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五章 反败为胜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四十五章 反败为胜

    作品:《官路弯弯

        坐在聂长征对面的是两个女子。www.00ksw.org

        这两个女子李毅都认识。

        一个自然是李毅派过来的任如。

        另一个则让李毅有些吃惊了,居然是苏婉儿!

        李毅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苏婉儿为什么又在这里。

        稍微让他放心的是,苏婉儿和任如都很正常,衣裳也都整齐,看来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这是个什么情况?

        可以想见的是,聂长征已经识破了李毅和任如的诡计,并且把施计者和抓奸者一网成擒了!

        小看了他啊!李毅暗暗叹息,没有金刚钻,就不揽瓷器活。人家敢光天化日之下来这里消谴,就不敢别人来搞他的名堂。想当初,中纪委派出了一个纪检组前来查他,查了整整三个月,都没有查出什么底细来,就可以想见他的不一般。

        李毅扫了一眼房内的形势,来不及细想,哈哈大笑道:“聂省长,你好啊,一直久仰大名,想去拜见,但你太忙,就一直没能成行。”

        说着,很自然的走过去,坐在苏婉儿身边,笑容一敛,厉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等苏婉儿说话,聂长征抢先问道:“李处长,你们认识吗?”

        李毅道:“当然认识!她是我——一个远房表妹!”

        聂长征哦了一声,淡淡地说道:“原来是李处长的表妹啊,令我费解的是,她居然听从这个女人的安排,对我施行美人计!这又是怎么回事?”

        苏婉儿低着头,不敢乱开口说话。

        李毅脑子飞快的转动,这个局面要是处理不好,抓奸不行反成奸人了!

        怎么处理?这就很见功力了!

        聂长征冷冷的注视着李毅,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钱多就站在门口,没有进来。

        李毅心想,聂长征明知道任如和苏婉儿是我的人,又当场识破并抓住了她们,却没有喊人来抓住她们,也没有多留几个助手在这里,而是摆出一个这样的阵势,看来聂长征也并不想把事情闹大,而且想和李毅达成某种默契和交换。

        三思过后,李毅说道:“聂省长,我想你是误会了吧?针对你安排这个局面?”

        聂长征冷笑道:“这么说,这个局,你是清楚明白的?”

        “岂止清楚明白啊,这个局本来就是我设下的。”李毅想好对策之后,反而放松下来,也翘起了二郎腿,掏出烟来,自顾自的吸了一支。

        “李处长,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陷害我?”聂长征双目如电,逼视着李毅。

        “陷害你?”李毅呵呵大笑:“聂省长,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你以为我成天没事做,从京城跑到这鸟不拉屎的西川来,就是为了陪你玩儿呢?”

        “你!”聂长征怒道:“你放肆!”

        任如和苏婉儿都看怪物似的看着李毅,心想李毅的胆子可真够大啊!

        一个处级干部,居然敢跟一个副部级高官如此顶针!还是有把柄抓在人家手中的情况下呢!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

        “我只是实话实说,你要是听不懂,可以请教我,我会解释给你听。”李毅吐出一个烟圈,淡淡说道。

        “李处长,今天这事情,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好的解释,我不会善罢甘休。”聂长征身子坐正了一下,很有威势的说道。

        “任如同志,请你向聂省长说明一下情况,我们为什么要设这个局?”李毅微笑着看向任如。

        任如期期艾艾了一阵,被一个省部级高官当场抓了现行,她的自信心大受挫折,脑子里一片混乱,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毅很理解她此刻的感受,微笑道:“你不要害怕,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也不管他官职有多大!我们代表的是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

        聂长征眉目一扬,脸上的怒色消散了几分。

        李毅把他的脸色变化看在眼里,知道他也是做贼心虚呢!便暗自好笑,心想只要你犯了罪,不管你犯的是什么,我就有办法抓住你!

        任如说道:“我们设这个局,是来抓逼良为娼和强迫女生卖身的色狼的。”

        李毅点头道:“不错,聂省长,想必你应该听说过,省音乐学院里面,有两个女生在这里被人逼迫强暴,之后怀孕,走投无路之下,跳楼自杀了!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锦城,你向为副省长,不可能不知情吧?”

        聂长征道:“知道便又如何,关我何事?”

        李毅嘿嘿笑道:“我们设下这个局,就是为了找出这个幕后黑手!令我十分费解的是,我们布下的诱饵,为什么会在你聂省长开的包间里?莫非,聂省长跟那个幕后黑手,有什么瓜葛不成?”

