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2章 官位滋生出的毒瘤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2章 官位滋生出的毒瘤

    作品:《官路弯弯

        常委会后面的内容,基本上是李毅在主导。www.00ksw.org

        候正英呢,不管李毅赞成什么,他都反对,孔荣和跟洪伟明这两位同志哥,亦步亦趋,紧跟候正英的名伐,没有一点自己的思想,或者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只是在权力这张巨网里,他们还没有能力发出自己的声音。

        当李毅提到人事议题时,所有常委的耳朵都竖起来了。李毅当上县委书记后,对县里的人事问题还没有进行过调整呢!这场常委会上,李毅看来要进行新的一轮布置了。

        大家都以为李毅将有一番大动作时,李毅却只是对几个无关紧要的人事问题进行了调整。甚至连朱枫的职务也没有进行相应的调整。

        候正英得意之余,却琢磨不透李毅的用意。

        依据李毅前面的强势,他如果要强行通过朱枫的人事调令,简直易如反掌。

        但李毅偏偏没有乘胜追击,在他自己掌管的人事大权上,保持了沉默。

        这一点,其它常委都没有料到,都以为将有一番狂风骤雨的人事风波呢,谁知道却是这般的平淡渡过。

        李毅不是不想大动干戈,人事问题是他的自留地,却被候正英一再指手画脚,他身为县委书记,岂有不想扳回局势的意思?只不过,他想起薛雪对他的那句忠告,自己在临沂已经足够强势了,候正英再蹦达,也逃不出李毅的手掌心去,只要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对他的一些小手段就没必要太过在意。

        大度,有时也是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散会之后,候正英并没有马上回县政府机关大楼,而是来到孔荣和办公室里,掏出烟来,散了一支给孔荣和,面无表情地说道:“老孔啊,这个李毅今天表现有些反常啊!”

        孔荣和笑道:“他将就你还不好吗?你来临沂后搞的那些人事问题,李毅一样没动,全部顺从了你的意思哦!”

        候正英道:“我故意动他的人,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啊,结果……这个人让我猜不透。”

        孔荣和道:“老候啊,我说句公道话吧,李毅同志的确是个好同志啊,不论是他做事的方法还是工作的方式,处理同志之间的关系方面,都无可挑剔。依我之见,世上没有揭不过的梁子,又不是什么杀父大仇……”

        候正英摆手道:“老孔,你不必多说了,这李毅跟候家的仇,一时半会是揭不过去的。”

        孔荣和道:“老候,我跟你说吧,你现在已经放出来了,将来的升官之路,就要靠你自己去走了,你如果一味的这般胡闹下去,对你将来的前途没有好处。候家虽然可以帮你一时,但帮不了你一世,而且,你现在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啊,何必掣肘于他们候家呢?说穿了,他们候家跟你的关系,毕竟还要隔了一截,若不是想放你出来对付李毅,他们能有这么好心,给你安排这个位置?”

        候正英道:“老孔,我拿你当朋友,这才把候家与李毅的恩怨告诉你,你要这么说话,那我们就道不同不相为谋了!”

        孔荣和道:“老候,我正因为拿你当朋友看待,这才掏心窝子的跟你说这番话啊,你的前途是你自己的,候长贵他们利用你对付了李毅,对你有什么好处?”

        候正英道:“好处?嘿嘿,应该会有一点吧,我家虽然是候家的旁门支族,但跟候长贵也是一个太爷爷呢!候家人已经答应过我,只要我整垮了李毅,就调我回京城,谋个好差事。老孔,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你放心,只要我有飞黄腾达的一天,就绝不会忘记你这个老搭档。”

        孔荣和道:“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我们先不谈。老候,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想怎么样整那个姓李的?我们是过命的兄弟交情,你给句话吧,不管对不对,我都一定支持你到底。”

        候正英冷笑一声,说道:“只要能搞倒这个姓李的,我就不惜代价!”

        孔荣和抽了一下鼻子,说道:“老候,真要搞他?你有什么计划?”

        候正英狠狠吸了一口香烟,将最后一截烟尾巴吸入肺里,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小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寒光,他将烟蒂在烟灰缸里使劲一擂,说道:“我有一个想法,可以搞得李毅那小子声败名裂!”

        孔荣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口,说道:“我先关上门,小心隔墙有耳。”

        候正英摆摆手,制止孔荣和起身,自己起身将门关上,复又坐下来。

        孔荣和倒了两杯水,递了一杯给他,两个人就在沙发旁边坐下来,孔荣和说道:“老候,有什么妙计?不会是想用美人计吧?”

