一个工作人员:“等下拿这个去化验!”

        那人应了一声。

        莫利民看着李毅用手指翻弄那些恶心的垃圾,虽然戴着手套,但还是觉得很恶心,用手掌在鼻子前扇了扇,想驱赶开那些难闻的气味。

        李毅不知道又扒到了什么东西,居然向莫利民招了招手,示意他前去观看。

        莫利民捏着鼻子,蹲下身子,瞅了一眼那包物事,瓮声瓮气的说道:“这不是一团纸吗?有什么好瞧的?”

        李毅道:“这不是一团普通的纸,你看看这上面的东西。”

        莫利民又瞅了两眼,说道:“没看出什么不对劲。”

        李毅向贾希奎招招手,贾希奎也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老脸一红,说道:“李处长,这是聂长征打飞机后遗留下来的子孙。”

        “呃!”莫利民再也忍不住,干呕了几声。

        任如是整个专案组里唯一的女同志,居然问了一句:“打飞机后留下来的子孙?是什么玩意?”

        一屋子的人马上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良久,几个年轻一点的男同志,就对着任如嘿嘿一笑。

        李毅摆手道:“任如同志,这个问题,不在现在讨论之列。”

        “李处长,这个东西很要紧吗?要不要拿去化验?”任如偏偏紧跟不放。

        李毅有些尴尬的道:“不必了!”

        起身来到床边,仔细检查了一遍床单上的东西,除了几根头发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李毅还是小心把那几根发状物夹进一个小塑料袋里,交给身边人。

        聂长征平时活动的空间有限,除了陪护室,就只有餐厅和兼为淋浴间的洗手间。

        当初为了方便看管人,挑选的陪护室,是那种带有洗手间的卧室。

        李毅起身走到洗手间的门口,伸手推开。

        莫利民再次做了个恶心的动作,心想李毅是不是疯了?连洗手间也进去察看?

        李毅却不怕脏,先蹲下来,看看便池,用那戴了胶手套的手,拿一根牙签,刮了一点便池上的残留物,递给身边人,说道:“这些东西,全部拿去化验!”

        莫利民看得目瞪口呆,心想这个李毅真是不怕脏啊?聂长征中毒,跟这个里面的东西有什么关系?

        任如却是嘻嘻一笑,说道:“李处长,你真细心!我记得有一次,我跟徐主任出任务,查案子时,他也这么仔细的察看呢!”

        李毅笑道:“这些东西,我也是跟他学的。”

        莫利民一听是跟八室主任徐良益学的,他便不敢再表现出恶心或者厌恶的表情了,也装作很在行的样子说道:“我以前也听徐主任跟我们说起过,说我们虽然是做纪检工作的,但一定要比绣娘还要细心。我是无法做到啊,还是李处长厉害,从徐主任的话里学到了精粹!”

        李毅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家伙见风使舵的本事真是一流,我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只要乖乖的听我的指挥就行!故意把他喊进洗手间,指着那便池,说道:“莫处啊,当初徐主任就是这样教我的,说如果双规对象万一出问题,那这些地方,最能找出证据来!一个是垃圾,一个是便池。人的生活轨迹和身体状况,都能从这些东西里面找出痕迹来。古时代有一个说孝子故事,叫什么来着?尝粪忧心吧?……”

        李毅的话还没有说完,莫利民早就吐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