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七章 你敢开枪吗?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七章 你敢开枪吗?

    作品:《官路弯弯

        清一水的黑西裤,白衬衫!

        还好包间够大,但这么多人挤进来,也把房间挤满了。www.00ksw.org

        钱多很自然的守护在李毅面前。

        李毅轻轻推了他一下,向得意忘形的聂长征呶了呶嘴巴。

        钱多立马会意,但还是有些忧心地看看李毅,摇了摇头。

        李毅的意思是叫他去控制住聂长征,只要把这个大头壳控制住了,就不怕那些跳梁小丑蹦达了!

        但钱多的目标是保护李毅安全,他怕自己离开李毅太远,会把李毅陷入危险境地。但他的思维转动很快,马上反应过来,跳将过去,一把扯住了聂长征,说道:“聂省长,请过来一叙!我们李处长有话要跟你说!”

        聂长征只觉一股大力将自己提将起来,身不由己的离开了地面,被钱多拖到了李毅身边。钱多将他往座椅上一扔,说道:“坐好,别让我逼你!我的手段,想必你十分清楚。”

        那些打手把李毅等人围在当中,那个蛇老大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挥了挥手,叫手下清理现场,怒声发问:“是谁在这里闹事?”

        李毅笑道:“你又没有戴墨镜,看样子也不像是个瞎子,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蛇老大阴恻恻地道:“你是什么人?胆敢跟我这么说话?”

        钱多冷笑道:“你又是什么人?我要先看看你够不够资格知道我们毅少的身份!”

        “哟嗬!小子挺能耐的啊!敢跟我顶嘴了?小的们,给我掌嘴!”蛇老大的声音有些嘶长,听起来像一个太监在唱喏。

        但这家伙长得绝对爷们!五大三粗的身体,只穿了一件火红色的T恤,身体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全纹满了花花的纹身,手臂股肉十分结实,他用力的时候,会有一团团的肉鼓起来。

        两个白衬衫黑西裤听了他的命令,上前两步,甩手向钱多打来。

        钱多夷然不惧,伸出手来,叼住了甩过来的两只手,用力一反拗,暗劲吐出,向前一推,将两个家伙推翻在地。这一手使得干净漂亮,速度一流,那两个家伙来不及反应,就被撂倒在地。

        “啪啪!”蛇老大居然拍起手来:“好功夫,难怪敢这么嚣张,真有两下子啊。阿呆,向这位先生讨教一下拳脚功夫!”

        一个呆头呆脑的傻大个,走出来,也不说话,抡起拳头就击向钱多。

        钱多认得出来,这是正宗的如意拳法,他在训练营时,曾经受过这种拳法的训练,震惊之余,并不跟来人硬碰硬。

        阿呆的拳头就要碰到钱多的身体时,忽然感觉脑袋上有一种铁器的冰凉!

        “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钱多闪身到了阿呆的背后,冷声说道。

        阿呆吓住了,生生停住了拳头,回头向蛇老大道:“蛇老大,说过是比拼拳脚的嘛!他怎么使起枪来了?”

        钱多冷笑道:“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傻乎乎的跟你比拳脚?”

        蛇老大冷笑着摇摇头,目光却变得更加锐利了,他伸开双手,制止要一拥而上的手下,说道:“朋友这枪不错啊,哪里买的?”

        “瞎了你的狗眼,这枪外面有得卖吗?”钱多鄙薄的看了他一眼。

        “你有枪,我们也不怕你!阿火,跟他比一下谁的枪快!”蛇老大冷笑道。

        站在他旁边的一个瘦子,甩了甩左手臂,右手飞快的掏出一把左轮手枪来。

        他还来不及扳下保险,钱多呼的一腿踢出去,正中他的手掌,阿火吃痛,哎呀一声,那枪就掉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钱多脚尖一挑,把那把枪踢向自己的面前,左手伸手捞住,按下保险,对准了聂长征,冷声道:“都他.妈.的给我举起手来!谁再乱动,我就打爆他的头!”

        “你想做什么?”聂长怔才不相信钱多敢开枪,怒道:“放下你的武器!”

        钱多道:“叫他们放下武器,我饶他们不死!”

        那个阿火哇哇大叫道:“说过了比枪,你怎么用脚踢我?你耍赖!这不公平!”

        蛇老大拍了他脑袋一下:“你脑子生锈了吧?你连他的脚都打不过,你还想跟他比枪法?滚下去!”

        李毅哈哈大笑道:“各位,还有什么绝招?没有的话,就请举起你们的双手,我的这位朋友,手里有两把枪,我可不敢保证,哪把枪会不会忽然走火呢?就算打不到聂省长,误伤了猫猫狗狗也是很痛的嘛!猫猫狗狗的父母还是会很伤心的!”

