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5章 知我者,李毅也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5章 知我者,李毅也

    作品:《官路弯弯

        走进欧阳吉的家,李毅第一感觉就是干净整洁。www.00ksw.org

        这套别墅的户型跟温玉溪家的那套差不多,但修装就不尽相同了。比起温家的一号别墅,这里显得更加清雅。

        欧阳吉吩咐女儿做饭,欧阳谨萱应了一声,拉开冰箱门看了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老爸,没什么菜了,只有几个鸡蛋,还有一小块腊肉。我已经吃过了,要不就煮这些菜给你吃吧?腊肉炒红辣椒,紫菜蛋汤,都是你爱吃的。李毅,你还吃吗?”

        李毅连忙说道:“欧阳部长,我和小萱刚才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欧阳吉轻轻哦了一声,然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那就陪我喝口酒吧!”

        李毅应了一声。心想,欧阳吉身为堂堂省委组织部长,怎么连饭局都没有?还要回来吃女儿做的饭菜?他家的女主人呢?

        欧阳谨萱接下来说的话,已经回答了李毅的疑惑,她说道:“爸,你就不能偶尔破一回例,接受那些人的请吃,也让我在家里休息一天,不用做饭菜吃啊。”

        欧阳吉说道:“怎么了?给我做饭菜很辛苦吗?”

        欧阳谨萱一边从冰箱里往外面拿东西,一边笑道:“怎么会呢!我只是觉得你的原则也古板了,凡是请吃一律不答应,你固然拒绝别人行贿的可能,但你在关上这扇门的同时,也关上了另一扇门。”

        欧阳吉道:“哦?还关上了哪一扇门?我怎么不自知呢?”

        欧阳谨萱咯咯笑道:“纳贤之门!”

        李毅暗暗点头,欧阳谨萱说的不错啊。

        欧阳吉素以清廉闻名,身为组织部长,只要他肯点头,每天吃他吃饭的人都能排到香鹿山上顶去。但他却给自己定了个规矩,不接受下面干部的请吃和送礼。这就拒绝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行贿的可能性,但同时也关上了一扇纳贤之门,让那些真心想投靠欧阳吉的官吏,不得其门而入。

        欧阳吉倒是愣了一下,喃喃自语的说道:“纳贤之门?纳贤之门?”

        欧阳谨萱把菜拿进厨房,给李毅和父亲泡了茶,笑道:“爸,你看看咱们这大院子里这些别墅,哪家门前不是车水马龙?就我们家门庭冷落车马稀呢!你现在是组织部长,还不趁机笼络一批有前途的官吏,将来你若是再高升一步的话,手里没几个可用的人手,你拿什么去治理辖地?”

        欧阳吉接过茶,瞪了她一眼:“你今天怎么训起老爸来了?”

        欧阳谨萱道:“这些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李毅,你说说看,我的话有没有道理?”

        李毅点头道:“我同意,但欧阳部长如此行事,也必有他的道理。我们每个人做人行事的准则各不相同的,你说的道理,欧阳部长未必不懂,只不过权衡之下,他还是有所取舍罢了。”

        欧阳吉道:“知我者,李毅也。”

        欧阳谨萱狠狠瞪了李毅一眼,怪他多嘴,然后嫣然一笑:“爸,我也知道你的原则很难改变,但是,在原则之外,你也要偶尔破破例啊,比如说见到十分优秀的人才,你是不是怜惜一下,着力栽培几个得力的手下呢?”她一边说着,一边向李毅使眼色。

        李毅听到这里,恍然大悟,这丫头,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原来是在向他父亲推荐自己呢!不由得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欧阳吉何许人也?眼光真正犀利,眨眼间就明白女儿的良苦用心,沉声问道:“萱萱,你说的人才,是谁呢?”

        欧阳谨萱推了推李毅的胳膊,笑道:“今天,我就给你带了一个人才回来,接下来的时间,就由你们两位自由沟通吧,我去给你们煮下酒菜去。”

        李毅心想欧阳谨萱的用意果然如此啊。

        欧阳吉哦了一声,看向李毅,微笑道:“李毅,你这次来我家里,不只是单纯的送萱萱回家吧?”

