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0章 你的任务:专职捣乱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40章 你的任务:专职捣乱

    作品:《官路弯弯

        对候正英的恶语伤人,李毅报以淡淡一笑。www.00ksw.org

        罗正浩道:“候正英同志,你要搞酒厂,请问你有什么计划和规划没有?”

        候正英道:“罗书记,我到临沂县才几天啊,就算有规划,也没这么快弄出来啊。不过,请罗书记放心,我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先投入资金,组织一个工厂,有了酒厂,我们就好对外宣传了,只要宣传到位,我们的生意就会红火……”

        “这么说,这一切都是你的臆想啰?”罗正浩冷笑道:“候正英同志,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梦想了。等你拿出切实可行的规划来,报批市委审议过后,你再去实现你的理想吧!现在,临沂县里的一切情况,我希望你还是能够照旧。”

        葛贺民道:“候正英同志,你以前没有做过具体的政府工作,对经济建设这一块更是陌生,在初期,我建议你还是多跟李毅同志学习,李毅同志搞经济建设,可是一把好手啊。不管是他以前待过的柳林镇,还是现在的临沂县,经济发展势头都十分好啊!”

        候正英被一二把手联合起来训诫,灰溜溜的低下了头,不敢开口了。他狠狠的盯了李毅一眼,心想这个李毅,惯会背后使暗器,老子今天若不是被他阴了一招,至于这样狼狈吗?这个家伙实在可恨!

        罗正浩一行,在临沂并没有留宿,连晚饭都没有吃,就离开了临沂。

        沈歆瑶虽然没有跟李毅说上一句话,但两人之间偶有眉目传情,临走之前,沈歆瑶对李毅笑道:“李毅,记着啊,周六晚上,有戏看!”

        李毅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挥手送别市委车队,李毅的手机忽然响起,一接听,却是薛雪打过来的,李毅笑道:“薛姐,刚分手呢,就想我了?干脆回来别走了啊。”

        薛雪啐道:“没个正经。我告诉你吧,这次突击检查你们临沂的工作,是因为省里有人要我们西州市委写一份关于你的鉴定报告上去。”

        李毅懵道:“什么意思?”

        薛雪道:“你还不懂吗?省里有人关注你。”

        李毅道:“省里有人关注我?他可以直接下来考察我啊,为什么叫市里写一个鉴定报告交上去?”

        薛雪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是省委有人打了招呼,罗书记这才下来视察工作的。依我猜测,这件事情是福不是祸。”

        李毅笑道:“莫非,我的政绩惊动了省委?不可能吧?我做的这几件事情,对临沂的好处都还没有发挥出来呢。”

        薛雪道:“一般来说,这是要动一个干部的先兆,你最好做做准备吧。”

        李毅笑道:“不可能吧?我这才升职多久啊?还升?就真要到市里去当薛姐的小弟了。”

        “动一动,可不代表升职啊。”薛雪笑道:“我只是猜测啊,你可以当我什么都没有说。”

        “薛姐,我可不愿意动,如果上面真有这意思,麻烦你跟他们说一声,不在临沂县做出个样子来,我是不会离开的!”李毅轻轻蹙眉,自己最怕的就是忽然调职,没想到怕什么就来什么。

        “调不调你,我可不能做主。”薛雪道。

        “我哪里做得太好,我改还不行吗?”李毅笑道:“你也看到了,临沂这一大摊子事情,我要是一离开,一定会被他们搞三搞四,搞得不成样子!虎头蛇尾的事情,我在柳林已经做过一次,这一次我不会再做了!那样的话,我觉得我这官,当得对不起当地的百姓!”

        “李毅啊,你既然想安安稳稳的当官,那你低调一点不行吗?”薛雪道。

        “我还不够低调吗?”李毅道:“我一直踏踏实实的做事情,从不主动搞风搞雨。”

        “你低调?你低调会招来军区司令员亲自带兵围堵你们县委机关大院?你低调会把临沂县委常委换去了一半?你低调会在省党报上接连发表署名文章,与主流声音唱反调?这一切,你还嫌不够高调吗?”

        薛雪的话听在李毅耳里,他这才惊觉,自己在临沂县,确实做了很多事情了。可是,这些事情都是别人惹上自己的啊!自己不还击能行吗?

