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九章 如果没有你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九章 如果没有你

    作品:《官路弯弯

        这天上午,李毅正在办公室里,电话响了起来,李毅一听铃声,就知道是自己那台私人手机响了。www.00ksw.org这台手机只有他认为最亲近且有必要随时保持联系的人才知道。

        李毅放下手中的工作,接听电话。

        “李先生,是我啊。”电话里似来楚怜心的声音,含哭带泣,楚楚可怜。

        “楚小姐,怎么了?”李毅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爸爸,他去了……”楚怜心嘤嘤哭泣道:“刚刚医生跟我说,爸爸连最后一丝气息也没有了……”

        “你通知你母亲没有?”李毅知道她值日班,她母亲值夜班。

        “没有,我现在都不敢跟她说呢,我怕她受不了……”楚怜心又哭开了。

        “你别急,我这就过来。”李毅心想她此刻最需要人安慰,楚家初临大难,也需要一个主事人在场。

        楚明岳出事后,以前的亲戚好友,都自动的跟楚家断绝了来往,楚明岳住院这么久,从来没有一个人来看望过他,这种人情冷暖,更加烘托出李毅的难得。

        楚怜心现在对李毅这个陌生人,反而是最为依恋和相信的。

        李毅正要出门,雷向川走了过来,问道:“李处长,要出去啊?”

        “有事?”李毅反问。

        “哦,是这样的,上个月的工资不是刚发下来了吗,大伙商量着,还没有给你举办过接风宴呢,想趁这个机会,大家凑分子,一起吃个饭,喝上两杯酒,一来给你接风,二来大家彼此联系一下,加深一下感情。”雷向川笑道。

        李毅心想,往常这等事情,应该由谭哲浩来经办吧?这个雷向川,分明是在夺谭哲浩的权力啊!他以为谭哲浩得罪了我,肯定失宠,便想趁机抢班夺权了!当下不动声色,说道:“嗯,这几天不行,我有要事。下个星期吧,时间地点大家商量着来定,钱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出吧,算是我请大家的第一顿饭。”

        雷向川笑道:“大家都说李处长够仁义,果不其然啊!行,那就这样吧,李处长,你忙。我去跟大伙商量一下,然后报告给你。”

        李毅点点头,交待他道:“雷处,这两天我有事,白天可能都要外出,你暂时主持一下处里的事务,如果有重要事情就打电话给我。”

        雷向川笑得整张脸都皱成一朵菊花了,呵呵笑道:“李处长,你放心,你尽管去办事情,我一定管好处里的工作,有重大事情就电话通知你。”

        李毅笑了笑,挥了挥手,往电梯口走去。

        雷向川目送李毅的身影不见了,这才挺了挺腰杆,得意的笑了笑,心想这年轻小子就是好糊弄,随便使点招数,就把他哄得服服帖帖的。谭哲浩那种家伙,只知道蛮干顶牛,结果把自己给顶下去了吧?活该!

        他吹着口哨,踱着外八字,走回自己办公室。

        李毅赶到医院,楚怜心正坐在楚明岳病房里,扑在楚明岳的遗体上痛哭失声,不准医生和护士动父亲的遗体。

        李毅轻轻叹息,没去惊扰她,向一边的医生招招手,医生走过来,向李毅说道:“李先生,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病人的内脏机能完全损坏了,我们回天乏术,你的那一千万,我们赚不到。很遗憾。”也不知道他是对楚明岳的死感到遗憾呢,还是为未能赚到一千万而遗憾。

        李毅无语的点点头,示意他们先出去。

        医生摆了摆手,其它几个人就跟着他出了病房门。

        李毅走到楚怜心身边,先对着楚明岳的遗体三躹躬,然后默默的看着泣不成声的楚怜心。他知道她此刻心里很痛,他也心痛她,可惜的是,他却无能为力。世界上总有许多的无可奈何,也总有许多的回天无力!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我们都是要学着长大的,并在成长中学会坚强。我们曾经以为,初恋就是一辈子,但初恋结婚成功率,却只有千分之三,还不包括后来离婚的……我们曾经以为,父母兄弟姐妹会陪自己很久很久,但忽然有一天,他们就会以某种特别的方式,离开我们,甚至来不及说一声道别……人生充满了太多的意外和突然,突然到我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我们总要面对很多个第一次,包括第一次失恋、第一次失去亲人……但是,我们必须坚强的面对,只有坚强了,我们才能成长,才能不辜负逝去亲人的期望……”

