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7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7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作品:《官路弯弯

        “欧阳部长,我想请你帮个忙,帮我把这篇文章发表出来,最好是在省日报上面。www.00ksw.org”李毅话锋一转,说出来此的真正目的。

        欧阳谨萱也帮着李毅说话:“爸,既然你也觉得李毅这篇文章写得不错,那你就应该帮他一把啊!凭你的关系,要发表一篇文章,那还不是举手之劳哦!”

        欧阳吉看了女儿一眼,这个满心充满着少女美好情怀的女儿,今天是头一次带男孩子回家来,从她的眼神和神态中完全可以看出来,她对李毅有好感。刚才回家的路上,她那般亲热的搂着李毅,可见一斑啊。

        可是,这个傻女儿,却不知道李毅根本对她没有意思,顶多也就是把她当成一个可爱的小妹妹看待。

        少女情怀总是诗,中年心事浓如酒。

        欧阳吉的想法和女儿的想法,那是截然不同的。

        李毅虽然优秀,但在他看来,还是有些不足之处,其中最让他诟病的是,他觉得李毅有几分神秘和张扬,外表虽然十分沉稳,但骨子里头却有几分轻浮气质。

        李毅若是知道欧阳吉是这么看他的,多半要郁闷得吐血。

        或许是因为李毅太过热血和激情,而跟欧阳谨萱在一起又这么亲热所致吧!

        欧阳吉一个男人,一把屎一把尿把女儿拉扯大,容易吗?怎么容得另外一个男孩子,轻易的就把她的心和人都抢走?因此,他看李毅不过眼,也在情理之中了。然而,他也明白,女儿终究有长大的一天,有离开自己投入另一个男人怀抱的一天。如果李毅对女儿是一心一意的话,他甚至觉得李毅是一个极好的人选。

        当然,这并不影响他对李毅工作能力和分析能力的认同。

        当下,他沉吟道:“想要发表这篇文章,倒也不难。但是,你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

        欧阳谨萱笑道:“爸,写篇文章而己,居然还要长期作战?不是这么夸张吧?”

        李毅却点了点头,说道:“三个月之内,必将尘埃落定,但在这期间,东南亚的金融局势还十分微妙,泰国毕竟是一个国家,和盟国一起反击索罗斯等人,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这三个月将是一场激烈的阵地战。阵地战的特点就是,防御一方通常纵深配置兵力,组织完整的防御体系,构筑坚固工事,结合反冲击、反突击等攻势行动,消耗攻方力量,阻止攻方进攻,为转入反攻和进攻创造条件。在阵地战之初,泰国会取得一定的胜利,但这种短暂的胜利,会彻底激怒索罗斯文这头大鳄!发动疯狂的总攻。”

        欧阳吉道:“你的文章一发表,肯定会遭到主流经济学家者的口诛笔伐。尤其是在局势十分不明朗的情况下,你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口水战和墨水战,将相继展开。”

        李毅笑道:“真理越辩越明,我不怕战斗!真的战士,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而我相信,我绝对能站在胜利的峰顶,笑傲天下!”

        欧阳吉抿了一口酒,双目如炬般看了李毅一眼,这个年轻人身上,总是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息,让人相信他,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是,国际金融市场,那可是变幻莫测的啊,一切都没有发生呢,他又凭什么断定,他的判断一定会正确?

        反过来想,如果他判断的全部正确的话,那这颗脑袋,又是怎么样一颗智慧之脑?

        “爸,你打算怎么样帮李毅?”欧阳谨萱说道:“唐省长可是否定了这篇文章的!”

        欧阳吉淡淡的道:“春强同志是一个从泥腿子干部出身的人,国际金融对他而言,就跟无字天书一般难懂。在这个问题上,他除了人云亦云之外,根本就不可能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李毅感受到欧阳吉骨子里头的那种清高和高傲!

        官吏中除了分圈子和派系,还有很多种划分范畴。有学院派,有京城派,有本土派,有知识型,有实干型。京城派瞧不起本土派,觉得他们是泥腿子出身,论名望和身世,跟自己无法可比。

        而知识型领导一般都瞧不起实干型的领导。所谓的实干型领导,在这里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褒义,指的是这个领导很能干,脚踏实地,会做事情;而另一层意思则是说这个人很迂腐,只会埋头苦干!跟犁田的老黄牛和拉磨的驴子一般,不会抬头看路,更不会跟风造势。

        然而,本土派和实干型的领导,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们也瞧不起京城派和知识型的领导。

        京城派清高而不务实,架子大能力小。而知识型的人,更是只会动嘴皮子,干起实事来一无是处!纸上谈兵,能舌灿莲花,一碰到实事就蹩了脚,迈不开步子。

        几派人互相瞧不起,却又必须互相合作,互补缺陷。

        欧阳吉的确是瞧不起唐春强的,用他的话来说,唐春强是那种农民性格的人,霸蛮、守旧、不容易接受新鲜事物,脾气还超臭!

