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99章 献计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99章 献计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近段时间十分关注国际金融形势的发展,郭小玲是做传媒的,对这些方面接触的也比较多,经常按李毅的要求给他收集各种各样经济消息方面的报刊给李毅看。www.00ksw.org

        林馨在京城,能接触到的资料就更加广泛,李毅经常和她通话,让她帮忙留意东南亚尤其是泰国方面的经济消息。

        林馨问他收集这方面的东西做什么,李毅笑着回答说,放眼天下,方能成就小我。

        有了众多的信息和资料作为参考,加上前世的记忆,李毅在工作之余,着手撰写有关东南亚经济金融形势的分析文章。

        五易其稿,李毅终于写完了第一篇文章。

        经济分析类文章,是小众文,受众范围十分有限,发表在什么地方比较合适呢?李毅最先想把文章寄给林馨,叫她帮忙,发表在中央党刊《红旗》上,红旗杂志是一本针对党内高级领导干部发行的内部参考,里面发表的文章,大都能被国家的高层领导所瞩目,如果能在上面发表出来,自然能最快速度的吸引住上层领导的关注目光,那这篇文章的影响力而言,就能达到最大。

        但是李毅想了想,尤其是看到最近几期红旗杂志上的相关经济评论文章后,又改变了想法。

        最近的红旗半月刊杂志和星火周刊,接连发表几名国内知名经济学家的文章,对东南亚最近的经济势头进行了分析。他们分析得出的结论,跟李毅的论点恰恰相反,他们以为,东南亚的经济发展,从1991年以来,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他们以泰国为例,指出泰国在1985~1995年虽然平均经济增长率为8.5%,出口平均年增长18.7%。并对四小龙近年来的经济发展进行了分析,由此得出结论,说全球经济发展开始进入了东南亚时代。

        这些文章的出现,不是独立的,也不是无的放矢的,而是为当前东南亚经济发展遭遇到的瓶颈粉饰太平,坚定投资者们的信心,稳定民心,期望拉回民众的信心。

        开春以来,中南亚各个发展势头凶猛的小国家,相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险情。

        1997年3月3日.泰国中央银行宣布国内9家财务公司和1家住房贷款公司存在资产质量不高以及流动资金不足问题。

        索罗斯由此开始出击先发制人。他下令抛售泰国银行和财务公司的股票,储户在泰国所有财务及证券公司大量提款。此时,以索罗斯为首的手持大量东南亚货币的西方冲击基金联合一致大举抛售泰铢,在众多西方“好汉”的围攻之下,泰铢一时难以抵挡,不断下滑。

        这些文章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

        经济学家们都以为,这种情况只是暂时性的,国际游资很快就会被击垮,会退出东南亚金融市场。

        而李毅却清楚的明白,这些金额大鳄,现在还只是开展了第一波的试探性攻击!真正的狂潮还在酝酿之中!如果稍有应对不当,造成的后果将成毁灭性的。

        李毅不是救世主,他现在也没有能力去跟那么多的西方游资进行对抗,他也不是超人,没有义务去拯救泰国等小国家的经济。

        就算他有这个心,也有这个能力,其它国家也不可能听从他的意见。

        世界上如果没有了偏执和狂热,哪来的战争和发展?

        泰国人正是深陷一种偏执和狂热之中而不可自拔。

        李毅来到省城,找到郭小玲,打算先把文章在南方晚报上刊登出来,试试社会上的反应。

        虽说现在政治开明,言论自由,但明显有悖大部分人理念的学说,还是会被视为异端邪说,遭到口诛笔伐。

        李毅写这些文章的目的,也是为自己谋取一定的政治资本,如果一开始就在国内著名杂志上发表,可能会引发大规模的口水战,于是就想在南方省内先发表出来,看看社会各方面的反响。

        南方晚报的一个编辑看过稿件后,觉得与社会主流不合,决定不予刊登,被郭小玲指着骂他太过迂腐。郭小玲这小妮子,日夜听李分析和讨论,完全被李毅的学说给荼毒了!

        李毅倒也理解南方晚报的行为,现在主流媒体都在支持泰国,冷不丁来一篇批泰国的,肯定不会被人接受。

        郭小玲道:“李毅,不如投给日报试试吧?日报的编辑眼光不同。说不定他们能接受。”

        李毅摇头道:“晚报的编辑都不敢发,遑论日报呢?”沉吟道:“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得去找一个人。”

        郭小玲问:“谁?”

