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7章 势力场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7章 势力场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在街上逛了逛,办了一些私事,看看时间,快到下班时候。www.00ksw.org便打电话约薛雪:“薛市长,马上就到饭点了,赏脸一起吃个饭吧。”

        薛雪笑道:“油腔滑调。”又道:“在哪里?我等下就来。”

        李毅想起上次来西州,在那家孙薇母亲颜秋兰开的那家石头记酒家,觉得挺有意思的,后来一直没有机会去过,今天来了,就想到了那里,便报了那里的名字。

        薛雪显然知道这个很有个性的酒店,笑着答应了。

        李毅和钱多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颜秋兰,在服务台订了“天青石”包厢,点了一桌酒菜,吩咐服务台,如果有一个女士找李毅,就请他们领到包厢去,同时可以上菜。服务员态度很好,连声答应,飞快的拿笔记在便利贴上。

        李毅看了一下店内的情况,随口问道:“现在不是饭点吗?怎么这么冷清?”

        服务员生怕李毅嫌这里生意差而离开,经常有客人这么做,这些人都爱凑热闹,越是挤破门的店子,他们越要去排队,越是没生意的店,越没人进来。她连忙解释道:“最近市里严管公款吃喝,这段时间来吃饭的人就比较少。”

        李毅呼了一声,表示理解,倒也没怎么在意。

        服务员领着李毅到了天青石包间,奉上香茶,款款离开。

        钱多一口气喝了几杯茶,说道:“毅少,你陪薛市长吃饭,我还是避开一下为好吧?”

        李毅笑道:“少啰嗦,我有什么事情,瞒过你了?”

        钱多心里一暖,心想毅少对自己还真是不薄,不管是给领导送礼,还是和情人约会,从来没有瞒过自己。

        李毅没有配专职秘书,很多时候,钱多就成了李毅的秘书兼司机,对李毅的私生活了解得非常清楚。

        钱多说道:“毅少,我知道你想整郑春山那小子,跟市领导谈得怎么样呢?”

        李毅缓缓摇头,说道:“不容乐观。市委罗书记很维护他。”

        钱多低声道:“这种人也有人肯保?干脆,我学西州那个阿酷的,半夜潜入他家里,再给他来上那么一刀子!咔嚓结果了他!一了百了,反正阿酷有前科,别人只会归罪到他身上去,想不到是我做的。”

        李毅伸手拍了他后脑勺一下,瞪眼说道:“钱多,我警告你,你要真的敢知法犯法,我可不会保你!”

        钱多嘻嘻笑道:“好,我听毅少的。”

        等了二十来分钟,薛雪和小寒相携而来。

        李毅请两人坐下。不一会,服务员开始上菜。

        薛雪看着流水般传递上来的好菜,笑道:“李毅,你是不是想贿赂我啊?整这么多的好菜。”

        李毅笑道:“市里不是严刹公款吃喝吗?你们最近肯定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今天算是给你们开开荤吧。”

        薛雪听了,满脸的疑问,说道:“市里最近严刹吃喝风吗?”她这话却是向小寒问的。

        小寒想了想,肯定的道:“不可能吧?我没收到过相关文件啊。薛市长,我们刚才经过那边的醉香楼,外面的停车坪里不是停满了小车吗?我溜了一眼那些车子,各个部门的人都在那边吃饭呢!”

        薛雪道:“是啊,我就说呢,市里搞这么大的活动,我不可能不清楚吧?李毅,你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李毅当即明白了一些事情,淡淡的道:“早上在外面吃早餐时,听人说的。嗯,薛姐,市政府里有一个副秘书长,名叫孙道明,你可熟悉?”

        薛雪做思索状,说道:“孙道明?市政府里头有这号人物吗?我怎么不知道?”

        李毅讶道:“不可能吧?孙副秘书长你都不知道?”

        孙道明是孙薇的父亲,上次李毅来西州参加孙薇的生日宴会,还见过他一面,这是千真万凿的事情,不可能有假。

        李毅心想,薛雪这常务副市长怎么当的?连市政府的副秘书长都搞不清楚?市政府的副秘书长,那可是市政府的副管家啊!

        一般情况下,一个副秘书长专职对应一个副市长,负责这个副市长的日程安排和生活方面的一些事宜,相当于是副市长的大秘书。

        就算薛雪不是由孙道明服务,但这个人总见过面吧?再不济,这名字你总该要弄清楚吧?

        哪有像薛雪这常务副市长当得这么迷糊的?

        小寒笑道:“李县长,你说的是前任孙副秘书长吧?”