        李毅听了,微微一笑,看来今天还真的找对人了!

        欧阳谨萱笑道:“我就知道爸爸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欧阳吉道:“先吃饭,吃过饭,我找江部长谈谈这事情。”

        李毅知道,他说的江部长,是省委宣传部长江介华同志。

        开春那场省委常委会,李毅有幸参加,也看到了这一干省委常委之间的勾心斗角,据他的观察,江介华跟唐春强之间并不是很对付。反正唐春强的几次提名人选,江介华都没有表态支持,由此可见,江介华跟唐春强走得并不近。

        而现在欧阳吉又提出来要找江介华来商量,可以看得出来,江介华跟他还是有些交情的。而欧阳吉跟温玉溪又走得近,由此可以推断,这三个常委之间,存在某种攻守同盟的关系。

        欧阳吉因关心爱女,对李毅这个年轻小伙子,着实加重了考察的力度,酒桌之上,一是力劝李毅喝酒,二是言谈之间套他的话,想加深对李毅的了解。

        女大不中留,她现在喜欢什么样的人,他这个做爸爸的,已经无力干涉,能做的也就是尽力把把关,别让宝贝爱女吃亏就行了。

        而酒桌上是最能看出一个男人本性的地方,喝酒的方式,拒绝酒的态度和方法,酒量的大小,醉酒后的状态,都能现示出这个男人的诸多内心活动。

        欧阳吉在官场这么多年,当的又是组织部长这种识人用人的大任,在这方面自然是个中老手,自有他的一套方式和方法,也有他的一套理论。

        李毅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原本对李毅的印象是年少气盛,恃才傲物,还有些风流轻浮。

        这顿酒喝下来,他对李毅的观感又是大变。

        李毅进退有礼,谦虚谨慎,言谈机锋,睿智之中不失风趣,沉稳之中又显锐气,酒量也不错,跟他对饮了两杯酒后,面不改色心不跳,语言不乱礼不失。而从李毅的言谈举止之中,欧阳吉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李毅对欧阳谨萱,并没有儿女私情方面的用心,就连她的身世和背景,是今天才得知,也就不存在利用欧阳谨萱来接近他这个省委大佬的用心。

        李毅跟欧阳谨萱之间,就是一种纯粹的同事加朋友之情,并不掺杂任何不干净的其它想法。刚才背她那一幕,只不过是被欧阳谨萱算计罢了,无巧不成书的被欧阳吉看到,因此产生了这些误会。

        而对自己的身世,李毅言谈之中保守甚严。但越是如此,以欧阳吉的阅历,越是觉得李毅的家世不会简单。这么年轻,能有如此见识,还能升官升得这么快,没有背景?说出来谁相信啊?李毅跟温玉溪相处甚近,这一点欧阳吉多少能感觉得到,而温玉溪是京派人物的代表,李毅作为一个本土人,怎么跟温玉溪打上交道的?这中间的弯弯绕,就很值得人三思。

        欧阳吉吃过饭,略事休息,就打电话给省委宣传部长江介华同志。

        “介华同志,在忙呢?哦,呵呵,我也是刚吃过饭,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方便的话,我去你家串个门吧。”欧阳吉跟江介华之间的谈话十分轻松,就跟一个老邻居说话一般。

        李毅心想,看来欧阳吉跟江介华之间的交情非同一般啊!

        “你正好在外面散步?呵呵,那好吧,过来坐坐。就这样吧。”欧阳吉挂了电话,说道:“介华同志马上就到。李毅,你做做准备,要能说服介华同志啊!”

        欧阳谨萱笑道:“我去泡茶。呵呵,我对李毅有信心!”

        欧阳吉道:“多泡一杯茶,少权那孩子跟他爸在一起散步,一起过来。”

        欧阳谨萱撅嘴道:“江少权那死家伙,老是欺负我,我才懒得理他,休想叫我给他泡茶喝!哼!”

        欧阳吉道:“哎呀,不要这么记仇嘛!少权那孩子人还是不错的,对你也很好嘛,偶尔顽皮淘气,也是玩伴间的磨擦。快去吧。”

        欧阳谨萱做了个鬼脸,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