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8章 革命同志是块砖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8章 革命同志是块砖

    作品:《官路弯弯

        黑脸汉子早有准备,伸出手来,身后一个同志从袋子里掏出一盒小磁带,递在他手里。www.00ksw.org

        黑脸汉子拿在手里,对候正英扬了扬,冷声说道:“候正英同志,我们纪委办案,自有我们自己的规矩。捕风捉影的事情,我们当然不会理睬,但是,这次举报你的人,有凭有据,还有录音磁带做证据呢!你要不要听听你自己的声音?”

        候正英望着黑脸汉子手中的磁带,脸色瞬息万变,强作镇定,冷笑着说道:“随便找盒子录音带,就能诬蔑人吗?”

        黑脸汉子身后那个同志拿过一个微型随身听,递给黑脸汉子,黑脸汉子把磁带装进去,按下播放键。

        房间里马上就传出来一个清晰的男音,正是候正英的口音,听了几句,他就面如死灰,这段对话,居然是昨天晚上他跟舒畅的对话!虽然只是后半部分,但都是他跟舒畅说的那些要紧之言,要命的是,整本录音带,只有他的话,却没有舒畅的话,偶尔有一句她的言辞,也是瓮声瓮气的,听不真切,更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

        候正英全身冰凉,这个时候,他要是再不明白自己着了人家的道,那就白在世上走过几十年了!

        “诬陷!这绝对是诬陷!纪委同志,这是别人栽赃陷害我啊!”候正英急得满头大汗,急忙辩解。

        “是不是诬陷,我们自会查处,嘿嘿,那嫖娼宿妓呢?也是诬告不成?这可是我们亲眼所见,你所赖也赖不掉!”黑脸汉子伸出两根手指招了招,身后的一个同志马上明白他的用意,举起一个照相机,对着床上的香艳场景一顿猛。

        刺眼的闪光灯,耀花了候正英的双眼,他本能的举起双手,去遮挡自己的脸。三个肥美的女子,也羞得往他身后钻,候正英不耐烦的去推她们,几个人滚成了一团。

        拍照的人呵呵大笑:“拍过那么多的照,这么配合我们摆POSS的还是头次遇到。”

        房间里立时爆发出一阵闪亮的大笑。

        候正英只觉得眼前一片白芒芒的刺目光芒,耳边回响着刺耳的尖锐笑声,一时之间急怒攻心,加上昨天晚上失精过度,只觉身体摇摆,难以坐稳,晃了几晃,一头栽倒在女人的肚皮上。

        那个女人发出一声尖叫!

        黑脸汉子丝毫不乱,走到床沿边,伸手掐住候正英的人中穴,用力挤按几下,候正英就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悠悠醒转。

        “带走!”黑脸汉子挥了挥手。

        这个时候,公安局的同志接到电话后也赶了过来,对三个**妇女进行笔录和调查。

        候正英像死狗一般趴在床上,整个人跟抽走了灵魂的木偶一般,双目呆滞,失神的看着前方。

        他来临沂之前,候家那些久经官场考验的前辈,曾经对他耳提面命,说官场凶险,必须步步为营,打击别人的同时,要学会保护自己,抓别人把柄之时,别忘记隐藏自己的把柄。

        言犹在耳,别人的把柄没有抓到,别人也没有被打击到,自己反而被人抓住了把柄,被人打击得体无完肤!

        “李毅!一定是李毅那小子!姓李的,我跟你没完!”候正英忽然发出一声撕声裂肺的大喊。

        李毅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吸着一支香烟,他清冷的目光,从窗外的临沂县城收了回来,今天中午,他要去参加东沟子乡煤矸石制砖厂的开业典礼,他穿着正式的服装,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十分的沉稳和内敛。

        他刚才接到电话,说候正英已经落网。

        “姓候的,别怪我手下无情,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李毅冷冷的低声说了一句。

        “李书记,可以出发了。”秘书田源走进来,恭敬的说道。

        “好,出发!”李毅缓缓点头东沟子乡煤矸石制砖厂的开业典礼,十分盛大隆重,不仅邀请到了西州市和临沂县的相关领导出席,还请到了隔壁莲城市和方南县的若干领导人,两市领导亲切的握手言欢。

        葛贺民市长在开业典礼上做了重要讲话,指出东沟子乡煤矸石制砖厂上马的重要意义,对西州乡镇企业改制的重要性,标志着西州市和莲城市的互利合作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煤矸石制砖厂的效益是可以预期的,现在接到的订单,已经够厂子所有的机器开足马力生产半年以上!而且后续订单还如雪片似的飞来……临沂形势一片大好啊!

