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9章 被潜的美丽灵魂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9章 被潜的美丽灵魂

    作品:《官路弯弯

        一个高挑的女子背对着门,她穿着舞服,显然刚从台上下来,她声音很清脆,坚决地回答道:“王团长,我不同意。www.00ksw.org你也不能逼我!莫厅长都能做我爷爷了,我不想做这个事!”

        王团长叹道:“你现在只是咱们市歌舞团的一名小演员,今天能有这个机会,来帮省歌舞团的舞蹈队员同台演出,已经是福份非浅了,又有幸被省文化厅的莫厅长一眼相中,这真是你家祖坟上冒青烟的好事哩!”

        “王团长,我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呢,怎么可能去陪莫厅长睡觉啊。他那么大的年纪了,我看着他,就跟看着我的爷爷差不多。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戏服女子款款摆了摆柳腰,侧过脸来。李毅可以看到她尖尖的下巴,化过妆的脸蛋唇红脸白。

        “傻瓜啊!多少人想陪莫厅长,莫厅长还不要她们陪呢!”王团长说道:“你想清楚!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不就是陪男人睡觉,女人这个清白身子,迟早是要陪男人睡的,还不如趁着现在年轻,傍上个高官,不用多久就发达了。”

        舞服女子只是摇头,嘴里一直说:“不行,不行。”

        “你以为他能玩你多久?人家是大官,有的是人送上门去给他睡呢,顶多玩你一个月。能玩两个月,就算你本事了!陪他两个月,便可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就是跳一辈子舞,你也得不到的东西!跳舞能跳几年?青春又有几年?你还不趁着年轻美丽,还有高官想睡你,赶紧捞一把,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等你有了权,有了钱,你还怕哪个小白脸不喜欢你?”王团长长得伴老徐娘,看她说话的口吻,很有旧时妓院鸨母的风姿和坊间媒婆的口舌。

        舞服女子道:“不行,王团长,莫厅长年纪太大了……”

        王团长尖酸地道:“哟,你这是在挑人哩?人家老了,你就不同意?要是个年轻帅哥,你就同意了?”

        舞服女子急道:“王团长,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便是个年轻帅哥,我也不同意。”

        王团长道:“他老了才好,你不懂!你没经过男女之事!他老了,折腾几下就软了,你不就完成任务了?”

        舞服女子道:“我进歌舞团,是因为我想跳舞,我喜欢跳舞。我不会做这种事的——你找别人吧!”

        王团长气得没法,叫道:“你等着!”转身急急地走了。

        李毅看了那个舞服女子一眼,见她低着头,站在那里搓着衣角。他摇摇头,心想这女子倒也正经,看来那个王团长的奸计不能得逞了。正想离开时,那边门打开来,王团长带了一个中年男子过来。

        那中年男子一进门,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事?”

        王团长便赔着笑:“杜局长,莫厅长看中了她,可她死活不同意,我也没办法,你看这事怎么办?”

        杜局长望了那女子一眼,打了个酒嗝,点点头道:“说吧,你要多少钱!”

        舞服女子有些怕这个杜局长,怯怯地说道:“杜局长,我不做,多少钱我都不做!”

        杜局长道:“你今晚先去陪莫厅长,明天我就升你做副团长,还给你一万块钱。你看怎么样?”

        舞服女子道:“我不做。杜局长,你放过我吧,大不了,我辞职不干了!”

        杜局长嘿嘿冷笑,指着门口,大声说道:“你能辞职不干,当然可以!有种你现在就走!”

        舞服女子转身欲走,冷不防,身后传来杜局长冷冷声音:“王团长,她父母在什么单位?”

        舞服女子身子一僵。

        杜局长淡淡冷笑道:“只要她走出这个门,我便叫她父母全部下岗!把她的亲戚朋友全查出来,全部下岗!”

        舞服女子愤怒地盯着杜局长:“杜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怕我去告你?”

        杜局长哈哈大笑:“你去告我?你有证据?别说你没证据,你便有证据,你能告倒我?你在团里也呆了不少时间吧,这种事你不是没听说过,你看看有谁告倒了我?”

