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8章 一切即将尘埃落定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8章 一切即将尘埃落定

    作品:《官路弯弯

        孙薇并没有去接,讶然道:“李毅,你这是做什么?”

        李毅笑道:“我的意思很明显啊,这钱一笔勾销了,不用你还了。www.00ksw.org”

        孙薇跟受了多在屈辱似的,连连摇手:“这怎么行啊。不行,不行。”

        李毅道:“这笔钱不是白给你,我有要求的。”

        孙薇的脸顿时有如火烧一般火辣辣的,羞涩的低下头去,心想李毅这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他一直喜欢我?或者是想跟我发生一夜情什么的?

        李毅话一出口,看到孙薇的表情,马上明白过来,自己的话很容易让人产生歧义,轻咳一声,连忙补充道:“孙薇,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是想做你孩子的干爹呢,这笔钱就当是送给我干儿子的见面礼吧!”

        孙薇这才哦了一声,更是害羞,娇嗔地说道:“李毅,你好坏!”

        李毅道:“我想做你孩子的干爹,这个想法也很坏吗?”

        孙薇道:“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好啦,我同意你做我们孩子的干爹,可是这见面礼?是不是太重了?”

        李毅淡淡地道:“我送给干儿子的,无所谓轻重。”

        孙薇还待推辞,这时有人在门口敲门,李毅塞在她手里,说道:“孙主任,这事情就这么定了。”

        孙薇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接过来,起身道:“李县长,那我先走了。”

        李毅微微点头。

        门口那个人是副县长李国良,他又高又瘦的身子,穿着白衬衫,对孙薇点头微笑:“孙主任。”

        孙薇也回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李国良笑着走进来,说道:“李毅同志,没打扰你的工作吧?”

        李毅请他坐下,说道:“没有,现在正好没事。国良同志找我有什么事?”

        李国良掏出香烟,散了一支给李毅,打了个哈哈,说道:“哎呀,真是相不到啊,郑春山居然是那样一个人。”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人不可貌相嘛!人的忠奸好坏,又没有写在脸上,我们看外表当然看不出来了。”

        李国良道:“郑书记出事后,县里就缺了一个副书记,只怕其它人事都要有所调整吧?”

        李毅心想,无事不登三宝殿,李国良忽然跑到自己这里来,肯定也是为了人事问题吧?他摸出自己的打火机,点着了香烟,啪的一声将打火机扔在桌面上,惬意的吸了一口,说道:“这个问题不是你我能讨论的,到时看市委的安排吧。”

        李国良嘿嘿笑道:“是啊,是啊。不过,李毅同志,你现在已经是正县级职级,依你的能力,我觉得再进一步,也是可能的。最起码也要扶正当正职吧?”

        李毅摆摆手道:“这个事情我们不该讨论。”

        李国良道:“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我是很佩服你的,如果要搞民主测评的话,我一定给你满分。”

        两个人一边吸着烟,偶尔同时向桌面上的烟缸里磕磕烟灰。

        一支烟吸完,李毅说道:“国良同志,你分管县里的教育工作,我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

        李国良道:“李县长有什么事情,请说。”

        李毅道:“我上次下乡,看到很多小学都成了危房啊,县里是不是想办法改善一下这些校舍?”

        李国良道:“李县长啊,这个事情我也知道,可是县里一直没有钱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没有钱,我们县教育局也就没有钱来修缮校舍啊。”

        李毅蹙着眉,当然明白李国良说的事情是真的,可是,如果天底下当官的都要等有米才会下锅的话,这个官谁不能做?一个好官,就是要能无中生有,把贫穷变成富有。

        时代不同了,对媳妇对官员的要求也就不同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聪明的妇人呢?能干的妇人呢?就算家里无米,也能煮出一锅好饭来。

        县是国家最重要的一个行政级别,只有普天下的县得到了很好的治理,我们国家才能长治久安。

        有一句古话说得好,郡县治,则天下治!

        国内的县,尤其是像临沂这种内陆县,大部分都是穷县,如果所有当官的,都要等米才能下锅的话,那这些县的经济怎么发展?这些县的教育和其它部门,又怎么改善条件?

