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3章 玩危险动作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303章 玩危险动作

    作品:《官路弯弯

        邵国平道:“当初国家成立水督办的初衷,是为了监督管理各地水利工程的建设和安全,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保驾护航。www.00ksw.org我们办公室成立之初,也的确是这么做的。那个时候省里领导也都比较重视,时不时的还要来过问视察一下。”

        李毅点头道:“水督办存在的意义非比寻常,水利之利千万不可变成水利之害啊!”

        邵国平道:“水督办现在成了一个厅级部门,成了省政府下面的一个常设机构。和省水利厅下面的水利工程建设稽察办公室合署办公,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李毅笑道:“这不是更好嘛?监督和稽察本来就应该脱离所监察的部门,单独存在,这样才能更好的达到监督的目的。像以前吧,这个水利工程建设稽察办公室,是水利厅下面的一个机构,里面人员的编制、福利、前途全捏在水利厅的领导手里,为吏的怎么敢去查为官的呢?所以多的是监守自盗者,往往一查出来就是窝案。现在这样就挺好,监督人与被监督人没有上下级关系,也少了利益关联,办起案来才更自由,更公正。”

        邵国平道:“我当初的想法,跟你一样,也认为这样合并之后,肯定会变得更好。可是事与愿违啊,合署办公,水督办独立成厅后,第一任厅长,是原水利厅的一个常务副厅长詹顺德同志,三个副厅长是从各个单位升职过来的。现在衙门大了,官吏多了,管事的反而变少了。很多督办案子,一交上去,要不就是石沉大海,要不就是批复暂缓。以前我们是东奔西跑,忙得不亦乐乎,现在倒成了真正的办公室人员了,一天到晚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喝喝茶,看看报,聊聊天,没什么正经事情做了。”

        欧阳谨萱嘻嘻笑道:“这样还不好嘛?难道要天天忙碌才行?邵主任,没有你这么虐待下属的。”

        邵国平并不理她的调侃,继续说道:“是事情变少了吗?不是。是省内的水利工程全部达标了吗?不是。现在的水督办,真正成了一个衙门,坐等下面人来办事。上面不吩咐,下面不上报,我们就不主动督办。这么下去,我觉得这个部门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李毅听着他的肺腑之言,感触良多。自己当初建议成立的水督办,几年时间就落得如此下场了。国家设立众多部门,一个城市的厅局委办,细数起来,起码有数百个。有人曾经给一个县的大小衙门进行了一下统计,结果数量惊人,竟然有140多个!由此可见,省城的衙门那就更多了。若是到了京城,在那种大小衙门林立之所,处级干部根本就不算官,随便从某个街道办事处拉个主任出来,也是个处级干部了。

        这么多的衙门口,设立的目的是为了管理社会事务,服务百姓大众,然而,人们有事却总是找不到相关的衙门,出了事情也没有人来管,好不容易找了个管事的,还要你推我、我推你,就怕起身多走了两步路。

        这就是典型的官僚主义作风。

        李毅对此是深恶痛绝,但又无能为力。这事情若是在临沂,他尚有能力管一管,发生在南方省的权力中枢,他能做什么?

        邵国平也就是心有不平,和李毅唠唠嗑罢了,唠完之后,就跟李毅聊起了家常里短。

        李毅跟以前的同事们见了面,向马海涛和范丝雨送上了新婚快乐的祝福,下班后,由李毅做东,在省政府旁边的酒店一起吃了一顿大餐,联络联络感情。

        吃过晚饭,欧阳谨萱对李毅说道:“李毅,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个人,叫他帮忙,帮你把文章发出来。”

        李毅笑道:“是什么人,我心里先做个准备啊。”

        有过上次左晓霞带他去送礼的经历,对这些难以捉摸的女人心思,李毅甚至有些小小的害怕,不知道欧阳谨萱又会带自己到哪里去,见什么人?

        欧阳谨萱笑着拉他的胳膊:“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怕我把你给卖了不成?”

        李毅道:“我只是有些怕你把我带到哪个大官家里,让我如坐针毡,不知道怎么应付呢!”

        欧阳谨萱道:“你连总理都见过了,还怕什么大官啊?走呗!你有车吧?”

        李毅来水督办前,知道自己今天要很晚才能走人,便叫钱多开车到三江重工去等他,此刻笑道:“司机放假了。我们打的过去算了吧。”

        欧阳谨萱道:“不用,我有车子,坐我的车子吧。”

        李毅讶道:“你什么时候买车了?”

        欧阳谨萱抿嘴笑道:“就许你开宝马,不许我买车啊?”

        两人回到省政府大院,李毅问:“欧阳,你的车呢?停在哪里?”

