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0章 涨跌大势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30章 涨跌大势

    作品:《官路弯弯

        听到李毅这句话,龚武和傅平顺立即喜上眉梢,跟王八吃了称砣一般,铁了心要跟着李毅干下去了。www.00ksw.org

        候正英再能搅和,官帽子还是捏在李毅手里啊,而且,早就听说李书记在市里关系非浅,比自己现在更大的官帽子?那就是副处级干部,归市里管了。李书记能当面给出这样的许诺,可见他信心十足啊!既然有李书记当坚实的后盾,还怕候县长做什么?两个人黑脸而来,红脸而回。

        朱枫也终于肯露脸了,踱着步子,来到李毅办公室里,嘿嘿一笑,并不说话。

        李毅抛了一支烟过去,自己也点了一根,吸了两口,缓缓说道:“我还以为你升官了,就不理我这个老同学了呢!”

        朱枫正吸烟了,闻言一口烟气吸进了气管,顿时抽心抽肺的剧烈咳嗽起来,好半响才说道:“李书记,我都羞得无地自容了,你还这么挖苦我!我这哪里是升官啊,现在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我都快憋回老本行去了!”

        “呵呵,老本行?又开始写诗了?还是写剧本了?”李毅笑道。

        “我这回改写小说了,我要写一个现代版的官场现形记,就用你作原形人物!”朱枫喘匀了气,说道:“你瞧瞧,我现在闲得太久,连你的高级烟都欺生了!”

        李毅大笑道:“那好啊,我们当官的,就盼着有人能替自己著书立传呢!不用自己宣传,就能名扬天下了。只是,你这个劳保局的副局长,也不是这么清闲吧?真要做起事来,还是大有可为的。”

        李毅后面那半句话,是用十分严肃的口气说出来的。

        朱枫听得一怔,心想李毅这是什么意思?在怪我没有用心工作吗?难道要我学雷锋同志,干一行爱一行,做一颗革命的螺丝钉,哪里需要哪里钉?可是,建国这么久了,也只出了一个雷锋同志啊!要不他怎么能成为楷模,要号召全国人民学习呢?正因为这种精神境界,不是人人能够达到的。人人都是活雷锋了,还用得着学雷锋吗?

        “李书记,我要向你检讨,我工作没做好……”

        “你先别开展自我批评,我且问你,你身为劳保局副局长,你对本县外出务工人员有过统计吗?对本县劳动人员的保障制度和体系,你有过深入的调研和思考吗?本县有多少劳工?有多少人需要找工作?有多少人得到了相应的保障和保险?你们就业指导中心有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李毅中指不停的在桌面上轻敲,完全是用一种跟下属谈工作的态度在讲话。

        “这个,李书记,我上任日短,还没有来得及开展相应的调查研究。”朱枫头上冒冷汗了。

        李毅道:“那现在就给我回去,好好的进行调查研究,等你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之后,再来找我!”

        朱枫愣道:“李毅……书记,你不会真打算让我在劳保局待下去了吧?”

        李毅道:“劳动局怎么了?干好了那也是一份好工作!”

        朱枫道:“算我白来了!”起身就要走。

        李毅叫住他,富含深意地说道:“朱枫同志,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在冷僻部门里,更加有利于你的升职和锻炼。”

        朱枫浑身一震,说道:“李书记,我明白了。”

        李毅道:“你要真的明白才好。”挥了挥手,叫他回去。

        朱枫是真的明白了,李毅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依朱枫的资历,要想在重要的部门提升,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现在既然到了劳保局,那就安心干上一阵,把业力能力提升上来,只要做出了成绩,再提升就要容易一些。

        有了这颗定心丸,朱枫就有了奔头,干起活来也劲力十足。

        人活着,总要有美好的希望,人才有不断前进的动力。工作也是一样,总要给下属看到进步的希望,他们才会卖力的工作。如果做与不做一个样,做多做少一个样,谁还有心情和激情去努力学习和工作?

        李毅给下属许愿,给他们承诺,给他们撑腰,实际上就是在给他们希望,让他们沿着自己的道路勇往直前!

