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9章 有两个字说不出口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9章 有两个字说不出口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笑道:“常务副县长有什么好当的?你当副县长还当上瘾了呢?不思进取了?”

        “进步?龟儿子才不想呢!可是,你们临沂县里,你霸占着书记的位置,县长也是新来的,我去你们县里做什么?当你的副手?”温可嘉问。www.00ksw.org

        李毅道:“你就这点出息?有没有想过到临沂县来当县长?”

        “笑话吧?你们临沂县里不是有个新来的县长吗?我去了,他怎么办?”温可嘉嘻嘻笑道:“我倒是想去你们临沂里,现在你们临沂的发展这么迅猛,我去了还能沾你光,捞点政绩。”

        李毅道:“只要你想去,我就有办法把那个候的给弄走!”

        “真的?”温可嘉的双眼放出亮光来:“李毅,你别哄我开心啊!”

        李毅哈哈笑道:“我几时逗你玩过呢?我的话,你还不相信?”

        温可嘉道:“如果我真的能得偿所愿,李毅,你要我怎么谢你都行!”他放下筷子,伸手在李毅肩膀处擂上一拳,说道:“说吧,要我做什么?”

        李毅淡淡地道:“我要你现在就想办法,把花小蕊往上再提一级!”

        温可嘉道:“兄弟,你就只为了女人着想?”

        李毅道:“她也算跟了我一段时间,我总得给她安排一个好前途吧?女人跟着一个男人,不就图个好日子过吗?”

        温可嘉道:“小花同志刚刚升职不久啊,马上就提升,只怕有些难度……嗯,你怎么这么急啊,慢慢来呗,我要是真的出去你们临沂,到时整个临沂县,就是咱们兄弟俩的天下,把小花同志调过去,放在你身边,那时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升就怎么升呗!谁还敢说半个不字?”

        “我们两兄弟做搭档啊?呵呵,我也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李毅笑道:“如果真有那一天,我希望我们是将相和,而不是窝里斗!”

        “嘿!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们会窝里斗?不是,你刚才说什么?”温可嘉眨眨眼睛,说道:“听你刚才的意思,你不跟我做搭档?你要离开?”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今天葛市长下来,跟我聊了聊天,谈到了这个问题,我很有可能会离开临沂了。”

        温可嘉笑道:“去市里?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叫你一声李市长了?李市长大人,你以后可要罩着点啊。”

        李毅道:“我升职才多久啊?怎么可能再次高升?我这次可能不是去市里。”

        温可嘉道:“去省里?你一个处级干部去省里能有什么好位置安排给你啊?呵呵,要不要我跟我爸爸说一声,安排你去当他的秘书,你这个级别,这个位置是最适合你的。”

        李毅还真的有些心动,但若是要靠温可嘉去帮自己讨要这个位置,那自己在温玉溪心里,就要掉份了,笑道:“听天由命呗!组织安排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温可嘉道:“省城里,随便一个部门的主官,都是厅级干部,你去那些衙门口供事,还不如在临沂当这个土皇帝来得痛快呢!在临沂县里,你就是一县之主,整个县差不多百万人口,全是你的子民呢!地方虽然不大,但这权却是硬扎啊!总好过去省城部门里当个处长,管着几十号人要强吧?”

        “我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啊!”李毅叹道:“我也不想离开呢!”

        温可嘉道:“你放宽心,这事情我跟我问问我爸,看是哪个衙门口想挖你过去。”

        李毅道:“葛市长的意思是,我那几篇篇文章惹出事来了,被人家看中了,一定要调我过去呢!”

        “你没事写那些破玩意做什么啊?国家这么大,能人那么多,轮得到我们这些小官吏来操心国际大事吗?国际大事,那都是中南海那些大佬们应该操心的。我们只要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那就万事大吉了。”温可嘉沉吟道:“不会是去省政府研究室吧?那里面都是笔杆子,各种各样的笔杆子都有!他们那里缺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才。”

        李毅道:“你别吓我,政研室那种部门,我可待不来。”

        温可嘉道:“你另小看政研室,这可是一个好部门!专门替省政府的领导出谋划策,调研执笔,相当于是省领导们的智囊团呢!而且,这里面的人个个都很厉害,你可以学到很多知识,更重要的是,这是领导身边贴身的部门,接触领导的机会多,提升的机会自然也就多了。”

        李毅摇头:“我这个性子,不适合那种坐在家里鼓捣文章的工作,我喜欢自由度大一点,走南闯北的那种工作,挑战性越强的越好。”

        “也是啊,我也是坐不住的人,当初我爸就是想安排我到省委政研室去坐两年冷板凳,磨磨我的耐性,但我就是怕过那种生活,所以才一直没有答应他去从政,后来他也妥协了,把我给放到下面来,呵呵,这日子过得才叫舒坦嘛!无父亲之噪耳,有青山可以怡情!真乃神仙日子啊!”温可嘉摇头晃脑的说。

        “不去想那些没边的事情了,我就是一颗革命的螺丝钉,哪里需要就往哪里钉!”李毅举起杯子:“来,干一杯!”

