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0章 李毅探密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0章 李毅探密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奋起想追上肖玉莲,但肖玉莲上车的同时就带上了车门,然后第一时间启动了车子。www.00ksw.org

        钱多武功再高,也追不上车子的速度。

        夏菲悠悠醒转,着急的想要大喊,但是嗓子却哑了。

        李毅听到她含糊不清的说出肖玉莲的名字,再无怀疑,说道:“刚才那个人是肖玉莲?”

        夏菲努力的点点头,发现脖子也痛得厉害。

        李毅对钱多道:“你照顾她。我去追肖玉莲。”

        钱多道:“李县长,我跟你一起去吧。”

        李毅摆摆手,三步并做两步,头也不回的坐上了车子,启动,加油,退出院门。

        轮胎剧烈的摩擦地面,划出深深的印痕,发出刺耳的刮地声。

        那车主还在大喊大叫:“什么世道啊!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这么偷车?”

        夏菲咳嗽几声,用稍微清晰一点的声音说道:“我不用你管,你快去抓那个肖玉莲!”

        钱多应了一声,起身跑了两步,又停住步子,心想自己还能跑步去追他们开车的不成?好在他身上就有移动电话,连忙拨通了姚鹏程的手机,汇报了肖玉莲逃跑的情况,请求支援。钱多询问男主车有关那车子的车牌号码,报告给了姚鹏程。

        姚鹏程即刻命令县公安局,出动治安大队、刑警大队、交警大队等警力,全城围捕肖玉莲。

        李毅虽然比肖玉莲晚几十秒开车,但开车技术明显强过对方,很快就看到了那辆黄色的甲壳虫。

        看到车子,李毅反而不急了,不紧不慢的跟着。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姚鹏程接到钱多电话后,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

        李毅说了自己所处的街道名称。

        姚鹏程道:“李县长请放心,我即刻命令各个部门前来支援,管叫肖玉莲插翅难飞。”

        李毅不能确定肖玉莲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行踪,如果被她发现了,接下来能采助的行动,就只有抓捕她一途,而如果没有被她发现的话,李毅另有一番计较。

        一念及此,李毅沉声说道:“鹏程同志,通知各单位,先不要轻举妄动。”

        姚鹏程道:“李县长,不怕她跑了吗?”

        李毅嘿嘿笑道:“被我追的人,还能跑掉的话,那我岂不是白活了……这一世!”

        他本想说白活了这两世,话到嘴边,赶紧给改了。

        姚鹏程道:“那我们在原地待命?”

        李毅道:“封锁各个出城的路口。另外,派几个同志,密切注视郑春山的办公室和家里,如果他有任何异动,马上跟踪。我怀疑肖玉莲逃逸后,一定会找郑春山接头。”

        姚鹏程道:“李县长,你的是意思是阻止他们相见?”

        既然要让肖玉莲对郑春山死心,自然要阻止他们相见了。

        李毅道:“不,我们应该转变策略了。偏偏让他们相见,我相信,他们这次见面,一定会有精彩的谈话内容。派跟踪好手,进行录音取证!一定要拿到郑春山跟肖玉莲同流合污的证据!”

        姚鹏程道:“明白!李县长,你要小心些,随时保持联络。”

        李毅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前面的黄色甲壳虫轿车忽然转了弯,往县城近郊开去。

        李毅有意加快速度,做出一副追赶的姿势,但甲壳虫并没有明显加速,看来对方并不认为自己的车子是来追她的。

        李毅再次缓缓降速,不紧不慢的跟在甲壳虫后边。

        出县城后,车子往一处山上开去。

        这座山名叫小岗山,是临沂县城周围最大的山岭,山岭上风景优美,有枫林,有瀑布。一些有钱人家,在县城住腻歪了,就跑到这山上去买地建房。那些风景优美的地方,往往都被富豪人士占据,建起了大大的别墅,圈起一大片土地,围起围墙,过起了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甲壳虫车子缓缓前行。李毅不好跟得太近,只得连猜带蒙的陆陆续续跟上去。

        忽然之间就不见了甲壳虫的身影。李毅还以为自己跟丢了,再次退车回来,退了五十米左右,发现旁边有一条旁路通往林里。

        李毅不敢将车子开进去,打电话通告姚鹏程,告诉他自己的方位,叫他派几个人过来。然后一边观望一边循着那条路往里面走去。

        往里面走了几分钟,柳暗花明,前面豁然开朗,现出一片空阔的地势,青草满地,鸟语花香,一条潺潺而流的小溪蜿蜒而过,围绕着一座白色的欧式别墅。

        这条道路的两旁,种满了竹子,茂密葱茏的竹子沿着道路,错落有致地站成两排,翠绿的竹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曲折处有通路,通路处又是竹林满眼。

