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九章 脑袋被门挤了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九章 脑袋被门挤了

    作品:《官路弯弯

        下午六点钟。www.00ksw.org

        两个调查小组的人都回来了。

        贾希奎汇报的结果是一无所获,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和线索和情报。

        这在李毅的预料之中,牵涉到这么大的官员,一般的人谁敢胡乱开口啊!

        “我惭愧啊,李处长,白忙活了一天。”贾希奎唉声叹气地道:“我们三个人今天走访了几个跟案件相关的人,都没有收获。”

        李毅淡淡地道:“不着急,罗马城不是一天就建成的。上次专案组查了三个月,都没能查到他们的罪证,这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啊!不着急。”

        潘南和任如是按照李毅安排的采访任务在进行,一天下来,李毅名单上人的,也只接触了一半的人,而且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李毅也没有说什么,只吩咐他们五个人,每个人写一份详红的行程报告交给他。

        晚饭后,李毅正看着他们五个人的行程报告,贾希奎走了进来,说道:“李处长,我们这么调查,不是个办法。依我看,我们完全没有隐蔽的必要,他们已经是经受过一次检查的人了,根本就不会在乎这再接受一次检查。干脆,我们大张旗鼓的公开调查,说不定有人知道中央这次下了决心,会前来举报。”

        李毅道:“你说的方法很不错。但是,目前,我们的一切行动,都是上头安排好了的,我也没有权力随便变更。”

        贾希奎道:“那就干脆到下面去,从源头挖根,再强大的掩饰,也总会留下马脚。现在这案子,基本上已经成了死案,除非有新的线索出现。”

        李毅冷笑道:“死案?我看不一定!”

        贾希奎道:“李处长,你莫非有什么发现?”

        李毅道:“暂时还没有,不过,再狡猾的野兽,也敌不过最强大的猎人!希奎同志,我们现在就是要当猎人!不管敌人如何狡猾,我们都要把他们挖出来。”

        贾希奎走后,任如就来了,她向李毅汇报了一件事,潘南和她出任务的过程中,中途说要出去买支冰棍吃,任如也想吃,本想叫潘南带一支,但潘南走得很快,转眼就喊不应了,任如只好自己跟了上去,结果看到潘南在小卖部的公用电话上打了一个电话。打给谁的,说了什么,任如就不知道了。

        李毅问她时间,她回答说是早上刚出发不久,刚刚调查完名单上的第一个人,也就是上午九点多钟吧。

        李毅点头道:“这件事情,仅限你我知道。”

        任如应声退出。

        李毅心想,上午九点多钟,自己正在桑榆的店里,随后,沈泽霖的秘书赵志伟就找了来,这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

        潘南是李毅故意安排进来的“内奸”,李毅在分析前次案件调查的案卷时,无意中发现,这个潘南有通风报信的嫌疑,但并不知道潘南具体是哪个人的眼线。

        要想找到突破口,这个潘南是关键。

        只是,潘南会是沈泽霖的人吗?

        难道沈泽霖才是这件巨款挪用案中的主谋?

        总理叫自己来西川的目的,也就是因为沈泽霖牵涉其中?

        如果总理真是这个目的,那他的用意何在?是想叫我保住沈泽霖呢?还是想利用我的手,除掉沈泽霖?

        沈家现在跟李家是姻亲,一荣俱荣,一损虽不一定俱损,但负面影响还是有的,总理为了照顾李家的面子,叫李家的人亲手来办这个案子,把主动权交到李家人手里,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真是如此,那李毅就陷入了一个十分被动的局面!

        当然,不管怎么样,眼前最重要的还是把案子查清楚。

        这是李毅到中纪委的主管经办的第一桩案子,而且是总理亲自授命,而水利工程又是李毅十分在意的一个点!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自己都应该把这案子办漂亮了!

        房间的电话忽然响起,打断了李毅的思绪。李毅微微一讶,心想谁会知道这个房间的电话?不会是流莺们的搔扰电话吧?

        电话顽固的响着,李毅伸手接听。

        “你好,哪位?”李毅沉声问。

        “李处长,您好,我是锦城市委的胡彦博,请问李处长您现在有空吗?我们市委卓书记想请您出来喝杯咖啡,已经在枫雅茶轩订下了座位,请您务必赏脸光临。”对方很有礼貌的说道。

        胡彦博?卓少峰的秘书?

        胡彦博这番话说得很有艺术性,短短两句话包含的内含十分丰富,显然事先已经做了一番准备。

        李毅沉默了十几秒,飞快的思考胡彦博这话中的含义。

        首先,对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同时也自报了身份。而卓少峰已经订下座位,只等着自己前去,他就这么肯定自己会去喝这杯咖啡?