        李毅道:“不瞒欧阳部长,我这次来省城,是来办一件要紧事情的……”便把自己今天的遭遇全部说了出来,把跟唐春强的接触也全盘托出,没有隐瞒,因为这件事情既然想找欧阳吉帮忙的话,那么唐春强的态度,对欧阳吉的判断会产生很大的作用。

        “哦?”欧阳吉眉毛一挑,说道:“唐省长一口否决了你的观点?拿来我看看。”

        李毅拿出稿子,双手恭敬的递了上去。

        欧阳吉看得很快,只花了五六分钟就看完了。

        看完之后,欧阳吉沉吟道:“李毅,你知道吗?就在白天,我还跟南方大学的几个经济学教授聊天,谈到了这件事情。其中有一个人的观点,跟你的不谋而合,他也以为东南亚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建议咱们政府采取相应的措施。”

        李毅道:“天下不乏有智之士。”

        欧阳吉轻轻拍着李毅的稿子,说道:“他能说出那番大道理,我并不奇怪,因为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学者。其实,依我的观察,他今天之所以在我面前提出跟主流不同的声音来,并不是他真的有多大的真材实学,也不是他看穿了这场经济动荡后面的本质和方向,而是想在我面前表现出他的与众不同和标新立异,想引起我的注意。”

        李毅心想欧阳吉真是慧眼如炬啊!这个故作惊人之语的教授,在欧阳吉的印象里留下了一抹黑点,只怕很难擦掉了。他静静的听着欧阳吉说下去,并没有解释自己不是想标新立异,更不是哗众取宠。

        欧阳吉看着李毅,对这个年轻人表现出来的淡定神情,他深表赞赏。自己借题发挥,故意刺激李毅,想考验一下他的应变能力,但他居然镇定如常,以不变应万变。

        李毅这种没有态度的态度,实际上也是一种态度,就是对欧阳吉说的话表示极其的不认同,不认同到了没有必要辩驳的地步。

        高层领导人经常使用这一招,当他不认同你的意见时,他会淡定的看着你,仿佛在看一个顽皮的小孩子,说出了一些闹脾气的话。

        欧阳吉说道:“但是,你不同,你只是一个地方上的小官吏,依你的学识和阅历,以及你所处的地域和信息面,你怎么能写出这么详细的分析论文?这是我所深感奇怪的。”

        李毅淡然笑道:“我只不过比别人更喜欢看书,也更关注国际金融方面的走势。卧龙躬耕于南阳,照样能对天下大势了然于胸,并辅佐刘备成就一番帝王霸业。古人尚能做到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何况是现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社会呢?”

        欧阳吉暗暗称奇,问道:“你以前学的是经济学?”

        李毅摇头道:“不,我学的专业是文学。”

        欧阳吉道:“那就更奇怪了,你怎么对经济有着这么敏锐的观察力?唔,你能再跟我详细说说吗?我最近也对这个事情十分上心,找了很多相关的资料在学习。”

        李毅组织一下思维,说道:“我个人以为,泰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存在以下几点严重的缺点。第一,泰国经济结构失衡,经济泡沫化,金融机构出现大量呆账、坏账。第二,国际收支不平衡问题的解决过分依赖于资本项目,而且举借外债饥不择食。第三,资本项目开放过早,外汇输入失控。第四,长期实行与美元紧密挂钩的僵硬的固定汇率制度,汇率政策不当。第五,金融体制不健全,特别是金融监管不力。”

        李毅分别就这五点对泰国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最后说道:“上述不正常现象,不仅仅存在于泰国,在多数东南亚国家中也广泛存在。其根本原因在于这些国家的政府在积极推进金融自由化的过程中,忽视了金融体制的建设,没有及时对失控的金融秩序和险象环生的金融体系进行必要的规范和整顿。

        我以为,金融自由化不应加速,而应一个时期一个步骤地进行,以确保每一步都不出错。如果哪一步出了问题,应当能够撤回来重新考虑下步如何走。不只是东南亚这些国家需要如此,我们国家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也应该如此。改革开放之路,任重而道远,金融发展前程似锦,仍需谨慎。”

        欧阳吉频频点头,说道:“你的分析我很认同。但是,情况也没有到你说的那般严重地步吧?泰国现在的确是受到了西方资本发起的冲击,但是,泰国中央银行正在采助尖锐的反击,倾泰国举国之力,难道还不能对付那些游资?”

        李毅道:“百足之虫尚且死也不僵。何且是一个国家的财力呢?依我的猜测,新的一轮经济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李毅激昂地说道:“用不了多久,泰国中央银行就会倾全国之力,开始针对索罗斯的一场反围剿行动,意在打跨索罗斯的意志,使其知难而退,不再率众对泰铢群起发难。我甚至能猜测到泰国即将采取的行动!”

        这种满满的自信,让欧阳吉情不自禁的问道:“泰国会采助什么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