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28章 您签字,不管用!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28章 您签字,不管用!

    作品:《官路弯弯

        夏菲在李毅办公室里待的时间很短,只有十分钟左右就出来了。www.00ksw.org

        记住这个时间的,除了田源,还有候正英。

        夏菲进入机关大院的大门时,他的秘书就看到了,然后报告给了他。

        夏菲跟李毅谈了什么,这就成了一个谜,没有人知道。田源中间以倒茶的名义进去过一次,但也只听了只言片语,李毅跟夏菲谈的并不是什么工作上的事情,而是两人以前的一些往事,看他们的神情,貌似聊得十分开心。

        第二天,李毅一整天都在办公室里,批审文件,接见县里相关负责人。

        候正英故意的挑衅和安排,并没有引起李毅的任何反感和反击。一切事情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既没有增开县委常委会,也没有召开书记碰头会。

        就像一个积攒了劲头,想要报仇的人,狠狠数拳砸出去,却没有收到意料中的反应,拳拳砸中了棉花。

        主动权在李毅手里,李毅想开会就会开会,他要是不开会,候正英拿李毅也没有办法。候正英急于在常委会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他想要告诉临沂县的大小官员,他候正英现在是临沂的二把手,但是李毅却迟迟不给他这个机会。

        临沂县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各种税收大大超过了以往各年,省级经开区和农牧养殖的税收,令临沂县财政无比的宽裕,以前连工资都要拖欠的机关干部们,现在不但能拿到足额的工资了,还能拿到奖金和福利待遇。

        这一切,大家自然都知道,是李毅同志到临沂上任以后发生的改变。是李毅同志,让临沂县平地起高楼,荒地变城市。

        候正英想在短时间内压倒李毅,这种想法很疯狂,而且不切实际。李毅正是有了这种底气,所以才不顾候正英跳来跳去,搞三搞四。

        接下来的一件事情,让候正英真正见识到李毅的威信。

        在一次政府会议上,他强行通过了一个项目,打算用政府的资金,来盘活一家濒临倒毙的国有企业。这是一家县有纺织厂,有职工一百多人,是大型综合性棉纺织企业。

        这家临沂县纺织厂,有浆纱机2台,织机100台,气流纺和环锭纺,公司下设一个浆纱厂、一个织布厂,公司总资产500万元,固定资产300万元。

        九十年代之前,这家纺织厂还是临沂县的明星企业,那个时候,县城里的人都以成为纺织厂的工人为荣,工资高,福利好,成了纺织工人,连找对象都好找。

        这些年改革开放了,临沂县纺织厂的效益,反而走了下坡路,成了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这两年更是急剧下滑,基本上停产了。

        早在李毅掌管临沂经济之初,这家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就找到李毅,要求县里拨款,把厂子盘活。

        李毅经过调查取证,发现这家工厂主要是经营机制不灵活,市场应变能力不强,企业管理问题严重等等,觉得没有必要再进行盘活。

        对待中小型国有企业,李毅以为,政府应该对企业的生产能力、发展方向、主要产品的科技含量、市场竞争力等要素加强研究,准确把握。产品有销路、有市场的,尽量通过改革“盘活”;市场份额低、资产质量差的,实施关、停、并、转;严重资不抵债,盘活无望的,依法实施破产。

        李毅对临沂纺织厂下的猛药,就是破产!

        针对纺织厂的实际情况,李毅制定了一系列方针政策,打算对其实施政策性破产,并由银行以坏帐准备金核销该厂0.73亿元负债。

        这是临沂纺织厂能走的最好的路。

        但是临沂纺织厂的老职工们,却舍不得将厂子破产,他们总怀着最后的希望,希望厂子能够再振雄风。他们不停的来找各级领导,甚至找到了市里的相关部门,要求政府救厂。

        李毅的政策性破产计划受到这些人的阻挠,一直未能顺利实现。

        现在,新的县长上任,这些厂领导们,以为看见了新的曙光,第一时间就来找候正英,递上各种资料和材料,表明县纺织厂以前是何等的辉煌,还曾经荣获省先进企业和省质量效益型先进企业等称号和名誉。然后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要求县里拨付专款,盘活企业,给一百多个纺织工人一条生路。

        候正英以前并没有主管过企业工作,看到这么好一家工厂,居然要走上破产的道路,觉得太过可惜,这可是临沂县里唯一一家国家中型纺织企业啊!

