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五章 一亲芳泽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五章 一亲芳泽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问她们现在住在哪里,楚怜心说,自己和母亲都是随父亲前来京城的,全家人就靠父亲一个人赚钱养家。www.00ksw.org以前因为父亲生意很好,母亲和自己都没有出去工作,在京城又举目无亲,现在无房无钱,别说住的地方,便是一日三餐,也成问题了。

        李毅道:“住的问题和钱的事情,暂时由我来解决吧。你们两个一天没休息了,先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吃个饭,好好睡一觉。楚先生这里,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在照顾,你们现在也进不去,坐在外面也只能是干着急。”

        楚明岳的妻子道:“我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我就坐在这里守着明岳,怜心,你随李先生去休息吧。这里由我来看守。”

        李毅道:“阿姨,现在这个情况,守在这里跟不守在这里,完全没有区别。还不如好好去休息一晚上,明天才有精神来照顾楚先生。”说着,向楚怜心使眼色,让她劝劝母亲。

        李毅又请来医生,向两人说明楚明岳现在的情况,楚明岳现在别说苏醒,便是能不能挺过这一关都很难说,现在完全是靠仪器和药物在强行维持他的最后一丝气息,说得不好听一点,跟一个活死人也差不了多少。李毅叫医院方面安排了两个特护,精心照料楚先生。

        陈博明买了好饭好菜来,母女俩胡乱吃了一点。又守了几个小时,李毅看看夜深了,自己不可能真的在这里陪他们过夜,再次叫她们去休息,楚母便推楚怜心,要她先去休息,明天白天好来接她的班照顾父亲。

        楚怜心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便跟李毅出来。

        李毅就在医院附近的宾馆定了一个套间,楚怜心经过一天的劳累和奔波,早就疲惫不堪,衣衫汗湿了,身上也脏兮兮的,望着淋浴间,说道:“李先生,我想洗个澡。”

        李毅笑道:“好,你去洗吧,我出去一会。”

        楚怜心欲言又止。

        李毅微微一笑,转身出了房门。

        楚怜心脱掉衣服,小心的叠好,她现在只有这一套衣服在身边,等会洗完澡,还得穿这套旧衣服呢。

        她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任由巨大的水幕淋在身上,流过她莹白的脖颈,顺着玲珑曼妙的**,往下流去。

        直到此刻,她仍然像在做梦一般,一夜之间,美好的家庭没有了,健康疼爱自己的父亲也没有了!衣食无忧的生活没有了!身无分文还欠着几千万的巨款!

        这些压力,桩桩件件,像大山一般,压在她身上,让她喘不过气来!

        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挥洒而下,和洗澡水混成一体,冲洗着她的身体。

        也不知哭了多久,脑海里忽然闪过李毅那带着温和笑容的坚定面容,那张脸,给她带来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总觉昨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有些人,相处了一辈子,彼此还是陌生人,有些人,甫一见面,就成了最知心的朋友。

        若不是她,自己将会在哪里?若不是他,父亲早就送进了火葬场,若不是他……她都不敢想像,如果这个叫李毅的男人没有出现,自己和母亲将如何度过这个夜晚?

        她呼出一口气,像要把所有的不愉快和霉运都吹走,伸手关掉水龙头,拿浴巾擦干头发,然后将浴巾围在身上,遮挡住那抹动人心弦的春色,开门走出来。

        浴室是在主卧室里,她进去之前,把脏衣服叠放在床上,此刻,脏衣服不见了,上面摆放着两套崭新的衣裙,还有两套睡衣。

        她四处看看,并没有看到李毅的身影,拿起一条裙子,这是一条湖绿色的连衣裙,是她最喜欢的颜色,是她最喜欢的品牌,而且是最新的款式,她本想过几天就去买下这条裙子的,可惜,因为父亲出事,这条曾经轻易就能买下来的裙子,而今成了她一个难以企及的梦想。

        而此刻,这条裙子如此真实的摆在她面前,让她几疑在梦中。

        衣服很齐全,连内衣内裤和丝袜都准备好了,她翻着尺码看了看,居然正好合自己的尺码!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SIZE?

        她拿起内衣,在自己的身体上比划了一下,心想这件内衣刚刚还在他温暖的大手里,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呢!

