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章 我怎么可能忘记你
  • 第五卷 巡按天下 第六章 我怎么可能忘记你

    作品:《官路弯弯

        国家也不是单独存世的,它必须同许多国家一起发生各种形式的政治关系。www.00ksw.org尤其是周边国家的外交关系很重要。

        一个有长远战略眼光的政治家,除了在本国经营政治势力之外,更要在国际上寻求更广泛的支持。

        泰国跟我国的关系一向还算十分友好,华人在泰国也很有地位,我国是泰国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泰国是我国第14大贸易伙伴。两**方长期保持友好交往,领导人经常互访,军事院校定期互换学员培训。泰国的武器大部分是从我国进口。但两国之间,还有更多更大的合作空间,在共同防务安全、文化合作、环境保护等方面还有着更深入合作的可能。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跟苏拉家族搞好关系,对李毅今后十几年的发展来说,都是有利无害的。

        基于这点考虑,李毅对待阿诗拉,友好之余,充分展示出自己的实力和魅力,让阿诗拉感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值得长期交往和情感投资的对象。

        李毅大致分析了泰国政府当前的政治经济体制,以及可能遭遇到的各种危机,他就像一个望闻问切的老中医,为泰国政府把脉,却不开出良方来,良方要靠泰国政府自己去摸索,他们摸索不出的时候,再来找自己的话,那时再奉上自己的见解,才显得弥足珍贵,也更会被人所重视。

        一个人,只有在迷途里撞得头破血流,才会知道出一条正确的出路是何其重要,才会对指路人心存感恩。

        这种策略,也叫做放长线钓大鱼。

        阿诗拉是一个有着十分强大的独立思考能力的女性,对李毅的长篇大论,她只是虚心的聆听,并不轻易发表自己的意见,既不赞同也不反对。李毅说得再好再对,对她来说,也只是一家之言。

        两人谈论了一个多小时,李毅起身告辞,在分手之前,李毅给阿诗拉提出一个建议,教给她如何在这场经济危机之中自救,并带领泰国人民尽早的走出危机。

        阿诗拉表示,会将李毅的话原原本本的转述给自己的兄长,并表示了对李毅的敬佩和感谢。

        李毅看看时间,不再逗留,走出包厢,看到钱多和阿诗拉的两个手下静坐在外面喝茶。

        钱多看到李毅出来,就起身走了过来。

        李毅道:“我们走吧。”

        钱多点点头,笑着跟班汉他们挥手告别。

        看着李毅和钱多下楼而去,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问道:“总裁,谈得怎么样?”

        阿诗拉道:“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男人,他的才华和魅力,比起马沙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人将来的成就,将不可限量。阿南挞,准备一下,我们即刻回国。”

        阿南挞恭敬的应了一声。

        李毅和钱多上了车,钱多笑道:“毅少,你还去泡妞吗?”

        李毅摸了一下鼻子:“当然要去啊,泡妞这么大的事业,要风雨无阻,寒暑不改才好。”

        钱多笑道:“可是,这车子的外观基本上全毁了,开这样的大奔去泡妞,效果只怕还不如骑一辆自行车吧?”

        李毅道:“看不出来,你还挺长进了,那就找个自行车店,去买辆自行车吧。”

        钱多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不过是随口提了一句,没想到李毅居然当真了,还要付诸行动。他嘿嘿一笑:“好咧!只是自行车不嫌太过寒酸吗?要不回公司再取一辆车?反正也不远。”

        “扮猪吃虎这个词语听说过没有?”李毅道。

        “扮猪吃虎?呵呵,我还真的是头一次听说。”钱多笑道。

        “猎人要捉老虎,在他无法力擒的时候,就装扮成一只猪猡,学猪叫把老虎引出来,待老虎走近时,然后出其不意,猝然向它袭击。这突击结果,虎纵不死也会带伤。这就是扮猪吃虎的含义了。”李毅笑着给他解释。

        钱多哦了一声:“装傻逼搞死对手!”

        李毅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文雅一点的说法,就是藏于九地之下,动于九天之上。”

        钱多搔搔头道:“可是,毅少,你这是要去泡妞,不是要去搞对手啊!”

