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4章 市委突击检查工作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4章 市委突击检查工作

    作品:《官路弯弯

        看着李毅眉头都不皱的一口气喝干了六杯酒,候正英抽了抽嘴角。www.00ksw.org他虽然是海量,但刚才在那边已经喝了几杯酒,此刻又连喝六杯,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看到李毅面不改色的模样,他微微皱眉,不过想到自己这边还有几个人呢,也就不怕他了,用力一指桌面上的杯子,大声道:“倒满!”

        琼浆玉液再次倾倒进杯里。

        司婧也笑着帮李毅的六只杯子倒满了,说道:“李书记,千万顶住啊,候县长很快就不行了。”

        候正英怒道:“谁说我不行了?”

        司婧咯咯笑道:“对哦,男人不可以说不行的,对不起啊,候县长,我说错话了。候县长正当壮年,当然是行之又行的啦,候县长,请吧!”

        候正英端起杯子,喝下三杯后,就有些摇晃了。他端起第四杯酒放在嘴边,打了个酒嗝,看着这杯散发着浓郁香气的好酒,平常他一口就能喝下去,现在却觉得这杯酒握在手里,感觉有些沉重。

        孔荣和看出不对劲来,说道:“候县长,大家喝酒,喝得开心就行了,喝醉了反为不美。我看就喝到这里吧。”

        候正英沉吟不语,司婧笑道:“哟,孔副书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候县长不行?刚才候县长还说了,男人,不可以说不行哦!当然啦,如果候县长真的喝不下去了,我想李书记也不会逼迫太甚的吧?”

        李毅淡淡地道:“这样吧,正英同志,这六杯,我干了,你看着办吧。酒多伤身,不要勉强。”端起杯子,一连干了六杯,然后冷眼注视着候正英。

        候正英眉头一皱,把杯中酒喝了下去,又连着喝了两杯,一只手撑着桌面,脸色酡红,有如一朵盛开的红花,他一只手指着李毅道:“看不出来啊,李书记,你酒量大如海啊!”

        司婧道:“候县长,你别看李书记好像没事人一般,其实他就快撑不住了!他的酒量我清楚,顶多再拼六杯,他非躺下不可。怎么样?候县长,要不要再来六杯?”

        候正英受了司婧的鼓舞,大着舌头道:“再来……六杯!”

        倒酒的投资商看到他的醉样,有些不敢倒了,看向孔荣和,孔荣和皱着眉头,摆了摆手:“听候县长的!”

        候正英牛眼一瞪,叫道:“怎么了?怕我喝了你两瓶酒不成?”

        那个投资商嘿嘿一笑,连忙给候正英倒了六杯酒。

        李毅还是那句话:“正英同志,我六杯全干了,你随意,千万不要勉强强。”

        候正英端着杯子,看着李毅一杯一杯往嘴里倒,慢慢的一个李毅变成了两个李毅,两个李毅变成了四个李毅,他心里就纳闷了,这个李毅,年纪轻轻,就算打从娘肚子里开始喝酒,能有多少酒龄?咋就这么厉害呢?

        候正英拿杯子往嘴边凑,但那杯子就是不听使唤,在嘴唇边移来移去,就是不靠近嘴巴。

        “候县长?候县长?”司婧那清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声波似乎变成了一圈圈的波纹,包围住了他。

        酒都是有后劲的,越是好酒,好劲越大,刚才一口气喝下去,反倒能撑住,此刻过了几分钟,那酒精经过胃的吸收,进入了血液,流遍全身,麻痹了神经,让人的行动和言语渐渐的不听指挥。

        咕的一声,候正英总算又喝下一杯。

        “好!”同志们都轰然为他鼓掌。

        “小意思!我还能再喝十二杯!”他话一说完,人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候县长!”孔荣和急忙上前,扶起候正英。

        司婧笑道:“看来候县长是不行了,孔副书记,你要不要接着来?”

        孔荣和看了脸色如常的李毅一眼,心里也犯嘀咕,心想这个李毅怎么这么大的酒量啊?连候正英都经不住两轮比拼,就败下阵来,自己酒量还不如候正英呢,若是硬着头皮上去,只怕一轮拼下来,就得跟候正英一样躺在这里,那这个丑就出大了,当即摆手道:“李书记,我算是服了你了,这酒下次再喝吧。”

        李毅道:“正英同志怎么样?要不要叫救护车来?”

