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6章 代表同志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6章 代表同志

    作品:《官路弯弯

        小樱在里面听到田源喊李书记,就知道县委书记大人回来了,聆听了一阵后,确定是那个李毅书记回来了,马上就拉开了房门。www.00ksw.org

        美眸滴溜溜一转,看到门外面除了田源外,就只有一个年轻男子,玉树临风站在面前,仔细一看,正是刚刚在走廊上看见的那个小同志。

        “李书记呢?你刚才不说是他回来了吗?——好啊,秘书哥哥,你中你的计了,你骗我出来的!”小樱蹙起两弯修长的柳叶眉,恨恨地说道,转身就要进去。

        “你找我?”

        她刚转身,一个沉稳的声音响起,不错,就是刚才那个“李书记”的声音。

        她霍然转身,看着李毅,说道:“小同志,你知不知道,冒充县委书记,来骗一个同志,是不对的行为?”

        李毅微笑道:“我就是李毅。”

        田源笑道:“小樱同志,这位真是我们县委书记,李毅书记!你还愣着做什么?你不是在等他吗?他回来了,你反而发愣了?”

        “你真是李毅书记?”小樱有些转不过弯来。这个年轻后生,就是县委书记大人?

        李毅温和的一笑,迈步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边走边说:“你觉得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但在这间办公室里冒充我吗?”

        小樱愣了一秒,飞快的跟了进去。

        田源看了看时间,说道:“李书记,现在是下午三点五十分,四点十五分,您将有一个重要会面。”

        李毅点点头,说道:“无妨,田源,把后面所有的行程全部推后。嗯,给这位工人代表同志倒杯茶,她的嘴唇都有些干裂了。”

        田源应了一声,转身去泡茶。

        他不敢多说什么,虽然他知道,接下来的会面十公重要,而今天是周五,这一推迟,就要到下周一去了。少开口,多做事,这是秘书守律,他当然学会了。

        李毅道:“代表同志,请坐吧。”

        小樱向来伶牙利齿,今天头一次在李毅面前表现得十分笨拙。

        “你真是书记?”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呵呵,你还不相信?”李毅笑道:“如假包换。”

        “那你刚才在走廊上为什么不承认?”小樱恢复过来,马上质问李毅。

        “喔,你们似乎只问了我县委书记办公室在哪里,并没有问我是不是县委书记吧?我不可能逢人就宣扬,我是临沂县委书记吧?”李毅笑道:“你找我有什么事,请坐下说吧,我已经推掉了今天所有的安排,从现在开始,直到下班前,我的时间都是属于你的,你可以慢慢的说清楚你们此来的目的和愿望。”

        “李书记,我们今天来,是为了纺织厂的事情。”小樱谈到正事,马上就来了精神,说道:“听说你一个人主张要卖掉掉我们纺织厂?”

        李毅笑道:“这个问题,刚才我的秘书田源同志已经回答过你了吧?我们并不是要拍卖纺织厂,而是因为它资不抵债了,我建议对它进行破产处理。”

        “破产?为什么?李书记,恕我直言,你并没有在纺织厂工作一天,更不了解我们临沂县纺织厂,你没有这个权力决定他是破产!”

        李毅笑道:“呵呵,代表同志,我是临沂县委书记,这个县里的事情,我不能做主做决定的事情,十分少啊!基本上来说,只要是县里的事情,不管大大小小,我都能管,都能做主。纺织厂是县属国有企业,你说我有没有这个权力来管?”

        “你……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从来没去纺织厂进行调查,你凭什么说我们厂里效益不行?凭什么要我们破产?我们厂里这么多的姐妹,他们把青春都献给了县纺织厂,你现在一句话,就要叫我们离开?你叫我们如何自处?我们中的许多姐妹,一生之中,只学会了纺织这门技术,你叫她们离开纺织厂后,靠什么生活?还有那么多的离退休职工,他们失去了退休金,怎么生活?政府难道想把他们都逼上绝路吗?”

        李毅听得很认真,等她告一段落之后,这才说:“代表同志,我想你是不是弄错了?这些古怪话,你都是听谁说的?我早在去年,就对你们纺织厂进行过实地调研。县纺织厂存在诸多弊端,具体有哪些,我可以一一分析给你听,如果你听了之后,还觉得纺织厂是一家有潜力有前途的工厂的话,我们再来谈你的理想和梦想,好吗?”

