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七章 公子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七章 公子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哦了一声,才反应过来,捶了他一下,说道:“你这家伙,讲段子不带脏字啊!”

        沈城笑道:“走吧,下去玩玩!”

        李毅看了看那个会所,沉吟道:“你说他真的会在这里面?”

        “谁?”

        “万里长征啊。www.00ksw.org”

        “嘿嘿,不一定啊。开这辆车子出来的玩的,有时会是他的司机,有时会是他的秘书。”

        “那就去看看吧。首先声明,我只是去看看。我对女人,向来无爱。”

        “你别吓我。我可不喜欢男人。”

        “噗!你丫的太有才了!”

        沈城停好车,两个人下车往门口走去。

        门口的迎宾小姐看到沈城过来,笑着跟他打招呼。沈城伸手摸了其中一个小姐的屁股一把,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说道:“你今天穿的是白色底裤!”

        那个小姐挥了挥手,抿嘴笑道:“哎呀,沈公子,你别说出来么,羞死人了!”

        李毅惊讶得张大了嘴,呵呵问道:“真的假的?你还有这门手艺?”

        沈城得意的扬头一笑:“这叫艺术!”

        那个穿白底裤的女迎宾扭着蛮腰肥臀在前边带路,引领李毅和沈城往里面走。

        走廓很长,两边全是装潢精美的外国美人图,李毅心想,男人这一路上,看完这些图,该凸起的地方早就凸起来了,再到里面受点酒精和美女的刺激,这钱花得就跟流水似的了。这个会所的设计者十分懂得男人的心理啊!

        来到里面,进了一间不算太大的包厢。

        “沈公子,要几号小姐为您服务?”迎宾小姐还兼职做服务小姐,这里老板有够抠门的。

        “这是我——兄弟,你这里有没有雏?最好是在校的大学生,外形气质俱佳的,次货就不要拿出来骗人了。”沈城翘起二郎腿,用手托起白底裤迎宾小姐的下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道。

        迎宾小姐笑道:“像我这样漂亮的行不行?”

        沈城哈哈一笑,扭着她的脸让李毅看,问道:“行不行?”

        李毅挥了挥手,呵呵笑道:“我现在只想知道,她的底裤是不是白色的。”

        沈城松开迎宾小姐,笑道:“听到没有?还不赶快给我兄弟验证一下?”

        迎宾小姐居然毫不犹豫,撩起裙摆,翘起臀部,在李毅面前扭动了一下。

        李毅愕然,好小子,居然真是白色蕾丝花边的!

        沈城哈哈大笑,得意的道:“怎么样?李毅,我这一手厉害吧?”

        李毅不得不俩服得五体投地,竖起大拇指道:“高明,厉害!”

        迎宾小姐正要出去,李毅招招手,叫她过来。

        她款款走到李毅面前,低下头来,露出胸前一条深深的沟渠,微笑着问:“公子有何吩咐?”

        李毅道:“你们这里流行叫人公子吗?”

        “年轻的叫公子,年老的叫老爷。”

        “嗯,辛苦你了。”李毅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塞在她手里:“刚才只是想验证一下我兄弟说得准不准,没有污辱你的意思,这算是你的小费。”

        “多谢公子。”迎宾小姐展放出真诚的笑容,收起钱,道:“公子放心,我一定给你安排一个最好的妞。”

        沈城微笑着摇摇头:“你比我还大方啊。不过,你的确应该比我大方才对,现在,你可是我的债主呢!”

        “千万别这么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李毅笑道:“有酒没有?叫酒来喝,要十年以上的红酒。”

        酒还没上来,小姐先来了。

        这一次带小姐来的是一个男侍者,一共带了八个小姐,一字排开在房里,把包厢挤得满满的。那乳峰臀浪,就在眼前晃荡。

        沈城微笑道:“李毅,你先挑。”

        李毅倒也不做作,眼睛略微一扫那八个小姐,目光落在最后那个女子身上。

        她穿着一条素白的长裙,双手紧紧抓住裙摆的两边,低着头,微微往后缩脚。

        李毅对着她微微扬了扬下巴,说道:“就她吧!”

        沈城笑道:“原来你果然喜欢青涩未开苞的,那就是她吧!再挑一个?”

        李毅摇摇头。

        沈城用手指了指其中两个小姐,选的两个都是风骚入骨的性感女人。其它的便被侍者带了出去。

        三个小姐在各自的公子哥身边坐下来。

        这时,红酒也上来了,这种地方,不可能有正宗的83年或者82年的拉菲,但十年以上的红酒也还是有的,只要你出得起价钱。

        李毅倒了两杯红酒,自己端了一杯,笑道:“你不喝酒?”

        这话自然是对那个小姐说的。

        小姐还是低着头,伸手拿起酒杯,放在嘴边就喝了一大口。

        李毅哈哈大笑道:“你真是第一次喝红酒?”

