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9章 梦大,胆肥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9章 梦大,胆肥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话算是说到罗正浩的心坎里去了,高举棒子,轻轻落下,小惩大戒,以观后效。www.00ksw.org

        罗正浩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市委一行人视察完村村通公路和煤矸石制砖厂,返回临沂,参观考察了即将峻工的三星级临沂大酒店。

        四海集团西州分公司于日前正式成立,舒畅担任西州分公司的经理,她代表四海集团西州分公司隆重接待了市委领导一行。

        市委书记罗正浩同志与四海集团分公司经理舒畅进行了会谈,两人就西州投资环境和合作方向进行了探讨。罗正浩同志代表西州市委,欢迎四海集团来西州进行投资,并且允诺给予金融税收方面的优惠。舒畅经理表示,会将西州人民的热忱传达给滨海市西州总部,争取在西州境内进行更大规模的投资。

        考察结束,罗正浩等人来到西州宾馆休息,这个时候,候正英才醒过酒来,听到相关工作人员的报告后,惊吓出一身冷汗,本来有些头痛欲裂的他,受此惊吓,反而好了,他赶紧梳洗完毕,赶来面见罗正浩等领导。

        当他走进房间,看到谈笑风生的李毅,还有一干市委领导悉数在座,他暗道不好,今天着人道了!心里着实郁闷,这个李毅,难道真有千杯不醉的本事咩?喝了那么多杯酒,还能如此淡定啊。

        “罗书记,葛市长,薛市长!各位领导好。”候正英不亏是见过大世面的,这等窘迫情境之下,还能保持相对的镇定,一一问候各位市委领导。

        有罗正浩这位一把手在场,葛贺民和薛雪都不忙表态,看向罗正浩,听他的示下。

        罗正浩黑着脸,冷笑道:“你还知道现在是上班时间啊?你身为临沂县长,给临沂县数千公务员们带了个好头,做出了一个好表率啊!”

        候正英眉毛一跳,赔着笑脸道:“罗书记,今天中午陪两个投资商喝酒,我实在是盛情难却,被他们多灌了几杯,不胜酒力醉倒了,让罗书记和葛市长看笑话了。我下次再也不会喝醉酒了,一定会管住自己的嘴巴。”

        他心想喝次醉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哪个当官的中午不喝酒了?你真要较真去处罚,天下底下只怕没有好官呢!顶多给你们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只要我日后善加弥补,这个印象分迟早可以补回来的嘛!

        “哦?好一个不胜酒力!我且问你,你来临沂才多久?你知道乡企改制的重要性吗?”罗正浩对候正英的态度十分不满,高声问道。

        “知道啊,乡企改制是临沂县当前经济工作中的重点,我们临沂县委县政府近阶段的主要精力和重心都将放在这项工作上,力争用三到五年时间,做出成绩来,将临沂县的经济发展水平推上一个台阶。”候正英口若悬河地说下去。

        “哟,挺明白的一个人啊!”罗正浩诧异道:“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懂瞎指挥呢!”

        “怎么可能呢,我来到临沂县的第一天,就全面熟读了相关材料和文件,了解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天天都在琢磨怎么样做好这项工作。”候正英尽量往自己脸上贴金。

        李毅一直淡定的坐着,听着候正英说话,心想这家伙能力倒也是有的啊,最起码把相关的政策和文件都熟读了,而且随口就能讲出来,他若不是候家派来对付自己的,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个良好的搭档呢!

        罗正浩道:“候正英同志,既然你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那我就要请问你了,你为什么要停止东沟子乡的煤矸石制砖厂项目?”

        候正英说道:“罗市长,我没有停止那个项目啊,只不过是在目前的环境下,暂停那个项目而已。只是暂停,等日后条件成熟之后,还是会再次启动的。”

        罗正浩强忍不快,说道:“为什么要暂停?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说你的理由。”

        候正英道:“罗市长,我在想吧,一个制砖厂能赚几个钱啊?却要投入这么大,又是修路又是建厂的,还要投入资金买机器设备,我觉得太不划算了!还不如集中钱财和力量,做好另一件项目,一个更有意义更有钱途的项目。”

        罗正浩好奇地问:“什么项目?”

        李毅也不禁有些好奇了,曲江镇有什么好项目呢?在他印象里,曲江镇并没有什么值得注目的项目啊?

        候正英说道:“曲江镇有酒啊!”

