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8章 拿着鸡毛当令箭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8章 拿着鸡毛当令箭

    作品:《官路弯弯

        连李书记和候县长都没有这个权力终止这个项目?

        那自己代表县长不执行这项否决权,岂不是名不正言不顺?

        “李书记,李书记,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候县长的意思,我只是传达一下而已。www.00ksw.org”娄富阳不傻,心知这个罪名太重,自己无论如何担当不起,上下嘴皮子一碰,马上就把候正英供了出来。

        “你说是候县长的意思?有他签字的文件吗?”李毅问。

        “没有,候县长只是口头通知我。”娄富阳说。

        李毅严肃的说道:“娄主任,我希望你能明白,你这种行为,是严重违法违纪的,给临沂县委带来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也给广大临沂人民群众带来了严重的消极后果!你最好马上向候县长证实,他曾经口头给你授权过,否则,我将代表县委,追究你的刑事责任!”

        娄富阳吓得头冒冷汗,伸出衣袖擦着额头上的汗,高傲的头颅虽然还高抬着,但却没有了刚才的气势,说道:“李书记,这真是候县长指使我这么干的。我这就打电话给候县长,请他作证。”撒腿往乡政府办公室里跑,几分钟后又跑了出来,说道:“李书记,候县长电话无人接听,我这就回去请他出来作证。”

        李毅冷笑道:“你先去向市委领导们解释清楚吧!”

        胡朗听到这里,大声说道:“李书记,这么说来,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开工啰?”

        李毅大手一挥,说道:“当然!而且必须马上开工!煤矸石制砖厂,不仅仅是咱们临沂人的希望,还是市里的重点改制项目,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市委罗书记,市政府葛市长、薛市长等人,现在就在你们厂子里参观,请你们火速赶回去,接待各位来访的领导!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市里电视台来了摄制组,专门给咱们临沂拍宣传片来的,你们都给我精神点,别丢咱临沂人的丑!”

        胡朗嘿嘿大笑道:“李书记,你放心吧,我们一定整得帅帅的。兄弟们,走啰,咱们上电视去!李书记,我还有个要求啊,这个姓娄的主任,成天就知道瞎咋乎,能不能把朱枫领导请回来,我们还是习惯跟他打交道。朱枫领导人实在,专门为我们办实事。”

        李毅笑道:“这个用人问题,需要县委常委会开会决定,当然啦,大家的意见,我们会充分考虑的。大家都散了吧!”

        龚武抢上前来,说道:“李书记,多亏你来得及时,差点就激起民变啊!”

        李毅道:“娄富阳胡闹,你们乡党委乡政府,难道就分辨不出是非对错吗?这么重大的工程,有可能由着他一个人说停就停吗?”

        傅平顺道:“我也觉得这事不靠谱,可是这家伙口口声声抬出候县长的大名来压人啊,我们哪里敢得罪候县长呢?所以只能同他据理力争。”

        龚武道:“是啊,这小子官腔十足,我还以为这是县委的决定呢!这家伙,不是胡闹吗?拿着鸡毛当令箭!李书记,远来辛苦,先到办公室喝杯茶吧!”

        李毅道:“茶嘛,先不喝了。你们几个,带上娄富阳同志,赶快到制砖厂去,当面向市委领导们解释清楚!”

        龚武和傅平顺喜道:“好!富阳同志,请吧!市委那边,还要靠你去解释呢!”

        娄富阳脸都白了!

        一行人来到制砖厂,罗正浩等人正在厂区内转悠,饶有兴趣的观看着相关的机械设备。

        李毅领着众人上前,向罗正浩等领导如实汇报了事情经过。

        罗正浩铁青着脸,听完李毅的叙述,沉声问娄富阳:“娄宣阳同志,你知不知道这个乡企改制是市委支持的改革项目?”

        娄富阳脸色惨白,说道:“我不知道,罗书记,我一切都是听从候县长的指示在办事,它的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想到这个项目有这么重要。”

        罗正浩问道:“候正英同志为什么要暂停这个项目?”

        娄富阳道:“候县长想拿这笔改制的钱,投入到另外一个项目中去。”

        罗正浩眉毛一扬:“做什么项目?”

