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二十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作品:《官路弯弯

        那个人影离地面越来越近,人群四散逃开,那个人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下面的一辆小车上,伴发出“嘭”的一声闷响。www.00ksw.org

        尖叫声,喊闹声此起彼伏。散开的人群又开始向中心聚拢,交警和公安又将这股人潮向外推开。

        当那个人影迫近地面的时候,李毅看得清楚,失声叫道:“楚先生!”

        林馨问道:“你认识这个跳楼者?”

        李毅道:“见过一面,我们去看看。”

        两人下车,来到人群中,往里面看,但人太多,又挤又乱,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只听到里面有哭喊声,有谩骂声,还有撕扯扭打的声音。

        林馨问道:“是你朋友吗?”

        李毅道:“是陈博明的朋友,陈博明拉了他在泰国投资。我奉劝过他们,但他们并不听我的。”

        林馨道:“那他们岂不是亏死了?”

        李毅道:“是啊……”

        李毅正要说话,看到一辆宝马车停在人群外,车子上下来几个人,焦急的往人群中挤,李毅的话头倏然打住,目光看向那几个人。准确的说,他的目光停留在某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李毅寻她已经很久很久了,但一直都没有她的音讯。

        她跟在三个男人的身后,苗条的身段绰约多姿,长长的秀发勾起李毅无端的思绪。

        “喂,想什么呢?”林馨戳了戳他,说道:“要不要进去看看?”

        李毅将目光收回来,心里思考着,不知道里面死的那个楚先生,是她的什么人?不会是父亲吧?

        “没什么。”李毅紧蹙着双眉,轻轻一叹,说道:“走吧,一个跳楼的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两人上了车,李毅透过车玻璃窗,搜寻那个窈窕的身影,但却已经不见了,外面万头攒动,挤满了看热闹的冷漠人群。

        李毅缓缓启动车子,但却没有心情再去逛街购物了,总是心不在焉,提不起精神来。

        林馨问道:“是不是有些难受?正如你所说,这些事,你不去做,别人会做。他们的钱,你不去赚,别人会赚,与其被那些贪婪的资本家刮走,还不如你去赚了来,还能用来做些善举呢!”

        李毅轻轻点头,虎着脸没有出声。

        林馨握住他的手,说道:“好啦,别想太多了,他的死,与你无关的。”

        李毅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索罗斯那个王八蛋!先纵容他几天,等到他来搞香港名堂时,我一定要叫他好看!”

        林馨笑道:“你这么想,就对了,现在我们只要多积累资本,才能在最后一博中,将索罗斯踩在脚下!”

        这几个月,她陪着李毅,看着这个心爱的男人,在全球经济股市里呼风唤雨,得到了数以亿计的财产,她的心被这种巨大的财富激动了,这个看起来平凡而沉默的年轻男子,居然拥有如此大的能量,也拥有这么多的财富!这一点,是她当初选择李毅时,所始料不及的。

        而李毅说了,只要她愿意,他就把这数以亿计的财富,交给她来打理。

        林馨想也没想,就回答说:“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我并不擅长管理财富,也不擅长用现钱去创造财富,你应该请专业人士来打理你的财产,我愿意做你生活中的伴侣,也愿意做你仕途上的助手。至于那些钱财,就交给你的那些职业经理人去打理吧。而且,你要小心请人,请对人,不要把这笔财富变成你仕途上的葬花。”

        有妻如此,李毅再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只能深深的把她揽在怀里,用自己的胸膛去温暖她的心。

        李毅听到林馨的安慰的话语,微微一笑,说道:“对不起,我心情不好。我们回家吧,改天再陪你来逛街。”

        林馨笑道:“我喜欢的并不是逛街,而是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时光。”

        李毅道:“我这三个月的党校学习,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总理却还没有对我做出相应的安排啊!看来,我还得坐一阵子的冷板登啰!”

        林馨道:“坐就坐呗,人家都争着吵着要休假呢,你难道还闲不住?”

        李毅笑道:“好啦,我送你回家吧。”

        林馨嗯了一声,挽着李毅的手往停车场走去。

        李毅送林馨回到林家,转身上车,一边将车子往外开,一边打电话给陈博明,但陈博明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打到他办公室去,也无人接听。

        李毅预感到不妙,便找到了远在海外的小叔李元逍,电话刚接通,李元逍就道:“小毅,陈博明出事了。”

        李毅沉声问道:“怎么了?”