        欧阳谨萱指了指不远处树下:“在哪锁着呢。”

        李毅顺手一看,差点没喷血:“怎么是辆单车啊?我还以为……”

        欧阳谨萱笑着接口:“你还以为是辆保时捷吧?你也不想想,我一个月能有多少钱?能买得起小车吗?”

        李毅嘿嘿一笑。

        欧阳谨萱解开自行车,问他:“你坐前面还是后面?”

        “当然是坐前面啊!你坐后面。”李毅自行车还是会骑的,以前在柳林镇那会,经常和花小蕊两个人骑车下乡。

        谁料欧阳谨萱却一个跨步上了座位,松开一只手,指着前面的横杠:“快来,李毅!”

        李毅啊啊两声,这才明白她说的前面和后面是指什么意思,敢情,前面就是坐横杠,,后面就是坐后座呢!

        “还是我来骑吧?”李毅头发一阵发麻,这种坐法,被人看见了,不被笑死去?

        欧阳谨萱得意的一扬眉:“你的技术能比得上我?我可是久经考验了,你天天坐小车,只怕连踏脚板怎么踩都忘记了吧?快点上来。”

        李毅挠挠头:“那我还是坐后面吧。”

        这是老式的载重单车,座子很高,女孩子骑上去,矮些的只怕双脚都踩不到底,还好欧阳谨萱身材修长,虽然载了个百多斤重的李毅,踩起来还是飞快,李毅坐在后座,只觉风往耳里吹,身子随着车子一抛一抛的。

        看着迷蒙夜色里的林荫道,闻到一阵幽香,也不知是路边的花香呢,还是欧阳谨萱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李毅享受的闭上眼,有一种回到学生时代,在校园的林荫道上骑车嬉游的感觉。

        欧阳谨萱的声音随风飘来:“扶稳了,前面有个坡,我冲上去,然后凌空跳起来!”李毅叫道:“这可玩不得啊,你以为这是山地赛车啊!”

        欧阳谨萱仿若未闻,迎着风,双脚奋力蹬动,车轮子吱呀吱呀地响。李毅还真有点紧张,不由得抓紧了尾杠。欧阳谨萱大声喊话:“扶稳了!飞起来了!”

        李毅一听飞起来了,不由自主就紧紧抱住了她的腰。身子一轻,失去重心般,李毅往下一望,自行车果真凌空飞了起来,离地面起码有半米来高。

        呯!车子失去控制,从空中摔了下来,李毅和欧阳谨萱尖叫声毕,已经重重摔倒在水泥地面,自行车哗啦啦一阵乱响,跌出几米远,连蹦了两蹦才老实的停下,后轮还在不住的转圈圈。

        还好摔得不重,李毅飞快爬起来,扶起欧阳谨萱,关切地问:“有没有摔到哪里?”

        欧阳谨萱撑着手起身,动了动身子,说道:“不碍事。李毅,你呢?”

        李毅也活动了一下身子,证明没伤到筋骨:“你啊,都叫你别玩危险动作!就不听我的!”

        欧阳谨萱俏脸晕红:“你还说,都怪你,我以前玩过很多次,也不见摔跤!可见是你吃得太胖了,身子超重,才害我摔的!”

        李毅指着自己鼻子:“是怪我太重?你早说嘛,我就下来看你表演啊!”

        欧阳谨萱拍着身上的灰尘:“谁叫你抱住我的腰……我只是叫你坐稳扶好嘛!”

        李毅脑袋嗡嗡作响:“啊,这个,我情不自禁嘛,被你吓的!可不能怪我哦。嘿嘿!”

        欧阳谨萱走过去,扶起自行车,这自行车质量还真的过硬,摔了那么大一下,只是链子掉了,欧阳谨萱将自行车倒过来,装好了链子,忽然叫痛,蹲下身子,揉着右腿:“李毅,我腿受伤了!”

        李毅上前一看,见她大腿侧部擦伤了一大块,就蹲下身子,用手摸摸:“还好没伤到骨头。我来载你吧!”

        李毅起身,见到欧阳谨萱脸上的表情,又是痛苦又是想笑,神情古怪之极,忙问:“很痛吗?莫非伤到神经了?”

        欧阳谨萱咯咭笑道:“你才伤到神经呢!我只是被你摸得痒痒的。”

        李毅连忙声明:“我可不是趁人之危,吃你豆腐,嘿嘿!”

        欧阳谨萱拉拉裙脚,尽量遮住伤处。

        李毅摇头叹道:“都伤成这样了,还不忘爱美呢!”坐上单车,拍拍前面的横杠:“坐前面吧!”

        欧阳谨萱嗯了一声,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她右侧腿痛,只得倾向左侧,紧挨着李毅,前面横杠狭窄,只能靠双手来平衡身体,唯一能抓的就是李毅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