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1章 活得不耐烦了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11章 活得不耐烦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不得不怀疑他们是同伙,在联手实施诈骗!似笑非笑地盯着吴队长,吴队长脸上依旧挂着职业的假笑,等他回答。www.00ksw.org

        李毅却只是冷笑几声,抬脚就走。

        吴队长急了,叫道:“拦住他!”一干保安听了,纷纷围了上来。

        李毅怒极而笑:“怎么,连你也要诬赖我不成?”

        吴队长脸上笑容消失不见,不阴不阳地道:“这件事情没处理好前,你不能离开!你的责任,总不能由物业公司来承担吧?”

        李毅再无怀疑,这帮人根本就是狼狈为奸,想敲诈呢!

        十几个人乱哄哄的挤在大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李毅一见这阵势,知道此事已难善了,反倒不急了,索性转过身,笑眯眯地道:“好!那我就陪你们玩玩!”

        眼镜看看局势,完全被自己这边掌控住了,便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李毅面前,神气活现地说:“我断了一条腿,还赔了一双鞋,只收你五千块,算是很便宜了!要不是看你是个学生,我起码要你三万!”

        李毅双手抱胸,居然笑着同意:“不贵,一条腿才赔五千块,这么算起来,我给你两万,就可以买下你四肢了?”

        眼镜神情一滞,面露凶相,用方言说道:“满哥,你以为我跟你说笑呢?身上有钱,赶紧付款了事!若是没有,嘿嘿,我也不多要你的利息,打断你两条腿,也就罢了。”

        “嗯!”李毅点头微笑:“那我若是身上没带钱,也不想断手断脚,还有第三条路走没?”

        眼镜有点不耐烦了,伸手来推李毅,口中喝道:“你麻痹的,没钱,我就打断你的腿!”

        李毅迅速地一退,避过他的手,有了数次跟人动手相斗的经历,他学乖了,不再轻易出手。这些日子跟着钱多学武功,也多少有些进展,真个打起来,也不怕他们。何况,这个时间点,钱多应该很快就会来接自己了,因此并不害怕。

        李毅淡淡笑道:“你无非求财,你真伤了我,一分钱落不到,不如这样吧,我打电话,叫家里人送钱过来?”

        眼镜问道:“你家里人在哪里?不是住这个小区里吗?”

        李毅当然不会把郭小玲她们露面,怕这些人日后再找她们麻烦,自己又不能时刻在旁边保护她们,那就很危险了。说道:“喔,我是租住在这里的啊!亲人都不住这里”

        眼镜伸手推了推镜架,嗤之以鼻:“你个外地人,等你打电话给家里人拿钱过来?少女的儿子都泡少女了!”

        李毅道:“我有朋友在省城!不出十分钟,我保准有人送钱过来。”

        眼镜将信将疑,见李毅说得这般干脆,倒有些犹豫,他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摸不准的主,他可不会轻易去惹,但看看李毅的穿着和年纪,心想这样子的个轻人,能有什么背景?当下说道:“你的朋友?做什么的?住在哪里?”

        李毅心想,这事情喊谁来处理比较好呢?钱多这小子要是在这里,那倒好办,以暴制暴,立马就能制服这些小混子。

        正思索间,眼镜又换了一副凶相:“你蒙人是吧?你就算有人在省城,只怕也是些无钱的主,兄弟们,放断他的腿!”

        李毅淡淡地说道:“我的这位朋友,是个商人,钱还是有一点的。”

        眼镜双眼一亮:“商人?有钱无势,标准的肥羊啊!”

        李毅冷冷一笑,心想待会叫你知道死字怎么写!说道:“我现在就打电话,他很快就能赶过来。”

        吴队长看向眼镜,眼镜点点头,同意李毅打电话。

        见眼镜同意,吴队长就挥手叫手下让开。

        李毅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拿在手里拨了一个号码。

        眼镜等人看到李毅手上最新款式的手机,眼睛都直了,流露出贪婪的目光。

        娘的,这还真是一只肥羊呢!光这个手机,就够赔偿款了!

        李毅拿着手机打电话,一众人等紧跟其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李毅是什么大人物,带这么多跟班!

        “喂,陈哥,我李毅啊,呵呵,许久不见了,我也想跟兄弟们聚聚会,喝喝酒呢。嗯,陈哥,我碰到一个事情啊,想请你帮个忙。我在花园城小区门口,撞到一个省城满哥,他硬我说踩坏了他的脚,要我赔他五千块钱。呵呵,对方人多势众,我也是没有法子啊,现在二三十号人跟着我讨钱呢!”

        李毅笑嘻嘻的打着电话,这表情哪里像一个被人敲诈了的主啊?