        如果这家企业能在自己任上盘活成功,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政绩!

        有了这笔政绩,不管是打压李毅,还是升迁,都是大有用处的。自己在候家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更重要的是,这家企业,是被李毅下了砍头令的,如果能被自己救活,这无异于狠狠打了李毅一个巴掌!

        因此,候正英在主持召开的县政府党组扩大会议上,抛出这个议题。

        这个问题,李毅在常务副县长任上时,就曾经提交党组会议进行过讨论,大部分同志也都同意了李毅的意见,觉得政策性破产,对临沂县纺织厂,是最好的出路。

        听到候正英旧话重提,而且一力主张要投资盘活这家工厂,大部分同志都投了反对票,但候正英还是一意孤行,用自己的特殊权力,强行通过了这项决议,责令县财政局拨款三千万元,做为临沂县纺织厂的改制资金,重新盘活纺织厂。

        临沂县纺织厂的职工,听到这个消息后,十分震奋,个个打起精神来,把厂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准备迎接三千万的巨款和候县长亲临检查工作。

        然而,候正英签字的命令下达后,县财政局并没有听他的话,三千万的款子,迟迟没有拨付出去。

        纺织厂的领导等不来款子,又坐不住了,再次来到县政府,找候正英要钱。

        候正英十分惊讶,心想我一个堂堂县长大人,亲笔签字,拨款三千万,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县财政局的人,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不听县长的话吧?

        他一个电话打到县财政局,找到局长司婧,询问这笔钱的问题。

        司婧对他倒是十分恭敬,笑着回答说,候县长签字的拔款条子,财政局已经收到了,但是财政账户上,现在根本拿不出三千万来,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候正英听到司婧温柔的解说,倒也发不起火来,说道:“三千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县财政暂时拿不出三千万来,那就分期拨付吧,先划一千万过去,启动纺织厂前期改制再说。后续资金,分两个季度划过去就行了。”

        司婧笑道:“候县长,你这是难为我了啊,一千万?真的拿不出来啊,除非把咱们财政局给卖了还差不多。”

        候正英皱眉道:“司局长,不可能吧,咱们这么大一个县,连一千万都拿不出来?这话说出来,谁信呢?你不是糊弄我吧?”

        司婧道:“候县长不信,现在就可以过来查账啊,别说一千万,便是三百万都没有啊。现在账户上就只有两百多万的现金,还是用来拨付这个月财政工资的。如果候县长一定要拨款的话,就把这笔钱先拿去应急吧,到时工资发不下去,数千公务员问我们讨起工资来,我再想办法去应付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候正英无语了,他愕然道:“不必了。”缓缓挂断电话,脸上的怒气却是更盛!

        他就不信了,偌大一个临沂县,财政账户上居然只有两百多万!

        他的秘书正好在旁边听到了这通电话,向他说道:“候县长,县财政局不是没有钱,只是司局长不肯拨出来罢了。”

        候正英道:“你确定?”

        秘书道:“乡企改制那边,一拨款就是数百万呢!又是修路,又是建厂!这还只是试点工程,到时全面实行改制,还不得用一大笔钱?这笔钱哪里出?还不是县财政出?县财政能没有钱吗?”

        候正英怒道:“这个司婧,居然敢敷衍我!”

        秘书道:“候县长,临沂县里谁人不知啊,也就您新来,瞒在鼓里呢,这县财政局的钱,没有一个人的签字,任何人休息动它分文!”

        候正英道:“我是临沂县的县长,我签字还不管用吗?县财政局难道不是归我管吗?”

        秘书道:“候县长,我若是说实话吧,怕惹您生气。”

        候正英沉声道:“说实话!”

        秘书道:“您签的字,根本不管用。就算是以前的孙县长在位时,他签的字,都未必能管用。”

        候正英牛眼一瞪,脸一沉,说道:“那要什么签字才管用?”

        秘书指了指北边。

        那是县委大楼的方向。

        秘书神秘兮兮地道:“除非有他的签字!司局长就听他的话。”

        候正英重重一拳砸在桌面上,冷哼一声,杀气凛凛地说道:“县财政局局长居然敢不听我的指挥?那我就撤换了她!杀鸡儆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