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9章 大爷中的大爷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9章 大爷中的大爷

    作品:《官路弯弯

        秦思媚应道:“放心,我会安排!不过,我们真能找到那女孩?”

        吴知秋冷声道:“必须找到!”

        秦思媚眼含幽怨地道:“她都死了那么久了,你还没有忘记她吗?”

        她说的是吴知秋的原配夫人。www.00ksw.org

        “她跟你不同!”吴知秋冷冷地道:“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你不会明白的……”

        秦思媚的纤手握成了拳头,又缓缓放开:“我明白了。”

        看着李毅安然无恙的走出来,肖剑飞十分惊讶,他怕李毅出什么意外,特意在电梯口这边执勤,准备随时支援李毅。他知道上面是什么人,那可是南方省黑道上赫赫有名的吴老大!这个有着文雅名字和斯文外表的人,他的内心,却异常的变态和邪恶!

        “嘿!肖队长。”李毅微微一笑。

        肖剑飞道:“李先生,你没事就好。”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改天有空,我们一起聚聚。”

        肖剑飞笑着点点头。

        李毅来到四海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跟母亲方芳见面。

        方芳听到李毅升官的消息,并没有多大的喜悦,反而叮嘱他说,官越大,责任就越重,当官容易,但千万不可以当一个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娘的官员!

        李毅谨遵母训,一再表示,一定做个好官。

        跟方芳聊天时,李毅有意无意的提起,问方芳还有没有再找一个老伴的想法。

        方芳笑道:“我儿子都这么大了,我还嫁人?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李毅道:“妈,你还很年轻呢!四十出头的年纪,正好焕发人生的第二春嘛!妈,依我看,若是有合适的人,你不妨考虑一下。”

        方芳笑着摇摇头,说道:“小毅,你跟林馨什么时候办婚事啊?妈想抱孙子了!”

        李毅嘿嘿笑道:“这个,过几年再说吧,林丫对年纪还小呢,还没有毕业。”

        方芳道:“我不管,反正我只想抱孙子。在你二十八岁之前,你必须给我生下一个大胖孙子来!”

        李毅道:“妈,你这话说得好笑了,我是男人,怎么能生崽子啊?这话啊,你得跟林丫头去唠叨。”

        方芳道:“今天回京城过年,我一定会找林丫头说!”

        李毅本想劝母亲梅开二度,现在倒好,被母亲逼着生儿子了。他生怕方芳再问出什么事情来,聊了几句,就跟二舅三舅商量事情去了。

        四海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依借老市场的名声和客源,再加上西州这座大型农产品生产基地做后盾,迅速打开了局面,现在生意不仅遍及全省14个州市和地区,还远销相邻各省。

        最近,有一批滨海商人,前来市场部联系,想专门进一批针对高消费人群的货品,销往香港。

        方兴说道:“小毅,这个事情,你看行不行得通?这些商人,要求我们精挑细选,还要包装好!一兜大白菜,要掐掉一半叶子,只留下白菜心,三个菜心装一袋。这不是太浪费了吗?还有那个黄瓜,要求长度和粗细都要一致,成熟度也有要求,这不是太难为人了吗?”

        李毅道:“对方出的价钱呢?公不公道?”

        方兴道:“那倒蛮公道,就算浪费一大半,我们还是有赚,而且比整棵卖还要贵上一些。”

        方华道:“我觉得可行,管它浪费不浪费呢?只要我们有钱就行了。香港人就看吃个精细,不弄漂亮了,人家不会买。”

        李毅笑道:“三舅说得对。我们经商的要信奉一句话,百分之八十的利润,是靠百分之二十的人创造出来的。所以,你们务必抓住这次机遇,将咱们西州的菜篮子,卖到香港去!进货商有要求,这很好办,你们可以向西州的菜农提出来,叫他们成立相应的加工厂,按照要求做出相应的产品出来。这还能带动当地的新一波经济增长呢!”

        方兴道:“真的可以做?”

        “当然可以啊!”李毅呵呵笑道。

        “李毅来了啊!”表哥方红军走进办公室,笑着向李毅打招呼。

        方兴道:“红军在家里没事做,我叫他上这里来帮忙了。”

        李毅道:“红军哥,在这里还习惯吗?”

        方红军笑道:“很好呢,李毅,听说你又升官了?呵呵,咱们那村里,也就出了你这个大人物!对了,我打算年底结婚呢,你一定要来喝喜酒。”

        李毅道:“结婚?跟谁?”

