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一章 再见楚怜心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一章 再见楚怜心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站在旁边看了看,感叹世事的无常。www.00ksw.org

        一个公安走过来,叫李毅离开,不要站在这里妨碍他们执行公务。

        李毅微微一笑,掏出烟来,抽出一根递给他。

        公安同志本不想接烟,但一看到李毅手中的烟盒和香烟,立马换上了另一种表情,板着的脸蛋也放松了,带着一丝微笑和恭敬,伸双手接了过去,说道:“你认识死者?”

        李毅道:“是我一个朋友的长辈。”

        公安哦了一声,说道:“死得太惨了,那血流了一地啊。他家人哭得那个惨相!”

        李毅的心忽的一痛,问道:“同志,请问他们去了哪里?”

        公安道:“去了市人民医院——去了有什么用呢?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都成那样子了——十层高楼啊,这得多大的勇气才敢往下跳?”

        “谢谢。”李毅点头致意,转身上车,往市人民医院赶去。

        到总台去问楚先生的病房,护士一听李毅的描述,就知道是跳楼的那个人,说正在抢救室里抢救,并指给李毅前往。

        来到病房外面,李毅就听到一阵猛烈的哭声。

        李毅站在不远处,看到楚怜心就站在病房外面,看着抢救室的门,哭得跟一个泪人也似。

        楚怜心身边坐着一个艳丽的妇人,李毅认得她,正是楚怜心的母亲。

        十几个男人围在她们两人身边,看他们的情形,并不悲伤,只是安静的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抱头痛哭的母女俩。

        一个医生走过来,说道:“谁是病人的家属?”

        楚怜心的母亲说道:“我是他妻子。”

        医生道:“病人还有最后一口气,你们保不保?”

        “能救活吗?”楚母问。

        “人都摔成这个样子了——我们尽力了。我们是医生,不是神仙。但病人还有一丝气息,如果要保的话,就要转入ICU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和药物来维持病人的机体。不过,ICU很贵,每天要一万多块钱的花销,你们量力而行吧!”医生十分职业的说着,并不理会病人家属的悲恸,见惯了生离死别的他们,对这些场合并不感冒。

        他见楚母沉吟,便说道:“如果家境不宽裕的话,就算了,现在这个样子,活着跟死了也差不多。病人的脑已经死亡了!严格来说,从医学角度上来讲,他已经是个死人了。救与不救都没有太多的差别。”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还有气息,怎么能说就是一个死人了呢?我要救他!我就是卖血也要救他!”楚母大声喊道。

        医生皱眉道:“你就算卖血,也不够治他的。”

        站在旁边的一个男人说道:“你还有钱去救那死鬼?有钱还不如还给我们!我告诉你,父债子偿,如果你们再拿不出钱来,我们就把这个小妞抓去抵债。”

        李毅心想,这些家伙,原来并不是楚家的亲戚,而是来逼债的!

        人都死了,还这样紧追不放!

        楚母又是伤悲,又是慌急,全然没有了主见。

        李毅走过去,看了看紧闭的病房,心想楚先生真的还在里面抢救吗?还有救吗?医生此举,不过是想多赚一点钱罢了。

        楚怜心的母亲抬头看了李毅一眼,以为是一个过路的,并没有在意。

        楚怜心连头都没有抬,只顾着低头伤悲。

        今生的李毅,对楚怜心来说,只是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

        李毅不知道,楚先生的死,是原本就该发生的呢?还是因为自己的重生才影响了他的命运。

        早知道他是怜心的父亲,那天就不该拂袖而走,而应该力劝他,叫他不要孤注一掷。

        “擦擦泪水吧,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李毅摸出一包纸巾,递给楚怜心。

        楚怜心讶然的抬起双眼,看着李毅,并没有去接他的纸巾,问道:“你是谁?”

        李毅撕开包装,抽出一张纸来,伸手去擦她的泪水,发现她的衣服和脖子处,全都湿了。

        或许是因为太过悲伤,或许是惊讶过甚,楚怜心并没有推开李毅的手。

        李毅轻轻的缓缓的擦她的泪水,双眼柔和的看着她的双眼,温柔得就跟一个男朋友在帮女友擦眼泪。

        “我叫李毅,你还记得我吗?”李毅回答。

        “李毅?我不认识你。”楚怜心感觉到李毅并没有恶意,而且他能知道自己父亲去世,还过来看望,只怕是父亲的朋友吧!