        李元逍道:“他为了在泰国投资,擅自挪用了银行三亿资产!”

        “他的胆子可真够肥的!他现在在哪里?打他电话关机。”李毅摇摇头,叹息道。

        李元逍道:“已经被他们银行发现,把他控制起来了,听说要向法院起诉他呢!”

        李毅道:“这才多久的事情,就被发现了?”

        李元逍道:“是被一个姓楚的家伙举报的,那个姓楚的听从陈博明的怂恿,把所有的身家全部搭了进去,连自家的房屋都给抵押了,现在亏得破产,家人被赶出房来,无家可归,姓楚的走投无路,就去找陈博明,要求陈博明先一笔贷款给他应急,但陈博明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了他的死活?这个姓楚的知道陈博明的一些底细,于是就向银行高层举报了。”

        李毅说道:“姓楚的刚刚跳楼自杀了!”

        李元逍道:“这个姓楚的也太不识好歹了,他把陈博明给举报了,拼的就是一个鱼死网破!其实他如果不举报的话,说不定陈博明还能想办法帮他。这个家伙,死有余辜!”

        李毅听着李元逍的对那位楚先生的评论,心里一阵感叹,说道:“小叔,人都死了,你就不要再诋毁人家了。”

        李元逍笑道:“怎么了?你认识他?”

        李毅叹道:“小叔,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叫爷爷逼停了一架航班。”

        李元逍哦哦两声,说道:“我知道了,那次你好像是为了救一个女孩子吧?爷爷当时还说,你这个风流成性的个性,跟你死去的爹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李毅道:“那个女孩叫楚怜心。这位楚先生,可能是她的亲人,我只希望不会是她的父亲。”

        “啊!”李元逍道:“对不起啊,小毅,我不知道他是你朋友的亲人,刚才言话中多有冒犯。”

        “不管了,我现在赶过去看看。嗯,小叔,陈博明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他跟我一向要好,现在出了事情,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小毅,如果你也看他顺眼的话,就把他捞出来吧。”李元逍沉吟道:“当然,三个亿不是小数目,你要是觉得不值,那就算了,随他家里人去想办法捞出来吧。”

        李毅道:“涉案金额这么大,他家里人有办法把他捞出来吗?”

        李元逍道:“不知道。陈家的势力也就那个样子,这件案子,听说已经被银行高层得悉,相关部门已经插手调查,就算有关系,这笔钱只怕也是要追回来的。”

        李毅淡淡地道:“那就拉他一把吧!钱财身分物,不足为惜。”

        李元逍有些动容的道:“小毅,谢谢你。”他知道,李毅跟陈博明交情并不深,今天肯花三个亿来捞人,完全是看在他这个小叔的面子上。

        李毅呵呵笑道:“叔,我们是一家人,你却说了两家话。这句谢谢,也该由陈博明那小子来跟我说啊!我当初作死的劝他,不要冲动,不要深陷,但他还是不听我的劝阻,一定要陷进去!早知如此,他把那三个亿拿给我操作,早就给他多赚回一个亿了!”

        李元逍道:“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小毅,那就拜托你了,想办法拉他一把,我相信这小子日后会拿你当亲爹供养的。”

        “哈哈,好啦,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小叔,有时间就回京城来,我们聚聚。”李毅笑道。

        “现在正是股市动荡的高峰期,我哪里离得开啊,等忙过了这一阵再说吧。”李元逍道:“对了,有件喜事,你小婶子怀孕了,我就快要做爸爸了!”

        李毅道:“那得恭喜小叔!预产期是几月?”

        李元逍道:“还早呢,要到明年春天了。这个消息我头一个通知的你,你去转告一下家里人吧!呵呵!”

        李毅听到小叔发自内心的微笑,心想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小叔却因为婚姻,找到了真爱,也从一个浪荡的花花大少爷,变成了一个回归家庭的五好男人!看来那位小婶子沈奕岑,也是个有些胭脂手段的人啊!

        通完电话,李毅驾驶的车子,也已经回到了华厦银行大楼处。

        看热闹的人业已散去,楚先生堕楼的地方,有一大摊血迹,一辆被压扁了车顶的小车上,到底都是鲜血,楚先生的尸体不在原地,看来是送去医院抢救了,这么高的楼跳下来,估计早就死了,送往医院,不过是尽尽人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