        候正英撇嘴道:“美人计?那都是老祖宗们用烂了的东西,用来对付李毅,不嫌太小儿科吗?”

        孔荣和嘿嘿笑道:“美人计还小儿科?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说老实话,我这个人虽然不是美人,但肯定过不了这一关!呵呵,老候,说说你的高招。”

        候正英压低了嗓音,说道:“我有这么一个想法……”

        烟雾缭绕的房间里,两个男人头碰头,低声商量着奸计。

        也不知道候正英具体说了些什么东西,只见孔荣和脸色一变,动容道:“老候,我算是服了你,这么阴险的毒计,你都能想出来啊!就算那姓李的有三头六臂,也绝对防不胜防!”

        “嘿嘿,”候正英冷笑道:“不要小看这个姓李的,他的心计之深,比我们这些老狐狸还要厉害呢!就拿昨天那场酒宴来说吧,我现在越想越不对劲,李毅那小子才多大的人,就算他从娘肚子里一生出来就喝酒,能有多少年的酒龄?他酒量有这么大吗?”

        孔荣和道:“怎么?你怀疑他那酒里掺了水?”

        “什么叫掺了水,我怀疑他喝的根本就是水!”候正英斩钉截铁的说道。

        孔荣和思索道:“不排除这种可能,你看昨天他喝酒的样子,那么多杯酒倒下喉咙,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呢!那可是五十多度的烈酒啊!这小子,有一套!难不成,他事先早就有预谋?也不对啊,他怎么知道我们会到那家酒店去吃饭?”

        候正英道:“所以才可怕啊!娘的,我被他摆了这一道,在市委留下了极其不好的印象,要想靠政绩升官,在这西州之地,我是没有多大希望了。干脆,赌一把,把这姓李的搞垮了,回京城当官去!京城毕竟是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啊,哪里是这种穷乡僻壤之县可比的?”

        候正英摸着下巴,嘿嘿笑道:“那个叫夏菲的小护士,我看着还像个雏呢,本来想找个机会把她给睡了,呸!也让那个姓李的给搅和了好事!”

        孔荣和道:“老候,这种事情还是小心为上啊,多少有为官员,就是栽倒在女人的肚皮上呢!我的前任,那个叫郑春山的,听说就是因为乱搞女人关系,被李毅抓到了把柄,给撸掉了。”

        候正英冷笑道:“你以为那个李毅就干净了?哪个男人不好色?你没看他昨天跟那个司婧在一起时的表情,暧昧得很哪!你要说他们两个没有一腿,鬼才相信!”

        孔荣和道:“人家年轻嘛,呵呵,交女朋友,情理之中啊!我们有家有室的人,那就不同了。”

        候正英摇手道:“有什么不同?我们千里当官,老婆又不跟在身边,我们在外面找点快活,怎么过日子?我们是当官的,又不是当和尚!老孔,你夫人也没有跟过来吧?”

        孔荣和道:“她舍不得那份好工作,不会跟过来,在家带孩子也好。”

        候正英低声道:“你我正当壮年啊,你就没有一点想法?”

        孔荣和哈哈一笑,不好作答。

        候正英道:“最保守的方法,就是找一个固定的情妇。你放心吧,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了,咱们兄弟,有福同享嘛!”

        孔荣和嘿嘿作笑,没有接他的腔,但也没有拒绝,来临沂这段日子,他已经憋得难受了,半夜躺在床上,不知道有多煎熬。听到候正英这番体己的男人之间的对话,他觉得自己跟候正英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

        男人之间最深的感情是什么?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还有就是一起有过女人啊!

        看到孔荣和脸上的表情,候正英嘴角浮起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他在想,这个孔荣和,如果不使用一点特别的手段将他抓紧,难保什么时候就会背叛自己投向李毅。

        现在看来,自己的办法行之有效啊!这个孔荣和同志,动心了!

        候正英趁热打铁,说道:“老孔啊,宾馆里不安全,这几天,我会叫人在外面僻静处租两套房子,你我一人一套,里面会有一个让你舒心满意的保姆。当然啦,这个保姆会很年轻,很漂亮”

        孔荣和双眼的瞳孔忽然放大,有精光闪亮。

        官员坐上官位,随之滋生的,除了权力,还有毒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