        李国良并不知道,李毅这是有意的在考校他。李毅欢迎别的官员投向自己,一个人再强大,也不会拒绝盟友的加盟。在官场之地,变数是很大的,今天的盟友,也许是明天的敌人,而敌人也很有可能转变成为朋友。盟友越多,也就意味着自己在官路上能走得更远。

        可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算是盟友,李毅也是有选择性的。并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成为李毅的盟友。要想做李毅的盟友,最起码一条,要对李毅的胃口。李国良行事作风,李毅还是看得过眼的。李国良是那种知识的领导人才,穿着打扮什么的,都是十分的洋派。

        但是,李国良能力并不很强。李毅喜欢那种理解力和执行力十分强悍的人。

        他欣赏的人,像姚鹏程也好,饶若曦也好,都是这方面的佼佼者,只要李毅提个头,他们马上就能想到尾,并且提前把一切事情都做好了。

        就连钱多,也越来越合李毅的心意,两个人朝夕相处久了,默契越来越好,有时一个眼神,对方就能明白你的心意。有这种人当贴身司机,李毅要省事不少。

        而李国良的执行力并不强,这个人虽然思想激动,但为人还是过于保守,喜欢按部就班的工作,而缺乏主动创新的激情。

        “国良同志,我们当官的,就是要学会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我初到临沂时,经开区有什么?除了杂草,就是黄土!可是,我用短短一年的时间,就从无到有,把一片荒草之地,建设成了一个省级经开区!”李毅用自己做例子,开导李国良。

        李国良道:“李县长,这就是我钦佩你的地方啊!要是让我来做,我就做不到这一点。”

        李毅道:“新时期,我们需要新型领导干部,要勇于开拓,敢于创新。指一枪放一炮,推一下动一下的干部,在过去很吃香,因为领导都喜欢老实听话的手下。而我却不同,我喜欢那种有想法的干部同志。没有资金,我们可以想办法嘛!没有困难,怎能显示出我们革命党人的铮铮铁骨?”

        李国良听到这里,总算听出味道来了,敢情李毅这是嫌我李国良能力不行呢!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李县长,我真的是尽力了。能想的办法,我都想过了。就是筹不到资金啊。省里和市里的教育部门,我都隔三差五的就要去跑上一跑,就是希望能够拉来一点资金,好缓解我们教育部门的资金压力。可是,都不起作用啊。”

        李毅点点头,说道:“国良同志,我知道了。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情,我们下次再聊吧。好吗?”

        李国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心里不甘,但李毅都下了逐客令,也不好意思再待在这里,只得起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李毅轻轻摇了摇头,心想是不是自己的要求过高了?像李国良这种有能力又肯干实事的领导,肯投向自己,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

        他看着桌面上的文件,思索着临沂县即将到来的人事大变动。

        他拿一次拿出自己的官场笔记来,看着上面一个又一个熟悉的人名,感慨万千。

        他翻到中间一页,在写有郑春山名字的那一行上划了一条横线。

        这个人物,彻底从官场笔记里消失了!

        省里对西州的局势向来关注,临沂出了郑春山事件后,省里高层也为此进行过一番博弈。有人认为,西州市委在郑春山事件上,犯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相关的领导同志,应该予以适量的惩罚。

        但是,更多的人认为,西州市班子初定,就算犯了一点小过错,也不至于上纲上线。西州市只是批复了临沂县委的一项提案,主要的过错,还是在于临沂县委。

        于是,临沂县再次成为省委大佬聚焦之所,也成为西州新任市委班子权力斗争的第一战场。

        罗正浩和葛贺民这两个新扎书记和新扎市长,在市委常委会上展开了一轮争斗。讨论的正是临沂班长的人选。

        这场争夺战,李毅并没有参加,无从得知具体的内容。

        但是结果还是很快传扬开来。

        市委决定,调整陈凯明同志的职务,免去其临沂县委书记一职,调到市里另行任命。同时调整孙正阳的职务,免去其临沂县县长一职,调到市里另行任命。

        市委同时决定,调整李毅同志的职务,免去其临沂县常务副县长一职,任命他担任临沂县党委书记一职,李毅同志的其它职务不变。

        而对于临沂干部们十分关注的县长和县委副书记两个职位,市委并没有做出明确说明,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两个位置的人选,将从上面空降下来!

        一切,都将尘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