        小樱道:“李书记,你既然去我们厂里调查过,那我要请问,你可否看到我们这些工人在偷懒?”

        李毅想了想,说道:“这个我倒没怎么留意。代表同志,现在的问题是,不管你们工人有没有偷懒,纺织厂的效益都无法提升上来,就只有破产这一条途径可走啊。”

        小樱道:“我现在是工人代表,代表的是咱们纺织厂工人的利益,我们工人们从未偷懒,每天都在辛苦的工作,从来没有违章工作,你现在要叫我们厂子破产,这对我们工人是不是很不公平,尤其是那些在工厂里工作生活了一辈子的老职工来说,太不公平了!他们一生的青春都贡献在纺织厂,他们唯一学会的学艺,也只能在纺织厂这个平台发挥出来,你坐在这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就可以叫一个数百人赖以生存的工厂破产,你只要碰碰嘴皮子,却苦了上百个家庭!”

        李毅摸着下巴,有些思索的看着小樱,问道:“这此话,是谁教你说的?”

        “我不用人来教,这都是我自己的想法。”小樱说道。

        李毅翻出跟纺织厂有关的一些资料,递给她,说:“你看看这些东西,相信对改变你的想法有很大帮助。”

        这些都是李毅收集的跟县纺织厂相关的一些资料。

        小樱大略看了看,说道:“李书记,我今天虽然是第一次见你的面,但我早就听说,你是一个有着雄才大略的人,搞经济建设也很有一手。虽然你的年纪大在出乎我的估计,但我相信,你的思想一定很成熟。我想请问你,你觉得现在的国际和国内大环境下,纺织厂有出路吗?”

        “哦?”李毅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女工人代表,开口闭口,都是跟他畅谈金融大势,沉吟道:“应该说,未来几十年,将是我国纺织行业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

        “既然如此,咱们临沂纺织厂就真的没有出路了?行业有前途,工人不偷懒,厂子效益却年年下滑,李书记,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小樱说话总是轻声细语,但吐词清晰,十分悦耳。

        “这个,原因是多方面的,产业结构不合理,管理体制弊端明显,产品单一,劳动密集度高,产品出口市场集中度高。这等等原因累积起来,构成了我们县纺织厂的现状。代表同志,纺织行业不是没有前途,问题是,咱们这个小县的纺织厂,完全没有了技改的必要,最好的出路就是破产,这对企业,对你们职工,对我们政府,都是最好的结果。”李毅很有耐心的跟她解释,看得出来,这个女工跟普通工人不同,她有思想,有知识,相信晓之以理,一定会说服她。

        两个人谈了很久,从最初的针锋相对,到后来的互相探讨,小樱渐渐的被李毅说服了,或者说是无奈的接受了李毅的说服。

        送她离开时,李毅跟她握手,说:“代表同志,你回去后,一定要耐心的做好工人们的工作,请大家放心,企业破产之后,我们政府不会不管你们,每个工人,我们都会做出妥善的安排。”

        小樱眉间深含隐忧,说道:“李书记,我个人来说,基本上接受了你的说法,但是,我能不能说服我的同事们,我可不敢保证。”

        李毅微笑道:“如果你实在搞不定,我可以派工作人员前去安抚,再不行,我再亲自出马。”

        小樱看看李毅,欲言又止,还是转身走了。

        李毅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眼里,现在正是中小型国企改制时期,经常有下面的企业职工来县委机关进行上访,但大都没闹出过什么大事情。大部分工人同志,还是通情达理的,只要好言相慰,并给他们解决实际难题,工人同志们都会接受政府的劝告。

        纺织厂破产工作小组还没有成立,会议之后,要从各个部门抽调人手组成,这需要一个过程。

        李毅想了想,便给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洪伟明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下,叫他想办法安抚一下县纺织厂的工人。

        洪伟明嘴里唯唯喏喏,实则根本不屑一顾,扔下电话后,冷笑一声:“就是要去为难你呢,你倒推回来给我!哼哼,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吗?自己去搞定吧!反正这是你的提议,出了事情,也是由你这个高个子来承担。”

        周六,李毅应沈歆瑶的邀约,前往西州,陪她观看省剧团来西州市的巡回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