        两人又干了一杯酒,温可嘉说道:“你真能弄走那个新任县长?”

        李毅笑道:“什么真的假的,我已经设计放他一绊子了,不出数天,这姓候的就得乖乖的给我走人!我举荐你去当这个县长,绝对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那我得好好谢谢你,李毅啊,自从认识你,我一直就是跟着你,官运亨通啊!你小子,运气一向好得没谱啊!这才几年功夫,你就连升数级了!”温可嘉笑道:“来,我敬你一杯!”

        李毅一口喝干了杯中酒,看看时间,说道:“我还要去柳林一趟,就不多喝了。”

        温可嘉一副讨人嫌的坏笑:“嗬嗬嗬!我理解!佳人有约嘛!”

        李毅道:“你趁早做做准备,我回去后,就会向组织推荐你。”

        温可嘉明白李毅的意思,是要他在温玉溪耳边吹吹风,把这件事情定下来。便点点头,请李毅放心。

        吃完酒后,李毅告别温可嘉,前往柳林。

        李毅并没有提前通知花小蕊,径直来到花家,看到花家厅里灯是关的,但有是电视机的灯光在闪烁。

        李毅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花小蕊的弟弟,他看了看李毅,迷惑的问:“你找谁?”

        “你好,我找小蕊同志。”李毅笑道。

        花小蕊在里面一听到李毅的声音,惊喜莫名,像花蝴蝶一般飞扑过来:“李书记,你怎么来了?快请进来啊。”

        花自在和蔡雪琴也都起身,把李毅迎进去。

        花自在笑道:“听说你都当临沂县委书记了?哎呀,真是大有前途啊!阿琴,快去整两个菜来,我陪李毅喝两杯。”

        “不必了,叔叔,阿姨,我今天来,是来找小花的,我有事跟她说。”李毅跟他们寒暄过后,对花小蕊使了个眼色。

        花小蕊会意,笑道:“爸,妈,你们不要忙了,我跟李书记出去走走就行了。”

        花自在道:“都这么晚了,李毅,你就在我家将就过一夜吧!”

        李毅道:“不了,我跟小花聊会天,就回临沂了。叔叔,阿姨,我下次有空再来看望你们。”

        李毅和花小蕊两个人走出家门,信步漫步在柳林镇的小街巷子里。

        花小蕊十分高兴,脸上荡漾着甜蜜的微笑,俏皮的笑道:“李书记,我没想到,你会过来看我。”

        李毅看着她可爱的笑脸,那句话冲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来。

        花小蕊兴奋的围着李毅打着转转,绕着他说一些发生在柳林的趣事,天真无邪得跟一个初涉世事的小女孩差不多。

        两人来到文河边上,看着幽暗的河面,淡雅的月光照下来,把宁静的小镇之夜涂抹上了一层淡淡的白晕。

        “小花,”李毅决定跟她好好说清楚了,不敢看她的眼,只望着河面,说道:“我要离开了。”

        “离开?你不是刚来吗?再玩一会嘛!上次星期你说有事,我就没过去,算起来,我快有二十天没见你的面了。我怪想你的。”花小蕊拉着李毅的手,撒娇似的说道。

        “小花,我真的要离开了,离开临沂,离开西州,甚至会离开南方省了。”李毅眼睛有些发酸,撇过头,沉声说道。

        “什么意思啊?你不当临沂县委书记了?”花小蕊问道。

        “嗯,可能要调职了。”李毅信脚一踢,踢起一颗石子。那石子飞跌入河水里,扑腾起一个浪花,噗的一声沉没在河水里。

        “那你去哪里?还会回来看我吗?”花小蕊敏感的感觉到,这一次李毅说话的态度跟以往完全不同。

        “嗯,有时间还是会来的。”李毅只能这般说。

        花小蕊忽然扑入李毅的怀里,紧贴李毅的心,说道:“你是不是来跟我分手的?”

        李毅浑身一颤,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的那个字,却被她轻易的看透了,说穿了!

        他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