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1章 小子,你麻烦了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51章 小子,你麻烦了

    作品:《官路弯弯

        白冰接口道:“是啊,一定要打击某些人的鸨母作风!长此以往,这市歌舞团,不成窑子了吗?”

        王团长认出两位主持人来,笑道:“原来是沈小姐和白小姐啊,你们不知道,可不要乱说,是省文化厅莫厅长,看中了心砚,想带她回省城发展呢!还说,要调教她成为省城第一台柱子!什么卖春院,窑子的,怎么说得这么难听呢!你们几位,可也归莫厅长管着呢!”

        沈歆瑶道:“我们是归他莫厅长管,可我们犯不着他,也求不到他,我们台里,也没有鸨母似的人物。www.00ksw.org所以,我们根本不担心,他莫厅长能将我们怎么样!”

        王团长讨不到好,便又转脸望着关心砚:“心砚,这是我们团内的事,关系到你的前程,我们到外面去说。”

        关心砚咬着牙,低声道:“王团长,我想清楚了,我辞职,不跳舞了。”

        王团长急道:“心砚,不要说气话,跳舞可是你一生的理想,你真的就这么放弃?不太可惜吗?心砚,你可是根好苗子,只要用心培养,不出三年,你就出息了。你现在退出去,能有什么发展?再大一点,随随便便找个小白脸嫁了?过家庭主妇的生活?”

        关心砚道:“王团长,不错,跳舞是我的理想,但我不会为了我的理想,而牺牲我的人格和尊严。你不必劝我了。”

        王团长道:“心砚!你好好想清楚,你忘了我刚才跟你说过的话了?莫厅长看中的人,可不是那么好逃脱的。”

        李毅冷笑道:“莫厅长要是看中了省委书记的女儿,看中了中央委员的女儿,他也能这般嚣张?便是看中了你王团长的女儿,只怕也没这么容易到手吧?”

        王团长冷然道:“哟,这位小哥,你倒好大的口气啊!心砚那是瞎了眼,猪油蒙了心,这才跟着你这种小白脸!跟着你能有什么好?你能给她什么?要我说啊,心砚,你最好还是再考虑考虑,跟这种人,可是不值当啊!”

        李毅的忍耐力已到极限,他脸色拉了下来,目光变得像刀子一般。

        王团长却当他透明一般,还在游说关心砚:“心砚,我们到外面去谈谈,莫厅长可是真心想帮你呢!他还说,马上就可以带你去省城,进省城歌舞团,你以后跟了他,还怕他不把你捧红?只要你红了,像这种小白脸,到时,还不跪着求你看他们一眼?”

        李毅厉声喝道:“你还要不要脸呢!你想升官发财,你自己不会去陪睡?却来糟蹋人家小姑娘?见过不要脸的,还见过像你这般不要脸的!”

        王团长沷性大发,指着李毅道:“你个小白脸,你还敢来教训老娘!你是哪家的小杂种,今天我要代你家大人,好好教训教训你!”

        李毅听到那句小杂种,再也忍不住,霍然起身,就是一个老大的耳光甩过去,啪的一声,一声清脆的响,打得王团长当场蒙了。还好演出的音乐声很大,只有周围一圈人听见了。他们都好奇的看着王团长。

        王团长突然就发飙了,像个疯婆子一般,双手成爪,亮出森森指甲,尖叫着扑向李毅,很像前世看的一个电视剧里的梅超风。

        李毅双手一翻,叼住她的双手,冷笑道:“王团长,你要再胡闹,我就通告天下,说出你的丑行,看你和那个莫厅长,怎么做人!”

        王团长简直气疯了,叫道:“你有种就别走!看我不叫人来收拾你!”说完捂着半边脸,哭着走了。

        沈歆瑶皱眉道:“这叫什么事啊!早知如此,还不如去西山游玩,就算碰上强盗,也没这般恶心。”

        李毅道:“我们走吧!这种戏不看也罢!”前半句话是对关心砚说的,后半句话却是对沈歆瑶说的。

        关心砚点点头,李毅再次拉着她的手,感觉他的手心全是冷汗,小手更是冰凉。

        李毅向她温和的一笑:“没事,别担心。”

        沈歆瑶她们也跟着他俩走。

        出了大厅,外面是一个大院子,一行人穿过院子,刚走到歌舞团大门口,王团长带着一帮子人,赶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长得矮胖不说,一张脸还特难看,就连猪八戒见了,只怕也会觉得自己特俊俏。他走到关心砚面前,小眼睛里射出一股精光:“关小姐,这么不给面子?”

