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4章 金蝉脱壳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4章 金蝉脱壳

    作品:《官路弯弯

        田源词穷,拙于应付。www.00ksw.org

        他看看时间,心想那个外地投资商人马上就要来了,如果被他看到这一幕,只怕会留下十分不好的印象吧?

        怎么办?

        他急得头冒冷汗了,抬头一看,看到李毅居然站在人群外面,十分悠闲的看着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

        李书记这是什么意思啊?

        他为什么不进来?是想看看我怎么样应付这些人吗?

        田源想到这里,反而很快的镇定下来,灵机一动,说道:“李书记暂时不在,各位同志,你们有什么情况要反应,可以到楼下去找孔副书记,或者可以到县政府去找候县长,他们都可以解答你们的问题。”

        谁知道工人们并不卖账,那个小樱看来是这帮人的头头,说道:“我们已经找过了候县长和孔副书记,就是他们告诉我们,说要卖掉我们工厂的,就是李书记提议的,也是李书记力主通过的,他们也没有办法,要想改变这个结果,除非李书记肯亲口答应我们的要求,不然,临沂县里谁也无法做这个主!”

        李毅越听越奇,心想这个女孩子,思维清楚,言语明白,看来不是一个普通的纺织女工啊!

        田源道:“同志,我刚才说过了,县里并没有拍卖你们纺织厂的意思,只是依法进行破产!破产,你懂吗?”

        小樱道:“我不管是破产还是拍卖,总之,我们这么多人,再没有工作了是不是?”

        田源苦笑着点点头,说道:“严格来说,只是没有了这份工作,你们放心,县里会成立专门的破产工作小组,对你们这些职工,会做出相应的妥善安排。”

        小樱道:“我才不信呢,工厂都被你们整没有了,还会安排我们新的工作?我们可听说了,除了几个厂里的领导人之外,我们所有的职工都得下岗,所有的离退休人员,都领不到退休工资了!我们要面见李书记,我们的厂子,不能卖,也不能破产,我们还要工作!”

        田源看看时间,急得汗都冒了出来,大声道:“你们现在围在这里,也于事无补啊,这里是县委书记办公室,你们这样围堵,会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同志们,请你们先回去,好不好?我会将你们的意愿告之李书记。李书记一向爱民如子,他一定会认真考虑你们的意见的。”

        这时,投资商已经在孙薇的引领下,往楼梯口走上来了。

        李毅向田源使了个眼色,快步走向楼梯处,迎住了孙薇和那个投资商。

        孙薇笑道:“李书记,你这是前来迎接我们吗?古先生,这位就是我们的李书记,你瞧他对你有多热忱啊,亲自走出办公室,专诚到这里来迎接你呢!”

        那个古先生是个五十多岁的浙江商人,闻言十分高兴,伸出双手来跟李毅相握。

        李毅笑道:“古先生,我正好有事情要到经开区去,我们到经开区去谈事情,好吗?”

        古先生笑道:“只要有李书记在,在哪里谈都可以。”

        孙薇讶异的看了李毅一眼,心想李毅这怎么了?自己刚刚从经开区赶过来,他反而又要回到经开区去。

        李毅冲她微微点头,孙薇也不好多问,陪着他们下楼,往经开区而去,三个人来到楼下时,孔荣和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看到李毅有说有笑的跟人往楼下走去,惊讶得掉了下巴!

        怎么回事?那些工人不是上去了吗?李毅是怎么脱身的?

        这出好戏就是候正英跟他商量出来的毒辣之计,专门用来对付李毅的。

        候正英昨天在他办公室里,跟他商量,说李毅既然要让纺织厂破产,那我们就利用这个消息,叫纺织厂的工人们来县委闹事,一定要大闹一场,叫李毅下不了台!

        孔荣和想了想,补充说道:“我知道李毅明天的日程安排,下午他要见一个外地投资商人,我们可以安排在这个时间段叫工人们上去找李毅,正好可以叫那个投资商看到这精彩的一幕!”

        候正英哈哈大笑,直说孔荣和的计策十分高明。投资商看到这一幕后,一定会对临沂失去信心,这场投资谈判就会告吹。

        孔荣和接着说,我们可以利用这次失误,用来驳斥李毅!叫他吃瘪!然后叫常委们明白,李毅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收回破产的决议!

