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四章 沈省长的秘书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四章 沈省长的秘书

    作品:《官路弯弯

        “哟,小子,管得蛮宽啊!我们怎么执法,用不着你来管!现在有人告你故意伤人,先跟我们回去调查清楚吧!”公安说道。www.00ksw.org

        “双方当事人都在这里,你们执法者也在,这里又是事发现场,就在这里调查吧!”李毅说道:“高兴表哥,你去把周围商铺的老板们都喊过来,难得有这么多父母官在场,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把事情弄清楚!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给这些收黑钱的人撑腰!一个小小的混混,几个电话,就可以把这么多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调集起来,为他服务,你们锦城市政府各个部门办事效率平常也有这么高吗?”

        高兴还站着没有动,钱多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话,高兴这才出去喊人来。

        商铺老板们彼此之间都熟络,对市场这种行为早就不满意了。一听到高兴的号召,马上就跑了过来,真把那些公务员当成了救苦救难、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公务员,拉着他们就是一通苦诉。

        这下变故突起,打了各路执法人员们一个措手不及,民意汹涌,这要是处理得不妥,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有些不能做主的,就去打电话给上级,请示处理办法。

        皮哥等人待在一旁,眼见形势朝着对自己不利的方面发展,有些发急,跟几个部门的头头商量,要他们尽快把其它人弄走。他们的目的只想针对李毅等人,并不想把事态扩大。他们以后还要靠收取这些商户的保护费生活呢!

        几个部门的人开始行动,把其它商户都赶出去,然后要对桑榆的店铺进行强制执法。

        几个公安上前来,想把李毅和钱多强行带回局里。

        钱多护在李毅身前,沉静得有如一头欲择人而噬的猎豹!他厉声喝道:“哪个敢动!”

        “嗬!你还敢抗拒执法啊!好大的胆子!”一个公安冷笑一声,伸手就来抓钱多的胳膊。

        钱多用力一挣,摆脱了他的手,反手一扭,就将那个公安的胳膊给扭住了,森然道:“警告你,怕死的就不要乱动!”用力一推,就把他推了出去,那人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这一来就乱了套了,几个公安看见同事被打,都红了眼睛,扑上来要殴打钱多。那个领头的公安大声喊道:“抓住这黑小子,敢殴打国家公职人员,活得不耐烦了吧!”

        李毅知道钱多的脾气,怕他犯起浑来,把这些公安全部放倒在地上都有可能。便拍拍钱多的肩膀,说道:“玩够了。”

        钱多点头会意,掏出他的证件来,亮在那些抓过来的手前。

        这些公安一看到他亮出这本红色的本本,那些爪子都停留在半空,不敢再伸向钱多。

        钱多冷冷地道:“哪个活得不耐烦的,尽管上来。”

        “哎哟!同志,误会,误会!”领头的公安上前来说道:“都是一家人嘛,大水冲了龙王庙。”

        钱多道:“谁跟你是一家人?你们知道这位是谁吗?说出来吓晕你们!就敢在这里瞎咋呼!得罪了他,我告诉你,你再多两个脑袋,也保不住你的小命!”

        李毅轻轻摇头,钱多这家伙,唬人的本事越发长进了。

        “这是哪位首长?”有人便问道。

        李毅怕钱多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说道:“我跟你们一样,也是一个国家公务员。”

        国家公务员?这个定义可太宽泛了,上至国首元首,下至最低级的科员,都可以算是国家公务员呢!

        “同志,你在哪个衙门当官呢?”那个领头的公安问道。

        李毅看他肩上是两颗四角星花,知道他是一个二级警司,在公安局里,顶多也就是一个副科级别的干部,说道:“我在中纪委。”

        “哗!”的一声,全场顿时安静了。

        纪委,而且是中纪委!这个来头太吓人了!

        市里的某个小科长,下到镇里,那就是领导。省里的某个小处长,下到县里,也那是领导!中央来的某个人物,甭管他级别高低,来到下面省里,那也都是领导!何况是中纪委这种牛皮哄哄的部门?哪个当官的敢随便去开罪他们?

        这些人都是体制里厮混久了的人,眼力价还是有的。别看李毅虽然年纪不大,但他身边那个警卫却不简单啊!时下不是有一部片子正流行嘛,中南海保镖!演的就是这种人!

