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4章 突然很想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4章 突然很想你

    作品:《官路弯弯

        阿酷这一嗓子喊出来,把郑春山惊得跳将起来,哇哇大叫道:“你说什么?李县长?在哪里?”

        阿酷嘿嘿笑道:“在你背后。www.00ksw.org你很怕他吗?”

        “郑春山,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李毅和姚鹏程从藏身的廊柱后面转了出来。

        “李毅!姚鹏程!”郑春山比见到了鬼还要恐怖!

        李毅淡淡地道:“是我。郑春山,刚才的话,我和很多同志都听到了。还有公安局的同志做了录音,你赖不掉了!”

        “你们好卑鄙的手段!”郑春山生气的抓起茶几上的一个玻璃烟灰缸,举起往李毅砸了过来。

        姚鹏程掏出手枪,对准那烟灰缸,呯的就是一枪打出去。

        枪法出奇的准,正中烟灰缸中心,玻璃碎裂成无数碎片,打在郑春山的脸上和颈上。

        这声枪声,等于打响了这场行动的总攻号角,埋伏在外面的警察们,匆匆从各个门口冲了进来,把郑春山和肖玉莲围在中间。

        刚才枪响的时候,李毅也惊了一跳,短暂的失神之后,警察同志们已经冲了进来。李毅扫眼一望,大声道:“阿酷呢?”

        姚鹏程道:“咦,刚刚还在这里的!”

        李毅道:“借着枪响的混乱跑了!”

        一个警察说道:“李县长,刚才我看到一个人影从那边跑了,你的司机追了上去。”

        李毅心想有钱多在追击,不知道能不能把阿酷给拦下来?

        姚鹏程大声喊道:“郑春山,肖玉莲,你们被捕了,举起双手,配合我们的行动!如有反抗,我枪里的子弹可是长着眼睛的,指哪打哪!”

        郑春山有如蔫了的茄子,无奈的叹息一声,缓缓举起了双手。

        肖玉莲看看四周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不敢反抗,也举起手来。

        警察同志一拥而上,把郑春山和肖玉莲铐了。

        郑春山恨声道:“是阿酷那小子出卖了我?是他喊你们来的?”

        李毅道:“不是。肖玉莲从医院逃出来的时候,我就跟了过来,一直跟到这里。”

        肖玉莲惊讶的看了李毅一眼,这个人就是李毅?这个年轻,就这么能干?

        警察把郑肖二人押回车上,随后对这幢别墅进行了搜索。

        姚鹏程询问李毅,要不要增援钱多?

        李毅道:“阿酷敢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现身,肯定早就想好了退路,不用去追了,追不上的。”

        这边清查搜索工作结束时,钱多也回来了,向李毅报告道:“李县长,那阿酷实在太狡猾了,我跟踪他到了一处密林,忽然之间就不见了他踪迹,我四下探查之后,在发现一棵大树被掏空了,下面有一个地道,我进去查看时,地道已经被封死,等我打开地道时,发现这地道的出口是另外一棵树,而阿酷早就跑得不见人影了。对不起,我没能完成任务。”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阿酷这个人很厉害,反侦察能力也很强,事先又做了布置,被他逃跑了,也没有什么。下次有机会再抓他就行了。”

        收队回城的路上,李毅坐在车后排,冷冷的说道:“钱多,今天你第一次向我撒谎了。”

        钱多的手还是那么的稳,车身连一丝颤动都没有。

        他嘿嘿一笑,说道:“毅少,你怎么看出来了?”

        李毅淡淡地道:“你说谎的水平实在有限。你直接说没追上不就完了?偏偏还要绕上一大圈,说什么钻了树洞啊地洞啊,那就容易穿帮了。你看看你身上,干净得跟刚洗完澡似的,像是刚钻过洞的人吗?”

        钱多道:“毅少好眼光。我的确说谎了。”

        李毅道:“你不但追上了阿酷,还跟他聊过天吧?说说看吧,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钱多道:“毅少高明。阿酷跟我说,如果放他走,他还有一个惊喜给我们。”

        李毅道:“你相信他的话?”

        钱多道:“相信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能从他身上感知到一种悲壮和无奈。而且,你看看他所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十分出格的啊。”

        李毅道:“他控制着一个涉黑组织,是西州市的黑老大,他犯下的案子,不计其数!钱多,你这个人,思想有问题了。我告诉你,你这种江湖性气十分要不得!会害死你的。官就是官,贼就是贼,怎么能是非不分呢?”