        “扑哧!”苏婉儿没心没肺的笑出了声音。

        李毅瞪了她一眼,心想这个小女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她难道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吗?那些人有好几个把手伸进了口袋,那是掏枪的动作!搞不好,自己这几个人的性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早就听说过一句谚语,地下阎王,地上西川佬!说的就是西川佬干起架来,都不要命的!这家会所来头大,这些人平常欺负人惯了,根本就不会在乎几条人命!不然,他们手里能有这么多的枪支?

        光这一条私藏枪械罪,就够这些家伙判上几十年了!现在自己知道了他们的底细,他们狗急跳墙,杀人灭口,不是不可能。

        钱多看出局势的微妙来,嘴角上扬,对着聂长征的脚尖处开了一枪。

        “呯!”

        这一声枪响,把众人都给镇住了。

        “慢着!”聂长征看到钱多凶狠坚毅的表情,吓得一激灵,大声喊道:“老蛇,先叫你的手下住手!”

        “嘿嘿!”蛇老大不怒反笑,也不理睬聂长征的话,只对钱多说道:“你两把枪,有多少子弹?左枪手枪是五发,你那个枪是八发,顶多也就十三发,刚才你已经浪费了一颗子弹。就算你是神枪手,一枪一个准,你也顶多杀死我们十二个人!但我们这么多兄弟,嘿嘿!你知道我国打仗为什么总打胜仗不?就是因为人多啊!三个打一个打不赢,十个打一个总能打赢吧?哈哈!”

        看到蛇老大如此不听话,聂长征先是脸色一怒,但继而一想,蛇老大这个对策是正确的!只要吓唬住了李毅和钱多,今天的局面就在自己这方的掌控之中。

        李毅道:“你是这家会所的什么人?保安队长吗?”

        蛇老大道:“你眼力价倒也不差,不错,我就是这里的保安队长!江湖人称我蛇老大。”

        李毅道:“识相的,就放下你们的武器,跟我回去自首!你们这种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治安条例。聂省长,这一次,你可以做人证了吧。嘿嘿!”

        蛇老大哈哈笑道:“聂省长给你们做人证?小子,你找错对象了!”

        苏婉儿大叫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是中央纪委的大官!专门查你们这么坏人!”

        蛇老大双眉一扬,看着李毅,说道:“中纪委的高官?我好怕啊!”

        李毅暗自叫苦,这个苏婉儿坏事了!这帮家伙如果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能还存有三分希望,现在对方一旦知晓自己是中纪委的人,杀人灭口的心思就会更加重了!

        蛇老大恶狠狠地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你知道得太多了,休怪我的手下们无情!”

        苏婉儿还想跟他们理论,李毅轻轻按住了她的手,笑道:“对牛弹琴,没有意义的。”

        苏婉儿眼睛里快要掉下泪水来了:“是我害了你。我要是不跟你说那些话,你也不会到这里来查这些坏人。”

        李毅道:“你刚才也说了,我的工作就是专查坏人啊!有坏人不查,那不是失职吗?”

        “可是,他们要杀你呢!”苏婉儿担心的道。

        “傻瓜,他们如果杀了我,你也会死的。你就不怕死吗?”李毅笑道。

        “我……”苏婉儿眼睛里还是装满了对李毅的担忧。

        李毅轻轻一叹,这个女生,真是极品傻瓜了!一心一意的只有她心里爱的人!谁要是得到她的真爱并一生珍惜,那将是一段十分完美的恋情啊!

        白衬衫们在蛇老大的指示下,准备对李毅等人不利。

        钱多的枪口在聂长征的太阳穴上一紧,说道:“快叫他们住手,不然,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期!不相信的话,你就试试看,是他们的枪快,还是我的子弹离你近!”

        聂长征感觉到钱多并不是在说笑,连忙喊道:“老蛇,快叫他们住手!听到没有?”

        蛇老大咬紧了牙,说道:“聂省长,你就放宽心吧!如果这些人是混社会上的,我还投鼠忌器,但他们跟你一样,都是政府部门的人,我敢用我的人头打赌,他们不敢向你开枪!你可是中央任命下来的副省长,你要是出了事情,哪个承担起这个责任?哼哼,我就押这宝了!”

        聂长征哇哇大叫道:“老蛇,你娘的,你敢不听老子的话!”

        “聂省长,你就相信我一回吧,我绝对不敢害你!”蛇老大说着,轻轻挥了挥手。

        李毅看了钱多一眼,看到钱多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

        这个蛇老大押对宝了!钱多的确不敢真的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