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3章 那一年,我还很纯洁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3章 那一年,我还很纯洁

    作品:《官路弯弯

        阿酷瞥了一眼李毅的藏身之地后,目光很自然的移开,郑春山等人绝对想不到,那个地方还藏着人。www.00ksw.org

        肖玉莲问道:“你还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郑春山把卧室的隔墙打开,然后把一沓沓钞票转移到了小车的后备箱里。至于他开到哪里去了,这笔钱后来放在哪里了,我真的不知道。”阿酷玩弄似的看着郑春山。

        郑春山愤怒之极,这个阿酷,分明就是在诬陷自己!他霍然起身,大声喝斥道:“阿酷,你不用这么诋毁我。栽在你手里,也算我倒了八辈子大霉。我只是搞不明白,西州那么多官,比我大的官吏多了去了,你为什么偏偏盯着我不放呢?你图什么?”

        这个问题,也是李毅想问阿酷的。

        李毅不会天真的相信阿酷的那番话,他对付郑春山,只是为了讨好自己。

        自己在临沂,跟在西州发展的阿酷,根本不搭界。就算阿酷看中了临沂这块风水宝地,想到这里来发展,凭他的本事,要闯出一块天地来,也不是难事,只要打打擦边球,别做太过分的事情,李毅也拿他没法子。

        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还是他跟郑春山有着什么不共戴天的大仇?

        阿酷一甩头,长发从中间飘向旁边,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他眼睛里似乎蕴含着怒火,想要把郑春山燃烧掉。

        “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阿酷眼睛里的精光一闪即逝,脸色变得悲怆无比:“我给你一点提示吧。五年前,那时你还只是临沂县委办公室的一个主任。”

        郑春山道:“不错,五年前,我确实还是临沂县委办公室的主任。没想到,你对我的履历还蛮有研究,看来,你为了对付我,花过一番心思。”

        “那是当然,我活着的意义,就是有朝一日,能将你置于死地。你别紧张,你不会亲手去杀你。在这个地方,多是的人想要你姓郑的这条狗命!”

        郑春山道:“你好大的怨气啊!我不记得我以前得罪过你。”

        阿酷落寞地道:“我再提醒你一件事吧,那一年的六月,省里有一个大官来西州视察工作,有一天,下到你们临沂县里,你这个县委办主任,负责接待。”

        郑春山思索道:“省里的大官?五年前的六月?那是不是现在的省委曹副书记?那一年,他好像还是副省长吧,主管省里的计划生育工作。那一年,他是下来检查计生工作的。”

        阿酷冷笑道:“看来,你还记得很清楚嘛!”

        郑春山道:“曹副省长来了,我负责接待,那也是应该的嘛,跟你这个西州小混混有什么关系?”

        “你错了,那一年,我还很纯洁,还不是小混混。”阿酷自嘲的一笑,缓缓说道:“都是因为你,郑春山,把我害成这样的。”

        郑春山右眼眉毛一阵乱跳,刚下车时那种不详的预感再度强烈的出现。

        “什么意思?”郑春山皱着眉头问。

        阿酷的语气忽然一厉:“郑春山,看来你只记得官场上那些对你有利的东西啊!我再最后一次提醒你,郑春山,你还记得一个叫孟诗婷的女孩子吗?”

        郑春山讶了一声,指着阿酷道:“孟诗婷?关你什么事?你是他什么人?”

        阿酷道:“我是她男朋友,哦,准确一点预,应该是前任男友。”

        郑春山重重的哦了一声,说道:“阿酷,孟诗婷的事情,真的与我无关啊,这都是她自己自愿的。面且,她现在享受的生活,是你能够给予的吗?”

        阿酷骂道:“放你老娘的狗屁!若不是你运用权力强逼她就范,她会同意吗?”

        肖玉莲眼睛转个不停,问道:“怎么回事?这个孟诗婷是个什么人物?跟你们之间有什么瓜葛?”

        阿酷道:“这就要问郑大书记了!郑春山,你敢说出那段往事来吗?”

