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2章 舌头比小刀锋利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2章 舌头比小刀锋利

    作品:《官路弯弯

        吃着饭呢,司婧忽然笑道:“李书记,我过去给候县长他们敬杯酒吧?”

        李毅道:“你想去就去呗。www.00ksw.org”心想你明知道我跟候正英不对付,你还要去跟他们敬酒,置我于何地?心里老大不悦,但人家毕竟是在候正英手下当差呢,在酒楼见面,敬上一杯酒,倒也在情理之中,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

        司婧明明看出李毅的不悦,但她还是端起杯子,扭着小蛮腰起身,走到门口,回过身来,嫣然一笑,在李毅脸上亲了一口,说道:“我帮你去探探情况。看到你吃醋,我很高兴。”咯咯一笑,走了出去。

        李毅摸了一下被她亲的地方,暗道自己还是玩不过这女人啊!妖精一样的司婧!能说会道,会哭会闹。床上功夫了得,哄人本事一流,这种女人不是妖精是什么啊?

        司婧走进候正英那边的包厢时,里面热闹的谈论,瞬间冷场。

        所有人都看着司婧,有的惊讶,有的惊艳。

        候正英微笑道:“司局长,这么巧啊!”

        “各位领导,大家好,我跟李书记在隔壁吃饭,看到各位领导在这边,李书记叫我过来敬大家一杯酒。”司婧笑着举起杯子,高声道:“各位领导,我先干为敬!”

        众人的表情顿时变得丰富多彩。

        候正英原本很开心的脸,瞬时变得十分难看,他原本以为,司婧今天能主动走过来敬酒,多半是想向自己卖好呢。而且今天请了这么多的常委共聚一堂,这么盛大的场景,能被司婧看到,正好让她见识到自己的厉害之处。这么好的机会,正好收伏这匹胭脂马啊!谁料到她居然是跟李毅在一起吃饭!

        孔荣和跟洪伟明两个人倒无所谓,他们两个本就跟李毅不对付,自己跟谁在一起吃饭,李毅看没看到都没有关系。

        吕智鹏和吴开林两人的脸色就有些精彩多变了,他们两个人,以前跟李毅的关系还算可以,李毅对他们两个也很友好,现在自己私下里跟新来的候县长吃饭,又被李毅撞破,多少会有些尴尬。

        那两个投资客则马上就黑了脸,上次被那个李毅丝毫不留情面的拒绝掉,很伤他们的面子,但他们看中了临沂省级经开区的优势和发展前景,很想把项目投资在临沂县省级经开区,正当他们心灰意冷,准备离开之际,临沂县里换帅了!新来的临沂县长,居然同意他们落户!这个利好消息,立即让他们喜出望外。

        今天就是他们两人做东,请县里的几个领导聚餐,他们请的本来只有候正英和洪伟明两个人,这两个一正一副的县长,基本上就能决定他们项目的前途了,其它的人,他们也就可请可不请了。其它几个县领导,却是候正英约来的。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上了李毅那个瘟神!

        司婧仰起螓首,露出雪白细腻的脖颈,右手一递一倒,那杯酒就倒进了自己嘴里,咕哝一声,长长的脖子轻轻滑动,那酒进入了她喉咙。

        几个大男人看着她强此豪爽的一口喝干了杯中酒,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扭了扭身子。

        司婧妙目流转,把众人的反应和表情尽收眼底,轻轻笑道:“诸位领导,我可是已经先干为敬了,您随意就好。”

        候正英笑道:“司局长,何不坐下来,陪我们喝上几杯酒?敬酒也不是这么个敬法啊,我们这里有这么多领导,你要是有诚意,就应该一个一个轮流来敬啊。这种圈敬法,可不厚道。”

        司婧心里骂他老狐狸,面不改色地笑道:“只要各位领导高兴,陪几位喝几杯酒倒也是小事情,只是我刚才那杯酒,是李书记叫我过来敬的,说不得,我那杯酒,那可是代表李书记喝的。”

        她这话说得就很重了,她代表李毅来敬酒,而且是一口喝干了,你们却一个个没有丝毫的表示,还想拉她来陪酒,这就显得对李书记不敬了。

        吴开林也不管其它人如何,端起杯子,略微示意,一口喝干了,倒过杯底亮了亮“好酒量啊!吴书记。”司婧娇声一笑,向吴开林竖起大拇指,然后双眸一转,落在吕智鹏脸上,俏笑道:“吕部长,我记得上次李书记请我们喝酒,您跟李书记可是连干了三大杯啊,那个英雄气概,看得小女子我当时是敬佩不已。”

        她十分巧妙的点出吕智鹏跟李毅关系非浅,而你吕智鹏,今天居然坐在这里,跟李毅的对头喝酒吃饭,是不是真的不给李书记面子了?就看你这杯酒喝不喝了。

        吕智鹏大大咧咧的一笑,说道:“我这个人就好几杯酒,哪里有酒我就往里跑。今天候县长盛情相邀,我就跑来蹭几杯酒喝,司婧同志,你既然是代表李书记前来敬酒,那这杯酒,我是一定要喝的!”