        关心砚往李毅身后缩了缩:“莫厅长,我不在歌舞团跳舞了,你放过我吧。”

        莫厅长道:“那好,我请关小姐吃个便饭,总可以吧。”

        关心砚道:“谢谢莫厅长美意,我还有事。”

        李毅一言不发,拉着关心砚的手,就往外走。

        莫厅长阴恻恻地笑道:“你们打了人,就想这般走了?”

        李毅头也不回,淡淡地道:“人是我打的,你想怎么样?”

        莫厅长道:“王团长,你是当事人,你说吧,你想怎么样。”听那口气,仿佛西州就是他家的后花园,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王团长恶毒地道:“跪下,给我瞌三个响头,喊我三声姑奶奶!我便饶了你!”

        李毅冷冷的眼神,似乎能杀人,寒声道:“就怕你受不起啊。王团长,我要是不呢!”

        王团长道:“那你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李毅道:“我就不信了。莫非,王团长又想使什么美人计,留下我做客?”

        王团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边焦急地看着外面,似在等什么人。

        莫厅长这会儿又将眼光移到沈歆瑶她们身上,转来转去,肆无忌惮。

        康小情皱眉道:“没见过这么老这么丑的色狼。”

        莫厅长听了,老脸神色不变,显得久经考验:“这位小姐,不是市委办公室的康小情吗?我们见过的。”

        康小情道:“是见过,请莫厅长就不要这般盯着看了。”

        莫厅长道:“既然是熟人,不如,我请几位美女去坐一坐,喝杯茶,等他们这边事情了了,我们再过来?”

        康小情道:“对不起,我们没空。”莫厅长笑道:“现在不就有空吗?走,康小姐,我们去外面聊聊,我正好还有点事,想跟你谈谈呢!”

        康小情道:“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这些不是我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有什么事不能让朋友听见的呢?”

        莫厅长嘿嘿的笑了笑,忽然转向李毅:“朋友,好大的胆子啊,我的女人,你也敢抢!”

        李毅看看左边的关心砚,又看看右边的几位美女,轻蔑地笑道:“请问,莫厅长的女人是哪一个?莫厅长的夫人,不在此地吧?说句不好听的,莫厅长的夫人,少说也有四十好几吧,比这位王团长如何?莫厅长便是有心相让,我也会拒不敢收的。你看我身边的女子,哪个不是青春貌美?不胜过你莫厅长的女人千万倍?”

        沈歆瑶等人便白了他一眼,他这话说的,虽是在夸她们,可好像她们都是他的女人似的。但又不好反驳,便相顾无语。

        莫厅长终于被惹怒了,他指着李毅道:“年轻人,不要太嚣张!”

        李毅冷冷道:“嚣张的似乎不是我。我只是想和我的朋友回去而己,可你们却偏偏不让我们走,还说我们嚣张?真是岂有此理啊!”

        莫厅长气急败坏,叫道:“康小情,我要投诉,马上打电话给你们市公安局,就说我在这里受到了人身攻击。”

        康小情道:“莫厅长,真的要报警?关小姐,你是不是也顺便报一个,说有人强迫你卖身!”

        王团长扯了扯莫厅长的衣袖,低声耳语了几句。

        李毅却听得清楚,她说的是:“莫厅长别急,我叫了人来,先收拾那小子,再报警拉人不迟。”

        莫厅长听了,便不怀好意的打量起关心砚来。关心砚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又往李毅身后缩了缩。

        李毅浑然不惧,冷笑道:“几位?没事了吧,没事我们就走了。”

        王团长道:“慢!你打了我,还没有了结呢!”

        李毅道:“那你想怎么样,你打又打不过我,报警你又不敢。”

        王团长却又撇下他,转向关心砚道:“关心砚,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待会,你再来求我,我可不一定答应了哦!”

        这时,一个年轻小伙子快步走了过来,拿着一台手机,递给莫厅长,说道:“莫厅长,电话!”

        莫厅长点点头,接过电话,扣在耳朵上,嗯嗯啊啊了一通,便意味深长地道:“不是我不答应啊,葛市长,我现在被一个小流氓搔扰得脱不开身啊。哦,暂时不用,等会我处理不了,再打给你吧!”莫厅长挂了电话,将手一伸,指着李毅笑道:“小子,你麻烦了。”

        李毅笑道:“我从来就不怕麻烦。人生在世,只要不做亏心事,哪怕三更鬼敲门呢?莫厅长,你说是不是?”

        刚来的那个小伙子便虎虎地道:“你怎么跟莫厅长说话的呢?”

        李毅道:“你又是哪里来的狗腿子?莫厅长,为你奔前走后的人,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