        李毅道:“一个思想开明,又能做主的人。”

        郭小玲道:“南方省有这样的人吗?”

        李毅笑道:“这叫什么话啊!这样的人还是挺多的,只不过,他们平时太忙,没有注意到这些情况罢了,我一说,他们也就会明白过来!”

        郭小玲恍然道:“我记得你还是一个什么参事吧?是不是找以前的同事帮忙?”

        李毅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笑道:“你太聪明了!”

        告别郭小玲,李毅径直来到省政府参事室。

        参事室现任主任名叫戚荣华,这个人在南方省政坛上并不出名,但在共和国的发展历史上,却是做出过很大成绩的,后来一直在京城任职,这次是受顾衡的举荐,回到南方省主持参事室的工作。

        戚荣华六十多岁年纪,精神矍铄,满头黑色,乌黑发亮,丝毫看不出来他的真实年纪。

        李毅找到戚荣华办公室,敲了敲门。

        戚荣华正戴着老花眼镜在看东西,见到李毅,微笑道:“李毅同志?”

        李毅没想到他跟自己第一次见面就能认出自己,笑道:“戚主任好,参事李毅来向您报道。”

        戚荣华笑道:“哈哈,你这个小同志啊,顾老多次跟我谈起,叫我来南方省后,如果找不到下棋的对手,就拉你的壮丁,可是,我来南方省这么久了,也不见你露脸啊!”

        “戚主任,你这是在忙什么呢?”李毅在办公桌对面坐下,看了一眼桌面上的一堆纸片,好奇的问。

        戚荣华唉叹一声道:“参事室是个穷衙门啊,你看看,省政府里,哪个衙门口下面没有主管的企事业单位?就连文物管理局,够冷门吧?下面还管着一个省博物馆呢!每年多少有些进项吧?”

        他拍打着手板心,说道:“咱们这个衙门有什么?除了一堆快进黄土的老头子,什么值钱的都没有!办公楼还是苏联援建时期的建筑,办公桌椅都是用了几十年的旧货,娱乐?基本上只能靠棋子吧?这样的条件,叫我们这些老革命家情何以堪啊!”

        李毅呵呵笑道:“去找唐省长要点资金来修缮一下呗!凭您老的面子,唐省长这点钱还是会批的吧?”

        戚荣华摇头晃脑的道:“找过了,批了一点钱,光好够我们这些老头子每人买一副象棋的。”

        李毅笑道:“不可能吧?省政府这么小气?”

        戚荣华从办公桌下面拿出来一副崭新的大象棋,放在桌面上,说道:“喏,就在这里,每人一副。”

        李毅一看那檀木包装盒,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玩意,拿过来打开一看,里面的棋子有酒杯口大小,颗颗晶莹透明,是用上好的玉石雕琢而成。

        “戚主任,这就难怪了,这么好的象棋,每人一副,那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啰!”李毅把玩着一颗棋子,握在掌心,一股微微凉意沁人心脾。

        戚荣华道:“哎,李毅小同志,顾老说,你搞经济是一把好手啊,你能不能帮我们参事室想想办法,谋一个赚钱的法子?改善一下条件也好啊!”

        李毅笑道:“这个容易办啊,我略施一计,就能让参事室赚钱。”

        戚荣华不过是顺口那么一问,没想到李毅真的有办法可以弄来钱,倒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问道:“什么办法?”

        李毅放下象棋,笑道:“家有一老,犹有一宝,你们这些老参事们,都是宝贝啊!这个钱就从这些参事身上而来。”

        戚荣华哈哈笑道:“你莫不是打着卖人的打算?我们要是十七八岁的花姑娘,说不定还有人会买去暖床,我们这把老骨头,哪个肯买回去当爹供啊?”

        李毅没想到这个戚主任一把年纪了,还这么风趣,笑道:“的确是卖东西,但不是卖人啊。”

        戚荣华道:“不卖人还能卖什么?”

        李毅道:“我们参事室里的参事们,个个都是多才多艺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觉得可以成立一个书画展览馆,大家把平时创作的作品,全部放到展览馆里去卖。这钱不就来了?”

        戚荣华道:“会书画的老同志倒是很多,可是这玩意能卖几个钱?有谁会来买呢?”

        李毅笑道:“这展览馆一开起来,你就去请省市各个部门的领导人前来参观,并且跟他们推销这里的东西,保证有人买。还可以跟省政府和省委的采购部门联系,今后凡是办公室里装修用的书画挂图,都必须优先从这里购买。这可不是一笔小生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