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74章 光明正大的密谋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74章 光明正大的密谋

    作品:《官路弯弯

        姚鹏程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李毅的说法。www.00ksw.org

        李毅用手指伸进茶杯里,沾了一点茶水,在茶几中间划了一道竖线,笑道:“你在那边写,我在这边写,不可偷看哦!”

        姚鹏程嘿嘿一笑,学李毅的样子,伸出右手食指,在茶杯里沾了沾茶水,跟李毅同时在桌面上写了起来。

        写完之后,两人都看向对方的字。

        “哈哈!”

        “呵呵!”

        姚鹏程讶道:“李县长,你也怀疑是他?”

        李毅道:“英雄所见略同嘛!”

        李毅写的是一个郑字,姚鹏程写的是一个春字。

        两人再次相视而笑。

        外面有县政府的同志路过,看到李县长和姚书记相谈甚欢,攀臂大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事情,值得这两个大老爷们如此高兴。

        姚鹏程沉吟道:“李县长,肖玉莲是个聪明人,我们一般的手法,是瞒不过她的。”

        李毅道:“所以我们要用心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姚鹏程皱紧了眉头,苦苦思索,情不自禁端起面前的杯子就要喝。

        李毅伸手拦住他,笑道:“换一杯吧。这茶脏了。”

        姚鹏程这才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不干不净,吃了不病!”但还是起身给自己和李毅换了茶。

        想了良久,姚鹏程一拍大腿道:“李县长,我知道你点子多,肯定早就胸有成竹了,我大老粗一个,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你有什么吩咐我做的,我一定效死力完成就是,若是皱一皱眉头,我就不是好汉。”

        李毅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鹏程同志言重了。我暂时想到了几点,我们商谈一下,是不是合适。”

        姚鹏程道:“请李县长指示。”

        李毅摆手道:“一起研究研究。这计策我们只要能瞒过肖玉莲,那就算成功了。首先,你务必挑选信得过的同志看守和审讯肖玉莲,日常生活中凡是能跟她接触的人,哪怕只是一个送饭的,或是查房的,你都必须选对人。”

        姚鹏程道:“这个是自然的。”

        李毅道:“看守所里有报纸可以看吧?就算没有,你也要制造机会,让肖玉莲看到这份报纸!”

        姚鹏程愣道:“什么报纸?”

        李毅道:“一份报道郑春山被双规消息的西州日报!”

        姚鹏程苦笑道:“李县长,我们不是骗他嘛?西州日报怎么可能会报道这个假消息啊。”

        李毅道:“消息是假的,但报纸可以是真的!”

        姚鹏程思索道:“你的意思是,做一份假的西州日报出来?”

        李毅道:“做一份假的西州日报,不是不可以,但难度也不小。这个问题,我们还要仔细想想。而且,做假的报纸,以肖玉莲的谨慎和聪明,很容易看出马脚。我的意思是,可不可以真的在西州日报发表这么一份消息?”

        姚鹏程摇头道:“这不可能,西州日报是西州市委的党报,审稿极严,不可能发表这种东西。”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如果是承印厂印错了呢?”

        姚鹏程道:“承印厂印错了?什么意思?”

        李毅道:“巧的很啊,市纪委最近双规了一个叫周春山的干部,我们可以从这个事件中做做文章。只要把周字印刷成郑字,那就大功告成了。”

        姚鹏程道:“这可行吗?承印厂那边,会有人愿意做这个事情?”

        李毅道:“利字当头,人为财死。何况,印错一个字,大不了第二天再发一份改正公告就行了,这种事情常有嘛!”

        姚鹏程喜道:“如果真能办成这件事情,那诈肖玉莲开口的机会,起码多了五成!”

        李毅道:“这个事情,我们一起想办法,一定要达成目标。”思索道:“如果这则消息能够在西州新闻里播报出来呢?岂不是更加真实?”

        姚鹏程瞪大了眼睛,跟看妖怪似的看着李毅,这也能行?

        “李县长,这是不是太疯狂了?”

        “疯狂?呵呵,我甚至还有更加疯狂的想法!我想请陈书记亲自前去相劝肖玉莲,并且当着她的面证实郑春山已被市纪委双规!”

        姚鹏程目瞪口呆,倒吸一口凉气,暗自寻思,幸亏自己是李毅的盟友,如果做他的敌人,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

        这样的盟友,实在可贵,这样的敌人,实在可怕。

        难怪李毅能把自己从一个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擢升到县政法委书记的重要位置上来,当真是诡计多端,堪比诸葛孔明呢!