        孔荣和道:“没那么严重吧?送回去休息一下,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李毅淡淡地道:“我看还是叫正英同志的专职护士过来照顾一下的好。”当即掏出电话打给县人民医院,叫他们派夏菲过来一趟。

        吴开林和品智鹏自然不会傻到去跟李毅拼酒,都说还有工作要忙,找借口溜走了。

        不一时,县人民医院就派了人来,把候大县长抬回家去了。临走之时,李毅一再叮嘱夏菲,叫她好生照顾候正英。

        孔荣和在旁边看了,心想李毅也不像候正英说的那般混账无情啊!对待同志有情有义啊!

        一时人都散去了,李毅也没有心情吃饭了,一肚子的水,连着上了几次洗水间,这才稍感舒适。

        司婧今天的表现,令李毅对她刮目相看。

        都说高手杀人,刀不沾血,这个司婧,就有这种能力啊!举手投足之间,就把一个候正英放倒在地上!

        回去的路上,李毅忍不住夸了她一句。

        司婧笑道:“李书记帮了我那么多的忙,我偶尔尽尽心力,帮帮李书记,也是应该的嘛。”

        下午刚上班,李毅接到小寒打来的电话,小寒在电话里声音很轻,看来是偷偷的在打这个电话,她说道:“李书记,罗书记忽然要到你们临沂县去视察工作,同去的,还有葛市长和薛市长等市委领导,市电视台也来了人。我们现在正准备上车了,不说了,薛市长来了。”

        李毅连一句谢谢都没得及说,小寒已经挂了电话。

        “呃?这算怎么回事?”李毅摸着下巴,思索着,罗正浩这唱得是哪一出啊?忽然来临沂视察工作?难道是给候正英和孔荣和这两个家伙撑腰来了?还用得着这么偷偷摸摸的?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如果没有得到消息那倒好,现在李毅得到了消息,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应该去迎接一下市委的领导,可是如果去迎接的话,又怕罗正浩怪罪,因为罗正浩偷偷的下来,肯定是有他的用意,不知道是想视察哪些方面的工作?

        从西州到临沂,车程很短,顶多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李毅思索了一下,觉得还是要先了解清楚罗正浩此来的用意。这种突击性的检查工作,最让下面手足无措,李毅以前也经常用这一招,弄得下面乡镇对他这个领导十分害怕。想不到现在却被罗正浩用来整自己了。

        他想了想,不知道沈歆瑶有没有随行?要不就干脆询问薛雪?

        李毅先打通了沈歆瑶的电话,沈歆瑶听了李毅的问询,笑道:“你有什么工作怕上级检查的?

        李毅道:“沈小姐,话不是这般说啊,这么大一个县,总有一些工作不如上级领导意愿的嘛!要是提前知道检查工作的内容,我也好做一些相应的准备不是?”

        沈歆瑶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接到台里的通知出任务,至于罗书记他们想查什么工作,我是真的不知道。”

        李毅道了声谢谢,就又打给了薛雪。

        薛雪笑道:“小猴子,着急了吧?那你就急吧!我无可奉告。”

        李毅苦笑道:“薛姐,我现在身份不同了,我可是临沂县里的老大啊!县里发生的事情,我都是要负责任的。你好歹透露一点信息给我吧?我略做准备也好啊。”

        薛雪道:“不是姐不肯帮你啊,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好像是省里有人打过招呼,要来检查你们临沂县的什么工作吧。你仔细想想,你们县里最近有什么值得省里领导关注的?”

        李毅懵道:“薛姐,我临沂县里能有什么工作是你不知道的啊?省级经开区?我倒不怕检查工作啊,乡企改制?也一切正常。除了这两条大事,其它的也没什么好检查的啊。”

        薛雪道:“既然如此,那你还怕什么呢?端正心态,好好迎接市委领导吧。”

        “薛姐,我正想问你呢,我也是头一回坐上这把交椅,头一次迎接市委领导来检查工作,这个迎接的规格,我要怎么把握?”李毅问。

        “迎接规格?你还想组织四大班子迎到县界来呢?我告诉你,你最好就待在办公室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市委车队进不进你们县委机关大院,什么时候进,还不一定呢!”薛雪笑道:“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感觉这一次,罗书记不是下去挑刺的。”

        “不是挑刺?难不成还想给我发奖牌?”李毅笑道:“薛姐,我这里就全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麻烦你偷偷的叫小寒同志给我打个电话。”

        “小寒那家伙,背着我偷偷的跟你联系过很多次了吧?也不知道你给她灌了什么**汤!看我怎么整她!”薛雪俏目一横,吓得前排坐着的小寒心惊胆颤。

        “千万别啊,薛姐,小寒秘书也就是看在我跟你好的关系上,这才着意照顾我一二。”李毅连忙帮小寒开脱。

        “好啦,车队很快就出西州了,你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薛雪说着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