        陈翔在那边瞪眼道:“居然有这种事情?李兄弟,你别怕,我这就前来给你解围!哪个不开眼的兔崽子,居然敢敲诈到李兄弟头上来了!十分钟内,我一定赶到。”

        李毅挂了电话,冷笑道:“十分钟内,必到!”

        眼镜凑过头去,哈哈笑道:“满哥,别怕,只要我收到钱,绝不为难你。我们帮有帮规,同一个凯子,绝不宰第二次的。”他以为李毅是在害怕他呢!

        李毅厌恶的盯了他一眼,冷冷地道:“滚开!”

        眼镜从李毅身上看到一种无形的霸气,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继而叉腰骂道:“找死啊小子,敢冲我吼?”

        吴队长过来拉住他,生怕他发飙:“四爷,等送来了钱,你再找他麻烦不迟,先坐下,我叫人泡杯好茶给你喝!”

        有人从物管室搬来椅子,放在眼镜身后,请他坐下。

        眼镜坐在李毅身边,翘起二郎腿,悠闲的点着一根烟,慢慢地吸着。

        “喂,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来?是不是放鸽子啊?四爷等得不耐烦了,再等两分钟,再不来,兄弟们,开打!”堪堪十分种过去,那个穿皮马夹的捋了捋衣袖,狠狠地瞪着李毅,那眼神,就像盯着老鼠的猫咪,准备随时大开杀戒。

        李毅看到不远处缓缓开过来的一辆小车,那是自己的桑塔纳2000,知道钱多赶过来了,已经到了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听到皮马夹的话,李毅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

        皮马夹撇嘴道:“做什么?”

        “赏你东西!”李毅笑道。

        皮马夹将信将疑,走近李毅,冷不防李毅左右开弓,啪啪两声脆响,甩出两个耳光,扎扎实实的甩在他脸上。

        李毅最近跟钱多练拳,体力见长,这两下出手,用尽了全身力气。那个皮马夹被李毅打得晕头转向,踉踉跄跄地,左右摇摆。

        眼镜跳将起来,骂道:“我KAO,你他娘的,要不要这么夸张,不就挨了两下耳光嘛?给我站直了!”

        皮马夹哦啊两声,很想听话站直,可身子像喝醉了酒,越是想站直,身子越是东倒西歪。

        眼镜抡着碗口大的拳头,大喝道:“臭小子,去死吧!”跳将过来,举起手用尽全力朝李毅脸上砸去。

        “喀擦!”一声响,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

        鲜血顺着他的头流了下来,流过眼帘,滑过脸颊,浸染了洁白的衬衣。

        受伤的人并不是李毅,而是眼镜。

        黑黑的钱多,虎着脸站在李毅身边,刚才正是他一掌劈下来,打在眼镜的手肘处,然后就是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

        “啊!”巨大的痛苦麻痹了眼镜的神经,片刻之后,他才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嚎!

        时间仿佛静止了。其它人都看着天神一般的钱多,脸上写满了敬畏。

        眼镜呆了那么两三秒,垂着伤臂,脸露凶相,嘶声喊道:“我KAO,敢打我?我告诉你,在这香江两岸,四爷我就算打死个把人,也犯不了多大罪!”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竟究是何人,到底有多牛!”一个愤怒的声音暴雷般绽响,陈翔疾步走了过来,右手用力一挥:“全部拿下,不许放走一个!”

        陈翔刚刚起床就被李毅给拉来了,他喊了分局和几个下属派出所的值班同志,叫他们马上到花园城小区门口集合。自己来不及换上警服,开了车子就赶了过来。此刻他穿着一套睡衣,倒有些像个晨起的邻家大叔。

        眼镜仰天大叫道:“老哥,你是不是马尿灌多了?跑这里来逞英勇?抓我们?哈哈,你有几只手,给你三头六臂,你也变不了哪咤!翻不了江倒不了海!你要是不滚开,连你一块揍了!”

        那些人都附合着哈哈大笑。

        笑声未落韵,陈翔身后响起一阵炸雷般的应声:“是!”

        哗啦啦跑上来几十个警察,个个全副武装,有的荷枪实弹,有的手执警棍,迅速地散开队形,将中间一干人等,全部包围起来。

        陈翔冷笑道:“现在你相信了吧?”

        眼镜抽了抽嘴角,脸上的笑容尚未散去,立时结冰般,冻结在脸上,一张灰白的脸,没有半丝血色。

        众人这才留意到,旁边的马路边,不知何时已经多了数辆警车!

        流氓再狠,也狠不过警察啊!

        陈翔再次用力一挥右手,冷声道:“全部拿下,不要放走一个!娘的,居然敢动我李毅兄弟?活得不耐烦了吧?”

        眼镜骇得四身发软,连手臂的骨折之痛也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