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十九章 危机来临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十九章 危机来临

    作品:《官路弯弯

        陈博明再次找到在党校学习的李毅,想说服李毅投和他一起投资。www.00ksw.org

        和陈博时同来的,还有一个投资商,陈博明称呼他为楚先生。

        李毅说道:“现在泰国利率是美国的两倍多,你如果想赚钱,可以从美国贷款出来,到泰国存款拿着利息,然后还回美国就可以获利,做套利交易!你是做银行业的,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你觉得投资泰国政府,会获利吗?”

        陈博明道:“泰国那么大的政府,不会这么容易垮掉吧?现在他们高息拆借资金,还怕他们还不起吗?”

        李毅道:“你听说过海森堡吗?”

        陈博明愕道:“海森堡?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

        李毅道:“维尔纳?海森堡,德国著名物理学家,他在1927年提出‘测不准原理’,这是量子力学的一个基本原理。你听说过索罗斯吗?”

        陈博明笑道:“当然知道。量子基金的创始人嘛!”

        李毅道:“索罗斯是一位在匈牙利出生的美国籍犹太人,著名的货币投机家,股票投资者。他今年已经67岁了!他认为,就像微粒子的物理量子不可能具有确定数值一样,证券市场也经常处在一种不确定状态,很难去精确度量和估计。”

        陈博明道:“这个老家伙,是个投机者!不足为惧。”

        李毅道:“索罗斯最喜爱的招数是卖空,他喜欢通过卖空获胜而赢利,他的公司把赌注下在几个大的机构上,然后卖空,最后当这些股价猛跌时,就赚到了大量的钱。”

        那个楚先生问道:“李先生,我不是很懂,你能不能举个例子,跟我说明一下卖空是怎么赚钱的?”

        李毅略带悲哀的看了这个中年男人一眼,说道:“你连卖空怎么赚钱的都不知道,就想做这么有风险的投资?”

        楚先生道:“我也是听陈厅长说得十分有理,这才动了心思,李先生,你既然懂这一行,请给我说明一下吧。”

        李毅道:“卖空为什么比买多更赚钱?我给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当股价为10元时,先上涨10%,则为11元,然后跌10%,变成9.9元。同样当股价为10元时,先下跌10%为9元,再上涨10%,变成9.9元,从统计数学上来看,同样的概率的涨跌情况下,跌去的永远比涨回来的多。我这么说,你听得明白吗?”

        楚先生恍然的哦了一声,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我一直做的是实业,炒股也只是为了玩玩,而且都是请了股票经纪人在帮忙打理,我本人对这些金融方面的知识,并不了解。但我相信我的直觉。”

        李毅道:“陈少,我拿你当朋友,这才奉劝你一句,你就算要玩,也别陷入太深,一定要见好就收。泰国政府就算发起强有力的反击,胜利也只是一时的。你希望你不要投入太多的资金。”

        陈博明道:“我的意见跟你恰恰相反……”

        话不投机半句多,李毅无奈的耸耸肩膀,起身告辞,别人拼了命的要往火坑里跳,你拉是拉不住的。

        以索罗斯为首的手持大量东南亚货币的西方冲击基金联合一致大举抛售泰铢,在众多西方“好汉”的围攻之下,泰铢一时难以抵挡,不断下滑,5月份,最低跃至1美元兑26.70铢。

        泰国中央银行倾全国之力,于5月中下旬开始了针对索罗斯的一场反围剿行动,意在打跨索罗斯的意志,使其知难而退,不再率众对泰铢群起发难。

        泰国中央银行第一步便与新加坡组成联军,动用约120亿美元的巨资吸纳泰铢;第二步,用行政命令严禁本地银行拆借泰铢给索罗斯大军;第三步则大幅调高利率,隔夜拆息由原来的10厘左右,升至1000至1500厘。三管齐下,新锐武器,反击有力,致使泰抹在5月20日升至2520的新高位。

        由于银根骤然抽紧,利息成本大增,致使索罗斯大军措手不及,损失了三亿美元,挨了当头一棒。

        这个时候,国内的舆论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李毅的文章再度被挖出来讨论,那些经济专家们,开始对李毅进行炮轰。

        你不是说泰国无力回天吗?你不是一口咬定,东南亚各国必败,必将爆发金融危机吗?

        现在,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

        泰国胜了!索罗索败了,那个投机者,一下就亏损了三亿美元!他还能再战吗?