        这是葛贺民在典礼后,对李毅的赞语。

        经开区早就走上了高速发展的正轨,乡企改制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农业经济发展形势十分喜人,县财政税入步步高涨。

        葛贺民握着李毅的手,说道:“临沂有幸啊,能得到李毅同志这样的好主官!李毅同志,今后若是离开了临沂,一定要时常想着回来看看啊。临沂人民会记挂你的,西州人民也会想念你的。”

        李毅砸摸葛贺民话里的含义,心道:“葛市长这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我要离开临沂县了?”便笑道:“葛市长,我在临沂干得正起劲,一时半会还没有想过要离开呢!”

        葛贺民意味深长的一笑,说道:“山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有才能的人,自然要到更广阔的空间去!经世济用的才华,要在广大的天地间去发挥啊!”

        李毅听得明白,心想葛贺民向来严谨,今天能对自己说出这番话,表明他肯定已经得到了相关的信息,只怕自己的离去,为期不远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就要趁早谋划,把临沂县的各项工作抓好落实,别跟柳林镇一样,留下一个烂尾的摊子,自己拍拍手就走了。

        “葛市长,听你刚才之言,莫非想安排我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李毅跟葛贺民也算是十分熟悉,说话也就不是太过忌讳,含着笑容,直接问了出来。

        “李毅同志啊,呵呵,我可没有这样的打算。”葛贺民呵呵一笑,话锋一又一转,说道:“当然啦,我没有这样的打算,不代表上面没有这等想法啊。你那几篇经世文章,给你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啊,上面有人看中你了!”

        李毅哦了一声,暗道这出风头也有出风头的不好之处啊!一不小心,就被风给吹跑了!

        “李毅同志,你若是真的离开,关于你的继任人选,你有什么好的建议?”葛贺民忽然问道。

        这就有些正式谈话的意味了,李毅心想,看来自己的离任,已经进入了组织程序,不然葛贺民不会问这个问题的。

        “嗯,葛市长,”李毅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我还从来没有这方面的打算,所以对这个问题也从来没有思考过,请容许我好生思量,才能答复你。这既是对临沂人民负责,也是对组织负责。”

        葛贺民严肃的说道:“不着急,你这几天好好想一想,不只是你的继任人选,还有县长的人选,你也顺便推荐一个人吧。候正英同志,可能不再适合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了!”

        李毅点点头。

        回来的路上,再看这片熟悉的土地时,李毅的观感就有了很大的变化。

        真的就要离开临沂了?

        在临沂经营了这么久,刚刚把临沂拉上一条高速发展的轨道,自己这个掌舵人,却要离开了!

        官员就是如此啊!

        雷锋同志有句话说得好,革命同志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官员的调任,很好的说明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当天下班时分,李毅打通了温可嘉的电话。

        “哟,李书记,有何指示?”温可嘉的声音总是透着那么的亲切。

        “可嘉,今天晚上,我们聚聚吧。”听到老朋友的声音,李毅的心里一阵温暖。

        “好啊,李书记有命,我岂敢不遵从?我去你那,还是你过来?”

        “我过去吧!”李毅想趁便看看花小蕊,或许,这段感情随着自己的离开,也是时候做一个了结了。

        “那我在涟水县里订下酒宴,等待你的大驾光临!”温可嘉嘻嘻笑道:“你来几位啊?带几个嫂子过来?”

        “没个正经,今天是咱们兄弟相聚,谈兄弟感情的日子!你别拉扯上女人啊。”李毅笑道。

        “我一向洁身自好,至今还是标准的处男之身啊!哪里像你啊,每次见你,怀里搂着的女人都不相同!”温可嘉笑着打趣。

        “我有那么不堪吗?见面再聊吧!看我不扯烂你的臭嘴巴!”

        “呵呵,你想杀人灭口啊?”

        “……”

        当天下午,李毅驱车前往涟水县,与温可嘉相会。

        “李毅,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两人对饮一杯后,温可嘉问道。

        “烦不烦心的,我才不介意。人生在世须尽欢,我向来不会为了世事而自寻烦恼。嗯,可嘉,在涟水县工作还顺心吧?”

        “还行,反正是学着做呗!”

        “有没有想过到我们临沂去?”李毅看着他,嘿嘿一笑。

        “什么意思?你们临沂缺一个常务副县长吗?想调我过去充数?”温可嘉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