        小姐已经呛着了,用手掩住嘴,轻轻的咳嗽。

        李毅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说道:“陈年的酒,你要轻轻的缓缓的摇它,用玻璃杯的壁撞击酒分子,把那些埋藏在酒分子中间的陈香充分的散发出来,酒发醇和封存时,都是密封的,接触不到空气,你通过摇晃,可以让酒分子跟空气充分接触,这样,陈酒的味道才能发挥到极致,轻啜一口,用你的舌上的味蕾去感知这精华之酿,干爽清甜,软绵可口。就跟此刻看你的感觉一样美好。”

        李毅说着,轻轻啜饮一口。

        沈城拍拍手掌,笑道:“我只会看女人底裤,李毅你会喝酒啊!说出来的话,跟诗人吟出来的诗一般,动听!我要是女孩子,非被你迷倒不可。”

        李毅道:“你就安心对付你那两只波斯猫吧!”

        坐在李毅身边的那个小姐还是低着头,虽然已经停了咳嗽,但捧着酒杯,却再也不敢喝了。

        李毅道:“你跟这酒更耐看,为什么不敢抬起头来?好酒是需要懂酒的人来品尝的,好女人也是需要懂她的男人来欣赏的。”

        依偎在沈城身边的一个小姐说道:“公子,她是新来的,今天可是头筹,你要温柔一点对待她。婉儿,你陪公子喝酒啊,慢慢的喝,喝不醉的。喝得高兴了,公子就有赏。”她把赏字咬得特别重。

        那个叫婉儿的小姐轻轻嗯了一声,抬起头来,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并不相信来这里混的还能有真正的雏,不带笼子摆你一道,杀你的猪,就算不错了。这个叫婉儿的小姐,如此做作,不过是一种自我推销的手法罢了。就跟小姐们穿上各式制服,甚至是校服装清纯和初夜一般,都是为了迎合不同顾客的口味。

        李毅喜欢的,恰恰就是这种类型,于是就挑中了她。他今天陪沈城来这里玩,并不是想泡妞或是打一炮,而是想碰碰运气,能不能看到聂长征,或是听到有关他的小道消息。

        当然,逢场作戏,也是必须的,而李毅对这些方面是驾轻就熟。

        婉儿看了李毅一眼,又低下头,举起杯子,说道:“公子,我陪你喝酒。”

        她的声音很糯,很粘,让人听了之后,仿佛就被这个声音吸引住了。

        李毅道:“你声线不错。”

        “我是学声乐的。”婉儿没有初来时的紧张,看到李毅规规矩矩,并没有动手动脚,身体便也放松了下来,偶尔的会抬抬头,从秀发里露出脸庞来,看看李毅。

        “还真是大学生啊?”李毅笑道。

        “是,刚上大一呢。”婉儿轻声回答,又问道:“公子,你呢?是做什么的?”

        刚才说话的那个穿黄裙子的小姐便咳嗽一声,说道:“婉儿,不要问公子这种敏感问题,在这里,只有公子和老爷。公子,她新来的,不懂事,你别怪她。”

        “对不起,”婉儿连忙道:“我只是随口问问,你可以不回答的。”

        李毅呵呵笑道:“我就是一个打工的。这也没什么可保密的。呵呵。”

        沈城笑道:“你还有一份工打,我可是连工作都没有一个,无业游民呢!”

        黄裙子的咯咯笑道:“两位公子真会说笑。”

        沈城道:“你们谁会唱歌?去唱首歌来助助酒兴。”

        婉儿似乎巴不得离开这个沙发,说道:“我会唱!我来唱吧。”

        李毅点点头:“去吧。”端着杯子,慢慢品酒,欣赏她的歌声。

        令李毅惊讶的是,她的声音清澈空灵,有如出谷黄莺,婉转啼鸣,比起柳若思的声音来,不遑多让!

        因为刚刚吃过饭,来到这里消谴,也就只是喝喝酒,唱唱歌,调戏一下失足妇女。据沈城说,这里的包间,还有很多特殊表演,但李毅一听他说出那些名堂之后,就直接摆手拒绝了,那些践踏自己身体取悦顾客的表演,李毅并不感冒,前世曾去一次泰国,在那边看多了类似的表演,每次都只觉昨恶心,并无快感。

        三个小姐轮流唱歌助兴,闹了有一个多小时,喝光了三瓶红酒,沈城的兴致也高涨了起来,一手搂住一个小姐,问李毅:“就在这里开房呢?还是去外面酒店?放心,这里安全得紧,没有人敢来查的。”

        李毅道:“今天就不了吧?我还有工作在身呢。改天再来玩吧!”

        旁边那个婉儿似乎松了口气,但又难掩失望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