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4章 上好茶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4章 上好茶

    作品:《官路弯弯

        董华文照例会向葛贺民做一个汇报:“葛市长,临沂县常务副县长……李毅同志来……”

        董华文刚刚说到“常务副县长”时,葛贺民已经放下笔,从办公桌后站起身来,呵呵笑道:“李毅同志来了?快请进!”

        等董华文说到“李毅同志来”这几个字时,葛贺民挥了挥手,叫他出去,然后主动伸出手,向李毅走过去,脸上堆满难得的笑容,说道:“李毅同志,是不是对我这个市长有意见啊?怎么这么久不见你来串一下门子。www.00ksw.org”

        李毅伸出手,跟葛贺民轻轻相握。但葛贺民却是双手紧紧握住李毅的右手,说道:“快请坐。小董,快给李毅同志泡杯好茶,喔,用我珍藏的那罐茶叶。”

        董华文吃了一惊,这罐茶叶,是葛贺民一个同学赠送的,他本人平常也舍不得吃,便是市委书记罗正浩来了,葛贺民都没有拿出来泡过。只有前两天,省里下来一个副省长视察工作,葛贺民才珍而重之的拿出来泡了一杯。那个副省长交口称赞,说这是难得的好茶,便是在省里,也难得喝上几回呢。

        这个李毅同志,再高配,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就算是正级处别,比起市委书记罗正浩等人来,还是低多了吧?葛市长却要给他上这个好茶,这是为什么?

        董华文只懂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李毅同志绝对的不一般啊!值得自己的老板,西州市长如此礼贤下士的,那一定是值得自己结交的主。当即恭声应道:“好的,葛市长。”转身去泡茶。

        葛贺民拉着李毅进去,在会客沙发上坐下,呵呵笑道:“李毅同志啊,市联合督查小组的报告,我刚才已经看过了,很不错啊。武进同志很少赞美人,但对你却是不吝溢美之词。把你都给夸上天了!呵呵,这个乡镇企来改制,办得对,办得好,如果在你们临沂试验成功了,我们可以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推广。以乡镇企业发展为契机,带动我市经济,进行一个大跨越发展!”

        李毅知道,葛贺民在就职报告中指出,要在五年任期内,把西州经济拉上一个新的台阶,要把综合排名靠后的西州市,拉到全省前五名!要实现这个宏伟目标,葛贺民任重而道远!

        “葛市长,你的评语,我当不起啊。我愧对市委市政府对我们临沂的厚爱。”李毅听到葛贺民的称赞,并没有得意忘形,而是欲扬先抑的说道。

        “怎么了?”葛贺民看出来李毅心情并不好,问道:“是不是改制过程中遇到什么难题了?”

        李毅说道:“工作中的难题再大再难,我都不怕,因难是弹簧,你强它就弱嘛!自从在临沂实行乡企改制以来,我们改制领导小组,不分昼夜,辛苦工作,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题。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喊出一声苦,也没有叫过一句累。

        太祖有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格局太小,能力太弱的缘故,不是很能理解这句话的确切含义。特别是这后一句,与人斗,其乐无穷,我就体会不到其中的快乐。

        我们在临沂拼了命的进得改制,想把临沂经济拉上一个新台阶。可是,有人却不让我们安分守己的工作和脚踏实地的做事啊!今天一个调查组,明天一个督查组,三天两头的往我们临沂跑,去了之后,东查查,西翻翻,搞得我们无心工作,整天赔着小心,陪着这些领导调查、喝酒。不瞒葛市长,我这两天,喝得胃出血了!”

        说到这里,正好董华文泡了茶端过来,那茶叶确实要得,老远就闻到淡淡的茶香味。

        葛贺民听了李毅话,做沉思状,听话听音,他马上就明白李毅话外之义,说道:“李毅同志啊,关于这个督查小组,我当初也是反对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嘛!可是市委领导一意孤行,要进行督办,我一个人的力量也太薄弱,起不了什么阻拦作用啊!”

        李毅接过茶,对董华文说了一声谢谢。茶杯很烫,李毅将杯子放在茶几上,说道:“葛市长,我体谅你的难处。今天我来,也不是诉苦的。我只有一个要求,临沂这池水太浑了,我游不动了,想请市里郑重考虑一下,帮调我位置吧!去别的县,或者借调到别的省市都行!实在不行,就把我这位子给撸了吧,谁爱干谁就去干呗!”

