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79章 玩弄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79章 玩弄

    作品:《官路弯弯

        肖玉莲拿起病床上的一条白色床单,手脚麻利的把张医生四肢绑了起来。www.00ksw.org

        看她动手时的形态,一点都不像个大病初愈的病人。

        张医生试图反抗,他心想自己是个男人,凭自己的力气还制服不了一个女人吗?

        肖玉莲拿床单过来绑他双手时,他奋力一拳打向肖玉莲,不料肖玉莲居然会一点拳脚工夫,而且专使狠招。一脚踢起来,正好踢中张医生的下体。

        张医生全身没有一寸布遮盖,这一下踢中了,立时痛得弯下腰去。

        肖玉莲右肘用力击在张医生后颈处,张医生闷哼一声,痛倒在地上。

        肖玉莲冷哼道:“废物!”动作敏捷的把张医生的四肢给捆了个结实。

        夏菲刚才喉咙被肖玉莲夹得太紧,头脑缺血,只觉一阵昏天黑地,等她缓过气来时,张医生已经被捆绑成了四肢朝天。

        夏菲大叫道:“来人啊!”

        肖玉莲飞快的跑过来,再次捏紧夏菲的喉咙,说道:“小护士,你千万别叫,对彼此都不好。我现在若是将你们两个全杀了,再逃走也易如反掌!”

        张医生道:“小菲,听她的,保命要紧!”

        肖玉莲咯咯笑道:“哟,帅哥医生,挺识相的嘛!我帮你看看下面有没有废了!”

        走到张医生身边,伸手玩弄了一下他的下体,哈哈笑道:“还行,还能硬起来,以后你还可以泡护士玩。”

        张医生是南方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几时受过这点污辱,气得破口大骂,但下体就不听使唤的在肖玉莲的手里越变越硬。

        就算是恨她,但张医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对付男人很有一套,三两下就能把人弄得欲仙欲死。

        “咯咯,不玩你哒。再玩下去,你就要喷老娘一身白浆了!哟,小护士,你还害羞?不敢看啊?还是雏?不用羞,我们女人嘛,不管你现在多么淑女,多么矜持,迟早有一天,你会爱上这根棒子!哈哈!”

        夏菲只觉得无地自容,心想这个女人哪里还是女人啊!除了具有女性的体征外,整个人就是一恶魔!或者说,是一个变态的人.妖更加恰当。

        张医生还在骂肖玉莲,肖玉莲转眼看见他脚上有两只袜子,脱了下来,还不忘在他脚底搔了搔痒,然后将两只臭袜子塞进了张医生的嘴巴里,叫道:“给我老实点!”

        张医生此刻悔恨的是,自己今天早上起床时,为什么不换新袜子!

        肖玉莲反手把自己披着的头发挽起来,从夏菲的护士服口袋里翻出一个口罩来戴上,一手挎在夏菲的脖子上,捏紧了她的喉咙,说道:“乖乖的,出了医院门,我就放了你!”半搂着夏菲出了病房门,轻轻的带上门,飞快的瞄了一眼走廊,见没有可疑的人,便往走廊外走去。

        两人神态亲昵,肖玉莲凑近夏菲,在她耳边低声笑语,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两个玩得很好的护士姐妹花。

        这间病房在医院二楼走廊的走里面,旁边的病房腾了出来,改成了值班室。平常就是张医生和吴医生,再加上夏菲和简恋两个护士,轮流在这间病房里值班,所以刚才夏菲发现肖玉莲有危险时,发一声喊,张医生马上就跑了过来。

        没想到的是,肖玉莲早就把病房周边的环境摸得一清二楚,故意装弱示呆,让人以为她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和逃跑能力,不知不觉间,就使诈控制住夏菲,再绑住张医生。

        这个女人的心计和能力,由此可见一斑。也是啊,能执掌黑帮的女人,会是普通人吗?

        走廊有两个出口,一个是中间的楼梯口,再一个是走廊另一端的安全通道。

        两个负责监视工作的公安同志,就住在中间楼梯口旁边面对面的两间病房里。

        或许因为肖玉莲是女人,又是病人的缘故,这两个同志对她看管得不算很严,虽然姚鹏程一再嘱咐他们,务必用心守住,千万不可让她跑了,但两个公安同志还是没记在心上,平常没事做的无聊时刻,老是四处乱跑,要不就是找病友打牌,或是跟护士妹妹聊天,消磨时间。

