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8章 单刀赴会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8章 单刀赴会

    作品:《官路弯弯

        吴知秋起身同李毅握手,李毅并不理他,他也不以为意,对秦思媚道:“坐下,陪李先生喝几杯。www.00ksw.org”

        秦思媚闻言,笑着给李毅摆杯子,李毅却将杯子翻过来扣着:“酒就免了,有什么话,快点说吧,我还有事。”

        吴知秋示意秦思媚,叫她坐下,说道:“李先生,我四弟跟你发生了一点摩擦,他也受到了应有的教训,吴某这次特意接李先生来此,是要代他向李先生道歉。我先干为敬。”自己倒了三杯酒,一口一杯,全倒进喉咙里,继续道:“二来,也是想向李先生求个人情,您大人大量,就此放过四弟吧。”

        李毅早料到他会有此一说,心里早想好了说词:“现在,他人已经进了刑警大队,接受调查之中,他的罪责重轻,自有法律公裁,你我都不可能去改变法律的宣判。”

        说这番话时,李毅表情冷淡,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也没有惧怕神色。

        吴知秋脸色一变,闭了一下眼,调整情绪。

        李毅的强硬,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双目如电,看向李毅,似乎要看穿这个年轻男子的心。但是李毅一直是一幅淡淡的表情,无所谓的态度,让人捉摸不透他内心的想法。

        秦思媚眨着大眼睛,经过刻意化妆的精致脸蛋,看不出表情的微弱变化。

        她倒了一杯酒,笑道:“李先生,来,我敬你一杯,都说美女爱英雄,我觉得李先生就是一个英雄人物,令小女子好生仰慕啊。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凭她的姿色和手段,加上这段用媚惑人心的语音说出来的恭维话,一般男人都会受不了这等挑逗,再不济,也会笑脸相向,陪她喝上一杯酒。

        然而,今天她的手段就失效了。

        李毅根本就不看她的玉颜娇艳,也不理她的自饮自酌。

        越是了解这些人背后的故事,李毅就越不想跟他们有太多的交往。若不是因为欧阳谨萱可以落在他们手里,李毅根本就不会随秦思媚来到这里,跟这个南方省的黑道老大见面。

        这个吴知秋,只是说他那个手下的事情,却绝口不提欧阳谨萱,这让李毅觉得,他们太没有诚意了。

        吴知秋沉默半晌,缓缓说道:“李先生,我是什么样的人,想必你很清楚吧?”

        李毅淡然道:“知道一些。怎么,你还想用你道上那套来对付我吗?我若是害怕,就不会单刀赴会了!”

        吴知秋摇摇头,说道:“我一直拿李先生当朋友看待,又怎么会和你兵刀相向呢?这一次,实在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小弟,瞎了他的狗眼,居然冒犯到了李先生头上,也难我管束手下不严,才造成了今日之祸事。我本人是极其愿意跟李先生交个朋友的。”

        “吴老板,令弟现在进了局子,你如果想捞他出来,应该去找公安局的人帮忙啊!找我又能管什么用呢?”

        吴知秋道:“我已经去找过了,还动用过一些官面上的关系,但人家都不卖这个面子啊!由此可见,李先生你的能量有多么的惊人啊!没有你的许可,这个小弟,我是捞不出来了!”

        “吴老板的能量才是通天彻地呢!我一个年轻后生,什么都不懂,能帮什么忙啊!”李毅语含提醒,你吴老板连省委常委的女儿都敢掳走,谁还敢跟你叫板呢?天底下还有你办不成的事?

        吴知秋伸手掏出半块残缺的玉,轻轻放在李毅面前,说道:“李先生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我也就不讳言了。我知道李先生有通天之能,对我们这些小混混,根本就没放在心里,但是,天上的月亮都有阴阳圆缺,何况人生境况,总不会一直一帆风顺吧?今后,李先生若是遇到什么难解之事,而单靠白道解决不了的话,可以持此玉来找我,不管是何等难事,我天龙帮必定上下齐心,尽我一帮之力,帮你达成愿望!”

        信物?黑帮的信物?跟侠客行中的玄铁令有着一模一样的效果?这东西貌似比玄铁令更厉害啊,玄铁令只能叫谢烟客做一件事情,而这枚信物,却能叫天龙帮上下举帮派之力,为你做一件事情!

        这个诱惑还是挺大的,天龙帮这么庞大的组织,不管是人力还是财力方面,都拥有不可小觑的能量,如果他们真的尽全帮之力来帮你的忙,那真的是无所不能了!就算叫他们去杀一个人,只怕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去执行!