        董华文暗暗吃惊,心想这个李毅,居然敢这么跟葛市长说话?主动要求撸职和调职?这可是官场中的大忌!

        董华文看了看葛贺民的杯子,里面还是满的。便向门外走,走到门口时,听到葛贺民说道:“李毅同志,莫说意气话嘛!临沂经济发改,离不开你啊!你肯走,我可不愿意。我知道你有情绪,你对……”

        听到这里,董华文正好将房门带上,后面的话便嘎然而止。虽然他很想再听听下面的文章,但一个秘书的基本职责他是明白的,不该听的,他绝不敢多听。

        他心想,葛贺民居然不怪李毅,还挽留他、抚慰他!

        设身处地的想想,若是自己提出辞职,只怕葛贺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吧?甚至连原因都懒得问一声。

        里间。李毅说道:“葛市长,我对市委并没有意见。市委接到人举报,当然要派人下来查个清楚明白。是我本人能力有限,请求让贤,与他人无关。”

        葛贺民道:“李毅同志,现在正是乡企改制的关键时期,怎么能离得开你这个旗手呢!你一走,这改制了一半的改革岂不是泡了汤?省里和市里那么多的资金,岂不是全打了水票?我相信,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心血付之东流吧?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肯留下来?是不是要市委公开道歉?”

        李毅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当下眼神一厉,眉毛一扬,说道:“我要恶意举报我的那个人,下台!”

        葛贺民道:“李毅同志,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李毅淡淡地道:“东方不败!”

        葛贺民一愣,旋即哈哈大笑,指着李毅道:“你这个同志,太损人了!”

        李毅冷哂道:“有他那么损吗?杀人于无形呢!”

        葛贺民打住笑,说道:“李毅啊,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你的为人,我十分清楚。正因为我清楚你的为人,所以当市委决定对你进行调查之时,我并没有反对。因为,我相信你!有两句俗话说得好哇,真理不辩不明,真金不怕火来炼。依我之见,真金就是要用火来炼,越是烈火,越能炼出真金!李毅同志,我没看错吧,经过这场火的洗礼,你和临沂浴火重生,得到了我们市委领导一致的刮目相看!至于那些弄权小人,你又何必跟他一般计较呢?”

        李毅眉毛一扬,葛贺民的话说中了他的心坎。

        他今天来到西州市,是打着大闹一场,也要把郑春山拉下马来的决心,既然要整一个人,那就一定要把他整下去!

        “葛市长,能忍的,我都忍下了。关于郑春山这个同志,我不想多说什么,他为人怎么样,还轮不到我来说三道四。但是,今天我来,却存了一份心思,那就是一定要把郑春山这个祸害搞下去!”

        葛贺民神情一凛,心道李毅好重的杀气啊!一定要把一个副处级干部搞下去?便是他葛贺民,也不敢说这种大话啊!

        郑春山是临沂县委副书记,若不是李毅沾了省级经开区的光,升了正处级别,李毅在临沂县委的排名,还在郑春山之后。

        而他,居然说要把郑春山搞下去!语气还说得这般肯定?凭什么这般肯定?

        葛贺民微微皱眉,语重心长的说道:“李毅同志以前我们接触之时,也看到过你的能量,我对你的为人十分敬佩,对你的家世和背景虽然一无所知,但也知道你有些来历。”

        看了李毅一眼,见他依旧是淡淡的表情,话锋一转,说道:“可是,郑春山这个人,也不容小觑。这次他来市委告你,也跟你一样,存了一个心思,一定要把你搞下去!虽然我不知道他对罗书记说了什么话,但我相信,相了言语上的说服外,一定还有更高层的领导帮他打过招呼!不然,罗书记不会如此听信他一家之言,轻易地就派出一个联合调查小组下去调查你。”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我明白了。看来症结还在罗书记那边。葛市长,今天所谈之事,法不传六耳,你我心知肚明即可。”

        葛贺民笑道:“我们是什么交情啊!你肯对我说出这番心里话,那就是拿我当朋友看待,我葛贺民的待友之道,不逊于你!”

        李毅哈哈一笑,起身告辞。

        起身握手之际,李毅说道:“葛市长,省委温书记上次向我提起过你,说你主政西州,很有一套。”

        葛贺民浑身一震,双眉聚拢又散开。