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7章 临沂班子要大动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7章 临沂班子要大动

    作品:《官路弯弯

        朱影芝听了李毅的话,微微一笑,展露出两行雪白的贝齿。www.00ksw.org

        徐宝达笑道:“李毅同志,你可别小看朱科长,她以前是省政府办公厅的速记员。一笔好字,写得又快又好。就连唐省长都亲口夸奖过她呢。”

        朱影芝微微笑道:“徐处长谬赞了。不就是写字写得快一点嘛,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李毅多看了她一眼,心想能在官场中混下去的女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这个朱影芝,年纪不大,就已经在省政府混过了,下来市里,又是市监察局这种好衙门,看来不是有背景,就是能力和手段不一般。

        “李毅同志,多谢你的配合。”徐宝达和朱影芝再次与李毅握手。

        回到办公室,李毅沉思一会,今天这个事情但愿只是朱影芝太过敬业所致,而不是有人想搞自己的名堂。

        专案组在临沂进驻了三天,与相关的涉案人员和县委各个领导都进行了谈话。

        本次专案组带队的是一个副厅级别的市委领导,不过这个人大家都不很熟,只知道是一个市委副书记,分管也不是纪检监察工作,是从省里新近下来挂职的。这个人很少露面,就算是与陈凯明和孙正阳谈话时,都没有亲自露脸。除了刚开始的欢迎宴会外,就只有调查完毕后的晚宴出来了。

        对郑春山事件最为敏感的,要数陈凯明和孙正阳了。

        当初提议郑春山为英模,是陈凯明的意见,而孙正阳是十分支持的。正因为他们两个的坚持,县委常委会这才顺利的通过了这项原本十分荒唐的建议。

        现在郑春山出事了,他们两个整日惶惶不可终日,在摸不准市委脉搏的情况下,他们对这个专案组的意见就显得十分在意。三天时间里,他们不只一次前去找过这位吴副书记,但吴副书记一直避而不见,这就更让陈凯明和孙正阳心里更加没底。

        在这次欢送晚会上,陈凯明和孙正阳两个人基本上是围着这位吴副书记在转,又是敬酒又是赔笑,恨不得马上就喊他为干爹,但是,不论他们如何套话,吴副书记就是不松口。对本次本案组的调查内容讳莫如深,避而不谈。

        专案组离开后,陈凯明和孙正阳马上就往市里面跑,各方打听,使出了各种手段来,想了解到市委的处理意见。

        李毅并不是不关心,但心知临沂的事情,牵扯的恐怕不只是市委的神经,省委某些大佬,肯定也会关注临沂的局势。在这个事情上,就连西州市委也是十分被动的。郑春山的英模议案,西州领导人都是拍板同意的。

        此刻市里面跑,只怕连主要市领导的面都难得见上吧?

        诚如李毅所料,罗正浩和葛贺民此刻的焦虑心思,比毫不比陈凯明和孙正阳少。

        他们想起李毅在自己面前许下的豪言壮语,当初自己还在嘲笑这个小子的不自量力,居然想凭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之力,把一个县委副书记拉下马来。现在言犹在耳,而郑春山却真的被撸掉了。这算不算一种十分的讽刺?

        当陈凯明和孙正阳来市里找他们时,他们正坐在车子上,前往省城。

        只有薛雪稳坐中军帐,一点都不着急。

        这又得归功于李毅,李毅上次来西州,找各个市领导活动郑春山的事情,曾经给薛雪一条意见,叫她在接下来召开的常委会议上提出调整郑春山的职务。

        薛雪虽然并不认同李毅的做法,但出于对李毅的信任,她还是照做了,在接下来召开的常委会上,抛出了调整郑春山职务的议案。

        不出意料之外,薛雪刚刚说出来,就被罗正浩和葛贺民共同否决了,其它同志连发言的机会都没有。

        当时,薛雪很是不解,李毅为什么理要自己抛出这个议题,而等郑春山出事后,她恍然大悟,这个议案能不能通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郑春山这个人的态度。

        薛雪提出过这么一个议题,起码证明了薛雪同志跟郑春山同志绝对没有任何不清楚的关系。她用一种态度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也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她拨通了李毅的电话,说道:“李毅,你又赢了。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跟能掐会算的诸葛亮一样啊!”