        至于这份愿望和承诺能不能得到实现,什么时候实现,那就难说了,计划还赶不上变化呢!何况只是一个愿景?再说了,你真的努力了,那回报也就迟早会来到。

        看了几天文件,总算把该批阅的都看完了。

        李毅伸伸懒腰,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眼眶,最近事多,花小蕊也没空过来帮自己做饭菜了,每天回到家里,就是冷锅冷灶,特别是周末时候,一个人在家里,显得格外的寂寞无聊。李毅这才知道,原来热闹和相处,也会让人变成习惯和上瘾。当你习惯了两个人的周末生活,当你享受惯了她的温柔和体贴,忽然间失去了这一切,你会觉得,原来平凡无奇的普通日子,原来是那般的珍贵。

        “叮铃铃……”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

        李毅抓起话筒,刚喂了一声,话筒里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李毅,股票跌了!”

        “沈小姐,”李毅微笑道:“你怎么也关注起这玩意来了?”

        沈歆瑶道:“我能不关注吗?我全部家当都投入在里面呢!”

        李毅笑道:“你看过钱塘江的潮水没有?八月份的潮塘潮,啪的一声,一个浪头打过来,能高过楼房!壮观的美!”

        “啊呀,李毅,我跟你讨论股票呢,你怎么跟我谈起潮水来了?”沈歆瑶有些撒娇的说道。

        李毅耐心的解释说道:“呵呵,别急嘛,听我说完。股票这东西,就跟那潮水一样的,有涨有退,一时的涨和跌,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只要它有冲击一次高峰的能力,那我们就买对了。当它像八月份的钱塘江潮水一般,冲击到最顶峰时,我们适时的将他们抛售,那赚来的钱,将是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增长!然后,至于它以后是涨是跌,涨多少跌多少,再与我们无关了。”

        李毅知道沈歆瑶对股票是外行,所以借了这个潮水的比喻,来解释给她听,还别说,沈歆瑶听完之后,脑袋瓜子忽然就开了窍,听明白了李毅的意思,问道:“那我们的潮水,什么时候涨到最高峰?”

        李毅嘿嘿笑道:“这个问题,我要是能回答你,那我岂不是成股神了?那我就真的不用工作了,每天看着股市就能成为世界首富了。”

        沈歆瑶扑哧笑道:“你看不准吗?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这几支股票一定会涨吗?我还以为你真的能会看出这东西的涨跌大势呢!”

        李毅道:“大势是大势,是可以通过各方数据和新闻进行分析出来的,但具体的涨跌时间和峰值,这就不是简单的分析和数据的罗列堆积就能得出结论来的。你放心吧,我也在关注股市的走向,在适当的时候,我会通知你抛出去的。”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啰!”沈歆瑶笑道:“对了,我有两张省戏剧院来我市演出的门票,你有时间的话,就送一张给你吧。”

        “省戏剧院来西州演出啊?那应该有看头。”李毅笑道:“什么时候?”

        “这个周六晚上七点。绝对有看头啊,这是省文化厅组织的一次文化巡演活动,上演的都是精品呢,我告诉你,这次你可以饱眼福了,下来参加演出的,不仅仅是省戏剧院的台柱子,还有省歌舞团的帅哥美女们,不仅可以欣赏到传统的剧目,还能看到多姿多彩的舞蹈和歌唱表演呢!这可是一场文化大戏,错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

        李毅嘿嘿笑道:“听着怎么像是帮他们卖票的呢?”

        沈歆瑶啐道:“你才帮人卖票呢!这票是台里发下来的,我想着你上次跟说我,喜欢看戏,我就特意问台里多要了一张。”

        李毅笑道:“多谢沈小姐,你费心了。我对歌舞那些玩意不感兴趣,但对传统的戏剧倒是很欣赏。省戏剧院的表演,我倒是很有兴趣一观啊!那你帮我留着票啊,我周六一定会去的。”

        跟美女通完电话,李毅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许多,连疲劳也消失不见了,他端起茶,喝了一口,把田源喊进来,吩咐他道:“通知下去,这个星期四,召开县委常委会议!”

        田源道:“李书记,今天已经星期三了,星期四?岂不就是明天?”

        李毅点头:“对,就是明天。”

        田源应声道:“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李毅道:“通知司婧同志来一趟——嗯,还是我亲自打这个电话吧!你去吧。”

        田源答应一声,出去了。

        李毅打完电话后,摊开自己那个官场笔记本,翻到中间一页,在后面写上了候正英和孔荣和的名字。

        两人的名字后面还是空白的,因为李毅对这两个人还知之不详。

        令他颇费思量的是,自己从省城回来也有几天了,这两个新来的县委副书记,居然没有一个人前来拜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