        这个吴知秋还真舍得下本钱啊!

        看来,这个四爷,在天龙帮里还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呢!

        既然是比较重要的人物,怎么还沦落到要去敲诈人的地步?

        李毅心里微哂,想不到电影和小说里的情节,竟然活生生上演在自己面前!李毅好奇地拿起那块玉,翻看着,想看看这传说中的信物长什么样。

        吴知秋见他拿起玉,脸色一喜,以为李毅答应了。

        不料李毅只是把玩一会儿,就又放回桌上,说道:“恕我无能为力。若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吴知秋见李毅起身要走,急忙叫道:“且慢,李先生!李先生这么说,我们是没得谈了?”

        李毅眉毛一扬:“人在警察手里,你跟我谈有什么用?”

        吴知秋站起身,向李毅走近两步,脸上闪现一种痛苦之色:“李先生,不瞒你说,老四是我小舅子,我妻子死得早,她临死前托我照顾好她弟弟,所以,我才要想尽一切办法,救他出来。李先生,你开个价吧,只要我吴某人做得到,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李毅没有被他的亲情所打动,冷淡地道:“他也不至于判死刑吧?坐几年牢,也就出来了。”

        吴知秋急道:“李先生,你不懂得这里面的事!若是普通人,老四哪里用得着坐牢?我们使点钱,马上就弄出来了。可是,这次不行,我们找了律师去,公安局的人一口给回了,说这是死囚犯,犯了滔天大罪,任谁也不许见,不许保,不许诉。”

        李毅心里略微一惊,没想到事情竟有这般严重,按理说,他跟那四爷也是无怨无仇,对方虽然嚣张跋扈,但已经被打断一条手臂,也算是受了惩戒,以为没什么大事了,没想到公安机关竟是如此判法,这是出自谁的授意?

        陈翔不可能这么做事情吧?难道是钱多报告给了林馨或者爷爷,是他们其中某个人看不过眼,插了手?

        吴知秋见李毅意动,像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切地道:“李先生,老四冒犯你,是他不对,你所有的损失,我百倍赔偿,只请你网开一面,饶了他这一遭!欠你的这个人情,吴某日后自当肝脑涂地,生死以报!”

        李毅轻笑道:“你这个人,看上去,不像黑社会啊!”

        吴知秋嘴角略一抽搐,强笑道:“李先生说笑了。我们算什么黑社会啊,只是一般的民间社团,也是在政府手底下讨口饭吃而已。我们跟天斗跟地斗跟人斗,就是不敢跟官斗啊!李先生,求你了,你就开开恩,给老四说说情吧。”

        李毅原本就没想置其于死地,此刻沉吟未定,心想听他的口气,难道欧阳谨萱不是他们掳去的?

        不然到了这个时候,他不可能不拿人质出来跟我做交换吧?

        那欧阳谨萱会被什么人拐走了?

        李毅说道:“这事,也不是没得商量,这样吧,昨天省委别院丢了一个女孩,你们要是能帮忙找回来,我可以考虑你的提议。否则,一切免谈。”

        吴知秋长长吁了一口气,试探地问:“那女孩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我尽力一试。”

        李毅耸耸肩:“无可奉告。那啥,就这样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李毅说完,大步向电梯走去。

        秦思媚眼见李毅走远,低声问道:“老大,就这么放他走了?”

        吴知秋冷笑道:“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扣下他?要胁政府?我保证最后的结果是全军覆灭,而且不会来得太慢!”

        秦思媚俏脸晕红,娇声道:“人家也是关心嘛!起码也要亮亮底牌,让他心里不敢小觑了咱!”

        吴知秋唉叹一声:“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还是只学到一点皮毛!我们势力再强,也是在混混这个圈子里!称王称霸,都是在政府的眼皮之外折腾,一旦真惹上政府,哪个势力能跟政府的军队去碰?老蒋八百万美式正规军,都被赶出海峡了!你以为我吴知秋真是省城的老大?政府一天不整我,我就是这里的老大,哪天他盯上了我,也就是我们天龙帮倒下去的那天!近段时间,务必约束兄弟们,不要出去犯事,违者帮规处置!”

        秦思媚应了一声。

        吴知秋恢复了老大的威严,从桌子上拿起手机,拔了号码,吼道:“你他妈还在操烂屄呢!立即给我滚过来!”

        他连续拔了十几个电话,这才坐下,放下手机,吩咐下去:“思媚,我通知了各位当家的,半小时后召开紧急堂会,叫兄弟们即刻准备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