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73章 我有一计可以除贼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73章 我有一计可以除贼

    作品:《官路弯弯

        沈歆瑶白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你以为我是花痴呢!我昨天接到罗台长的通知,说今天要见薛市长,又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害得我辗转反侧,一夜不成眠。www.00ksw.org这难道不是你害的吗?”

        李毅没想到是自己想岔了,有些自作多情的失落感,尴尬地笑笑。

        沈歆瑶见他受窘,抿着嘴唇笑了笑。

        马广宇很快就选定了几只股票,得意的对李毅道:“喂,你怎么样了?会不会看这电脑屏幕?要不要我这两个帮手帮帮你?”

        李毅看了一眼他选定的股票,都是那些不用多久就会亏得退市的垃圾股,强忍住笑意,问道:“你打算买多少?”

        马广宇嘿嘿笑道:“你买多少,我就买多少!”

        李毅淡然道:“姓马的,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次大的?”

        马广宇道:“我说过了,你买多少,我就买多少!”

        李毅呵呵笑道:“我怕你整个身家都不够玩,就算把你老爸的店全卖了,也跟我玩不起。”

        马广宇冷笑道:“只要你拿出钱来,我就奉陪到底。”

        李毅道:“说得也是啊,我身无分文,每一分钱都要借别人的,借钱自然要算利息,这么说起来,你还是比我划算得多。真的是我买多少你就买多少?”

        马广宇重重的嗯了一声。

        李毅嘿嘿一笑,道:“姓马的,有志气!”

        马广宇道:“你姓李的借钱都敢玩,我还怕你不成?”

        李毅扭过头,对钱多道:“去给我借五千万来。”

        马广宇脸色大变,李毅看在眼里,嘿嘿一笑,说道:“五千万的赌注,我怕你玩不起,五百万呢?你有没有?”

        马广宇惊疑不定,随即冷声道:“你装什么大款呢?五百万?你能借来五百万,还用得着窝在那个小县城里当小官?五百万做什么不能赚大钱?你早成大款了。”

        李毅道:“五十万?”

        别说五十万,便是十五万,马广宇也是拿不出来的,他身上揣着的,就是李毅替颜秋兰还给他的那十三万,这小子胆子够肥,拿了这么多的钱,居然敢不上交,而是拿到股市里来一博大小!

        “十五万?”李毅眼里的笑意更浓了,脸上写满了讽刺和嘲笑。

        马广宇咬咬牙,对查小伟道:“小伟,借两万给我!”

        查小伟吓了一跳,说道:“马哥,我哪来的两万啊!你把我卖了,也凑不齐两万块钱啊!我身上只有三千块钱,这还是我存了多年的私房钱呢!”

        一听他们的对话,李毅就明白了,马广宇这小子,身上不过区区十三万罢了!

        马广宇看向苏茜,苏茜轻咳一声,说道:“马少爷,我有钱也不会借给你这么挥霍打水漂的!”

        马广宇道:“苏姐,这怎么能叫打水漂呢?你不知道,我们市里有一个叫王金标的,只用一万块钱的本金,两年之内,从股市赢回五十几万吗?现在人家都快成百万富翁了呢!再说了,这两万块钱,算我借你的,日后我赚了钱,自然会还你,就算我全亏了,我做牛做马也会还给你。不就两万块钱吗?你还怕我马家还不起?”

        苏茜还是有些犹豫,马家在西州确实算是比较有名的,生意做得也很大,可是,这都是马广宇父亲的,马广宇本人并没有什么资产。如果是他父亲来借钱,苏茜自然会毫不犹豫的借给他,可对马广宇,她还是多了几个心眼。

        李毅摆手道:“你也不用到处拆借了,那就赌十三万吧!怎么样?敢不敢?”

        马广宇被逼上了绝路,狠声道:“好,我跟你赌了!”

        其实,今天马广宇跟查小伟只不过是想泡那两个财贸中专的小美妞,投其所好的谈到了股票,想装装阔少,所以才来南方证券逛逛,顺便了解一下行情,并没有存心要买股票,就算买,也不会买这么大。这笔钱可是他爸的血汗钱,若是真的打了水漂,非被他爸抽掉一层皮不可!

        可是,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今天话赶话的跟李毅赌上了气,他便不能退却了!

        李毅正是看透了他这种心理,这才一再冷眼冷语的相逼。

        沈歆瑶低声道:“李毅,十三万呢,你上哪里借那么多去?我可是没有办法可想了。”

        李毅道:“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钱多会帮我借来的。钱多,你说呢?”

