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六章 中纪委新来的年轻人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六章 中纪委新来的年轻人

    作品:《官路弯弯

        首都平安里西大街47号是一座非同寻常的大院。www.00ksw.org

        这座大院在地图上没有标注,没有门牌,查号台也没有这里的电话登记。

        整个大院被4米多高、1米多厚的灰色砖墙包围着。

        虽然没有军事禁区的标志,却由军队负责保卫。

        这座神秘的大院,便是负责查办高级官员**案件的执政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庞大院落内,坐落着两栋十多层高的灰黑色建筑,内设20多个职能部门。

        李毅踏着矫健的步伐,走向这座大院子。

        门卫严格检查了李毅的相关证件,这才敬礼,予以放行。

        李毅穿着一件普通的T恤衫,牛仔裤,球鞋。若不是手里提着的公文包,一般人见了他,都要以为他是京城某个大学的在校大学生呢。

        党校结业后,李毅接到了新的工作安排。

        中纪委监察部第八纪检监察室第五处处长,兼监察部执法监察司第三处处长。

        中纪委第八室,负责中南六省区反腐工作,这里将是李毅今后一段时间的主要工作地点。

        办过相关手续后,李毅正式走马上任。

        李毅是总理钦点的干部,派到中纪委第八室来工作,但第八室里知道这一点的人却很少。他们只知道,五处原处长干得好好的,忽然被调离,都在猜测,会由谁来接替这个位置。

        中纪委第八室五处处长,虽然只是一个正处级职位,但这个位置却是十分敏感的,放在遍地高官的京城里,自然不起眼,但若是下去办案,那就是上方钦差大臣。而且,中纪委第八室,主要负责中南六省区反腐工作,一般来说,只有副部级别以上高官犯案,才能惊动到中纪委,所以,中纪委一个处长,要是下个某个省里,那个省里的省部级大员,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典型的职小权大!

        当第八室的副主任田西同同志带着李毅到第五处上任时,五处各科室的工作人员,都侧目而视。

        他们之前的猜测全部落空,既不是由五处的几个副处长中的某人来担任,也不是室里的其它同志来上任,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脸孔,而且这张脸孔还如此的年轻!

        大家议论纷纷,猜测这个年轻人的来历。

        田西同给大家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事实上,他本人对李毅的了解也不多,仅限于档案材料上的一些资料信息。

        李毅的履历档案实在不值一提,南方大学毕业,一直在西州市下面的县镇工作,调来此处上任之前,只是一个小县城的县委书记,而且刚刚上任没多久,连屁股都没有坐热乎呢,就被调来中纪委上班了。

        至于李毅博得一定名声的那些经济文章,对不起,他们是做纪检工作的,对经济不感兴趣,所以也就没有听说过。

        这里的每个人都表现得很沉稳,个个脸容严肃,偌大的办公楼里,安静,整洁,没有一丝的嘈杂和吵闹。

        李毅初来,觉得很不适应,不太喜欢这种氛围和环境,工作场所嘛,这么沉闷,怎么能有一个愉悦的心情去展开工作呢?但是想想这个地方的工作职能,也就释然了。

        在五处的欢迎会上,李毅的就职演讲很短,他说道:“纪检工作,我是一个门外汉,需要加强学习,希望五处的各位前辈们不吝赐教。”

        下面一个四十多年的男同志低声嘟囔了一声:“不懂工作?要你来做什么的?吃干饭啊?”

        声音虽然很小,但李毅还是听得很清楚,他微微一笑,并不介意。自己这个年轻人来领导老同志,门外汉来带领行家里手,出现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也是在所难免的。但他此来,肩负着总理的拳拳重托,岂会因为几个同志的不满就轻易退却?

        田西同瞪了那个人一眼,说道:“谭哲浩,你阴阳怪气的说什么呢?我告诉你,别看你是五处资格最老的副处长,但是,李毅同志是组织上任命来的,你就必须尊重他,服从他的领导!”

        谭哲浩瓮声瓮气地哼了一声:“我服从组织安排,但对这个年轻娃娃能不能管理好五处,我持保留意见。”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在闹情绪啰?”田西同问。

        李毅看了这个谭哲浩一眼,心想这个人将来就是自己的副手?谭哲浩长得很瘦,脸很长,脸上阴云密布,笑的时候比不笑的时候更令人寒碜。这种长相,倒是很适合纪检工作,但给人的印象,有点过于险险,见到他,第一反应是,我是不是曾经借过他钱,忘记归还了?