        郑春山道:“阿酷,如果是为了孟诗婷的事情,你真的误会我了。我现在就原原本本说给你听。”

        阿酷冷哼一声:“你说,我听着。我看你还能怎么样说谎。”

        郑春山道:“孟诗婷的大姐怀了第二胎,按规定是要强制流产的,已经怀了七个多月,人都已经抓到卫生所了。恰好那天曹副省长下来视察工作,来到了叶竹乡政府,看到了这一幕。当时,孟诗婷陪着她大姐一起来的卫生所,她大姐一直哭着闹着,不想流产,说谁要是把她的宝宝拿掉了,她就跳楼,以死相逼。”

        阿酷静静的听着,没有反驳。

        肖玉莲道:“你们当官的怎么都这么没人性啊?七个多月,那肚子里可是一条人命!你们这是在谋杀生命!你们都是刽子手!”她把白大褂扣了起来,双手抱胸,神情甚是轻蔑。

        郑春山难得的老脸一红,说道:“政策如此,下面的同志也是没有办法的。乡里的同志没有想到曹副省长会到这里来视察工作,被他看到了这一幕,很是被动。还好曹副省长很体谅下面同志的辛苦工作,说了一句话,令同志们很欣慰。他说你们的工作态度很好,对待这些不听话的超生游击队,就是不能手软,见一个逮一个,逮一个流一个!”

        李毅听了,暗自冷笑,这是曹永泰在收买下面人心呢!碰到这么野蛮的执法行为,不但不制止,反而鼓励,这会助长下面人的气焰,变得更加嚣张。想起自己在柳林镇时,也碰到过这种事情,原来还想着要好好整治一下当地的计生工作,结果许多的计划都没来得及实施,就被调离了。

        肖玉莲气愤道:“这个曹永泰,太没有人性了!”

        郑春山道:“曹书记也是工作需要啊!这个不能怪他。孟诗婷见到来了大官,哭着求曹书记,要曹书记放过她大姐。”

        阿酷的倏的握紧了,冷哼道:“你再说下去啊!”

        郑春山顿了顿,说道:“可能是当时那个孟诗婷梨花带雨的娇俏模样打动了曹书记。曹书记伸手扶起孟诗婷,跟她说,小姑娘,你别哭,你有什么委屈,回头到办公室里,说给我听,我给你做主。”

        郑春山说到这里就打住了。

        肖玉莲道:“后来呢?”

        郑春山道:“后来,曹书记带着孟诗婷到乡长的办公室里了解情况去了,曹书记还吩他们先不要人流,等他了解情况之后才做打算。”

        阿酷重重一拳砸在沙发上,那沙发是软的,弹性十足,被他这一拳打下去,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郑春山道:“至于他们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在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情,也无从了解。不过,曹书记出来后,吩咐他们把人给放了,说人家第一胎是个女娃,怀第二胎也情有可缘。曹书记发了话,谁敢不听,于是就把孟诗婷的大姐给放走了。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听说孟诗婷后来成了曹书记家里的保姆,这中间的弯弯绕,我就不知情了。”

        阿酷冷笑道:“郑春山,你还能再无耻一些吗?你把自己所有的过错都推得一干二净!”

        肖玉莲道:“阿酷,你知道的情况又是怎么样的?”

        阿酷道:“当时孟诗婷确实求过曹永泰,但曹永泰并没有同意,并且离开了。是你,郑春山,主动当了这个皮条客!对孟诗婷陈述利害关系,还跟她说,要是肯跟曹永泰好上一晚的话,这事情绝对能成!孟诗婷当年才十五岁,能懂什么事情?被你这般威逼利诱,又动之以亲情,晓之以歪理,更生生把一个少女拐上了歪门邪道!”

        肖玉莲吃惊道:“郑春山,真的吗?连十五岁的少女你都不放过?”

        郑春山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喃喃道:“这都是她自愿的!她要是同意,谁也不敢逼她啊。”

        阿酷暴怒而起,一把夺过肖玉莲手中的小刀,对准郑春山就是戳下去。

        郑春山吓得屁滚尿流,大叫道:“好汉饶命!”

        姚鹏程差点就要冲出去,却被李毅拉住了。李毅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外面。

        姚鹏程再看时,只见阿酷把刀子比在郑春山喉咙处,冷冷地道:“郑春山,我如果想要你的狗命,早就要了去!杀你容易,就怕污了我的手。你巴结上曹永泰后,一路高升,很快就当上了临沂县委副书记。很多人对你的发家史并不清楚,对你的后台老板也不清楚,但我却是明明白白。你这几年来做过的坏事情,我也清清楚楚。帽子帮,是你搞起来的吧?”

        郑春山并不否认,说道:“阿酷,你厉害!连这么隐蔽的事情都知道。世上皆知帽子帮的老大是肖玉莲,却不知真正的老大是我郑春山!可惜啊,你只是一个草莽英雄,奈何不了我!哈哈!你今天就算把我杀了,你也脱不掉埋葬,而我,还是临沂县的大英雄!”

        阿酷冷冷一笑,收起刀子,退开几步,淡淡地道:“是吗?你为以你还能逍遥法外吗?李县长,你们应该听够了吧?请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