        李毅等人面面相觑。

        候正英道:“曲江酒在当地不是很有名吗?只要把曲江酒这块牌子打响了,成立一家临沂县酒厂,建成一个像茅台镇那样的造酒基地,那可是赚大钱的行业啊,现在央视的广告标王,就是每天新闻联播前面放的那一点广告,全是酒厂的广告,一个标王就上亿元啊,人家都发大财了,我们县里为什么不搞一个酒厂?一样可以发大财啊!”

        李毅这才明白,候正英所谓的大项目,居然是“酒”!

        央视标王,那的确是一个造神的传奇!

        做为一个重生的商业人,李毅对这些传奇自然是耳熟能详。

        1994年11月2日,在首届央视广告竞标中,后起之秀孔府宴酒一举击败自家兄弟孔府家酒,以3079万元夺得1995年“标王”桂冠。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喝孔府宴酒,做天下文章”的央视广告,让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家喻户晓。夺标当年,“孔府宴”就实现销售收入9.18亿元,利税3.8亿元,主要经济指标跨入全国白酒行业三甲,成为国内知名品牌。

        但“孔府宴”并没有做好自己的文章。决策失误、结构调整不力和盲目扩张使得企业很快陷入困境,加之自1996年国家对白酒行业实施的控制,2002年6月“孔府宴”品牌最终以零价格转让给山东联大集团。

        1995年11月8日,“孔府宴”与“孔府家”之争在第二届标王竞标会上达到**,当时两者的出价都超出了6000万元,却不料黑马杀出,秦池酒以6666万元抢摘“王冠”。

        原为山东临朐县一县属小型国有企业的秦池“称王”后,1996年收入高达9亿多元。

        正是这两场华丽的造神运动,使得央视标王成了一个传奇,让商人们认为,只要中了这个标的,就一定可以实现从小到大的质变!

        去年11月8日,第三届央视标王竞赛开始!

        秦池又以3.212118亿元天价卫冕“标王”成功。秦池老板许下豪言壮语:“每天开进央视一辆桑塔纳,开出一辆豪华奥迪”,然而,他的梦想并没有随之变成现实。由于没有及时将经济效益转化为发展后劲,“勾兑事件”在今年初遭媒体曝光后,对危机攻关的乏力使得秦池销售一落千丈。

        现在的秦池,虽然还在维持生产,但已经今非昔比,业绩急剧滑坡,收入一落千丈!今后更是日益滑坡。

        也就是这一年,酒厂企业主们清醒了头脑,不敢盲目的相信央视标王。代之而起的则是爱多VCD和步之后尘的步步高。这两个企业最终也没有逃脱秦池的宿命,爱多VCD的掌门人胡志标,更成为了史上最悲剧的央视标王,最终锒铛入狱。

        猛然间在这里听到候正英以一种狂热的表情说出这段“酒”话,李毅如何不惊呆!

        难怪这个家伙刚到临沂,就敢如此大动干戈,毫无顾忌的叫停煤矸石制砖厂,原来是找到了会下蛋的金母鸡!

        只是这只金母鸡有这么容易飞降临沂县吗?

        罗正浩也是主管经济出身的,葛贺民也曾经主抓过经济工作,对候正英的话,他们并没有表示盲目的赞同,而是陷入了深思。

        “罗书记,这可是一个发家致富的好项目啊!曲江酒你们都喝过吧?味道比起那些名牌酒来,并不差劲呢!”候正英还在为自己的项目唱赞歌。

        李毅见领导们都不说话,轻咳一声,说道:“正英同志,你叫停即将投产的煤矸石制砖厂,就是为了上马造酒厂?”

        候正英道:“是啊,造酒绝对你那个制砖要赚钱!”

        李毅道:“国内大大小小的造酒厂,何止千万家?我们临沂的优势在哪里?就凭曲江镇那些农家散户酿出来的米酒?就妄想打进全国白酒三甲之列?这有可能吗?”

        候正英道:“我们可以通过标王来宣传啊!只要能中标王,我们的曲江酒绝对可以大卖天下!”

        李毅道:“候正英同志,你知不知道一个标王要多少钱?今年的秦池,是以三亿两千多万中的标,请问我们临沂县拿什么去跟人家竞争?我们全县的财政,连三千万都拿不出来!何况,我们现在连酒厂的影子都没边呢!我们又拿什么去跟人家争?”

        候正英道:“现在没有不等于以后没有!只要项目好,有发展前景就行!别人能闯出一片天,咱们临沂也照样能闯出一片天空。李书记,你不能看到我的项目比你的强,你就心生嫉妒,诋毁我的项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