        他拿起酒瓶,给自己杯子里满上,然后双手端起来,举过双眉,做了个敬的姿势,一口喝光了,抹着嘴唇道:“司情同志,现在可以了吧?”

        司婧笑道:“好海量,就凭这豪爽劲,我司婧等会还要敬你三杯!”

        吕智鹏笑道:“只要司局长肯陪酒,便是三百杯,我吕某人也喝了,皱一下眉头的,不算英雄好汉!”

        司婧看向洪伟明,笑道:“洪县长,李书记以前当常务副县长之时,对你可是诸多照顾啊!你们那时候,可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我记得上次李书记调整人事的名单里,有两个还是你的远房亲戚吧?我记得李书记当时还说了,如果单凭这两个人的实力和能耐,暂时是不能升迁的,但是,既然是洪副县长提出来的人选,那就先提拔,再看后效吧!冲着这份情谊,您是不是也该喝上一口?”

        洪伟明心想,自己几时跟李毅成过战友了?

        但司婧这话就是起一个挑拨离间的作用,候正英看向洪伟明时,明显多了几分猜忌,心想这个洪伟明,不会玩卧底吧?莫非,他是李毅的人,故意投向自己,来踩自己的点?这么一想,便重重冷哼一声。

        洪伟明偏偏不能解释,这种事情,你怎么解释?你能当众说,你以前跟李书记尿不到一壶里去?还专门跟他作对?这话能说吗?说出来那就等于公开得罪李书记了。李毅现在可是堂堂县委书记啊,县里的一把手,就算对他有意见,谁会傻到当众宣扬?一把手要给你小鞋穿,那可是分分钟的事情!

        而且司婧刚才这话说得很好,把洪伟明的老底子都给揭了出来。

        上次李毅要调整县里的人事,洪伟明得到消息后,找到李毅,硬着头皮交上两个名单,要李毅帮忙解决一下。李毅本来不答应,洪伟明又是求情又是表忠心,这才求得李毅答应。那个时候,李毅主持县委县政府的全面工作,洪伟明又想前进一步当常务副县长,对李毅也是着意巴结,这些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叫他如何狡辩?

        他端起酒杯,一口抿了,嘿嘿一笑:“司局长,舌头比小刀还锋利啊!”

        司婧咯咯笑道:“不敢当此重夸。主要是洪县长对李书记的情谊深啊。感情深,一口抿嘛!”

        洪伟明说不过她,只得黑了脸,扭头不理她。

        司婧笑眯眯的看向孔荣和,说道:“孔副书记,您跟我还是头一回见面吧?您的大名我却是久仰了。您身为县委副书记,是李书记的第一助臂,你跟李书记之间的交情,那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比拟的啊。李书记这杯酒,您喝不喝都无所谓,反正嘛,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以前李书记敬酒给郑春山——也就是你的前任时,郑春山都是推拒不喝的。咯咯,吴书记,吕书记,洪县长,你们都是跟李书记的老同志了,你们说说,我有没有记错?”

        孔荣和原本不想理她,闻言却是脸色一变,这个女人,居然拿他跟郑春山相比!

        可是,他现在坐的,恰恰就是郑春山的座位啊!司婧并没有说错。

        司婧话里的另一层含义,就是不喝李毅敬酒的,都被李毅踢出临沂班子了!你孔荣和看着办吧!

        这层意思只有当事人才能去领会,而且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就叫孔荣和发作也不是,不发作也不是,看着面前那杯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司婧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若是喝了,那就是服软了,若是不喝,等于公开叫衅李毅!自己初来乍到,根基未稳,敢跟李毅叫板吗?

        我忍!

        孔荣和双眉一皱,冷哼一声:“不就一杯酒嘛!李书记怎么自己不过来敬?却叫你这么一个黄毛丫头过来?”

        司婧娇笑道:“孔副书记,这话说得太荒唐。有事,弟子服其劳。我是李书记手下的兵,他要敬酒,我当然要代劳啰。再说了,在咱们临沂县里,李书记的官最大,我可不敢让李书记向我们这种小官来敬酒,就算李书记想,我也不敢喝这杯酒啊?”

        她凤目一瞥候正英,说道:“候县长,您是大地方来的官,想必知道这个规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