        由此可见,这个年轻的中纪委官员绝对简单不了!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刚才还雄赳赳气昂昂要整倒李毅等人的各部门官员,此刻都偃旗息鼓,有的人甚至趁人不注意,脚底抹油,准备开溜了。

        正在这时,几辆锃黑的小车开了过来,停在门口。小车上下来十几个人,这些人的气势和派头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一看就知道是官场里的上层阶级。

        一个戴眼镜的三十多岁男人,径直走到李毅面前,含笑问道:“请问是李处长吗?”

        李毅打量了他两眼,点头道:“我是李毅,你是哪位?”

        “李处长,您好,我是沈省长的秘书赵志伟,奉沈省长的命令,来请李处长前往一叙。”赵志伟语气十分恭敬的说道。

        “哦?沈省长?”李毅略感诧异。

        西川省省长沈泽霖,是小叔李元逍妻子沈奕岑的父亲,上次沈奕岑通过李元逍,向李毅借了三千万的款子,应该是用来给沈泽霖补一笔什么款子的。这份恩情,相信沈泽霖一直铭记在心吧?

        李毅诧异的是,第一拨来找自己的人,居然会是沈泽霖的人马!

        李毅当然明白,自己这些人虽然是悄悄的来到西川省,但当地政府不可能得不到风声。官场就是这样,你做得再隐蔽,也总会有人比你更精明。更何况,自己还故意在小组成员内部留下了一个内奸!刚才自己和钱多离开小酒店时,就有人跟踪。却不知道那个内奸是沈泽霖的人呢?还是那个骑摩托车跟踪的人是沈泽霖的人?还是两者都是他的人?

        李毅忖思之际,赵志伟热情的伸出手来,跟李毅握手。李毅跟他握了握手,说道:“赵秘书消息真灵通啊!我到西川来看望一个老朋友,也能被你知道。”

        赵志伟听出李毅话外之音,呵呵笑道:“事情也凑巧了,省政府办公厅有一个同志跟李处长坐同一趟航班回来,他认出了你。我也是听他说起,这才向沈省长请示,沈省长说李处长曾经对他有过大恩,李处长既然来到西川,不管是于公于私,都应该请李处长前去喝上两杯酒,好好相谢才行。沈省长原本想亲自前来相请,但实在是工作繁忙,脱不开身,所以才叫我代劳。我们费了很大力气,这才查到李处长的住处,问酒店服务员,他们说李处长往这边来了,我们就一路上寻找了过来,呵呵,皇天不负有心人,居然在这里碰上了李处长。”

        李毅暗道,这个赵志伟好手段,这个解释很得体,基本上无懈可击啊!什么寻找!分明就是跟踪嘛!见我惹出事来了,怕事态扩大难以收场,这才跳出来做和事佬吧?

        那些个部门执法者们,看到堂堂省长秘书,居然也对李毅这么毕恭毕敬,听说连省长都曾经受过李毅的恩惠,一个个顿时都呆若木鸡,暗叫侥幸啊!刚才若是把这号人物抓进局子里了,那可怎么办?真若那般做了,只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更多的人开始悄悄的溜走,生怕被赵志伟认出来一般。

        但站在李毅面前的那几个部门头头们,却不敢擅自溜走,只是拉长了脸,苦叹连连,暗道自己真是背时啊,出门没看黄历,居然碰到这么一个硬茬子!

        赵志伟请李毅走,李毅笑道:“赵秘书,且慢!我朋友遇到一点麻烦,我还得在这里看看事情的处理结果。嗯,赵秘书要是有急事要忙的话,就请先行一步,我忙完这边的事情,再专诚去拜访沈省长。”

        赵志伟当然不会一走了之,问道:“李处长,不知道贵朋友遇到了什么麻烦?”

        李毅道:“这家店子是我朋友开的,但市场管理处的人,假借各种名义乱收费,他们收费之时,表明工商税收等款子,全都包含在这笔费用之中,但现在工商局和税务局等同志一股脑的跑了来,要问我朋友征收相关的税款。管理处的人更是嚣张不讲理,来了一大群人,想要砸店。我一直以为沈省长治理下的西川,肯定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呢,没想到也会出现这种影响极其恶劣的事情!”

        赵志伟听了李毅的诉说,当即沉下脸,问那些执法队员:“怎么回事情?你们这里谁是负责人?站出来给我把情况说清楚。”

        几个负责人面面相觑。

        钱多一指公安局的几个人,说道:“这些人还想抓李处长进局子里呢!真不知道他们是何居心?不会是听了什么人的驱使,故意前来为难我们的吧?”

        “误会!误会啊!两位同志,实在一场误会!”公安局那个副科长头冒冷汗,使劲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