        “前任?”李毅道:“怎么回事?孙道明现在不是副秘书长了吗?”

        小寒道:“早就不是了。薛市长上任之前,孙道明就已经离开了市政府。”

        薛雪哦了一声:“这就难怪了,我就说嘛,如果真有这么一号人物,我不可能不认识吧?”

        李毅等服务员上完菜后,这才问道:“小寒秘书,怎么回事?孙副秘书长怎么就离开市政府了?”

        小寒道:“我也是听别的秘书聊天时说起过。孙道明在杨烈案中受到牵连,虽然没查出什么实质情节来,但市领导对他已经不再信任,加之正好碰上官场大洗牌,就把孙道明给洗下去了。”

        李毅问:“小寒秘书,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任职吗?”

        小寒道:“好像去了下面哪个县里吧,当了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县委副书记。”

        “难怪如此!”李毅心想,人走茶凉啊,去年来这里时,还是车水马龙,今年因为孙道明的离任,西州市的官员们,对这里就都不理不睬了。

        孙薇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从来没跟自己说起过。

        转念一想,自己跟孙薇不过是普通同事,再加上一层同学关系罢了,她家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跟自己说呢?

        “你怎么问起他来了?你们认识吗?”薛雪笑着问道。

        “孙道明是我一个同学的父亲。这家酒店,就是孙道明的老婆开的。”李毅说道:“真是世态炎凉啊!去年来这里吃饭时,这里还是顾客盈门呢。”

        薛雪道:“官场本就是一个势力场嘛!你也不能怪人家不来这里吃饭吧?”

        李毅嘿嘿一笑:“薛姐,不知道你在常委会上能说得上话不?”

        薛雪拿毛巾优雅的擦了擦手,准备动筷子吃菜了,闻言放下毛巾,笑道:“你这不是寒碜我吗?我一个排名靠后的市委常委,还能在常委会上说得上话?就是在市长办公会上,我也没有什么发言权啊!你们这些男同志啊,都会搞一言堂,一个比一个强势,我一个女流之辈,哪里有那么多精力跟他们去争什么啊!”

        李毅呵呵笑道:“薛姐,你太谦虚了,以前你在涟水时,那可是出了名的强势。”

        薛雪愕然道:“怎么我留给你的印象,就是一个女强人?”

        李毅暗自窃笑,薛雪还很在乎她在我心中的印象呢!

        “薛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毅道:“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薛雪道:“你想让孙道明重回西州市政府?”

        李毅道:“孙道明的事情,我暂时还顾不上。我想让你帮我在下周二的市委常委例会上帮我提一个议案。”

        薛雪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了。你觉得这事情有几分成功的把握?”

        小寒看看李毅,又看看薛雪,心想这两个人打的什么哑谜呢?

        钱多却是知道,李毅想叫薛雪做的提案,是罢免郑春山的职位。

        “不管有几分把握吧,我只想问你,你帮不帮我这个忙?”李毅看着薛雪的眼睛问道。

        薛雪从来都不化妆,脸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一般女人那种化妆品使用不当而遗留下的脏东西,也没有被铅毒祸害留下的后遗症。整张脸紧致光滑,在灯光下反射着一种晶莹的光洁。

        薛雪并不退却,也瞪着他看,缓缓说道:“你是请我们来吃饭呢,还是请我们谈事情?”

        李毅呵呵笑道:“那我们边吃边聊吧。”

        薛雪幽幽一叹:“我就知道宴无好宴啊。你没有事情时,从来就不会想起我这个姐姐吧?行,你能偶尔的想起我,证明我对你还有利用价值。那我就帮你一次,提出来试试看吧。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这种提议,又是在这个时间段,意义真的不大。”

        李毅举起杯子,跟薛雪等人碰杯,喝了一口酒,夹了两口菜吃了,这才笑道:“薛姐,这一次,我既是让你帮我的忙,同时也是让你在自救。”

        “自救?”薛雪慢慢的咀嚼着一块豆干,说道:“我有什么事情要自救的?郑春山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啊,越来越会危言耸听了。”

        李毅道:“薛姐,我真的没有吓你,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薛雪道:“你且说来听听,我知道你一向歪点子多,看你这次怎么自圆其说。”

        李毅道:“薛姐,郑春山这个人很危险。我说的危险,并不是说他多么强悍,会发疯般到处伤人。我的意思是指这个人有着十分恐怖的秘密!这些秘密虽然暂时还不为人所知,但我肯定,都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他善于伪装自己,让外人不易察觉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