        此刻,一个公安同志正跟几个病友在一起玩起了诈金花,另外一个搬了一条椅子,坐在门口,无聊的看着一本故事会。

        走廊上偶尔有护士和病友经过,都没有发现夏菲和肖玉莲的异样。

        擦身而过时,夏菲喉咙被肖玉莲紧紧卡住,肖玉莲的手里还拿着那根针,抵在夏菲的喉管处,只要她敢出声,手里的力道就会加重几分。

        夏菲又惊又怕。自己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又刚刚碰到了李毅这个久违的帅哥,要是就这么死了,那就太不值了。

        又想起李毅对她的叮嘱,说无论何都要看住肖玉莲。心想肖玉莲没看住,只怕连自己的命都快要看没了。

        再长的走廊也有走完的时候。

        很快就来到了楼梯口。

        那个看故事会的警察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夏菲和肖玉莲。

        夏菲拼命的向他挤眼睛,想引起他的注意力。但可惜的是,这个警察的注意力只放在她和肖玉莲两个凹凸有致的身体上,瞅瞅胸部,再溜溜屁股。夏菲的表情和眼神都白费了。

        肖玉莲用力一扭,将夏菲的头扭了过来,含着笑容,低声道:“要命的就别嚷嚷!我反正是烂命一条,你不想当我的垫背吧?乖乖的,出了医院我就放了你。”

        下了楼梯,一楼的人更多更杂,很多人都跟夏菲打招呼,但也没有想到夏菲会被那个搂着她的“女医生”给挟持了!

        简东平恰好经过一楼大厅,看见夏菲,就喊了一声,但肖玉莲挟持着夏菲飞快的向门外走去。简东平喂了一声,摇摇头,嘟囔道:“这个夏菲,这么火急火燎的赶往哪里去?

        出了县人民医院大厅的大门,来到院子里。

        肖玉莲暗自松了一口气,说道:“小护士,很好,你很配合啊!再送姐姐一程,姐姐就放了你。”

        夏菲被她控制住了,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唔唔了两声,想表示抗议,但却让人听不明白说的是什么。

        这时,一辆黑色的旧桑塔纳缓缓驶进大院子里,正好在两人面前停了下来。

        李毅从车子上面走下来,见到夏菲,呵呵笑道:“夏护士,出去吗?”

        夏菲又惊又急,拼命的挣扎,想告诉李毅身边这个人就是肖玉莲。但肖玉莲的手捏得更紧了,让她说不出话来,半搂半拖,挟持着夏菲飞快的往院门口走去。

        李毅初始倒也没在意,心想小女孩家的,偶尔不答理男人也属正常,特别是跟她的闺蜜在一起时,就会更加羞涩,不愿意在外面看到相熟的男孩子。

        但当李毅的目光落到肖玉莲身上时,马上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这个人虽然穿着医生的白大褂,也戴着口罩,但下身却穿了一条病号裤,虽然被刻意的挽了上去,但还是露出半截裤脚。仔细一看,那个背影和头型,十分的熟悉!

        李毅摸了一把下巴,心想这是谁啊!

        钱多下了车,问道:“李县长,怎么不进去?不是有事情要问肖玉莲吗?”

        “肖玉莲?”李毅脑海中灵光一闪,心想刚才那个女人,真的很像肖玉莲啊!怀疑归怀疑,但是他还没有想到这个人真的就是肖玉莲。

        他根本无法想象,肖玉莲居然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和能耐,能挟持夏菲,在医生和公安同志的双层监视下,逃出医院!

        所有人都小看了这个女人!

        医院门口,一辆大众甲壳虫汽车开了进来,停车之后,驾驶室飞快的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慌忙打开车后门,扶出来一个孕妇。

        那个孕妇看来就要临盆了,捧着肚子,拼了命的哎哟、哎哟乱叫。

        男子可能是她老公,急急切切,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小心的扶着她,慢慢的下车,安慰她道:“已经到了医院,不用怕了。很快就好了,不痛了。”

        肖玉莲挟持夏菲,正好走到车子旁边,她心思一动,将夏菲往旁边一推,然后快速的闪身坐进了车子的驾驶室里。

        车子的男主人因为担心爱妻,下来得急,不但门没有关,连车钥匙都没有拔,正好给了肖玉莲可乘之机。

        他这里正柔声安慰妻子呢,身边的车子忽然就动了。他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的车子突的一声,倒了一下车,突然猛的一个转弯,车屁股后边冒出一股青烟,呼的往院子外边窜出去。

        “喂!喂!那是我的车!”他一手扶着妻子,一手拼命的摇摆,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夏菲被肖玉莲推倒在地。

        肖玉莲推她之前,手上用力捏了一下夏菲咽喉,让她暂时性呼吸困难,晕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

        李毅和钱多反应算蛮快的,一发现不对,马上就跑了过来,两人分别冲向肖玉莲和夏菲。

        李毅扶起夏菲,掐住她人中,用力按下去,一边大声问道:“夏菲,夏菲,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