        甚至有人发表文章,说李毅是一个悲观论者,是一个“善于蛊惑人心的假卫道士”!还有人说,李毅散布这种谣言,旨在扰乱东南亚难得的金融秩序,是不得人心的。

        李毅根本就不看这些报纸杂志,偶尔从林馨那里听到这些言论,都是一笑置之。每当有熟人或者朋友跟他聊天,聊到这些问题时,他都是淡淡的回应一句:“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事实上,李毅也正在暗中调集资金,准备在这场大战中分一杯羹。

        李毅的猜测是对的!

        索罗斯为了这次机会,已经卧薪尝胆达数年之久,此次他是有备而来,志在必得。先头部队的一次挫折并不会令其善罢甘休,索罗斯还要三战东南亚。

        1997年6月下旬,索罗斯带领量子基金,老虎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基金再度开始攻击泰国。

        他们运用手里的少量债券与资金,在美国本土银行进行抵押融资,迅速放大手中可使用的资金量,最后动用将近1000亿美元的资金,攻击泰国,而当时泰国央行总共的外汇储备才300多亿。

        泰国人只得拿出最后一招,来个挖肉补疮,实行浮动汇率。

        但是实行浮动汇率后,正中索罗斯下怀,泰铢继续下滑,7月24日,泰铢兑美元降至32.5:1,再创历史最低点。

        而此时的索罗斯,在汇市上沽空单开始大量获利。

        同样获利的,还有李毅这匹黑马!

        李毅利用先知先觉的优势,调集了所有能动用的资金,甚至不惜将四海集团和三江重工进行抵押贷款,投入到这场必胜的战役中去。

        这场战役才刚刚打响,李毅要在这场大战中赢取最大的利润。

        李毅并没有瞒着林馨,他把自己所有的计划和资金,全部告知了她。

        既然要跟她共度一生,彼此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呢?

        当林馨看到李毅居然拥有如此庞大的资金实力时,一时间震惊得无以复加,她当初选择李毅,完全是被李毅那种气质和人格魅力所征服,却没有料到,自己一不留神,钓到了一只巨大的金龟!

        听完李毅的全盘计划后,林馨问道:“你就这么肯定,索罗斯会按照你的预计进行攻击?”

        李毅笑道:“我的预感一向很准。”

        林馨道:“那如果这一轮战下来,你会赢得多少金钱?”

        李毅想了想,笑道:“保守估计,少说也有几百亿吧,美金!”

        “啊!”林馨道:“这么多的钱?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我拥有这么多的钱,会怎么生活。”

        李毅笑道:“你可以到加勒比海买个大岛,在上面建立自己的世外桃源。”

        林馨问道:“那你呢?你都这么富有了,你还想上班吗?”

        李毅道:“那你说,世界首富还用得着工作吗?”

        林馨笑道:“那你还要继续当你的官啰?”

        李毅道:“是啊,我还需要你的支持和帮助呢!我的成就感,不在于自己能赚多少钱,钱只是一种资本!”

        林馨道:“你的理想,是想在仕途上发展,一路走上去,直到顶峰?”

        李毅道:“你支持我吗?或者想买个小岛当一个美丽的富婆?”

        林馨扑哧笑道:“我支持你!不管你选择什么,我都支持你。因为我选择了你,便也选择了你的选择。”

        李毅霍然抬头,看着她迷人的笑脸,伸手右手,轻轻抚摸她的脸,说道:“遇见你,我是幸运的。”

        伴随抛售泰铢,抢购美元的狂潮,大批工厂开始倒闭,公司纷纷减员,物价大幅上涨,城市居民的生活水准急剧下降。

        在索罗斯发起的悄无声息的进攻中,1997年7月29日,泰国中央银行行长自动宣布辞职,而在此之前,泰国主管经济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业已含恨告老还乡。

        泰铢,已经一败涂地!

        这天,李毅架着小车,带着林馨,在京城的车河里游逛,忽见前面一座大厦前,挤满了人,还停了警车和救护车。交警把相关的路段进行了封锁。

        “发生什么事了?”林馨探头向外面望。

        李毅抬头看去,只见骄阳之下,那个挂着华厦银行巨大招牌的大厦顶楼,有一个人影站在边缘处,张开双手,似乎想要跳下来,几个劝说者正在旁边劝说。

        “有人要跳楼!”林馨也看见了那一幕,指着那边说道。

        李毅道:“这不稀奇,泰国的副总理都告老还乡了!那些在泰国投资的商人,这一次都亏死了!”

        林馨道:“你赚的钱当中,也有他们的一部分血汗钱!”

        李毅嘿嘿笑道:“我不赚,别人会赚了去的!”

        这句话刚说话,楼上那个人已经纵身一跳,似断线之鸢,迅速的落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