        聂长征怒道:“胡说八道!”

        李毅冷笑道:“那我就要请问了,聂省长跟苏婉儿小姐在这个包间里做什么?不会只是聊聊天这么简单吧?”

        苏婉儿这时抬头说道:“表哥,他指名叫我来当他的服务员,进来之后,就对我动手动脚,我抵死不从,他就许下很多的金银财宝,想买我的一夜风流。”

        聂长征道:“胡说,分明是你对我抛媚眼,想诱惑我犯罪!”

        李毅道:“聂省长,我看这样吧,最好请省纪委和省公安厅的同志来一趟,请他们做一个调查和鉴定,好不好?”

        聂长征皱眉道:“李处长,你别嚣张!”

        李毅十分严肃的说道:“我们本来是在抓害死女学生的幕后黑手,结果却是聂省长落入了圈套,我不得不怀疑,聂省长跟这件事情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我想请您回去,配合我的调查工作。”

        “李处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有证据吗?诽谤省部级高官,那可是很大罪过的。”聂长征并不慌乱,冷笑着说道。他也是大风大浪里打过滚的,根本无惧李毅的吓唬。

        李毅道:“这里有两个人证,难道还不够吗?”指了指任如和苏婉儿道:“她们就可以证明,你企图对苏婉儿小姐行非礼之举!”

        聂长征冷笑道:“一个是你属下,一个是你表妹,你的这两个证人,又能证明什么?”

        李毅道:“起码可以证明,你有贪色之心!”

        聂长征哈哈大笑道:“我有贪色之心?请问我对你表妹做了什么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吧?就算我言语之间有些挑逗,你又能拿我怎么办?李处长,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也来过这里消谴吧?大家都是男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就不必拿出来寒碜人了!”

        李毅道:“对不起,聂省长,我有这个权力对你进行立案侦查!不只是你,便是这家会所,我也要进行封查!”

        聂长征霍然起坐正身子,说道:“李毅,你敢!你知道这家会所是谁的资产吗?凭你就想把这家会所封查?你太高估自己了!”

        李毅冷冷的道:“不管这家会所是谁的后台,只要它还在咱们国内,还在这九百六十万平方米的土地上,我就有资格,也有办法,将它绳之以法!”

        “李毅,你别忘了,你也曾经在这里面玩过女人!”聂长征道:“贼喊捉贼,你觉得有意思吗?”

        李毅道:“你又错了,聂长征同志,我上次来这里,是来明查暗访!你以为我真是色迷了心窍,来到这里来玩女人吗?不信,你可以去问沈城同志,他会给我作证!”

        聂长征道:“你别得意,那天你分明搂了一个女人进了包房!”

        “哟,堂堂一省副省长,居然跟踪人屁股,听人床板声音啊?”李毅嘿嘿笑道:“那么,聂长征同志,你有没有看到,跟我一起进房间的,是哪个小姐?”

        聂长征怒道:“胡说什么,我只是听人对我说起过!”

        李毅指了指苏婉儿,笑道:“就是我这位表妹!哈哈,聂长征同志,你不会怀疑我跟她之间有什么不明不白的地方吧?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表妹还是一个雏,不信的话,你可以叫护士前来验证!”

        聂长征皱紧了眉头,没想到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的事情,还是被李毅反败为胜了!

        李毅说的话,他虽然有所怀疑,但看那妹子的神情和脸色,就知道李毅所说的不假,她的确还是一个雏!这样一来,自己就没有办法告李毅了。而自己却陷入了一种十分被动的局面,毕竟自己刚才的确和苏婉儿有那么一段对话!

        苏婉儿从服务生的工作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微型录音机来,递给李毅:“表哥,这是任小姐给我的,刚才我们在这间房间里的对话,我全部录了下来。你可以听听,看对你们有没有帮助。”

        李毅瞪了她一眼,心想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一个人跑回来当诱饵!幸好自己安排了任如前来当卧底,她们两个又恰好认识了,不然,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苏婉儿迎着李毅责问的目光,低声道:“表哥,我知道你会行动的,所以就混进来,想看看你们是怎么样抓坏蛋的,正好碰到任小姐在四处打探询问,几个学姐告诉我之后,我就找上了她。”

        李毅扬了扬手中的录音机,哈哈笑道:“聂长征同志,你还有什么话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