        李毅随即摆摆手道:“请陈书记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存有妄想了,陈书记那个性子,不会答应的。”

        姚鹏程道:“是啊,郑春山是陈书记一手力捧出来的,现在我们却要把姓郑的给撸下去,还要搞臭他,这不是打陈书记的脸吗?这事非但不能请他,甚至还要瞒着他,要是被他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估计就要黄了。”

        李毅点点头道:“市电视台我想想办法,看看行不行得通。主持人偶尔口误也是情有可愿的嘛!”想起今天沈歆瑶跟他说的事情,叶玉倩一次播报就错了二十八处,看来这个电视台管理得并不很严,跟沈歆瑶商量一下,要把这个事情办成也并非什么难事。

        到时播新闻时,组织犯人看电视就行了。

        这样双管齐下,报纸和电视进行全方位的轰炸,不怕肖玉莲不信!

        思虑及此,李毅呵呵一笑,说道:“姚书记,你觉得我这两个办法如何?”

        姚鹏程道:“很高明,但是施行起来难度也很大。”

        李毅道:“这是天赐良机啊。你想想,我们要整郑春山,纪委就双规了一个周春山,周、郑两字读音较近,做起手脚来方便得很,这么好的良机,我们如果不好好利用了,下次再要诈肖玉莲开口,就没这么容易了。”

        姚鹏程道:“既然李县长下了决心,我姚鹏程一定鼎力配合!尽量圆满完成任务。”

        李毅道:“你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不能出一点纰漏。另外,只要肖玉莲一招供出郑春山,你们马上进行相应的行动,一方面监视郑春山,一方面报请市纪委抓人,必要之时,可以越过市纪委,直接向省纪委打报告!”

        李毅说的这个必要时越过市纪委,不是说着玩玩的。如果这桩案子真的牵涉到郑春山,那么,可以断定的是,牵扯出来的人,绝对不只一个郑春山,至于会涉及到临沂甚至西州的哪些人,现在就不好妄加猜测了。

        如果牵涉到市里的领导干部,那就有必要报请省纪委知晓,再采取相应的行动。

        官员和平民是不相同的,一个平民犯了法,公安机关一旦查出有罪的证据,报请检察院批准,就可以进行逮捕。案情特殊的,可以先行逮捕,再报请检察院补文。

        如果犯法的是党内高级领导干部,就算要抓捕,也要报请上级党委同意,由上级纪委出面采取双规行动,公安机关只能是一个配合行动的配角。

        姚鹏程心领神会,频频点头。

        两人商议已定,姚鹏程告辞回去,做相应的布置和准备工作。

        这天下班回到宿舍,李毅拨通了沈歆瑶的电话,跟她说道:“沈小姐,有一个忙,你非帮我不可。”

        沈歆瑶道:“什么事情啊,瞧你说得这么一本正经的。”

        李毅问道:“你那边方不方便?旁边有什么人?”

        沈歆瑶道:“就我一个人啊,怎么了?还要保密吗?”

        李毅道:“是啊,这事情很重要。出得我口,入得你耳,法不传六耳。”

        沈歆瑶头一次见李毅这般严肃的跟自己说话,回道:“李毅,你说得我怪紧张的,跟地下党接头似的。我现在就在四处检查,看外面墙角和防盗窗外面有没有藏着人。”

        李毅笑道:“你不用太过紧张,方便说话就行。你听我说,千万别惊叫啊。我打算请你帮我……”

        沈歆瑶听了李毅的想法,惊叫一声道:“你!太疯狂了!”

        李毅似乎早有预感,说完之后,就将话筒移开了一点,听到话筒里传出来一声尖锐的惊叫之后,这才继续把话筒靠近耳朵,说道:“我都提醒过你了,叫你不要惊叫。”

        沈歆瑶道:“李毅,这个忙,我帮不了。”

        李毅沉声道:“沈小姐,这个帮,你必须帮!”

        沈歆瑶道:“我有我做人的原则,明知道是错识的,我却去做了的话,我良心难安。”

        李毅道:“你这是趋吉避凶!上次对你有利的事情,你还不是听从我的,骗了你们台领导,保全了自己?今天这事情,你觉得对你有害,你又选择了自我保护的方式!何其自私?你是一个媒体人,是一个公众人物,如果连你都不敢站出来主持正义的话,谁还敢主张正义?”

        沈歆瑶被李毅说破了小心思,无奈地叹道:“李毅,算你有理。可是,你的想法真的有些疯狂啊,我不一定做得来。”

        李毅笑道:“我相信你能胜任这份神秘的神圣的工作!不就是把周念成郑吗?拗口一念,此计必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