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九章 审查聂长征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九章 审查聂长征

    作品:《官路弯弯

        秘书和司机是领导最贴心的两个人,领导的许多秘密,他们一般都知晓。www.00ksw.org所以,李毅第一时间就要控制住这两个人。

        巴黎夜语事件给西川省官场造成了很大的地震,李毅如此高调的举动,让一向平静的西川省的官员们一时间人人自危。

        一个副省长,说抓就给抓了?

        李毅申请对聂长征进行双规的报告得到了中央领导的批复,同意对聂长征进行双规。

        中纪委办案,需经过案件线索管理、初步核实、立案审批、调查取证、案件审理、处分执行、被调查人的申述、案件监督管理8道办案程序。

        但上述程序只是中纪委对贪腐案件的普通程序,情况紧急时,也可能略去前面环节,直接立案,组建专案组进行调查。有的地方甚至在特殊情况下会先调查,后立案。

        八大室并非发现官员**问题的源头。八大室的办案线索渠道,多数来自于收集群众举报的中纪委信访室、中央领导的批示或是同级党政、立法、司法机关的移送案件。

        当各种渠道的违纪线索和材料汇集到中纪委后,案件还需经中纪委常委,甚至中央委员会进行集体讨论,做出是否初核的决定。

        查处一个省部级官员的整个流程,参与的办案人员少则四五十人,最多时可达千人左右。

        西川省聂长征案,早就进入了立案调查阶段,只是缺少必要的证据和多方阻挠,迟迟未能实施双规。

        李毅来到西川省后,以雷霆手段,对聂长征进行了双规。

        双规的过程传扬得神乎其神,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版本。有人传说,聂长征知道事情败露后,躲藏在涉黑组织巴黎夜语里面,李毅为了追缉他,调来了一个团的兵力,对巴黎夜语进行包围,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枪战之后,打死打伤了数十个打手,这才将聂长征擒拿归案。

        因为聂长征案并不是单独的案件,因此聂长征被双规后,并没有押回到京城受审,而是在西川省的某个秘密地点,设立了双规地点,成立了专案组,对聂长征案件进行双规审理。

        一个数十人组成的专案组,从京城赶赴锦城,实施对聂长征的双规。

        “双规”措施,经过纪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对线索材料初核之时,就可采用。

        “双规”地点往往是比较僻静的内部招待所、宾馆、培训中心甚至军事基地。

        每“双规”一人,要成立相应的审查组和生活组、后勤组、安全组等小组,最少要有六到九人分早、中、晚三班二十四小时全程陪护,夜间陪护不能睡觉。一个重大复杂案件如果同时“双规”多人,仅陪护人员往往就会多达上百人。

        “双规”最早见于一九九0年十二月九日国务院颁布的《国家行政监察条例》。条例规定监察机关在案件调查中有权“责令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监察事项涉及的问题做出解释和说明”。

        一九九三年,中纪委、监察部合署办公后,“双规”的使用范围扩大。一九九四年五月一日《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施行,使“双规”在党内的使用有了依据。

        “双规”并非正式司法程序的一部分,而是一个先于司法程序的对人身自由进行限制的党内措施。

        “双规”措施,经过纪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对线索材料初核之时,就可采用。在检察机关最初无充分证据,又必须依法办事,不好直接出面的情况下,为防止串供、毁灭证据等情况的发生,往往由纪委出面先行采取“双规”措施。但也因“双规”是在证据还未确凿的情况下展开,案件从纪检监察部门开始调查起,就是一个没有确定的状态,这也是导致纪检办案避免干扰、不能公开的原因。

        “双规”的背后,是一整套办案指挥体系为之运转。

        生活保障组负责案件调查所需的车辆和食宿、“双规”场所选择和专项经费的管理。

        对于“双规”地点的选择,需僻静,外界人员来往少,吃住条件比较方便。招待所、宾馆、培训中心、军事基地等不一而足。

        选址一经确定后,安全考虑最为优先。

        李毅是此案的全面负责人,他来到安全组选定的地点进行了考察。

        聂长征案十分复杂,涉及到的人员很广,安全措施就显得尤其重要。

        李毅首先要求,用房要以一层楼房为主,禁止在一楼以上接触案件当事人;在陪护室、办公室、谈话室、过道以及卫生间等有安全隐患的地方加装防护栏;电源线路一律实行暗装,不能裸露在外;卫生间的门无反锁条件,检查卫生间各悬挂点是否已被消除等。

