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二章 高兴!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三十二章 高兴!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听了,心想这人是收什么费用的?倒是挺会变着法儿的收钱啊!半月收?这个名目有些创意啊!瞧他的样子,肯定是道上的小混混,现在还流行收保护费吗?西川省有这么乱?

        桑榆道:“皮哥,你们是市场管理部的,又不是道上的混混,怎么也整这么一出啊?这样子搞,跟那些收保护费的有什么区别了?”

        “嘿嘿,老板娘,我也没办法,这个不是我说了算,我只是帮人打工的。www.00ksw.org再说了,你不是不知道吧?要不是我们老大罩着,你们这么大的商户,光是工商和税收,每个月就要交多少?算起来,还是给我们交钱来得划算吧?”皮哥摸了一把脸,眼神更加放肆了。

        李毅心想,原来如此,这不是典型的官商勾结吗?看来这里的工商税务部门,管理十分松懈啊!

        桑榆争辩了几句,也就不敢争了,拿出皮夹子,掏钱付给皮哥。

        皮哥拿了钱,说道:“老板娘,你放心,只要你交了这个钱,我们保你在这里的安全,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没有人敢来骚扰你。”

        桑榆又拿了一包香烟来塞在皮哥手里,说道:“麻烦皮哥了。”

        皮哥嘿嘿一笑,掂着手里的烟,笑道:“老板娘,你要是肯陪我出去喝顿酒,我可以跟老大说说,免你半个月的费用。”

        桑榆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是吗?你们这般收费,经过相关部门的许可吗?又纳了多少税?你们这是帮工商税务代收费呢?还是自立名目强行收费?”

        桑榆愕然回头,看到长身玉立的李毅,惊讶得犹似在梦中,问道:“李县长?你怎么来这里了?”

        她还以为李毅在临沂县当副县长呢!

        皮哥看着李毅,嘿嘿一笑:“哟,原来是个县长大人啊!失敬失敬!不知道是哪里的县长?这里可是西川省的省府,我们这里是山北区,不归你这个小县长管吧?”

        李毅根本无视皮哥的存在,淡淡地对桑榆道:“路过这里,偶然看到你,就下来看看。唔,听钱多说,你不是在你们镇上当官了吗?怎么跑这里做生意了?”

        桑榆有些不自然的扭扭头,拂了一下发际,说道:“当官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我一个表哥从外面回来,觉得农副产品买卖大有可为,就带着我出来做生意了。”

        李毅从她语焉不详的话语中,可以看得出来,那个表哥,很可能不是亲表哥,而是情哥哥,心里微微一叹,看来桑榆跟钱多,是真的没有可能了。

        “他来了吗?”桑榆看向李毅身后。

        “来了,就在那边的车子上,不敢下来见你。”李毅道。

        桑榆道:“他就是这样子,好像很怕我一样,我的长相很凶吗?”

        李毅笑道:“他只是太过在乎你——嗯,对了,这家伙不知在哪里受了刺激,回来后天天买彩票,结果让他中了五百万的大奖,现在这家伙也是个有钱人了,他还跟我提起过,如果你还没有嫁人的话,他就用这笔钱做迎亲费,把你娶回家。”

        桑榆的脸色连变数变,吃惊道:“真的?他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起过?”

        李毅笑道:“嗯,他胆小,我帮他问问吧,你愿不愿意嫁给他?”

        “我……”桑榆咬牙道:“你叫他亲自来跟我谈吧!如果他连见我的勇气都没有,我不以为嫁给他后,他能给我幸福。”

        李毅说道:“这么说,你还没有嫁人?”

        桑榆羞道:“我几时说过我嫁人了?”

        李毅道:“钱多那小子说你不是看中了一个当官的吗?”

        桑榆道:“是我家里人相中了那个当官的,我才不喜欢当官的人呢!钱多说那个人比他强,我跟着那个当官的,能有幸福,所以他就选择退出了。我还想要跟他私奔呢,但他怕我父母生气,又不肯。他这个人,看上去坚强威武,其实就是一个小屁孩子!什么事情都不懂!”

        李毅笑道:“你说得很对,他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这么说来,你们之间,是存在一点误会了?那我去喊他下来,你们好好聊聊天吧!”

        李毅转身的同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喊道:“桑榆,怎么了?”

        桑榆道:“表哥,皮哥来收费用呢!”

        “又收费用?”那男人不高兴的嘟囔道:“抢钱也没有你们那么快!”

        李毅听了他俩的对话,心想这人真是桑榆的表哥?

        李毅回到车边,对钱多说道:“你这个人啊,叫我说你什么好!多好的一桩姻缘,差点就被你错过了。快去跟桑榆谈谈吧!”