        李毅嘿嘿笑道:“薛姐,听我的没有错吧?我肯定不会害你啊。是不是?其实吧,就算是诸葛亮,也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他只不过是善于审时度势罢了。我就更没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本领了,只不过我了解郑春山这个人。从以前的交往和各种事件里,零零碎碎的得知了他的一些把柄,所以才敢这么理直气壮的肯定,也才敢在市委领导面前夸下海口,一定要把郑春山撸下去。”

        薛雪道:“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啊,李毅,自从认识你之后,原本一直纠缠着我的霉运忽然就消失了,开始走好运了。有空来西州,我要好好谢谢你。”

        李毅嘻嘻哈哈的笑道:“薛姐,你打算怎么谢我?请客吃饭的事情,那可不算谢。”

        薛雪的声音忽然变得柔软无比:“你想我怎么谢你呢?我听你的好了。”

        李毅心思一荡,说道:“等这件事情的风声过后,我再去找你。”

        薛雪道:“临沂班子可能要大动,你做好心理准备。”

        李毅笑道:“你可要为我多说说好话,我这个高配副县级,也是时候扶正了吧?”

        薛雪说道:“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记在心上的。”顿了顿,说道:“葛市长正往省里跑,郑春山这个家伙,把大家都给害惨了。”

        李毅淡淡地道:“政治就是一场博弈,不是输,就是赢。你选择了一个人,选择了一种方式,就应该承受由此带来的或好或坏的后果。”

        薛雪道:“还好我选择了你,也选择了相信你,并且得到了很多好处。”

        放下电话,李毅在想,自己也曾经给过葛贺民一种另外的选择,只不过他没有抓住罢了。现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就看他信不信自己的话,前去找温玉溪。

        “李县长!”孙薇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她轻轻敲了敲门,微笑着喊了一声。

        “孙主任,呵呵,快请进来,坐啊。”李毅把思绪拉回来,笑道:“喝茶自己倒,我就不为你服务了!”

        孙薇走进来,看看李毅的水杯,给他续了水,再给自己倒了一杯凉开水,笑道:“李县长,我是来感谢你的。”

        李毅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说道:“我们老同学之间,用得着说感谢的话吗?”

        孙薇神情十分感动,眼眶都有些发红了,说道:“李县长,我妈妈都跟我说了,她叫我来谢谢你。”

        李毅笑道:“你要是敢哭出眼泪和声音来,我们两个之间的绯闻马上就会传遍临沂,朱枫要是来找我拼命,我去找谁评理?”

        孙薇被李毅这句话逗笑了,扑哧一声,抿嘴说道:“我跟我妈说了,这笔钱我帮她一起还。以后我每个月的工资,留五十块钱购买生活必需品之外,其它的钱就拿来还给你。”

        李毅端着茶杯,呵呵笑道:“这也不行。你这般还法,每年能还多少钱?等你和朱枫结婚了,孩子上学了,你还在还我的钱。那就会出问题的。朱枫同学忽然发现,自己的妻子,每个月赚来的钱,不是交给他这个丈夫,也不是用来补贴家用,而是月赶月的往李毅家里送。你猜猜,他会不会拿把菜刀冲进我家里来找我拼命?”

        孙薇想想朱枫找人拼命的憨傻样子,再次忍不住咯咯笑道:“李毅,你太会逗人了。朱枫就算找你拼命,你了不怕他啊。他那么文弱,怎么是你的对手呢?”

        李毅摆手道:“还钱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

        孙薇道:“那不行,欠债还钱,这是必须的。不然,我都不敢跟你交往了。”

        李毅想了想,孙薇的想法也正常,我们大部分人,都渴望钱,也想着钱越多越好,但是,不义之财不取,不是自己该得的也不要,这恐怕是每个人的做人准则吧?那些贪心不足的,好赌贪污的,就是因为他们拿了本不该属于他的财产,最后落得凄凉下场。

        李毅起郭小玲的父母为了一份工作,肯低三下四的向人求情,不惜脸面的讨好别人,目的很明确,他们必须靠这份工作来维持生计,这份工作,是他们最后的生活保障,为了生活,损失一点颜面,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且,那份工作,原本就是他们应得的,所以才要据理力争。

        后来,李毅买下三江毛巾厂,想送给他们时,他们却断然拒绝了。

        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份稳定的收入,过一种稳定的生活。他们并不贪心,不苛求有飞来横财。

        知足、知止的人才是幸福的人。

        索求无度的人最后都不得善终。

        “这是欠条,我还给你。”李毅翻出颜秋兰写给自己的欠条,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