        对方不请自己吃晚餐,而是喝餐后咖啡,这中间又含着什么特别的意义?

        对方说完之后,也不出声,留出时间来给李毅消化。

        李毅呵呵笑道:“好啊,胡秘,请问枫雅轩在哪个地方?卓书记订的是哪个座位?”

        胡彦博一一做了解答。

        李毅想了想,笑道:“好,我这边正在开会,会一完就马上赶过去。”

        李毅随即拨通了婉儿的号码,他也没有想到,买了她三天时间,这么快就能派上用场。

        “婉儿姑娘,马上到你们学校校门口等我,我去接你。”李毅说完就挂了电话,不给对方询问和解释的机会。

        李毅下楼,在总台问到省音乐学院的地址和行车路线,然后驱车前往。工作组到达西川之后,通过特殊渠道,征调了三辆小车来用。

        到达西川省音乐学院外面时,看到婉儿的俏影站在学院门口,正跟一个男生争执。

        婉儿不停的朝马路上张望,那个男生则不停的在旁边说着什么。

        李毅将车子缓缓开将婉儿的身边,摇下车窗,说道:“上车。”

        婉儿看到李毅,应了一声,就要拉门上车,那个男生情绪突然失控,伸上前,来抓李毅的领子。李毅伸手一挡,冷喝道:“干嘛?”

        男生嚎道:“你开个破车了不起啊?你有钱了不起啊?我警告你丫的,离我的婉儿远一点,不然,我一拳打爆你的头!”

        婉儿拉开男生,转到副驾驶位置来上车。

        “婉儿!你别上他的车!苏婉儿!”男生怒气冲冲的来拉婉儿。

        李毅打开门,婉儿坐进车来。

        “你男朋友?”李毅问。

        “不是!”苏婉儿赌气地说了一句。

        “苏婉儿,你给我的钱,就是他给你的,对不对?”男生攀住车窗,指着苏婉儿大声质问。

        李毅耸耸肩膀:“真了不起,居然为了你男朋友不惜卖身!”他原本以为是她本人有什么急需用钱的地方呢,居然是为了帮男朋友?这么伟大的爱情,可惜那小子一点都不知道心痛女友啊!

        男生听到李毅的话,更加怒火中烧,伸手就要打苏婉儿,大叫道:“苏婉儿,你个婊子,你居然为了钱跟别的男人去睡觉!我不要你赚来的肮脏钱!”

        “李公子,开车吧!”苏婉儿侧身躲过男生的一拳,对李毅说道。

        李毅启动车子。

        那个男生还不放手,一只手吊在车窗上,一只手伸进来要打苏婉儿。

        李毅冷笑道:“这样的男人,也值得你如此付出?我真为你不值!”

        方向盘猛的一转,油门一踩,车子剧烈的偏离原来的行进轨道,巨大的冲击力,把那个男生带向一边,摔倒在地。

        苏婉儿探头看了看。

        李毅道:“放心吧,伤不了他。”

        “我才不担心他呢!”苏婉儿冷哼道。

        “呵呵,别自欺欺人了。他只是暂时不理解你罢了。”李毅道:“他要那么多的钱做什么?他亲人得病了?”

        “不是,他考上了国外一所音乐学院,急需要三万块钱来交学费。”苏婉儿低声道:“他后天就要出国了。今天晚上我和同学们开了一个欢送会,正喝酒呢,你的电话就来了,他起了疑心,跟着我出来了。原本我骗他说,这笔钱是问亲戚朋友借的。”

        “呃?”李毅瞅眼道:“你脑袋被门挤了吧?”

        “怎么了?”

        “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送男朋友出国深造?哪个到外国去的男人会不变心的?你用你那进水的脑袋仔细想想,这样的例子还少吗?”李毅摇摇头。

        “我愿意!”苏婉儿咬着嘴唇说道:“你放心,初夜我会为你保留的,不会交给他!”

        李毅唉了一声,说道:“傻孩子!”

        “我已经成年了,不是小孩子!”苏婉儿道:“我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好吧!你我之间只有交易,我就不替你白操心了。”李毅道。

        “你带我去哪里?开房吗?”苏婉儿问。

        “你很想快点完成交易,然后在他出国前,还可以把自己交给他一次吗?留下一点最后的美好回忆?”李毅冷笑着问。

        “你不是说不管我的事吗?”苏婉儿顶嘴道。

        “不管。”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停了一会,苏婉儿又忍不住问道。

        “喝咖啡!”李毅斜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