        李毅站在她身边,喃喃低语,似乎在说给她听,又似在说给自己听。

        “李先生!”楚怜心抹了一把眼泪,站起身来。

        李毅用手抹去她的泪水,说道:“在你母亲面前坚强一点,不然,她看到你孤苦无依,会更难受的。现在,唯有你的坚强,尚能给她带去一丝慰藉。”

        “我坚强不了……”楚怜心耸动着肩膀,强忍着不哭出声来。

        李毅伸出双手,轻轻搭在她的双肩上,说道:“想哭的话,现在就哭个够,别让你妈看到你如此柔弱无助,她会更加难过。我的肩膀可以无偿的出租给你。”

        楚怜心张开双臂,扑在李毅怀里,靠在他的肩头,再次失嚎啕大哭。

        美女就是美女,连哭声也是如此的动听。李毅轻轻拍着她的香肩,感受着她滚烫的泪水侵洇自己的衣裳。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怜心终于哭够了,泪水再也流不出来,两只眼睛肿得跟熊猫眼似的,她轻轻抽泣道:“李先生,我这就去通知我妈妈。”

        李毅道:“阿姨刚刚睡下没有多久,不如,再等两三个小时,再喊她起来,好吗?我们先安排楚先生的后事,一切就绪后,喊阿姨起来跟遗体道个别,也就行了。我怕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她连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都会没有。”

        “我听你的。”楚怜心低声道:“谢谢你,李毅,如果没有你,我……”

        “如果没有你,我也许饿死在滨海市那座天桥上了。”李毅很想对她说出这句话,但说出来又怎么样呢?她可不会记得前世的因缘。

        “好啦,别太伤感,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你就是楚家的主心骨,你必须把家撑起来,把你爸的葬礼办得风风光光。”李毅说道:“当然,我会帮你。”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李毅尽量抽出时间来陪在楚怜心身边。

        李毅猜测的没有错,楚怜心的母亲得知噩耗后,整个人都崩溃了。她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毕竟还存了万分之一的希望,现在连这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天地间聚然失去了光明和色彩。连着几天几夜,她都不肯合眼。

        楚家的亲人得知楚明岳去世的消息,大部分人还是赶了过来,帮忙料理丧事。

        楚家人商量后,最终决定,把楚明岳的遗体火化后运回家乡安葬。

        李毅送楚怜心他们上了车。

        楚怜心对李毅说:“李先生,等我父亲安葬完,我就会回来,欠你的钱,我会尽量想办法赚来还给你的。”

        李毅道:“先不提这个话,你先回去把这件大事办好。”

        楚怜心嗯了一声,挥手跟李毅告别。

        从车站回到单位,李毅心情也有些沉闷,脸色便有些难看,五处的人见到他的表情,都不知道谁惹着了他。

        雷向川跑到李毅办公室,向他汇报聚会的事情。但是看到李毅虎着一张脸,仿佛欠他几担钱没归还似,心里就有些惴惴,暗道我没惹他吧?怎么这副脸色待我啊?

        李毅听完他的话,说道:“我知道了,雷处,到时我会去的。”

        雷向川应了一声,就赶紧告辞出来了。

        李毅打电话给饶若曦,叫她加紧步伐,在东南亚各国持续爆发的金融危机中,尽量多赚钱!以备即将到来的香港一战!

        实际上,此时的索罗斯,已经在行动了。他先让部分资金进入香港股市,购入股票,以此推高股指,然后再在股指期货上大量的沽空股指,高杠杆率并不需要占用他多少资金,这样他就在股指上轻易的布好了局。

        索罗斯再次用攻击四小虎的招式,正面攻击港币,香港政府不得不推高拆息和利率,如此又正中索罗斯下怀。

        恒生指数每跌1点,每张淡仓合约即可赚50港币,而在8月14日的前19个交易日,恒生指数就急跌2000多点,每张合约可赚10多万港币,可见收益之高!

        8月13日恒指被打压到了6660底点后,由于当时香港正值回归后,英方带走了大部分资金,使得港府内部自有资金在下面的应战中并没有底气,此时外交部长代表中国政府无条件增援香港1500亿港元,此时港府正式与对手展开针对股指期货合约的争夺战。

        投机资本在股票现货市场倾巢出动,企图将指数打下去。

        李毅经过这几年的经营和股市捞钱,尤其是这几个月对东南亚各国的大肆扫荡中,赚了个盆满钵满。这匹黑马,被索罗斯称为“神秘的大鳄”!

        李毅毅然放弃这个赚国家钱的最佳时机,调集所有的资金,进入香港股市,由李元逍和饶若曦两个人亲自操盘,利用手中的巨额外汇资金,支援港府,要用这条神秘的大鳄,配合港府和内地财政的支持,将不可一世的索罗斯斩于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