        舞服女子捏紧了拳头,又慢慢地放松。

        杜局长道:“我警告你,你别以为你辞职就能万事大吉,除非你离开西州,你所有的亲戚朋友全部离开西州,否则的话,就别怪我对他们不客气。”

        舞服女子不停地抽搐,显然是哭了。

        杜局长见她不做声,便低声吩咐王团长几句,转身走了。

        王团长走了过来,拍拍舞服女子的肩,道:“你知道刚才杜局长说什么吗?他说你要再是不从,便要叫人绑了你,喂你吃药,再送到莫厅长床上去!他叫你自己选择,是自己走进去呢,还是被人抬进去。”

        舞服女子全身都在颤抖,她已经愤怒得说不出一句话。

        王团长还在劝她:“反正就那么回事,看开点,闭着眼,忍一忍就过去了。又不少块肉,就当是被蚊子叮了一口!你要是怕不是处子,嫁不到好人家,我知道现在省城有些医院,可以做处子膜的修复手术,到时你想嫁人了,去做个手术修复一下,跟初夜没什么两样,那些男的根本看不出来。”

        李毅听得头皮发麻,若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真不相信,世上竟有如此黑暗的一幕。

        李毅很想挺胸而出,转念一想,自己就算走出去,可又能做什么?

        骂王团长几句?还是带走那个可怜的女子?

        骂了又如何,能改变后果?

        带走这个女子,既会害了她的家人,还会害了另一个女子,因为王团长是肯定还会找另一个女子去伺寝莫厅长的。

        除非一股脑的把那个莫厅长和杜局长全给惩治了!

        官场是一张大网,其中的人都不是孤立的,每个官员的背后,都会站着很多别的人。

        现在站出去救下她容易,但以后只怕就会产生无穷无尽的祸事。

        若在以前,李毅想都不想,就会冲出去救那个可怜的女孩。但在官场中打滚这么多年,李毅的热血渐渐冷却,不会为了一个陌生女子,就这么冲动的赌下自己的前程。

        李毅默默的叹了口气,他心里在想,只要这个女的再拒绝一次,我就冲上去,救下她再说!就算要得罪一大票高官,也在所不惜!人生在死,总会有所为有所不为,搞它一场又如何呢!

        女子半晌没有出声。

        李毅等在外面,又有点内急,这时,听到王团长道:“你在这里好好想想,想好了,就来找我。我会安排的。”王团长说完,便走了出去。

        李毅实在憋不住了,便转身继续找洗手间,终于在一个转弯处找到,进去解决了问题。

        李毅飞快地回到刚才的房子前,往里一看,那个女的已经不见了。

        李毅便叹了口气,唉叹又一个灵魂的堕落。有点失神地回到大厅,闷闷不乐地坐着,这时再看台上那些青春靓丽的女子,便带着有色眼睛了,也不再觉得她们有多么迷人了。

        沈歆瑶碰了碰他,问道:“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李毅苦笑道:“没事。刚才内急,找半天才找到洗手间。”

        沈歆瑶便扑哧笑了:“你这人啊!你就不会问问人家?”

        李毅道:“今天省文化厅的莫厅长下来了吗?”

        沈歆瑶道:“是啊,我们市文化局的杜局长在陪着他呢。他明天还要到我们台里来视察呢!怎么,你认识他?”

        李毅张了张嘴,还是忍住没说。这种事,就跟影视圈里的潜规则一般,捅出去,伤不了人。别人反而会骂你大惊小怪。

        康小情在旁边听到了,便道:“杜厅长是中午到的,当时我还去接了车。我告诉你啊,瑶瑶,这个杜厅长,可是个老色狼,今天他看我的那个眼神,狠不得当场剥光了搞我呢!当时我恨得牙痒痒的!他要真敢非礼我,我就踢暴他那根小蚯蚓!瑶瑶,明天他去你们台里,你和白冰可要小心些!白冰还好,有个男朋友可以挡一挡,你呢,又是台花,又是单身,只怕他真会向你下黑手!”

        沈歆瑶笑道:“瞧你说的,好像这是旧社会,我是白毛女,他是黄世仁?我才不怕他。只要他敢欺负我,我就不只踢暴他的小蚯蚓,还要在新闻里搞臭他,搞得他一世都抬不起头来!”

        两个娇滴滴的美女,在商量这种事情时,随意得就像在聊白菜多少钱一斤,听得李毅心惊胆寒。心想刚才那个女子要是也有这般勇气,多半便能逃过一劫。

        李毅到底放心不下那个女的,眼前总是晃动着她娇美的背影,抽动的双肩。便轻声道:“我又内急了,我出去一下。”

        康小情笑道:“瑶瑶,你今天晚上的菜做得咸了一些,李毅水喝多了吧!”

        沈歆瑶抿嘴一笑,轻轻推了推李毅:“快去吧,别尿在裤子上了。”

        李毅无语的一笑,起身走了。

        李毅急忙忙来到那间房子外,往里一瞧,还是不见人影,正自奇怪,忽听到一个响亮的声音十分不悦地说道:“王团长,你怎么办事的嘛!连个女孩子都管教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