        娄富阳哪里敢有丝毫隐瞒,只想着撇开自己的责任,知无不言,竹筒倒豆子般把候正英的事情全抖了出来。

        事情原来是这样子的,曲江镇的镇干部们找到候正英,表了一通忠心之后,大肆宣讲自己镇里的优势产业,要求县里投入资金,对他们镇进行乡镇企业改制。候正英一时拿不出钱,曲江镇的干部们便想出了这个阴招,要求把东沟子乡的改制暂停,把资金挪出来,投入到他们曲江镇去。

        他们打动候正阳的说辞很直白,东沟子乡是李毅搞起来,你候正英接手之后,搞得再好,人家也只会记住李毅的功劳,不会念你候正英的好处。可是,如果把曲江镇的企业搞起来了,那曲江镇的人民就会记住你候县长的好,上级领导们也会看到你的功劳啊!

        这话说到候正英的心坎里去了,他要打击李毅,换人也罢,为难也罢,都是为了搞烂李毅的政绩工程,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好机会,正好一刀封喉,将李毅的成绩一举踩死!

        候正英权衡之下,果断的下令,要求暂停煤矸石制砖厂项目,几台大型机器的采购计划被搁浅,人工招聘和培训要求暂停。

        “这个候正英,这才上任几天啊,就搞出这么多事非出来!”罗正浩冷笑道:“连市委常委会全力支持的项目,他也敢抽空子放冷箭!简直不把我们市委放在眼里嘛!这样的干部,怎么能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呢?这是对临沂人民不负责任的做法!我会建议市委常委会议,调整候正英同志的工作!”

        李毅微讶,没想到罗正浩如此过激,原想着只要借这股东风,敲打一下候正英,叫他谨守本分,也就算一场胜利了,现在罗正浩居然撸掉候正英的帽子?这个结果倒出乎了李毅的预计之外。

        候正英上任才几天啊!而且,临沂县长空缺之后,多方势力对这个职位虎视眈眈,他能够在强手如林的南方官场里,杀出一条血路,来到这里上任,证明他也是有一定的能量和背景的,这才上任几天呢,如果就被人打回原形,无疑会激怒他背后的那股势力,引起强烈的反扑。

        李毅不知道罗正浩有没有什么背景,能扛得下这么大一面旗子吗?

        现场一时鸦雀无声,大家都是官员,听到罗正浩这种官威浩大的话语,顿时神情一凛,都不敢出声了。

        罗正浩身为一把手的气势,此刻展露无疑,他大手一挥,不怒而威。

        葛贺民用手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薛雪则是含笑而立,罗正浩要不要撸掉候正英的帽子,仿佛她似乎并不关心。

        罗正浩的秘书郑其事则是微微一惊,急忙向罗正浩使眼色打手势。

        罗正浩用郑其事也有一段日子了,两个人之间有了一些默契,看到郑其事如此急切的向自己表达什么,缓缓放下挥舞的手臂,说道:“这件事情,我记下了,今天我是来这里检查工作的,不是来看这些丑事的!先这样吧!”

        娄富阳擦擦冷汗,退了下去。

        李毅向胡朗使了个眼色,胡朗会意,上前请罗正浩等人到工厂会客室里稍事休息。

        罗正浩在厂区走了这一阵,也有些渴累,便点点头,在胡朗的带领下,往会议室里走去。

        趁着休息的空档,郑其事趋前,低声说道:“罗书记,这个候正英来头可不小啊!你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削他的职,要是传扬出去,只怕对你会不利。”

        刚才各种事情上赶到一块,罗正浩一气之下,当众说出了那番狠话,此刻得到郑其事的提醒,一拍额头,说道:“我倒忘了,这个候正英,的确有些背景呢!”心想自己今天在人前把话说得太满了,如果不处理候正英,事必有损威信,可真的要处理候正英的话,只怕各方的压力也会很大啊!自己能应付得过来嘛?若是一不小心,因为这件事情得罪了哪位大佬,只怕自己的前途就堪忧了。

        他一时沉吟不语。

        郑其事提了个醒,就不再多言,悄悄的退下,事情怎么处理,就要看老板自己的决断了,他一个秘书,不能说得太多。

        罗正浩正在思考呢,李毅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说道:“罗书记,候正英同志今天的表现,实在是有些过分啊。”

        罗正浩含糊地说道:“不错,这个同志有些目无领导。李毅同志,你觉得应该怎么样处理他比较合适?”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罗书记,我觉得吧,候正英同志毕竟是我们的同志,不是我们阶级敌人。对候正英同志的处罚,我以为,应该高举轻落,雷声大,雨点小。雷声大,才能震慑其心神,雨点小,能够打湿他的衣服,但又不至淋湿他,只要他长长这个记性,便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