        这种大胆的想法,让她心跳加剧,羞红了脸。

        外面传来李毅的轻咳声:“衣服是我在下面随便买的,也不知道合不合身,先凑合着穿吧,不行再换就是了。”

        楚怜心惊了一跳,房门没关呢!她飞快的蹦跳着过去,把房门关上了,然后快速的穿衣服。

        李毅在外面厅里等了小半个小时,楚怜心这才施施然走出来。

        女人再快的速度,也不是男人的穿衣速度可以比拟的。

        楚怜心走出房门的刹那,李毅惊呆了。

        “怎么了?不好看啊?”楚怜心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问道。

        “好看,比服装店模特穿上去还要漂亮。”李毅嘿嘿笑道:“对了,另外一套是给阿姨买的。”

        李毅说着,搔了搔脑袋,说道:“她的尺寸我就拿不准了,只能猜测着买,不合身的话,你再带她去买新的吧。这是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些钱,你们先用着,嗯,这套房间,我已经租了一个月,你们若是住得习惯,就再续租,若是不习惯,我再慢慢给你们找房子。”

        “谢谢你,李先生。”楚怜心不知道说什么好,眼泪又开始在眶里打转。

        “唔,你先休息吧,我回去了!”李毅摆摆手,起身准备走人。

        “李先生,”楚怜心忽然叫住他。

        “嗯?”李毅回头微笑道:“还有什么事情?”

        楚怜心羞怯地道:“李先生,你能不能不走?”

        李毅饶是花丛老手,听到这**蚀骨的声音,还是忍不住心神一荡,浮起联翩。莫非这小女子,打算以身相许?

        “我怕……”楚怜心低声道:“今天我看到爸爸那个惨样,我哭了,既有失去亲人的悲痛,还有一些因素,就是我怕……我真的好怕。你能不能留在这里,看着我入睡后再离去?”

        “可以。”李毅干脆的应了一声,收敛起心神,说道:“你现在就睡吗?”

        “嗯,我吹干头发就睡了。谢谢你了。”

        楚怜心躺在床上,李毅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她那张美丽的脸蛋。

        楚怜心很快就睡觉了,身子侧睡,蜷缩成一团,像在母体里时那个样子。

        李毅知道,她是在害怕。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摔成那个样子,她纯洁的心灵肯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李毅走过去,坐在床沿,伸出右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老人们说,向上面摸三下额头,可以驱赶脏东西,减少害怕的因素。

        或许是古老的方法真的管用了,楚怜心缓慢的放松了身体,身子舒展开来,不再蜷缩成一团。

        李毅抬腕看看时间,已经快到零点了,明天还要应付结业典礼呢!他打了一个哈欠,准备起身离开。

        楚怜心忽然抓紧了他的胳膊,抱着他的手,当成舒适的枕头了,把头压到他的手掌上,贴着他的手臂。

        李毅轻轻一抽,不但没有抽出来,反而惊动了楚怜心,他在睡梦中发出一声近似哭音的声音,又低低的喃喃而语,李毅听得清楚,她在喊着:“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李毅轻声应道:“乖,我不离开你。”

        楚怜心抱住李毅的胳膊,又把身子缩了起来。

        李毅也睡意上涌,伏在她床沿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楚怜心睁开眼睛,看到李毅就伏在自己床边,再看到自己居然抱着他的手睡了一晚上,想想就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羞怯得脸儿通红,慌忙松开了李毅的手。

        李毅被她这么一惊动,也醒了过来,但一只右手麻木得不行,不像是自己的胳膊了,完全不听使唤。

        楚怜心见他的要样子,问道:“手臂麻痹了吧?我给你揉揉。”也不容李毅分说,两只纤纤素手,就帮李毅轻轻的按摩起来:“李先生,昨天晚上,真是太感谢你了。”

        李毅调皮的笑道:“我才要感谢你呢,你要是不抱着我的手,我哪里能如此近距离的一亲芳泽啊?”

        楚怜心晕生双颊,并不答话。

        两人匆忙用过早餐,李毅送她到医院门口,便往中央党校赶去。

        今天是结业的大日子,除了南方省委组织部长欧阳吉会飞赴京城参加之外,还有一个大人物会来,就是中组部副部长乔银山同志。

        中组部副部长乔银山,是中组部部务委员兼二局局长,二局是一个简称,全称是党政与外事干部局。党政与外事干部局就是负责党政和外事部门干部的培养、考察、配备、调整、任用、管理。

        中组部有七个副部长,乔银山排在第三位,也算是比较靠前的副部长。

        乔银山的讲话十分官派,也十分冗长,讲了足足一个半小时,讲了五大点二十小点,中间做出了许许多多十分重要的指示。

        李毅只记住了一句话:“你们这批干部,组织部是打算重用的!”

        这句话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