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3章 上面有人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3章 上面有人

    作品:《官路弯弯

        王团长无奈的道:“莫厅长,你看这事?”

        莫厅长阴冷的看了李毅一眼,摆手道:“算了!”

        李毅等人走后,莫厅长问王团长:“那个后生仔,是什么来路?”

        王团长摇头,表示不知道。www.00ksw.org旁边有一个人说道:“莫厅长,那个人我认识,是临沂县委书记李毅。”

        莫厅长冷笑道:“是官面上的人就好办了!一个小小的临沂书记,就敢跟我叫板!”

        这时莫厅长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说道:“葛市长,好,我正好有事情要跟你商谈。石头记?一家餐厅?好,我这就过来。”

        葛贺民为了替西州市拉来一笔文化厅的资金,最近正在努力拉拢莫厅长,想求他把这笔资金投在西州。今天莫厅长本来不会跟着表演团来西州的,但是葛贺民再三盛情邀请,他这才勉强答应下来看看。

        葛贺民早就在石头记订下一桌好席面,想请莫厅长一叙,但莫厅长拿捏架子,一再推拒,直到出了李毅这档子事情,他这才想面见葛贺民,顺便给李毅上上眼药。

        石头记得到薛雪的关照后,市里很多部门和单位又重新回到这里订餐,生意比以前强了不少,加上西海集团的注资,重新装修一新,整个餐厅的档次没有降低,但更亲民,更适合西州平民百姓进来消费。

        莫厅长来到石头记,跟葛贺民会面后,两人寒暄数句,便进入正题,葛贺民向他提出来,想要那笔文化厅的资金,投在西州市,好话说了一箩筐,但莫厅长就是不肯点头答应。

        葛贺民心想,上次跟他相谈时,他还表达了给西州一笔资金的意愿,不然葛贺民也不会如此上心。怎么回事?转过背来,莫厅长又不愿意了呢?

        “莫厅长,是不是我们招待不周?还是这餐厅的饭菜不合你的口味?”葛贺民试探着问,“葛市长,你很热情,对你本人,我是没得话说啊。这餐厅的饭菜,做得十分地道,比我在省城诸多餐厅吃过的都要好吃。”莫厅长摸了一把油嘴巴,拍打着胸口说:“葛市长,我也不跟你打哑谜,今天我在你们西州,受了窝囊气了!我这心里,堵得慌!”

        葛贺民惊道:“莫厅长,你这话从何说起啊?你刚才不是说要去看看演出的同志们吗?怎么了?在那里受了什么气啊?”

        莫厅长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西州临沂,是不是个叫李毅的县委书记?”

        葛贺民暗道,怎么跟李毅扯上关系了?

        “莫厅长,李毅同志的确是我们西州的干部。怎么了?你们之间起了什么摩擦吗?”葛贺民问。

        “他居然……当着我的面,把舞台上的一个女同志给拉走了!”

        莫厅长气愤之下,差一点就把真实情况曝了出来,还好他收嘴及时,很快就转过了弯来,换了一种说法。

        “有这种事情?”葛贺民半信半疑,说道:“莫厅长,李毅同志虽然年轻,但向来老稳,为人处事,十分沉着干练,这种没谱的事情,他应该做不出来吧?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葛市长的的意思,是说我在信口开河,污蔑他啰?”莫厅长冷哼一声,大大的不悦。

        “莫厅长,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样吧,我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如果确实是李毅同志的错,我一定重重的责罚他。”葛贺民沉吟着说道。

        莫厅长嘿嘿一笑,说道:“葛市长,你要这么资金,我也可以答应你,我甚至还可以在原来答应你的基础上,再追加两百万的款子,只要我肯严惩那个李毅,最好是将他撤职严办!”

        葛贺民先是一喜,继而一惊,皱起眉头说道:“莫厅长,这个事情,我必须先做调查啊,我们总不能冤枉一个好同志吧……”

        莫厅长摆手道:“这明摆着的事情,还要调查什么啊?听我的,准没错,把那个姓李的给我撤职严办,我给你们西州里八百万的款子!”

        八百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真的拉了下来,西州市里面财政就要松一口气。但葛贺民虽然心动,却也知道这笔钱没这么容易到手,把李毅辙职法办?那不是开玩笑吗?