        “毅少,我倒觉得吧,郑春山之流的官,还不如阿酷这样的贼!阿酷也是被逼无奈,这才走了上贼路。其实,他这个人本性并不坏,我挺他!”钱多犟道。

        李毅无奈的道:“你啊,就是这个脾气。一个人一旦上了贼船,再想回头那就很难了,所以古人才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钱多笑道:“我也是觉得他怪可惜了,一条好汉子啊!为了一个女人,堕落成了今天这模样,太不值当了!在这些方面,我的承受能力比他强多了,跟桑榆说分手就分手了,绝不拖泥带水。”

        李毅笑着点点头,说道:“你这一点处理得很好。不过也证明了一点,你对桑榆还没有动真感情。而阿酷跟那个孟诗婷的感情肯定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根深种。不是你那种浮浅的喜欢。”

        钱多郁闷道:“未必不寻死觅活一番,就不算真感情了?”

        李毅道:“这个嘛,不一定,但要死要活的感情,就一定是用情很深了。”

        钱多道:“毅少,那你对哪个女人动过真感情?郭小玲?花小蕊?还是司婧?”

        李毅摸着下巴,笑道:“你怎么不问林丫头?”

        钱多道:“你跟林丫头认识才多久呢?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面,你们怎么可能会产生真感情呢?”

        李毅道:“感情并不一定要朝夕相处才能产生的。我跟郑春山也算见面很多了吧?我跟他怎么不会产生感情?连起码的朋友这情都难以产生?所以说嘛,这感情的事情很难把握的。”

        钱多笑道:“还是毅少有见地。听你这么说,毅少对林小姐有感情了?”

        李毅将目光投入车窗外面。

        前世那场车祸再次清晰的回忆起来,脑海里闪现出一张惊艳绝伦的俏丽容颜。

        林馨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城市的那个地点?

        她为什么要在那个夜晚飙车?

        如果没有遇到我,她的人生轨迹将是如何?

        李毅忽然很想林馨,当即拨通了她的电话,问道:“在忙什么呢?”

        电话里传来低低的声音:“李毅,我在上课呢。等会回给你。”

        李毅笑道:“好。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林馨轻轻说了一声。

        李毅不想打扰她上课,就挂了电话。

        他不知道,这通看似没有任何意义的电话,却让林馨高兴了好几天。

        郑春山被市纪委立案侦查,面对铁一般的证据,郑春山招待了自己所犯的罪行。

        郑春山明面上的身份,是临沂县委副书记,暗地里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帽子帮的组织发起人!

        帽子帮这几年在临沂横行不法,做尽了各种丧尽天良的恶事,都是靠着郑春山在后面撑腰和维护。

        郑春山交待,他并没有想过帽子帮会发展壮大得这么快,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找一些混混,来帮自己完成一些明面上无法达成的事情。因为当时正是冬天,第一批入会的人全部戴了帽子,所以才有了这个帽子帮的称呼。

        帮子帮因为有郑春山这个大后台,成立之初,就干了几票大事,而且肆无忌惮,有人被警察抓了后又马上给放了出来。

        如此一来,帽子帮的名声就传开了。

        很多临沂混混听说了帽子帮的大名,纷纷加入进来,短短三个月时间,帽子帮就统一了临沂县的大小黑帮。

        随着帮派的不断壮大,人数越来越多,这么多小弟跟着要吃要喝,也是一笔不和的开支,单靠打流犯混,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在郑春山的策划下,帽子帮开始在临沂开设地下赌场和色情娱乐场所,从事非法经营,获得巨大的非法收入。

        郑春山在这里面越陷越深。

        他是受敬仰的县委副书记,总是笑眯眯的待人,他的招牌动作,就是捧着大肚子,冲你点头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谁也想不到,他暗地里,居然会是一个黑帮的头目,多少家庭的离散,都出自他的毒手?

        渐渐地,他捞够了一笔巨款,因为数额巨大,他头一次觉得钱多了也会烫手。

        此时,肖玉莲出面在他眼前。肖玉莲原来是一个外地来的客商,经营买卖把本钱全部亏光了,一次偶然的机遇,她认识了郑春山,两人一个贪恋美色,一个爱慕权贵,一拍即合。

        确立了情人关系之后,郑春山把本钱交给肖玉莲,让她以投资商的身份,来临沂县投资,建立起了粮油加工厂。郑春山利用手中的权力为她保驾护航,慢慢的把黑钱洗成了白钱。

        他发现,这样赚钱,比那些小打小闹的黑色收入更加多,更加容易,也更安全。

        于是,郑春山开始支持肖玉莲,进行疯狂的扩张,于是就有了本卷临沂故事开头的那一幕。

        若不是因为李毅这个变数的突然来到,郑春山这个双面人,还要在临沂继续风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