        坐在谭哲浩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谭哲浩并不理会同事的一番好意,大声说道:“田副主任,我这个人说话,向来直爽,从不拐弯抹角,李毅同志是组织上安排来的,我没有异议,但组织上也要考虑我们五处的实际工作和难处吧?派这么一个少不更事的少年人来,叫我们怎么开展工作?”

        听到谭哲浩称呼自己为“副”主任,田西同略微有些不快,虽然他的确只是一个副主任,但副手最忌讳的,就是下属在自己的称呼前加一个副字。他语气有些生硬的回道:“谭哲浩同志,今天是欢迎会,不是讨论会!不管你愿不愿意,组织上已经安排了。从现在开始,李毅同志就是五处的处长!在座的诸位,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都要在李毅同志的领导下工作!”

        谭哲浩眉毛一扬,还要顶嘴,被他旁边的人按住了。

        田西同目光一扫会场,沉声说道:“李毅同志在过去的各个岗位上,都做出了十分傲人的成绩,在这里,我相信,组织是不会选错人的,既然安排了李毅同志来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那么,李毅同志就一定会做好这份工作,把我们五处的各项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更上一个台阶。大家都是做纪检工作的党员干部,纪律部题,比谁都更加清楚,我希望,五处内部团结一致,千万不要出现什么窝里斗,使绊子等事情,我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手软!”

        刚才制止谭哲浩发火的那个同志说道:“请田主任放心,我们一定会遵守纪律,服从组织安排。”

        田西同点点头,说道:“雷向川同志说得十分好。李毅同志,你初来乍到,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向雷向川同志多多学习。不耻下问,也是一项优良传统嘛!向川同志也是五处一个老资格的副处长了,他做纪检工作的时间,比我还长呢,当初,我还向他讨教过,他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同志。”

        “我会的,田主任。”李毅笑道:“雷处,以后请多指教。”

        雷向川道:“指教不敢当,大家一起学习吧。”

        五处有四个副处长,除了谭哲浩和雷向川外,还有两个人,一个名叫董建,一个名叫江勇诚,这两个人都比较沉默寡言,在欢迎会上并没有发言。

        田西同说道:“李毅同志除了担任我们五处处长之外,还在监察部某处兼任了一个处长职务,因此,李毅同志的工作会比较繁忙,很多时候需要两头跑,因此,我们室里会给李毅同志配备一名助手,协助李毅同志开展好两头的工作。”

        “还兼任了另外一个处长?”谭哲浩抽了抽嘴巴,惊讶道:“一个人占了两个处长的位置?这叫我们这些老副处们情何以堪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一个尖声细气的女声说道:“是啊,副处长不升级,我们这些科长又怎么往上爬啊?”

        涉及到人事升迁的敏感话题,李毅理智的选择沉默,这些事情不如他管,只是看着田西同,看他如何应付。

        田西同自有他的应付方法,他说道:“这是组织上的安排,诸位有什么疑问,可以去中组部问问。”

        会场马上就鸦雀无声了。

        田西同又讲了几分钟的话,便结束了这场欢迎会。

        李毅和几个副处长,送走田西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比起以前那间县委书记的办公室来,虽然没有那么大,但装修精致,更适合李毅的品味。办公室里有一个很大的保险柜,前任交接时,留下很多的钥匙,李毅找到保险柜的钥匙,再加上密码组合,才打开这个柜子。

        保险柜里整齐的码放着一叠叠保密级别的文件,李毅十分好奇,中纪委里面,能放进保险柜里保管的文件,会是什么东西?他抽出其中一份文件来,看到档案袋上写着西川省卢有松案几个大字,档案袋的一角,标注着四颗小红星。小红星显然是用来给这些案件分等级的,四星级别的案件,算是十分高级了。

        西川省卢有松?

        李毅对这个人名并不熟悉,也不知道卢有松是个什么人物。正想拿出文件来看看,门口响起声音,谭哲浩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大声道:“李处长!在吗?”

        李毅将文件放回去,沉声道:“谭哲浩同志,你是没有手呢?还是不会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