        他正在沉吟之际,见到对面一个同志一直向自己眨眼睛,葛贺民认得他是市文化局的一个同志,刚才跟莫厅长和杜局长一起过来的,看来他一定知道事情的原委,不动声色的放下筷子,说道:“去个洗手间。”

        来到包厢外面不久,那个同志就跟了过来,低声向葛贺民说:“葛市长,这事情并不简单。”

        葛贺民早就知道这事情绝对不像莫厅长说的那般简单,沉声问道:“你说说经过。”

        “葛市长,前面的情况我虽然没有看到,但据我看来,多半是这样的……”他当即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向葛贺民述说了一遍。

        “这么说来,”葛贺民道:“是莫厅长想强占民女,李毅还是做了件好事情?”

        “是啊。”那个同志道:“王团长还把西州市的阿酷喊了来,想对付李毅,都被李毅给赶跑了。”

        “嗯,我知道了。”葛贺民上洗手间洗了洗手,就又回到酒席上。

        “怎么样,葛市长,我开的价钱很合理吧?八百万的专款,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莫厅长缓缓嚼着一块牛肉,呵呵笑着。

        在他看来,八百万的款子,换一个惩治李毅的机会,实在是划算得紧,葛贺民又是个急需钱用的主,应该会答应这笔买卖。

        “莫厅长,这笔钱我确实很想要。”葛贺民慢慢说道。

        莫厅长一喜,心想葛贺民一定会同意这笔交易了,却不料葛贺民话锋一转,说道:“可是,这笔钱太过烫手啊!”

        莫厅长奇道:“不就是惩治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吗?你身为一市之长,连这个权力都没有?”

        葛贺民淡淡的道:“就算我有这个权力,我也不能滥用我的权力啊。莫厅长,对不起了,请恕我无法答应。”

        “葛市长,你就不想那笔资金了吗?”莫厅长冷冷地道。

        葛贺民指指自己的头,说道:“我当然想,可是,我更想保住头上这顶官帽子!”

        “怎么了?”莫厅长无比惊讶地道:“动一个县委书记,还能影响到你头上的帽子?这怎么可能啊?”

        葛贺民道:“莫厅长,不瞒你说,这个李毅,不简单啊。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

        莫厅长眉毛一扬,说道:“他有什么来历?”

        葛贺民道:“这么跟你讲吧,前不久,省里下了一道考察命令,就是要考察这个李毅。”

        莫厅长道:“省里下令要考察一个县委书记?”

        葛贺民嘿嘿一笑:“据我所知,这个考察命令,还不是省里下来的。”

        莫厅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是省里?那是哪里?”

        葛贺民莫测高深的指了指上面,没有说话。

        莫厅长心里一惊,比省里还高的,还能是哪里?当然是中央啰!

        中央居然要考察一下小小的县委书记?

        这个李毅,究竟是什么来历?

        莫厅长虽然没有想明白李毅的来历,但他还是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李毅,自己真的碰不得了!这个哑巴亏,自己吃定了!葛贺民这么想要这八百万,都能为了李毅而放弃,自己一个省城的文化厅厅长,还能拿李毅怎么办?文化厅厅长虽然也是一个实职高官,但要整倒一个县委书记,却也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人家不服你管啊!

        这事情,只能忍了!打落牙齿和血吞!

        且说李毅和沈歆瑶她们出来之后,几个人一商量,既觉得李毅这件事情做得对,又有些担心莫厅长的报复。

        关心砚道:“谢谢各位了,我还是不连累你们了,我这就回去。”

        李毅笑道:“你回去也行。如果你真的还想在市歌舞团上班,那你明天只管照常上班,绝对不会有人敢为难你,你放心,我上面有人。如果你不想再在市歌舞团上班的话,你可以找我,我会给你一份很好的工作,而且是跟你的专业对口的工作。”

        关心砚半信半疑,根本不相信李毅的话,心里焦急,只想着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刚才她跑到天台上去,的确是抱着跳楼一死的心情和决心,但现在事过境迁,想想都觉得特别后怕,如果不是李毅救了自己,如果自己真的跳了下去……她匆匆告别李毅等人,就回家去了。

        苏茜笑道:“李毅,你英雄救美,不送她回家去?那岂不是白救了?”

        李毅道:“难道我救了一个女人,就要跟她发生一点什么东西,才算正常?如果我救的是一个男人呢?难道还要跟他基情四溢?”

        这番话,说得众人暴寒不止。

        沈歆瑶笑道:“我相信李毅,他救人只是为了救人,不含什么其它的目的,当初,他为了救我,还……”

        “哦?原来你跟李毅也是这么认识的?李毅,看来你是惯使英雄救美这一招的老手啊!”苏茜咯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