        “毅少,这不妥当吧,她都有男人了……”钱多苦着脸道。

        李毅道:“你连情况都没弄清楚,就胡乱给她下结论!她为了你,把那个当官的给蹬了,自己官也不当了,跟着表哥出来做生意呢!你以为她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啊?”

        “真的啊?”钱多一张黑脸绽开笑容,露出两行雪白的牙齿。

        “比珍珠还真呢!”李毅笑着递过去一张银行卡,说道:“这里面有四百万,我跟她说,这是你中彩票的钱,五百万纳完税后,也就这么多钱了。你拿去娶她吧。”

        钱多没有伸手去接,低声道:“毅少,我……”

        “是我兄弟就收下!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最不缺少的就是钱。但我的好兄弟,却用手指头都数得过来!钱多,你要记住,你是我李毅的兄弟,在这世界上,能用钱来摆平的事情,就不叫事。”李毅把卡塞在他衣服口袋里:“密码是你的生日。你再推辞,是不拿我当兄弟看吗?你可以一瓢饮,一箪食,总不能让桑榆也跟着你受苦吧?拿这笔钱,去买个房子,好好过生活吧!”

        钱多道:“毅少,我就算结婚了,还当你的司机。”

        “当然啊,不然,我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司机去?”李毅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他此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钱多解开这个心结,现在看来,效果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好。

        两人正往那边走,忽然听到桑榆一声惊叫。

        桑榆的表哥跟那个皮哥三言不和,就扭打在了一起。桑榆顺手抱起一个南瓜,用力砸在那个皮哥的头上。但她的力道实在太弱,那南瓜对皮哥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皮哥是道上混惯了的,打架的把式比较厉害,几招下来,就把桑榆的表哥放倒在地,然后一脚踢向桑榆。

        桑榆惊呼一声,往后便退,猛然一只强有力的胳膊伸过来,抱住了她的腰,一股熟悉的男人气息钻入鼻端。

        皮哥的腿堪堪踢到桑榆身前,忽然一阵剧痛,被半空里横踢出来的一条腿踢中了小腿骨,痛得他当即摔倒在地,抱着腿叫痛。

        钱多黑黑的脸膛出现在皮哥的眼前。

        钱多逼近皮哥,冷冷的道:“人渣!连我女人都敢打?”

        皮哥倒吸了一口冷气,看这个黑炭头刚才出腿的速度和力道,十个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你想做什么?”皮哥在地上爬着往后退。

        “我废了你的双脚!叫你以后永远只能爬着做人!”钱多冷笑道。

        桑榆花容失色,拉住钱多道:“别!钱多,算了,一点小事情,我又没受什么伤。”

        “你要是受了伤,我就一脚踢爆他的脑袋!”钱多恶狠狠的道。

        桑榆嗔道:“你从来都不肯听我的话,是吗?”

        钱多愣了一下,嘿嘿笑道:“我当然听你的话了。”对那个皮哥道:“滚!”

        皮哥如蒙大赦,赶紧跛着脚走了。

        桑榆去扶起表哥,问道:“怎么样?没伤着哪吧?”

        她表哥揉着肩膀处,说道:“这帮家伙实在欺人太甚!半个月收一次费用,亏他们想得出来啊!”

        桑榆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租了人家的门面,就得服人家管啊。你得罪他们又有什么好处?白白挨一顿打,回头叫姨妈知道了,非骂你不可!”

        她表哥看着钱多问:“这是谁啊?是不是当过兵,好俊的身手。”

        桑榆道:“他就是我常跟你提起过的钱多,我男朋友。”

        钱多听到话,再坚强的眼皮,也抵挡不住泪水的冲击,眼眶有些湿润了。心想若不是李毅帮了自己的忙,那自己和桑榆,就要劳燕分飞了!他这榆木疙瘩也开了一次窍,伸出双手,把桑榆紧紧抱在怀里。桑榆略微挣扎了一下,骂道:“你还知道回来找我啊?我几时嫌弃过你没钱了?你现在有钱了,怎么不去找更漂亮的女人?”

        钱多嘿嘿笑道:“你就是我的这辈子的女人,不管有钱没钱,我们都要在一起过一辈子!”

        李毅走过来,递了一支烟给桑榆表哥,问道:“怎么称呼?”

        “高兴!”

        “我也高兴,我问你怎么称呼?”

        “高兴!”

        李毅心想这人也太有趣了吧?

        桑榆回头笑道:“我表哥的名字,就叫高兴!他姓高,名兴!”

        “唔?”李毅哈哈大笑,瞥眼间,看到那个皮哥领着一大帮子人马,往这边指指点点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