        李毅想起滨海天桥上的那一幕,心想这一世,滨大已经没有了一个叫李毅的男生,那么,也不可能再有一个叫李毅的少年,落魄的待在天桥上,等待一个美丽而善良的小女孩来送给他一张大团结了吧?

        欣喜的是,终于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了她,悲伤的是,她与君,并不相识。

        “哦,我是楚先生的朋友,你是叫楚怜心吧?我常听你父亲说起过你,说他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儿,我一直不相信,见了面,我才知道他说谎了。”李毅微笑道。

        “我……”楚怜心低下了头。

        李毅说道:“你岂止美若天仙?天上若有你这样的仙女,估计连神仙都要出轨了。”

        “扑哧!”楚怜心梨花带雨,展齿一笑,随即花容惨淡。

        “你是明岳的朋友?”楚母问道,言语里颇带几分怀疑,楚明岳都这个样子了,欠了一屁股的债,以前那些称兄道弟的朋友,没有一个前来看望的,她去找他们,一个个跟躲瘟疫一般,生怕被楚家的人纠缠上。现在居然有一个小朋友,走过来说是楚明岳的朋友,叫她如何不起疑心?

        “是。我是楚先生的忘年交,可能他很少在你们面前提过我吧?阿姨,我叫李毅。”李毅道:“楚先生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遗憾和悲痛。”

        “喂,你们先别聊天,我问你们的事情,你们倒是考虑一下啊!”医生道:“如果不保病人,我们就要宣布他死亡了。”

        “保,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你们就要尽一万分的努力!如果你们医院能将楚先生救转过来,我奖你们医院一千万!”李毅说道。

        “嘶!”医生上下打量了李毅两眼,冷笑道:“小同志,你知道一千万是个什么概念吗?你既然是死者的朋友,那就请你先把他的医药费给交了吧!”

        李毅掏出一张卡,沉声说道:“多少钱?带我去刷卡吧!请你们马上把病人转入ICU重症监护室,然后请你们医院最好的大夫前来会诊,尽快拿出一个抢救方案来,我说过的话,绝对算数,只要你们能把病人抢救过来,我就给你们医院一千万奖金。如果你们医院的医术不行,可以请外援,奖金还是你们的!”

        医生略带嘲笑的看向李毅,完全不相信李毅的话。

        那十几个大汉则起哄道:“有钱啊?先还给我们吧!”

        楚母道:“李毅,算了,不要救了,医者治病不治命。”她当然不相信李毅的话,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同志,忽然跑出来说是丈夫的朋友,又说要出钱替丈夫治病,叫她怎么能不起疑心?

        李毅对楚母略略点头,请她放心,问道:“这是些什么人啊?”

        楚母道:“都是我们楚家的债主。明岳为了投资,不但把我们的房子车子全卖了,还借了几千万的高利贷……明岳都成这样了,他们还紧逼不放。我们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下一顿饭在哪里都不晓得呢,拿什么来还给他们?”

        李毅对那些男人道:“借条在吗?”

        几个人便把借条拿了出来,问道:“你有钱还吗?”

        李毅冷笑一声,拿出几张借条来,仔细看了看,又请楚母确定,然后掏出支票薄,一张张的写,把他们的账全销完了。

        李毅把支票扔给他们,冷声道:“马上给我滚,再让我看到你们放高利贷,小心我喊公安来抓你们!”

        那些男人看了看支票,无所谓的耸耸肩,其中一个说道:“小子,够义气啊!几千万都肯替一个死鬼出!”

        另一个就笑:“莫不是少年风流,看中人家的小闺女了吧?”

        有人更加无理了:“母女花啊!小子,你花了这么多的钱,便是一箭双雕,也不过分了!”

        “哈哈!”这些人拍打着支票,扬长而去。

        楚母气得跺脚大骂,楚怜心则气得花枝乱颤,银牙暗咬,说道:“真是作死!爸爸怎么会跟这些人去借钱啊!”

        医生看到李毅连续开出数千万的支票来,惊讶得无以复加,颤声道:“李先生,你刚才说的话算数?”

        李毅道:“当然算数啊,你还快去抢救?耽搁了最佳抢救时间,你们医院就损失了一千万!”

        医生连忙道:“李先生,请别生气,我这就跟我们院长汇报。”说完,小跑着走了。

        “李毅,这么多的钱,我们可还不起啊。”楚母忧心忡忡的说道。几千万的债,何时才能还上啊?欠人家这么大的人情,怎么来还?

        “我来还!”楚怜心伸手来拿李毅手中的借条:“欠你的钱,我赚钱来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