        李毅无奈的道:“你脑子开点窍好不好?泡妞不就是要去搞她吗?每个妞,你都要当成对手来对待,你才有搞倒她的那一刻。”

        钱多啊了一声:“难怪我泡不到妞,连桑榆都跟我闹了分手,原来是我方法错了,我把她当成菩萨在供了。”

        李毅身子前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你把她当成菩萨在供,证明你很喜欢她,很在乎她,离开你,是她的损失。你继续你的菩萨策略,不要被我带坏了。好女孩就应该当成菩萨来供养的。放心吧,大丈夫何患无妻?你这么好的男人,总该有一个好女孩在前方等着你去供养她的。”

        钱多的双眼忽然湿润了一下,生出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慨,动情的说了一声:“谢谢毅少。”

        李毅还真的在学校旁边的一个自行车租赁商店,租了一辆自行车,骑着来到了校门口,钱多则开着那辆奔驰,停在不远处,看着李毅嘿嘿而笑。

        正是放学时分,大门口涌出来一群群的学生,像开闸的洪水,一出门口,就四散分流,散入各个街道和小店里。

        李毅将自行车停在那家以前经常光顾的饭店门口,走了进去,叫了几个点菜,把一张桌子全摆满了,然然一个人占据了整张饭桌,也不吃饭,只是看着门口,等待宋佳的到来。

        饭店里很快就人满为患,几个男生看到李毅这边有空位,就跑过来,问也不问李毅,就要坐下来。

        李毅冷笑道:“各位同志,你们没看到这里已经满了吗?”

        一个穿着篮球服的男生下巴一扬,说道:“不就坐了你一个人吗?”

        李毅道:“桌上摆满了东西啊!你们坐下来,把饭菜端在手里吃啊?另外找座位吧!”

        店里虽然还有几个座位,但都是散座,东一个西一个的,不够这几个哥们坐一起的。

        那个篮球服男生十分凶悍,说道:“喂,同学,要不要这么浪费啊?一个人用得着吃这么多的东西?不怕撑死了?”

        李毅淡淡地道:“我吃不吃得下,关你屁事?我一个人吃还是几个人吃,又关你屁事?我喜欢点一桌子菜,看着养眼,不行啊?犯法啊?你有本事你也点一桌子菜来摆看啊!”

        “扑哧!”旁边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孩笑声。

        李毅转头,看到宋佳和方飞、邹翠三个人站在旁边,看着自己发笑。

        篮球服抽了抽嘴角,伸手就要推李毅:“丫的,你找抽吧?”

        李毅早有防备,迅速的起身,左手扬起,反手刁着他的右手,右手拿起一双竹筷,插向篮球服的双眼。

        这一下变起突然,所有人都看得呆了。

        篮球服的几个同伴都惊呼出声。

        李毅看上去斯斯文文,很像校园里那种文弱的小白脸书生,却没想到他一旦起作起来,就跟一头豹子般迅捷,如野兽般凶暴!

        篮球服虽然凶恶,但毕竟是学生,没经过这等血腥凶残的打法,顿时黑了脸,吓得双腿发软,暗道自己要栽了,李毅这双筷子要是插下来,自己非成睁眼瞎不可了。

        宋佳也骇得娇呼出声:“李毅,不要!”

        李毅堪堪在篮球服的眼皮上停了下来,筷子还压在他的眼皮上,让他感觉到刚才的情况是何等的凶险。

        李毅冷笑道:“若不是这位美女求情,我戳瞎你的狗眼不可!滚蛋!”

        篮球服吓得不轻,喉结上下滚动,嘶声道:“你狠!”手一抖,松开李毅的手,转身就要走。

        李毅道:“喂,同学,就这么走了?”

        篮球服霍然转身,盯着李毅:“你还想怎么样?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李毅指了指宋佳:“刚才是这个女生开口救了你,你连一句谢谢都没有?你爹娘是怎么教你的?”

        篮球服忍着气,哼哼着向宋佳一抱拳:“多谢美女相救!”

        宋佳摇着小手道:“不用了。”

        篮球服狠狠的盯了李毅一眼,大手一挥,带着几个同伴走了。

        宋佳偏过头,看着李毅:“喂,你消失了这么久,怎么突然之间又从哪个角落里蹦哒出来了?”

        李毅微笑着指了指身边的空位:“我知道你们每天都出来得晚,每天都要等座位,虽然就先来帮你们占了座位啰。”

        宋佳冷哼道:“那你怎么不天天来帮我占座位?”

        李毅张大了嘴巴,心想你这小丫头,胃口可真大啊,天天来帮你占座位?我又不是你男朋友,凭什么天天来为你服务啊?

        “呵呵,这么说,你还记得我?”李毅微微一笑,抬起头,装成一副迷人的表情,盯着宋佳看。

        “哼!你这家伙,我每天都在校园里找你,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宋佳凶巴巴的说,但她长相实在太过甜美,虽然极力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但看在李毅眼里,却是说不出来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