        当案件真正进入双规程序后,各个小组的人就会进驻这个双规地点,在整个办案过程当中,办案组人员跟被双规对象一起生活,起居饮食。

        饮食标准根据双规对象而异,像聂长征这种级别,享受的待遇还是挺不错的。

        在结案做出处分之前,聂长征只是一个违反了党纪的嫌犯,并不能将他当成犯人看待。

        李毅安排贾希奎作为审查组的副组长,协助中纪委派来的一个副处长主审案件。

        聂长征自从被双规后,就一直沉默寡言。不管审查组的同志问什么,他都是沉默以对。他在观望,他在等待!

        李毅知道他在等什么,等人来捞他!

        专案组不会给他任何的希望,双规期间,聂长征跟外界是完全隔绝的,不能递送物品,不能跟外人说话,也不能和外界通电话。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有专门的生活组的同志全程陪同。就连晚上睡觉,生活组的同志也要轮流陪守,一个人守上半夜,一个人守下半夜。

        甚至卫生间里的卫生纸,李毅都做过严格的检查,怕有人通过这些纸来传递消息。

        这种与世隔绝,完全听不到看不到外界消息的生活,很容易把一个人逼到崩溃的边缘!

        这也是审理犯人的一个重要手段。人是生活在群体当中的,一个人的精神世界,需要不停的跟外界保持联系,不停的获知外界的相关信息。当一个人孤独生活时间过久,精神很容易出现问题。各种精神方面的疾病也会伴随而生。

        头几天,聂长征尚能保持镇定,照常吃喝拉撒睡,就是不随便开口说话,他知道现在的每一句话,都被专案组的人记录并且录音,作为证供。言多必失啊!因此,他就三缄其口,不管审查组的人问什么,他都摇头相对,要不就是简单的说几个字:“不知道!”

        专案组的人都是很有经验的,对这种高级别的双规案件,抱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谁也没敢奢望,能在几天或者十几天内就完成任务。

        四五天过后,据生活保障组的同事说,聂长征开始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炒豆子一般睡不着觉。

        生活组同事除了陪同他之后,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陪他聊天,从聊天中寻找线索。

        生活组的同事见聂长征睡不着觉,就问他在想什么,聂长征迟疑了一阵,或者是太久没有同人沟通,也想找个人聊聊天,便回答说,在想家人。

        生活组的同事一般都是话唠子,这个同事名叫刘群,早就对聂长征的家庭情况有所了解,说道:“我听说,你有两个孩子,还有一个很爱你的老婆。”

        聂长征道:“我老婆十八岁就嫁给了我,跟着我吃了很多亏,生第二个孩子时,难产,差点赔上了性命。”

        刘群问道:“你有这么好的老婆,那你还在外面乱来?你对得起你老婆吗?”

        聂长征道:“我老婆生完第二胎后,就割了子宫,整个人变成了性冷淡,几十年夫妻下来,我总不能不行房事吧?”

        刘群愣了愣,心想这个聂长征居然还有这么一面,就算当了大官又如何?人生在世,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是夫妻和睦,是家庭幸福!如果家都不像家了,个人的成就再高,又有什么用?

        “我听说你专爱搞小女生,不是初夜你还不高兴?有这回事吗?”刘群趁机问出这个问题。

        “……”聂长征摇了摇头,不说话了。

        李毅获悉这些信息后,心想这个聂长怔,看来是坐不住了,但离真正的崩溃,还远着呢!

        李毅安排任如,叫她去和聂长征的妻儿进行沟通,尽量多的获取跟聂长征有关的信息,说不定在将来的审讯中用得上。

        任如自从上次在巴黎夜语里立功之后,获得了李毅的肯定和赞扬,工作起来也特别卖力,得到李毅的任务之后,不但很快就跟聂长征的妻儿取得了联系,还利用她特殊的交际能力和亲和力,跟聂长征的妻子和小女儿成了好朋友。

        据任如反馈回来的信息,聂长征的妻子庄文芳,在嫁给聂长怔时,虽然年纪尚小,但却不是处子之身,而聂长征又是个十分古板的人,几十年来,一直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