        “李毅,如果你不想那么快离开临沂县,候正英这颗棋子,你就必须下好了。”薛雪说完这句话后就挂了电话。

        李毅咀嚼着薛雪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第二天的县委常委会议,照常举行。

        李毅早早就来到了常委会议室,然后一个个看着常委们走进来。他在常委班子里从来不摆一把手的架子。他以为,一把手的架子不是自己摆出来的,而是下属们抬起来,敬出来的!

        每个走进来的常委,见到李毅在座,都笑着略略弯弯,向李毅打招呼,然后落座。

        最后进来的是候正英和孔荣和,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相继走了进来,见到李毅后,点了点头,停住话头,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下来。

        李毅看看腕表,扫视一眼常委们,沉着地说道:“大家都准时到达会场,没有人迟到。今天开始会议之前,我有几件事情需要跟大家先行通报一下。”

        他淡淡的瞥了候正英和孔荣和一眼,说道:“昨天,咱们临沂县里,发生了几件事情,不有的同志已经知晓了,但还有的同志可能还没有听说。在这里,我跟大家说一下……”

        李毅把昨天市委领导下来视察发生的几件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并没有点名批评,在提到候正英的丑态时,只是用了一个“某某同志”代替。

        但是,整个临沂县里,也只有候正英同志配了专职医护,李毅虽然没有点名,但是大家都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人。

        候正英阴沉着脸,小眼睛不停的睃来睃去,竭力装出一副此事与我无关的表情来。

        孔荣和却是轻轻冷哼一声,心想这种藏头露尾的说辞,还不如点名点姓呢!

        天下事最怕的就是猜忌,越是遮遮掩掩的事情,人们越感兴趣,反而是光明正大广而告之的,大家也就一笑置之了,不会深究。

        常委会上一阵窃窃私语,轻轻的议论着候正英的糗事。

        李毅并没有阻止,任由常委们在下面议论。

        过了三五分钟,大家的兴趣稍减,自然而然就安静了下来。

        李毅正好吸好了一根烟,说道:“这几件事情,给市委领导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坏印象。罗书记临走之前,还批评了我,说我作为班长,没有管好手下的兵!在这里,我要向常委会做一个检讨,过去几天时间里,我因为处理积压的文件,没有及时的与各位常委进行沟通。”

        李毅看了冷脸望天的候正英一眼,加重语气说道:“尤其是咱们县里新来的两位权贵,候正英同志和孔荣和同志,直到昨天中午吃饭时,我与他们在酒楼不期而遇,这才知道这两位同志居然到任了!呵呵,这是我工作上的疏忽啊,没有及时了解下面同志们的动态,没有主动的跟新来的同志取得联系。这是我工作中的失误啊,如果我们三个人书记,能够早一些通通气,何至于发生昨天那样的惨剧?”

        其它常委俱都微笑,心想李书记这哪里是在自我批评啊,分明就是在宣示一个公理:“临沂县里,他才是县委书记,才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你们,都是他的手下!”李书记说他没有及时关注新上任的两位常委,实则是在责任他们两个,来到临沂县里,居然敢不跟李毅这个一把手打招呼,现在吃了瘪,受了责骂,是你们活该!

        候正英就要被李毅逼到墙角了。但他十分镇定,没有慌乱。

        他有底气,只要候家还在后面支持他,他就算把临沂闹翻了,也没多大的屁事!

        昨天晚上,他回到住处,唉声叹气,自怨自艾之际,恰好候长贵的电话打了过来,询问他在临沂的情阅,候正英便把一天受的苦水和委屈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

        本以为候长贵会骂他猪脑子呢,谁知道候长贵倒是十分高兴,说道:“正英表弟啊,你做得十分好,就是要这般干,只要能让李毅小子不高兴了,不快活了,你怎么做都可以。你不要怕前途受影响,我已经跟我家老爷子说过了,他会在背后支持你的!”

        候正英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说来,自己做对了?

        候长贵安慰他道:“你只管大胆的去做,顶多在临沂待不下去,重新回京,你放心,回京之后,我们一定会给你安排一个好职位,照样当你的大官!现在,你不要去想什么成绩啊,政绩啊,只要一门心思的给我捣乱,尽量把临沂县的水给我搅混了!把李毅那小子给我弄下去!”

        候正英得到了表哥的表扬,颓废的心情马上舒展开来,这才明白自己来临沂的目的,就是整垮李毅的,至于自己是不是自杀性质的鸡蛋碰石头,会不会殉葬,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大不了回到京城东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