        钱多露齿一笑,点了点头。

        李毅道:“钱多,你去帮我借八万来。”

        沈歆瑶道:“李毅,一定要这么玩吗?”

        李毅道:“难道你不想整整那个姓马的吗?”

        沈歆瑶道:“要整他,方法很多,用不着这么做,你一下子借这么多钱,将来很难还上。”

        李毅道:“杀人不一定要用刀子,要整这个姓马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榨干他的钱。他不就是凭着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才敢这么得瑟吗?”

        沈歆瑶见劝不住李毅,只得作罢。

        钱多很快就拿来八万块钱,交给李毅。这时,李毅恰好也选好了几支股票当场填写了开户申请表,办好相关手续,领取股票账户卡,设立资金账户,又跑去附近银行办理第三方协议,一路办下来,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了所有手续。

        李毅看中了三只股票,这三只股票,李毅是记忆犹新必涨不跌的牛股,李毅在滨海炒股时,动辙就是几百上千万的资金流转,今天不过是帮沈歆瑶一个小忙,顺便治治马广宇这个嚣张的纨绔狂人,何乐而不为呢?

        一切手续办完之后,李毅就跟沈歆瑶告别,赶回了临沂县。

        接下来,李毅要想办法控制住局面,顺利的把郑春山撸下去!

        回到临沂的第一件事,李毅把姚鹏程召了来。向他询问肖玉莲案的进展情况。

        姚鹏程接过李毅抛来的香烟,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李县长,肖玉莲案进入了一个瓶颈,这女人死鸭子嘴硬,我想尽了方法,就是套不出更加有用的东西来。这案子会不会到此打止了?帽子帮就是肖玉莲为首的犯罪团伙?里面再没有什么内幕了。”

        李毅道:“依你专业的眼光来分析一下,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更大?”

        姚鹏程道:“最开始吧,我很怀疑甚至坚信肖玉莲不是首犯,她背后一定还有人,很难想象,仅凭肖玉莲这个女子,就可能组织起这么大的一个涉黑组织。我的直觉是肖玉莲背后还有人,她不过是一个傀儡!”

        李毅微微颔首,听他继续说道:“经过这段时间的审讯后,我又觉得肖玉莲是首犯的可能性很大,她如果不是首犯,为什么能这么死撑呢?在你面前我也不怕讲真话,我们对她是动了刑的,虽然没有动什么大刑,但有些刑罚,不是一个正常女人可以消受得了的,但她偏偏硬撑下来了。由此,我一度相信她就是最大的首犯,她身后再也没有别人。”

        李毅道:“可不可以这么想,她之所以死撑,除了她是首犯之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那个靠山还没有被我们发现,还在位。她存着最后一丝幻想,梦想着那个幕后人有朝一日能将他解救出来。她现在如果招供了,那就彻底无望了。只要她一天不招供,那她就还有希望。”

        姚鹏程道:“这种可能,我也想到过,李县长,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这案子总要想法子了结才行。”

        李毅吸着香烟,一边思索着对策,良久,才缓缓说道:“我想到一计,可以除贼,但是,你务必配合好。我这个方法,重点在于保密性,如果消息泄漏,那就达不到效果了。”

        姚鹏程道:“李县长,你说,我一定配合。”

        李毅指了指房门,姚鹏程起身将门关紧,上了锁。

        李毅摆手道:“不要关,把门大打开。你越是捂得紧,别人越是好奇,你越是光明正大,别人反而没有兴趣探询。”

        姚鹏程一愣,竖了竖大拇指:“高!”又把门打开了。

        门外那些经过的人,见到李县长正姚书记在谈事情,一个个都贴着门对面的墙根疾速走过,生怕被他们两个看到了一般。

        姚鹏程嘿嘿一笑,心想李毅的法子就是高明。这样打开门来谈事情,反而不怕隔墙有耳了。

        两人在沙发上坐定,李毅说道:“我想来一招瞒天过海,吓唬肖玉莲,绝了她唯一的后路,逼她供出幕后人。”

        姚鹏程猛吸了一口烟,说道:“怎么做?”

        李毅道:“我们可以制造假象,要让肖玉莲彻底相信,她的幕后人已经被双规了!”

        姚鹏程兴奋了一下子,说道:“可是,我们不知道肖玉莲的幕后人是谁,怎么制造这个假象?”

        李毅笑道:“姚书记,你在我面前,也不老实了哦!”

        姚鹏程骇道:“不敢啊!李县长,我永远都是你手下的兵!”

        李毅摆摆手,说道:“你别紧张,我知道你心中有一个怀疑,只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不敢胡言乱语,你这是稳重!这样吧,我们一起写出来,看看我们写的是不是同一个人,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