        金黄的阳光透过竹林散落下来,山风吹拂,摇碎了点点金光。

        一幢具有西欧乡村风情的精致别墅坐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置身其中恍如远离了所有的都市尘嚣,宁静得让人不忍离开。

        李毅看得一呆,没有想到在这临沂县城附近,居然还有这么一处洞天福地,神仙居所。顿时有武陵人进入桃花源的惊喜感觉。

        李毅走到别墅外面,看到那辆甲壳虫小车就停在别墅前面的院子里,别墅的大铁门并没有上锁,肖玉莲显然想不到会有人尾随到这个人迹罕见的地方来。

        李毅略一沉吟,心想姚鹏程他们肯定能找到这里来,自己先进去探个究竟吧。肖玉莲一个女人,我还怕她不成?

        这段时间,每天早晨,李毅都会和钱多进行身体锻炼。这种锻炼方式跟以往的跑步打球完全不同,钱多教了李毅一套简单的拳法,李毅虽然并不太懂,但每天也学得不亦乐乎。

        据钱多讲,这也是李老爷子的意思。

        李老爷子说了,政坛人物,一路从基层熬上来,每一层级都需要几年功夫来磨砺,等到你登顶之时,一般都已是花甲古稀之年,这种年岁,还要日理万机,很费精气神,必需有一个优秀的躯体来支撑。

        而锻炼身体要从少年始。

        从这点滴的关爱之中,李毅深深感到爷爷对自己的殷切期望和深厚关爱。

        为了革命,锻炼身体。

        这句话,并不是一句空号,而是是一句最实在不过的大实话。

        干什么工作都好,身体是本钱。

        “肖玉莲一个柔弱女子,我还怕她不成?”李毅这么一想,迈步走了进去。

        这幢别墅,具有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别墅的门开着,肖玉莲进去之后,显然十分焦急,一路上的门都没来得关。还有一种可能,肖玉莲回到这里,只是想拿回一点东西,然后就会离开,没有想过要在这里多待,所以懒得锁门。

        令李毅奇怪的是,肖玉莲的别墅钥匙是从哪里拿的?莫非跟很多人家一样,也放了一套备用的钥匙在哪个角落?

        走进别墅的大厅,顶上是尖形双拱屋顶,木雕贴面,天蓝色彩绘,装饰着金色百合花图案;脚下是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面。整个房间的装饰,以白色为基调,间以天蓝色和金色,尽显华贵。

        李毅看得啧啧称奇,肖玉莲居然在这里藏着一幢天价别墅!这幢别墅是她跟谁的共同财产?会是郑春山吗?如果是的话,那郑春山这个人就太恐怖了!

        楼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李毅轻手轻脚的走了上去。

        一间房间的门敞开着,肖玉莲正背对着门在房间里翻着什么。她忽然转过身来,急躁的抓了抓脑袋。李毅闪身进了一个角落。

        不一会,肖玉莲走了出来,跑进另一间房去了。

        李毅飞快的摸进刚才那间房,四下一瞧,只见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婚纱照。照片上的人,正是肖玉莲和郑春山!

        李毅浑身一震,看来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这个郑春山,真的跟笑傲江湖里的岳不群一样,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伪君子!

        门外很快响起脚步声,李毅急切间无处可躲,只得钻进了阳台的窗帘后面。

        肖玉莲快步走了进来,恶狠狠的道:“好你个郑春山!趁我坐牢的时候,把钱全部转移走了!老娘还没死呢,你就敢造反了?”

        来到床边,按下电话机的免提按键,噼里啪啦按了一通数字。随后又自言自语的道:“忘记这死鬼被双规了,这电话多半没有人接了。别被市纪委的人接了吧?”

        一念及此,肖玉莲正想要摁掉电话,电话却已经接通了,里面传来一个久违了的熟悉的浑厚的男中音:“喂,我是郑春山,哪位?”

        肖玉莲呃了一声,整个人呆若木鸡!

        这死鬼不是被双规了吗?怎么还能这么淡定的接听电话?

        “喂,哪位?不说话我挂了。”郑春山不耐烦的再次询问了一句。

        肖玉莲眼珠子一转,冷冷一笑,换了一副笑脸,说道:“春山,是我啊。”

        郑春山的反应比她还大,电话那边立时传来一声惊叫:“你是人是鬼?”

        肖玉莲气得胸膛都快要炸了!

        郑春山马上就回过神来,试探着问道:“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