        两个人商量着,哈哈大笑,仿佛能看到李毅吃瘪的景象。

        他们的计划,原本是完美无缺的,可惜的是,那些纺织厂的工人们,并不认识李毅!李毅新上任不久,基本上还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脸,大部分临沂人民,并不知道他们的新县委书记,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帅小伙子。

        于是,工人们与他们要找的李毅书记擦肩而过。

        李毅利用这个巧妙的时间差,跟投资商到经开区谈话去了。

        孔荣和看着李毅三人谈笑着下楼而去,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李毅是如何金蝉脱壳的!他马上回到办公室,打电话给候正英,说了这边的情况。

        候正英听了之后,冷哼一声,说道:“这个李毅,狡猾狡猾的!哼哼,没事,想办法留住那些工人,一定要他们等到李毅回来。就算赶不走那个投资商,我们接下来的计划,照样要进行!”

        孔荣和道:“老候,要不我们收手吧?这个李毅处处透着古怪啊,我总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神鬼在他身边保偌他呢!”

        “笑话!神鬼?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鬼吗?如果真有那些玩意,我们还辛辛苦苦工作做什么?出家当和尚,天天求神拜佛就行了啊!”候正英冷笑道:“不就是运气稍微好一些罢了,你不要担心,我们接下来还有一套连环计,我不信他还能抵挡得住。”

        “老候,这接下来的计划,我总觉得不妥当啊……”孔荣和说道。

        “老孔,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候正英狠声道:“放心吧,这事情就算暴露了,李毅也怀疑不到我们头上。就算他怀疑,没证没据的,他也莫奈我何!”

        “但愿如你所料吧……”孔荣和轻轻叹息一声。

        临沂县经开区工管委大楼,李毅正与古先生进行友好亲切的会谈。

        一番长谈之后,古先生说道:“李书记,有你在临沂,我当然相信你们县政府部门会给我们投资商给以最佳的服务和优惠,可是,你这么年轻,就身居高位,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高升吧?那个时候,你们的政策会不会改变?”

        李毅呵呵笑道:“古先生,刚才我已经拿出相关文件给你看过了,这些政策优惠和政府部门的服务,都是形成了文件,上报省市相关部门签字盖章了的,可以这么说,这些文件,就是咱们经开区的行政法规!我走了不要紧,只要市委还在,省委还在,这些规定和法规,就没这么容易改变。怎么样?这样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李书记,你说的是真的?我以前也在不少地方投资,那些地方啊,都是一个领导一种做法,政策换个不停,搞得我们企业忙得不和啊,辛苦下来,钱没赚几个,企业也都是无疾而终,唉,不堪回首啰!”古先生轻轻一叹,说道:“我之所以敢来临沂,就是看中了你们省级经开区的招牌啊!李书记,你可千万别忽悠我啊。”

        李毅认真地道:“古先生,我十分理解你的心情和遭遇。我们政府部门,大部分地方,都是人治。人治的最大坏处,就是没有统一的律条和标准。一人一套施政理念,今天这个领导上任,说要搞亮化工程,呼啦一下子全城灯光通明,霓虹闪烁。明天那个领导上任,说要节约能源,呼拉一声,所有的亮化工程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浪费的是纳税的人钱,苦的是老百姓啊!”

        “啊哎,李书记,你真是我的知己啊!”古先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慨。

        李毅道:“古先生,我们临沂实行的是法治,尤其是在经开区这里面,一切规章制度都会成为一种法治的依据,所有的事情和工作,都必须严格按照程序和规章来办。这就很大程度上杜绝了人治的弊端。不管人怎么换,只要法规不变,制度和政策就不会改变。这一点,古先生大可以放心。”

        古先生本就有投资的意愿,只不过有些担心政策方面的事情,此刻听到李毅亲口许诺,又见李毅年纪虽轻,但风度翩翩,沉稳老练,说话办事,有板有眼,对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十分的敬服。一席长谈之后,古先生当即决定在临沂投资,与经开区相关负责人签订了投资意向书。

        梁宁帆副主任代表经开区工管委,邀请古先生参加今晚的晚宴,古先生十分高兴的答应了。

        李毅心里还记挂着办公室里那些上访的工人,跟古先生谈好之后,即与他握手告别。

        古先生握住李毅的手,说了一句话,乐翻了李毅同志:“李书记,你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县委书记,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