        方红军道:“周梅啊,你见过她的。周老师的女儿。”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这杯酒,我是肯定会回去喝的。”

        和亲人们吃过中午饭,李毅跟母亲和舅舅们告别,来到三江重工。

        行政秘书和悦见到李毅到来,连忙迎接他进去,生活秘书姬宁泡了曼特宁咖啡来,自觉的帮李毅按摩肩颈。

        和悦说道:“老板,柳钢的金秘书昨天打开电话,说最近铁矿石进价上涨,供应给我们的原料也要相应的上浮1个百分点。”

        李毅道:“不涨!如果柳钢不答应,就停止在他们那里进货。”

        和悦愣住,说道:“老板,这是正常的价格浮动,而且是在可接受范围之内啊,为什么不能接受?而且,我们现在跟柳钢合作,从他们那里的进货量,达到了咱们总量的七成,如果中止跟柳钢的合作,我们会十分被动,一时之间,上哪里去找那么多便宜又好用的钢材?”

        李毅嘿嘿一笑:“你放心,现在钢厂是大爷,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成为大爷中的大爷!”

        和悦抿嘴笑道:“老板,能否说得透明一点?”

        李毅道:“你没看最近的报纸吗?东南亚金融危机就要来临了!到时,各行各业经济发展迟滞,钢材的需求量会跌至谷低,相应的,钢材就会大量积压!到时,价格也会一路狂跌!那个时候,他们会哭着来求我们购买他们的钢材的!”

        和悦道:“老板,报纸我们也看,可是上面不都是乐观积极的观点吗?这金融危机来不来,只怕还两说呢!”

        李毅道:“你没看南方日报吧?”

        和悦摇头:“那都是公务员才看的报纸,我很少看那个,太严肃了,也太假正经了。”

        李毅道:“有空找来看看吧,严肃和正经,恰恰是这份报纸的优点,经济和政治,可不是娱乐活动,可以肆无忌惮的任意妄为和信口开河!”

        “是,老板。”和悦虽然不懂李毅话中的含义,但还是满口应承了。

        钟达得知李毅来了公司,上来汇报工作。

        他拿出李毅交给他的一份预算报表,说道:“李董,这个研究开发项目的投入是不是太大了?我们公司现在一年的产值,都不够这项投入的资金呢!依我之见,研发投入资金,能控制在30%左右就不错了,我们还要留下富余的资金,进行原材料的采购和其它资金的流转。”

        李毅道:“我们投入的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是国际一流的重工制造商,我们要生产出领先世界技术的重工产品!虽然说现在国家很重视轻工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但是,重工业是一个国家的灵魂,也是一个民族的骄傲!我们国家要想成为大国,重工业的发展和技术创新,是必须要跟上来的!”

        钟达道:“这道理我懂,可是这投入实在太大,我们几个经理碰了一下头,聊了一下,大家都觉得这笔钱花得在些冤。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赚回这笔成本啊!”

        李毅道:“这只是我们厂区的研发机构的投入,我还有一个更大的想法,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呢!呵呵,钟叔,你就按照我的计划去做吧,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外国人很快就会给咱们送钱来了!”

        钟达听得云里雾里,但他对李毅素来十分敬佩,既然李毅说行,那就行吧!

        更大的想法?是什么样的想法?那不是还要花更多的钱?

        啧啧!这个李董,年纪轻轻,这赚钱和花钱的手笔,可真大啊!

        当天,李毅回到住处,看见那个高经理等在门口,正一脸焦急,看见李毅,马上就迎了上来,谄媚地笑着:“啊哈,李先生,你可回来了,我等你老半天了。”

        李毅冷冷地问:“有事?”

        高经理用手抹抹额头,弯了弯腰:“今天的事,是吴老大叫我做的,你别怪我啊!你没事就好啊!你不知道,我可一直担心呢……”

        李毅很看不惯他那副嘴脸,直接打断他道:“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吴经理抹着额头的冷汗,跟在李毅身后,哭丧着脸道:“李先生,我不知道你跟吴老大之间是怎么协商的,只是,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物业经理,两边都得罪不起,我能有几条命,敢去得罪他吴老大,当然,我也不敢得罪你——你们都是大爷啊!我夹在中间,可真是难做人呢。李先生,想必你能明白我说的话?”

        李毅见他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不耐烦的问:“你到底有什么事?我真要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